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9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29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4: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

接着她马上加强了保安措施,并派两个副总到龙宇新这里,签订了联手进军天津市建筑市场的合作意向书。

    

然后她打电话通知了她母亲:“我父亲既然把泰丰交给了我,我就会管理好泰丰!既然你已经跟了杨怀顺,你就和泰丰和我都没有了任何关系!希望你能够自爱,不要再打什么害人的主意,否则你会后悔的!”

她的母亲在电话里哭得哀哀的,可杨婉玉已经不是昨天的小儿女了,她只是淡淡地说:“您好自为之吧,我刚从死神那逃回来,我不会再相信那些不值钱的眼泪了!”

那头不哭了,传过来的是咬牙切齿的声音。

    

杨婉玉放下电话,觉得身心都非常轻松。

但她的眼泪还是下来了,不过可不是为了自己的妈妈,而是那个该死的他!

    

第一卷第二十四章巧遇耐尔
(更新时间:2005-8-1113:22:00本章字数:6050)

龙宇新为了筹措资金,决定卖掉一点手里的钻石。

    他拿了一个大约三克拉的小石头到珍宝鉴定所去做了鉴定,结果把鉴定的老师傅吓了一跳:成色太好了,而且硬度竟是一般钻石的几倍。

    

老师傅问:“先生,您这东西是想卖?还是要做首饰?”

龙宇新想了想回答说:“本来是想给夫人做个戒指的,如果能卖个好价钱。我也想出手!”

老师傅说:“先生,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宝贝呀,就凭它的硬度,你这一块就能价值几十万啊!拿它做首饰,那就太糟蹋它了!大材小用了!货卖识家,我给你介绍个珍宝商吧,他们会给你好价钱的!”说着他从自己的书桌里拿出一张名片:“他是美国人,名字挺难记,我们都管他叫耐尔,你按这个住所去找他,就说老刘头让你去找耐尔就行了!”

龙宇新谢了谢老人就打车按那个地址找了去。

    

那是一个三星级的宾馆,他走到服务员那一问,服务员告诉他:“耐尔去南方旅游了,什么时间回来说不准,您还是过几天再来吧!”

没办法,龙宇新只好把这事撂了下来。

    

这天,龙宇新到一家珍宝商店去看钻石的价格,他刚走下车,就看见从商店里跑出一位身材高大的白人,而后边追着四个拿着日本弯刀的矮小的黄种人。

    

白人已经浑身是血了,他边跑边用纯正的美国英语说着:“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就是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的!”他不本来不想管这些外国人的闲事,听到这话,他却站住了。

    

四个矮人显然有不错的武功,他们几步就追上了白人,并且把他围了起来。

    

一个小矮人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说:“我们说好了,我们老板就是想请艾莉小姐帮助解决一点技术难题,绝不会为难她的!”妈的,有这么请人的吗?

    分明是要绑架嘛!

白人立刻摇了摇头:“你们日本人的话从来就不可信,再说我女儿的技术是为她的心上人研究的,除了他,别人是得不到的!她是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死了心吧!”

那个矮子立刻翻了脸,操日本话喊道:“给我打,打死了我负责!”说着,四个日本矮子一起冲上来拳打脚踢刀砍的朝那白人打去!

    

龙宇新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身子一扭,摁倒了一个矮子,然后抱起那个白人就钻进了自己的汽车,一溜烟就开走了。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快得别说那几个矮子根本没发现,就连快速的摄像机也摄不到他的影子。

    几个矮子当然也就没发现地下的人已经变了,他们凶残地拎着刀毫不留情地朝地上的人连砍了数刀,然后飞快地钻进车里,开着车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看着远处飞来的警车,矮子们高兴地举掌相庆。突然,一位日本猪发现:“志贺呢?他上哪去了?是不是跑散了?还是回去找找吧?”

另一个矮人急忙说:“别找麻烦了,中国警察已经到了现场,让他们抓住把柄,那就真像中国人说的,吃不了兜着走了!他是头,怎么应付局面都是他教的,他还能没办法脱险吗?还是快走吧,别让警察抓住!”

三个日本矮狗一商量,保命要紧,开车先跑了!

