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6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6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4: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没上前,他也确实想看看山杏的实力。

一个小混混把手伸向了云儿的翘臀,山杏左手把云儿往旁边一拉,右手化掌为刀,轻轻一砍,然后拉着云儿瞬间晃出了几个人的包围圈。

那小混混开始还在找人,片刻就鬼哭狼嚎起来,胳膊丢拉当啷的抬不起来了。显然已经折了。随着那一声狼嚎,几个小混混立刻向山杏和云儿扑去,云儿把东西从山杏手里接过去放在脚下,站在那里,两手在胸前交叉着,摆出一幅看热闹的姿态,而山杏则笑眯眯地站在那里,看着几个痞子冲过来。突然,人们只觉得什么东西一晃,立刻就见那几个混混都抱着胳膊满地翻滚,嘴里不停地嚎叫着。

这时的山杏却还稳稳地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那几个鬼哭狼叫的人,好像这场闹剧跟她无关!

“笑面美杀手!”他们惊喊起来。

原来云儿惩罚茶社那几个混蛋时,曾经在那里露过一面。那些女人虽然没看清来人的脸面,可却记住了,是个美得不输给天上仙女的人,而且脸上竟挂着那让人发晕的笑容。她们事后一提起来就说:“人可别干坏事,那笑面美杀手可是盯着你呐!”

这么一传十,十传百,京都就流传出一个笑面女杀手的故事。

那故事越传越神,越传越广,这几个小混混当然也听了几百遍,上千遍了,他们平时发誓赌咒都说:“我要他妈的不够哥们儿意思,让我出门就遇上笑面美杀手!”

今天他们一见山杏功夫这么硬,长得又这么美,而且始终都是笑眯眯的,自然就联想到了那个远近闻名的女大侠!这怎能不让他们心胆俱寒?

几个人立刻都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地哀求着:“大姐----大姨----大奶奶,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山杏好像没听见,拥着云儿进了车站。

她们的身后留下了一串银铃似的笑声-----

龙宇新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紧走几步,跟了上去。

云儿搂着山杏的腰:“好妹子,行,有利有节,姐姐没看错你!”

龙宇新也高兴地说:“行,好样的,有杏儿跟着,我也放心了!”

山杏俏眼偷看了一眼龙宇新,粉脸一下子红到了脖颈,忙低着头急走了几步,走到了他俩的前面。

云儿看见了,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听见云儿的叹息,龙宇新关怀地问:“怎么了?”

云儿忙岔开:“在家多注意点那方面的动向,别让他们钻了空子!”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你也得多注意点,不为别的,也得为咱们的儿子多想一想!”

“滚,你咋就知道一定是儿子?”云儿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想儿子想疯了吧,要是个姑娘呐?”

“不可能,我种的可是个儿子,你这地要给我长出个姑娘来,那可就是个问题了!咱们不行就到法院说道说道,没听说种土豆长萝卜的!”龙宇新故意逗着云儿。

“什么问题?你还敢打我?”云儿说着就打了龙宇新一拳。

山杏偷看了一眼,竟憋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云儿瞪了她一眼,她吐了一下小舌头,飞快的上了火车。

云儿又打了龙宇新一拳,娇嗔地瞪他一眼:“都是你不管不顾的胡说八道,让人家的脸往哪儿搁?”

“说笑话嘛!其实要真是个姑娘也好,长得像她妈妈,保证把老太太乐懵了!”龙宇新搂着云儿说。

火车上,云儿和山杏进了软卧包房。

云儿刚躺在床上,就觉得心里一震,一股危险的信号向她袭来,她立刻凝聚了神识,搜寻着危险的来源。

噢,找到了,竟是在火车里。

她立刻给山杏一个手示,山杏点了点头,紧张地盯着门。

云儿微运气机,她跟着感觉走,终于找到了危险的来源。

隔着一节车厢的4号房间里,两个矮个子男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TMD ,说的竟然是日本话,幸亏云儿从小跟着在日本长大的妈妈学过,要不然还真不好办呐!

