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4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4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4: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是她?”小涛愣住了:“怎么会呐,咱们八只眼睛看的明明白白的,她怎么会是你嫂子?那个小姑娘哪去了?”

张六战战兢兢地说:“我们里里外外都找遍了,连个人影也没有了,八成咱们今天见鬼了!”

“根本不他妈的可能,咱们可是谁也没离开过这里!那小丫头一直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她能尥那去?”小涛不信那些。

“听外面的姑娘说,咱们撕那姑娘衣服时屋里进来过人,是个女的,不过一闪就没影了!”

小四脸刷白,战战兢兢地说。

“胡说,咱们咋不知道?”

“她们还说,咱们好像都睡了一大会儿呐!”小四又说:“她们说进来那个女人好像还背着个什么东西,大概就是嫂子吧!准是那人给把人换了!”

“屁,打人时你又不是没看见,根本就是那小丫头嘛!别听她们扯,她们乐得看爷的笑话!走,去弄个车,咱们赶紧上医院!”小涛忙抱起他老婆:“可别出事,她娘家那帮人可不是好惹的!”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还没等他出门,门口已经站着他的大舅子、二大舅子和他的那个在区公安局管点事,平时罩着他,使他可以买淫卖淫的老丈人。

几个人是接了个电话,说是小涛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把他老婆往死里打,还让几个人给轮奸了一通。

老丈人一听就气疯了,带着人就赶来了。

他们抢过女人一看,一切都明白了,二话没说,老丈人就掏出钢手镯奖给自己的女婿了,然后忙着打车奔向了医院。

人没等到医院就断了气,小涛当时就被押进了死牢。

还亏了王五、张六、小四机灵,一看见杨家来了人就都撒丫子溜了,要不然也得一并关进死牢里吃大眼窝头去了。

龙宇新当然知道云儿是使了障眼法来了个移花接木,但他没有说破,说实在的,就那伙人渣,死了倒清净,只要云儿别贪官司就行了!

晚上练功之后,龙宇新搂着云儿问:“那个姑娘你怎么处理了?”

“我把她安排在个旅社了,我还正想跟你商量呐,咱们公司是不是给她找个活?她可是没家没业的!”云儿那深邃的眼睛紧盯着龙宇新。

“那就把她留你手下吧,不过,得让她抓紧学习业务!”

云儿高兴地亲了他一下:“你放心,小姑娘叫山杏,特聪明!”

龙宇新叹了口气:“惩罚的可以了吧?”

云儿一笑:“那几个打我的家伙可是一点没受到教训呐!”

“他们罪该致死吗?”

“死有余辜!”云儿咬牙切齿地说:“不过是死是活,就看他们今后的表现了!”

“动作策略点,别沾上官司!”他提醒她,她笑着点了点头。

云儿的报复真是花样百出,首先那个王五,逃到乡下也贼心不死,竟盯上了一个卖煎饼的小姑娘。他整天跟着那姑娘,寻找着下手的机会,总算老天不负人愿,那天早晨村里街道上还空无一人,小姑娘就推着车子上了路,她要到城里去赶上人们吃早点。她刚一出村子,就被王五给抓住了,当然什么也没说就把姑娘扒了个溜光,姑娘挣扎、喊叫、厮打,都无济于事,她哪能挣过那地痞无赖呐,片刻她就赤身裸体的被绑到了树上。

王五摸着姑娘那高挺的玉峰,看着那坟起的蜜处,一面解着自己的裤带,一面说:“你闹也白搭,乖乖地让大爷好好享受一下,说不定我还能给你留个种呐!”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就觉得下边一阵钻心地疼痛,他好像听到了啪达一声,自己那三大件竟突然飞了出去,落着了他前边不远的地上,他惊叫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后来警方讯问那个被害的姑娘,姑娘竟连人影也没看见,她只知道捆她的绳子突然地松开了,那个人也倒在了地上----

第二个打手张六更惨,也更恶心人。

茶社黄了,老板娘又死的蹊跷,张六惶惶不可终日躲几天,看看没事了才露出头。

不过,好像命运偏偏捉弄他,他回到乡下家里头一天放羊,就在野外遇到了个放羊的小姑娘,那小姑娘美若天仙,艳若桃花。他越看越馋,瞪着三角眼盯着姑娘咽口水,好容易见她躺在草地上睡着了,他才扑上去。为了方便行事,他一边走就一边把衣服脱了,到了跟前,见姑娘还在那沉睡,他就一个饿虎扑食摁住那个小姑娘,谁知道,那姑娘竟嗷地一声蹿起来,一口把他的那个东西兜底给咬了个干净,疼得他鬼哭狼叫,招得附近铲地的人都跑来围观。

人们奇怪地说:“这人有什么毛病,怎么要强奸大狗呵?”