    

待警察赶到现场,地上的人已经流血过多咽了气。

警察勘察了现场,又询问了一下周围的群众,才知道先是四个日本人殴打一位美国人,后来那美国人不知道怎么没了,变成三个日本人殴打一个日本人。

    有个好信儿的还拿出他用网E拍拍的录像给警察看。

警察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那个美国人是怎么消失的,但他们看出来了,死掉的正是国际刑警通缉的恐怖分子小泉志贺。

    这个发现证明了跑走的那三个日本人也不是好东西,兼有杀人命案在身,警察立刻向上级做了汇报,市公安局立刻出动了大批警力搜捕这三个日本籍的恐怖分子,一时闹得处处紧张。

    

再说龙宇新开车回到龙腾的办公大楼,锁上车,用瞬移法把那白人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那人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不醒了。

    龙宇新急忙对他进行救护,把他的伤全治好了,又给他输了不少真气,他才悠悠地醒了过来。

    

看见龙宇新,他爬起来就喊:“我女儿住的地方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你打死我吧!”

龙宇新

    “扑哧”一声笑了:“您好好看看,我可不是要抓你姑娘的日本猪,我是中国龙腾公司的总裁龙宇新,刚才路过那里看他们把你打伤了,我就把你抱了回来,现在你的伤已经好了,来,咱们喝点酒吧,要香槟还是来点青岛葡萄酒?”

看着高大的龙宇新,看看周围的布置,他揉了揉眼睛,伸出大手,用生硬的中国话说:“我叫罗伯特。耐尔,珍宝鉴定师兼珍宝商。您的英语太漂亮了,让我有种回到纽约的感觉!咱们就一起喝点葡萄酒吧!”

秘书小谢给弄来葡萄酒和北京烤鸭、酱猪手、红烧牛肉、小葱拌豆腐几个小菜,两个人边品酒,边谈了起来。

    

听说他就是耐尔,龙宇新心里一阵激动,真是踏破铁鞋无弥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没想到歪打正着,却救了自己要找的人。

    但他没有急于说出自己的所求,而是带着神往的情绪说:“纽约是个非常好的商业城市,可惜我至今没有去过,希望有一天能到您的家乡去看一看!也许有缘的话,还会在你的家乡做点小买卖。”



    “那我一定带你去华尔街转一转,到加利福尼亚的海滩玩玩,那里的阳光特别好,是出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摇篮,那里的理工学院汇聚着世界的一批精英,我女儿就在那里上班,她是现在世界上最有前途的飞机动力设计师,她正在研究的飞机发动机将来绝对是世界一流的!”他说得眉飞色舞,带着无限地自豪。

    



    “哦,她叫什么名字?”



    “罗伯特。艾莉!当今世界上最年轻,最有才华的美国动力研究所的研究员艾莉!”一种幸福的神韵飞到了他的脸上,看来他女儿绝对是他今生的骄傲!

    



    “她怎么惹了那帮恶徒了?”龙宇新好奇地问。



    “嗨,按你们中国的话说叫‘人无其罪,怀璧其罪’。她怀的是世界先进技术的罪。本来她在研究所里继续工作也就没事了,可她现在病的已经连走路都困难了,只好退了职。现在让她妈妈带着,在美国的一个地方泡温泉呐。哎,让她闹的,连我现在都得东躲西藏的,连生意都没法做了,可不干又不行,孩子治病的钱从哪来呀?”现在他脸上带的是愁苦和哀伤。

    

龙宇新觉得时机到了,他试探地说:“你不会在哪找个能保证你安全的固定工作,那不就一切都解决了!你也不用饱受恶棍的欺凌了!”



    “上哪找去,求我去工作的地方到不少,可不是工资给的少,不够孩子治病的;就是惹不起那些混蛋,不敢留我。做买卖,又怕让他们发现闹个人财两空。这几天我正愁呐,怕连房费都付不起了!”喝了几口葡萄酒,他的脸更白了,话里也充满了愁苦。

    

龙宇新叹了口气说:“前辈实在困难,你就留在我这里吧,您女儿的病让我们一起来想办法,我就不信这世界上那些治不了的病就会摊到好人的身上!”

耐尔一愣:“我可是除了懂得珍宝,别的什么也不明白呀,在你这能干什么?”



    “那我们就开个珍宝商店嘛,你孩子在美国,我们就近在美国开商店,我不信活人就让尿憋死!”龙宇新顺口就说。

    



    “那可得不少钱啊,房子钱,开公司的手续钱都是小事,那批珠宝就得一大泡钱,而且要想让商店火起来,你就得有绝世的珍宝压柜,一件这样的宝贝,没个几十万、百八十万的,怕没人看上眼的!而且这不是要有一件两件,要有几十件,上百件在那摆着,这大笔的钱你能受得了吗?”

龙宇新微微一笑:“这些到好说,我还就愁能不能在华尔街弄个好门面!咱们不开便罢,要开,就开个世界一流的,震住同行!”

耐尔又一愣:“你想抢滩华尔街?”