“就两个女人,好收拾!”一个满脸长着肉瘤的家伙满不在乎地说。

“你没看见刚才那个小丫头的出手,那几个小痞子连手都没还就垮了!我告诉你,厉害的是那个没动手的女人,刚才那个女人可还没出手呐!我试了一下,她的气息里好像是练过气功,而且到了收发自如的地步,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啊!我猜外面传的笑面美杀手柳若云,不是那小丫头,而是这个女人!你没看她那长相,美的让人都不敢仰视,她那一笑才是倾国倾城呐!龙宇新的老婆准是她!看来咱俩的这趟买卖不大好干呵!我们得多留几个心眼,别把小命搭进去!”另一个脸上有块黑记的家伙叹了口气,为难地说。

“跟她们交手的不就是一些小混混吗,能跟我们比吗?我们可是大和民族的武士,要是我,一个人对付他们一百个混混也不费劲儿!这能看出什么?你就别长她们的志气了!一会儿来个突然袭击,让她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肉瘤不服气地说。

“小心点好!这里可是中国的地界,惊动了警察,我们就谁也走不了啦!”带黑记的那人还是不放心。

“我知道了!大哥,现在动手吧?老板可是让我们尽快把那姓柳的带回去!老板说这把能不能把姓龙的弄死,关键就看这步了!别忘了,他们可是在前面接我们呐!我们不能再拖了!”肉瘤有点急不可耐了。

云儿感到了事情的严重程度了,她心里一紧。

“等一等,过半夜再动手吧!那时她们困了,警察睡了,没人管我们了,动起手来少了不少麻烦!”那个黑记又说了一句。

他不管伙伴同意不同意了,自己爬到了铺上,躺下去闭上了眼睛,片刻车里就响起了他的鼾声。

那个同伴瞪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也爬到铺上躺下了。

云儿收回了意念,看看紧张的山杏笑着说:“没事儿了,先眯一会儿吧!”

“看来是想劫持我,然后再要挟新哥了!听那话茬,这跟股市风波是连着的,我们一直被他们监视着啊!”云儿初步知道了他们的路子,可她却无论如何也猜不透这两个日本猪的来历:“难道不是杨秃子在插手?他怎么会雇佣日本杀手呐?对了,新哥说上次劫他的也是日本人,新哥是怎么惹上他们的呀?”云儿想得脑袋疼,也没想出个结果,她只好闭上眼睛,先休息一下,静观其变了!

山杏也没睡着,刚才云儿的暗示使她把警惕度提到了极至,但她怎么也弄不明白,怎么坐个火车竟有这么些麻烦呐?是不是那个什么小涛茶社又在搞什么报复行动呐?咳,自己给云姐带来多少麻烦,真是太不该了!

知道山杏没睡,云儿说:“先睡吧,他们想过半夜下手!这批人是干什么的弄不清楚,但我知道是想杀死咱们,而且是两个日本猪。所以打斗时得使上杀招儿,别留情!他们下手狠,我们也就别留情了,要不然容易伤着自己!”

山杏听说不是小涛茶社的人,她松了口气,但她还是点了点头:“既然他们找咱们茬儿,咱们就不能轻饶他们了!”

云儿轻声说:“到时候你就尽管放手打,我的安全不用你管!”

山杏放心了,躺下就睡着了,还响起了轻微地鼾声。

火车还在飞奔,两方四个人都进入了激战前的休整阶段。

山杏睡到半夜就醒了,她闭着眼睛听着房间外的动静。脚步声来了,是两个人,一前一后,脚步都很轻,轻得几乎都听不着。而且气息收敛得让人都无法觉察,山杏知道,两个人的武功都已经达到极高的阶段了,哪一个对自己来说都是不容易对付的强敌。

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姿,以便为下步打斗创造条件。

她看了看云儿,见她睡得正香,她没打搅她,而是正思考怎么在敌人进来时能挡住云姐,保证她的安全。

人到了门外,她已经清晰地听到了两个人的呼吸。

门突然开了,一个人飞着扑向了云儿,山杏刚要去阻挡,没想到那人却‘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跟着进来的人刚露头,山杏的拳头就朝那人飞了过去,不料那人一闪,退了出去,并顺手把地下的人拽走了。

山杏没想到对手的动作竟这么快,更不明白第一个进来的人怎么会躺在那里成了个半死不活的废物,难道是云姐出了手?不可能啊,云姐分明躺在那里一动没动啊,而且那鼾声也根本没停过呀?如果是云姐杀的,云姐可以杀人在无形之间,那云姐的武功可是相当厉害了!比自己的师傅可是高出一大截来呀!