“变态,在窑子呆的,人都变态了,连狗都不放过!”

这时他才看清,他前边哪有什么姑娘,竟是一条红了眼的大狼狗。

这下子热闹了,不但被狗给阉了,还让村里人指指点点,说他是个变态。

花了几千块钱,小命保住了,可他却成了万人嫌的臭货。人家都说他是变态,不但大闺女小媳妇看见他都躲得远远的,就连男人,也避之千里,唯恐让人说成也是变态。

还是小四老实,每天小心翼翼地躲在一个朋友家里,既不敢出门,更不敢惹是生非。就这样躲了一个星期,心里才刚刚安定下来。

这天晚上由于整天提心吊胆,直到天傍亮了他才睡着,偏偏这时被窝里钻进个溜光水滑的女人,而且两个人疯得一塌糊涂,似乎两个人都忘记了一切!

大概是疯的太累了吧,他把这事应该背着人竟给忘了,直到被人一顿皮带抽醒,他还迷迷登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呐!

当他看见被窝里那个哭哭叽叽的女人时,他的头一下子大了,这不是朋友的老婆吗?她怎么跑我被窝里来了?我怎么什么也不问就给睡了?

其实那女人怎么进的小四的屋里,别说小四不明白,就是那女人自己也闹不明白。

半夜里,她被一尿泡憋醒了,她跑着去了一趟卫生间。

回来她清楚地记得是睡在了她丈夫的大床上,要不然她不会主动去搂抱他,也不会主动去一遍遍亲他。

难道是她喝多了?没有呵,今天她可是一口都没动那狗尿汤子呀!

她现在脸还发烧呐,当时自己是多么的淫荡呀,竟跟那个人来了一次又一次,她还兴奋得连喊带叫,这可是她头一次叫床,都是因为那滋味太那个了!

没想到那家伙还有这本事!早知道这几天她也不会给他脸子了!更不会成天逼着丈夫撵他走!她要知道能发生这个事,早把那死鬼丈夫打发远远的,跟他玩个昏天黑地的了!

她还真挺高兴,那家伙的东西好厉害呀,玩了那么久疯得一塌糊涂,弄得人家头回这么舒服!想到这,她的脸上浮上了笑容。这笑容,使她也挨了浑身是伤的暴打。

小四也弄不明白,当时怎么就会连问也不问就跟那女人疯起来了呢?而且一连疯了四五次。啥时这么狂过?

更让小四没想到的是,他的霉运竟接二连三找到头上来了。先是他手里的钱不知道什么时被人给牵走了,使他只好饿起了肚皮;接着是街道治安小队给他发出了驱逐令,限他一个小时之内离开小区。无奈,他只好回乡下的老家了。

由于没了钱,他不能坐车了,只好迈开双腿,一个人顶着毒太阳朝乡下走去。

又饿又累,他才走了二十多里路就走不动了,只好倒在了路边玉米地里喘着气。

他睡的正香,只觉得屁股一阵剧疼,他一下子蹿了起来。

是一条像牛犊子似的大黑狗正瞪着血红的眼睛朝他吼叫,他知道自己不是它的对手,忙爬起来一阵急跑。没想到,慌不择路,竟跑到了一条河边。

陡峭的河岸下,那河水好急呀!

后边大狗在叫,前边又是汹涌的大河,他难道真的走投无路了?

他呆住了,就连旁边几个小孩在戏闹,他都没看见。

“我真不该跟着小涛干那些坏事!”他现在知道后悔了,可老天还给他机会吗?

突然,一个孩子失足滚下了陡崖,掉进了水里。

“妈呀,救救我呀!”他被一声哭叫惊醒。

小四这才看见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正在水里挣扎。

他那早已经抿灭的人的良知一下子又跑了回来,他什么也没想,连衣服也没脱就跳进急流里朝孩子扑去。

说实在的,他也不太会水,只会几下累死人不偿命的狗刨,而且干扑通不走道,可他没想这些,他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要去救下这个孩子!