    “是啊,在别的地方开业,那些混蛋还会去找你捣乱。在华尔街,他们不敢在那里插手,估计会好一些!再说那里是富人的世界,我们的珍宝,只有在那里才能打开销售渠道!要干就得找挣钱多的地方干,挣的钱少,也不够小妹妹治病的呀!”

耐尔这回彻底地愣在了那里,半天才说:“你真想成立珠宝商店?”



    “那就看您能不能在华尔街找到好的门面,还得看你敢不敢在那里干了!”龙宇新认真地说。

    

耐尔看了他半天:“你就那么信着我?”



    “一个为了保护女儿连自己的命都不顾的人,你说,能不值得信任吗?这样的人他对朋友也一定能忠诚不二!我相信我的眼光!”龙宇新自信地说。

    

耐尔抓起酒瓶倒了一大杯:“龙老板,这是我最后喝的一次酒,从此我就跟着你,再也滴酒不进,一定把珍宝商店办成世界一流的!”

龙宇新也端起杯:“那倒不必要,必要的商场应付还是要少喝一点的!来,我们喝了这一杯,就算是和前辈达成了协议!”

酒刚下肚,耐尔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急忙接起电话,刚听了两句,他的脸就更白了,手也哆嗦起来,嘴里连说:“好好,我马上想办法!”

收起电话,他脸通红的恩了半天才说:“龙老板,您能不能先给我支点钱,我有急用!”



    “行,要多少?”龙宇新毫没犹豫。



    “得----得----五十万美金。”耐尔说得结结巴巴。

龙宇新什么也没说就摁响了电铃,秘书小严跑了过来:“龙总,有什么急事吗?”



    “你马上去给我准备一百万美金,三十分钟后送到这!”龙宇新边说边拿笔开起支票。

    



    “不,不,不用那些,他们就索要五十万,钱一到就可以放人?”

龙宇新停下了笔:“到底是要钱干什么?是不是小妹妹被人绑架了?”



    “是!就在刚才,艾莉在加利福尼亚的萨克拉曼多被人给绑架了,这伙人好像不是刚才那伙的,他们没提别的,就是要钱,说给了五十万就放人!”耐尔忧郁地说。

    



    “钱我可以给你,但不能给他们送去!我敢肯定,还是那伙人,他们不过是顺便捞一把!他们明知道你已经没钱了,这是用钱逼你上套!前辈如果信得着我,这事就交给我吧,我们现在就去萨克拉曼多!你放心,只要你还有小妹妹用过的东西,我就可以找到他们的住地,只要找到住地,我就可以完整无损地把小妹妹还给你!”龙宇新完全有这个把握,可耐尔却听得半信半疑。

    

龙宇新一把抓住耐尔的手:“别犹豫了,我们先去那里救人吧!你有没有你夫人的东西?”

耐尔忙拿出一个内衣:“这是我夫人给我的纪念品,是她去年穿的内衣。”

龙宇新闻了闻,抓紧耐尔的手,一个瞬移,两个人就站到了耐尔夫人住的房间里。

    

这下子把耐尔和他的夫人都吓了一跳,龙宇新可没时间解释,他忙向耐尔夫人要来艾莉的衣服,他闻了闻,对耐尔说:“你们在这等着吧,我去把你的宝贝女儿接回来!”

说完,人一闪就在屋里消失了。

    

惊得耐尔和夫人两个人跪在地上一边划着十字,一边磕着头。

    

龙宇新离开耐尔夫人住的屋子,按那气息,瞬间来到了一个公馆。

    他顺着艾莉的气息搜索着来到了四楼,用意念打开了屋门。里面静悄悄的,没一点动静,只在套间里面有一个人的气息,是艾莉的气息。

    但浴室里却还有一人,他心里一愣,那气息竟是曾经和千代子一同到北京的那个竹下登的。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呐?难道这一切都是竹下登搞的鬼?

竹下登今天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他把那个闻名于世的新型飞机发动机的设计者艾莉终于给弄到了手,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只要她拿出设计图纸,他竹下登就可以高价出售这最先进的技术,而且日本自卫队就可以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新一代飞机,就可以在未来与中国的战斗中赢得主动。

    忧的是那小姑娘竟油盐不进,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是不肯合作。现在他只有拿出最后的一招,破了她的处女膜,再用把她交给十几个人轮奸来逼她交出图纸。

    他现在已经给她灌了迷药,脱光了她的衣服,他要好好洗洗身子,尽情地享受一下这位绝世容颜的小处女的身子,尝一下老牛吃嫩草的滋味。

    想到这,他把一个伟哥塞进了嘴里。

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刚才给小姑娘脱衣服时那种难耐的诱惑,使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