山杏虽然想着,可她的动作没停,她‘嗖’地追了出去,连续几个连环脚朝那人踢去,竟一下也没踢着,而自己的左肩上却被那人给砸了一拳,砸得她差点坐地上,好大的力气呀!幸亏她迅速向旁边一闪,才没再挨上跟来的一脚。

她感到了对手的厉害,她一个前扑,又朝那人打出一记钩拳,这下子有手获了,拳头打在了那人脸上,那人身子晃了一下却没倒下。但她也感到了对面开了家染料铺子,稀的干的,红的绿的一齐涌了出来。

她精神稍一疏乎,对面又一掌带着风扑向她的面门,而她却随着惯性身子正迎向对手,她知道躲不过去了,闭上了眼,等着那致命地一击----

突然,她感到一种柔和的内力涌进她的体内,她的身子也不自觉地向后跃了几步,使她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那小鬼子又扑了上来,手带着凌利的劲风,朝她打过来。

有了前一次的失误,山杏的注意力格外地集中了,她手轻轻地一拨,把那掌力化解得无影无踪。

两个人又一连过了几个回合,还是谁也没有得手。

那日本猪有点焦躁起来了,他没想到今天这个小姑娘竟这么难缠,不但黑记倒在那里生死不明,自己连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竟也没占到半点便宜。而且那个据说十分厉害的女人还一直躺在床上没有出手。他意识到自己八成要折戟沉沙了!他咬着牙使出了混身的解数,又朝山杏扑来。

山杏立刻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知道,她遇到了超过自己几倍的高手,她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她怕自己的恩人有什么危险,她急忙运起功力,就是拼死,她也要拖住这个恶人,给恩人创造逃走的机会!

云儿打倒了黑记后就一直在静观变化,她有意想锻炼一下山杏。她知道,一个习武的,如果能和高手过招,这对她的武功的提高是很有好处的!可现在她不能不出手了,因为她发现一个车警和一个乘务员已经朝这边走来了,她不想惹麻烦,她要迅速解决眼前的事情。

山杏已经被逼到了门边,她的呼吸已经紊乱了,两手也不太灵活了。

是那强大的气机压迫着她,使她不能发挥自己的力量。

突然那人一个前跃,两手同时朝山杏打来。

山杏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汹涌澎湃地朝她盖过来,她无奈地咬着牙抬起手,朝那人打去。她已经抱着玉石俱焚的信念,所以根本没想到对手打来的保护措施。

奇怪的是她觉得双臂突然之间添了无穷的力量,而且对面那伸过来的双手,竟是那么慢,慢的像电视里放的慢镜头,轻飘飘的没一点力量可言。

“噗”地一声,她的手掌打到了对面那人身上,那人横飞了出去,像飘摇的风筝,“砰”地一声撞到几尺外的车厢的墙上,身子又弹了回来,“啪叽”一声摔倒在她身前的地上,身子不停地抽搐着,看样子已经没有反抗的可能了。

山杏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呢?他的武功可是比我高出许多呀?

“快,乘警要来了,打开车窗,把他们扔出去!”是云姐的声音。

人随声到,云儿已经抓起了刚摔在地上的家伙,山杏知道刚才是云姐救了她。

她急忙去拉车窗,可左胳臂却疼得钻心,她咬着牙,疼出一头汗才勉强把窗户打开。

云儿在两个人身上搜检了一下,拿出两只手枪和两个钱包,还有一些证件之类的东西。

云儿又在那两个不断呻吟的家伙身上分别点了两下,才拎起一个矮狗,朝车窗外扔去。

山杏也拎起一个死沉的家伙,用力朝外扔去,那东西的头却撞在窗框子上,身子又撞了回来。她知道,是左手劲力不够的原因。

云儿什么也没说,哈腰又拎起那个死猪,用力抛出,也该这家伙倒霉,竟撞在路边的电线杆上,把头撞进了腔子里。山杏急忙关好车窗,云儿打扫完战场,拉着山杏躲进了房间。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忏悔的眼泪
(更新时间:2005-8-11 8:16:00  本章字数:5605)

云儿急忙关掉了灯,轻声对山杏说:“别出声,快躺下,车警来了!”果然,不一会儿,一个乘务员和一个乘警说笑着走了过来,他们的脚步没停,朝前节车厢走去。

脚步刚走过去,云儿就坐起来说:“你马上到12 车厢的4号房间去,把他们两个人的东西都给拿过来!小心点,屋里还有两个人,不过已经睡着了,他们不是一伙的!”

山杏飞快地走了,不到一颗烟的功夫,她拎着两个精制的手提箱回来了。

从搜出的证件看,这两个人都是本市思华时装商厦的职员。但从他们带着的手枪和提箱里的匕首看,这俩人肯定是职业杀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