他不知道,这其实也是在救他自己。

第一卷 第二十章 一路飚升
(更新时间:2005-8-11 4:33:00  本章字数:5591)

小四一阵紧扑腾,好容易才抓到人,可回来的路上他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抱着个孩子直往水里扎-----

突然,不知从哪里漂来的一块板子直直地冲他冲过来,划起一道激浪-------

他立刻升起了希望。他可捞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把抓住了那板子。靠了这块板子,他和孩子一起拣了条命。孩子得救了,他因为被狗咬的流血过多和累的,一到岸上就昏了过去。

人们把他送进了医院。醒来,他躺在了医院里,那孩子的一家都围着他------

他在人群里竟看见他朋友的妻子那哭肿了的眼睛。他吓傻了,嗫嚅了半天才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故意的!要打,要骂,要罚,我都认了!”

那女人抱着他哇地一声哭了:“他跟我离了,说我早跟你勾搭,我要罚你一辈子陪着我!”

小四也哭了,他是搂着那女人哭了:“都是我,害得你受了委屈,我会用生命补偿你的!”

龙宇新非常赞赏云儿给小四留条出路,云儿却说:“我还得盯着他,要是他再犯老毛病,我照样不能饶他!”

对云儿的做法,姐姐可是拍手称快,她高兴地说:“就得这样,让那些恶人知道干坏事的下场!”说完她竟缠着龙宇新说:“小新,啥时能教给我几手,我也像弟妹一样,来个惩奸锄暴!”

龙宇新的头又大了,就这一个调皮的小蛮妻就够受的了,再多个姐姐,还不得成天担心死呀?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他搂着云儿说:“那可得等云儿他爹来时你去求他,要是没有紫丹,你练到老也是白废!”

姐姐不言语了,他知道,她是琢磨下次老人来时怎么去缠老人了!

没几天,龙腾服装股票果然发生了震荡,先是小幅下挫,接着就以每天几十点的幅度开始飙升了。

当然,这得归功于新闻的炒作了。

先是报上登出大幅标题新闻:我市龙腾服装有限公司前景无限,与美最大服装商大洋公司合作成功,可望在今后几年有长足的发展!

接着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紧跟不舍,开始了连续追踪报导,对龙腾公司进行了天花乱坠

的报导。

云儿的大幅彩照更是铺天盖地,害得云儿上街都得挡着脸。

人们闲谈话语开始把龙腾当成了问候语:

您今天买进了多少龙腾?

您快去买龙腾股吧,那可是一本万利的大股!

您没去股市呵?龙腾火着呐!

与龙腾火爆的场面成反比,老妈坐在家里愁眉紧锁起来了,她连夜打电话把龙宇新和云儿叫去,找上姐姐、妹妹和田立杰,召开了一个紧急的家庭会议,商讨对策。

姐姐忧心忡忡:“这绝对不正常,咱们的公司半斤八两自己最清楚,怎么会抵过那些龙头老大的劲头呢?龙腾目前还只是二流的小公司,无论是资金,服装产量,商品销售数量,跟那些长城、巨人、达华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现在突然飙升,是不是有人在操纵咱们的股票?是不是杀害爸爸的那伙人干的?”

姐姐在感情上经历过挫折,一直没结婚,还是自己一个人单过,她经营的两家龙腾服装商店,一直是龙腾服装的橱窗。她对龙腾的感情和了解都要胜过龙宇新。

今天她真动了感情,说话时眼里还含着泪。

田立杰是家里的准成员,平时在这种场合都是只带来耳朵不带来嘴的,今天在小妹的示意下也不甘落后,慢条斯理地分析起股市形势来了:“这两天我每天都去股票大厅,表面看,购买龙腾股的人都是欣喜万分,心甘情愿,不过大口吃进的却根本不在那里,而是在那大户室里,他们操纵着龙腾的起落。今天那家伙一下子就吞进了二百多万龙腾股,你们知道,我们的股票已经从每股四元二升到了六元三毛六,这一出手就是上千万呵!没有巨大的资金作后盾,他敢吗?这肯定是跟咱们有矛盾的公司干的,我怀疑是百浪集团在插手左右我们的龙腾股!他们是想搞垮我们龙腾!”

小妹当然是最赞成的一个,她立刻站起来大声疾呼:“立杰分析的十分正确,咱们应该马上考虑对策!为了龙家的利益,我们应该紧急行动起来!我手里还有三百万,我现在就交给大哥,拿出来稳定形势!”

姐姐也立刻响应:“要多少钱小弟说句话就行,多了没有,姐姐手里的两千多万随你调动!实在不够,姐姐再去贷,咱们说什么也要度过这一关!”

妈妈摆了摆手:“别急,听听小新的!”

妹妹的跟屁虫都表演了一番,龙宇新说啥也得把他的小蜜妻抬出来呀!这场合不让她表现一下,怎么树立她的龙氏媳妇的形象?他没站起来,也没有要说的意思,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