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34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34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4: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困,想好好睡一觉。

云儿和若莉跟进了屋,莉儿急忙上前摸摸他的头和身子:“哎呀,好烫!云姐,老公他是不是感冒了?不能呵,姐姐不是说我们练了这个功,百病都不侵吗!”

云儿摸到他一身粘汗,就拉着他走进了浴室:“先洗个澡再睡,你大概是这些日子操心太多太累了!”

云儿和莉儿帮龙宇新脱去衣服,见他那东西硬硬的挺立着,云儿就笑着打了他一巴掌:“没出息,是不是又想了?才十几天没来就受不了啦?是不是惦着我妹妹了?”说得莉儿羞红了脸。

龙宇新那东西涨得难受,好像要爆炸似的,竟有点和上次犯病相同了。

究竟是什么毛病,龙宇新心里明镜似的,可他云儿有了孩子,莉儿身体还在恢复,他现在只能忍着。他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进了卫生间,匆匆的冲洗了一下身子就躺到床上,任凭那东西一柱擎天。

云儿和莉儿冲洗完身子,看到他难受的样子,就张罗着要去给他请大夫。

龙宇新柔声地说:“你们快去休息吧,这些日子把你们都累坏了,云儿有孩子,莉儿又疗伤又忙发动机的事,够你们忙的!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莉儿看着他难受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这是怎么了?难道---”

云儿猛地拍了一下脑袋:“咳,是阳气太盛!莉儿你快脱衣服,今天就和新哥哥合房,他是缺女人的滋补了!”

莉儿急忙脱起了自己的衣服,云儿揭开龙宇新盖着的毯子,帮着莉儿骑到龙宇新的身上,扶住那个东西,让她朝下坐去-----

乐婷婷穿着紧身衣飞身钻进了百浪大厦,她走过杨秃子的办公室,听见里面她的师姐正在欢愉地呻吟,她不齿地骂了一句:“狗男女,没一个好东西!我让你们好好地高兴一下吧!”她又像那天她对付这一对发情的动物一样,朝那两个人发出了一丝柔弱的,但又是极阴的气机。立刻,屋里的两个人像疯子一样狂荡起来,怕是这一宿也不会让别人消停了。

她笑了笑,轻声说:“师姐,小妹上次让你就够消魂的了,这次你得把他的阳精也采点吧!”说完,她就轻身掠过,登上了另一层楼层。她没动电梯,那容易暴露自己,她是靠轻功飞上九层楼的阳台走进来的。来到了财务室的门前,她手指一点,轻轻地拉开了门,飞身进入到办公室里。保险柜上有警报器,她不太懂,不敢贸然去开,就把手印在保险柜的锁眼上,慢慢地感应里面的复杂的程序,过了一个多小时,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保险柜打开了,她拿出里面的密码保险箱,又看了看里面的那些零散的现金和几件古玩,从怀里拽出个兜子,全部装了进去,转身飞到窗台上,轻轻打开窗户,然后回身挥手消掉了她在屋里的全部痕迹,笑了笑轻轻地自言自语说:“师姐,你太无情了,宇新那么对你,你还害他,今天算是替我未来的夫君小惩你一下吧!你要再害他,就别怪我痛下杀手了!”

说完,她飞出了窗外,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那小屋里,两个狂荡的人兴趣正浓,哪里顾得过来这边的事情!

莉儿的身子还在慢慢地往下坐,龙宇新看见急忙止住她:“别,你的身体现在还经不起合房的刺激,我又迷迷糊糊的,万一发生危险谁来抢救?”龙宇新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臀。

“你怕什么,我就白给了?我会保护你们的!”云儿柔声地说,她不急不燥,扶着莉儿徐徐地坐下去。她知道,现在是给夫君和莉莉两个人治病,慌不得,急不得!龙宇新的分身刚接近莉儿的桃花洞口,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把他的分身“吱”地吸了进去,立刻一股强大的寒潮冲进他的身体,冻得他浑身哆嗦,气血刹那间似乎凝固了,身体也在慢慢地僵硬,他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他想拔出自己的分身,可那东西已经不听他指挥了,它正被秘洞朝里吸去。

“噗”,他喷出了一口血,人也昏了过去。他听到莉儿的哭声和云儿的喊叫,可他觉得那声音离自己很远很远---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彭立锋之死
(更新时间:2005-8-12 0:02:00  本章字数:6021)

龙宇新不知道昏了多长时间才悠悠的醒过来,他感到云儿的一双手正摁在他的背上,给他输着真气,而莉儿的小口也在往自己的嘴里输着热气,那真气和热气流丝丝地游动着,游向自己的下体,冲向自己的下丹田,使丹田里有了一丝暖意,他感到了丹田里凝固的真气渐渐被激活了。突然下丹田里爆炸似的拥出一股极强的气流,片刻,他感到了气血沸腾起来,身上也开始变热了。他睁开了眼睛,莉儿哭得梨花带雨,见他醒了急忙说:“老公,你没事了吧?都是莉儿不好,差点害了新哥哥!”

龙宇新笑了笑:“有你云姐给咱们保驾,有你的小嘴度著热气,我怎么会有危险呐?”现在龙宇新已经浸沉在爱的海洋里,绝世的九阴绝脉涌出的强烈的阴柔的气流,汹涌澎湃地像奔腾的大河涌进他的身体,与他身体内的阳气汇合后,在他的奇经八脉里飞快的奔流着,拓宽著他本来已经宽阔的经脉并形成真气,片刻,无穷无尽的真气就不断地涌回莉儿的身体里,使她的经脉瞬间被拓展得几乎和龙宇新一般宽,也使她立刻疼痛得哭叫起来,几乎昏了过去。但强大的阳刚气流在她的身体里奔腾着,把她的阴寒的气流逐渐温暖著,同化著,把她的经脉不断地修补好了。

这是一次双得利的双修,龙宇新丹田里的真气已经饱满得超过过去任何一次了,功力也有了较大的提高,现在放出的元婴,已经能舞动宝剑熟练地来一套五十六式杨式太极剑了。

龙宇新手扶着莉儿的腰,痴痴地看着身下满脸娇柔的女人,重重地叹了口气:“莉儿,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莉儿娇羞地点了点头,轻轻地说:“谢谢老公,你让我真的成了你的女人!你也把我的病医好了,我现在身体里的那种气不够喘的感觉全没了,浑身好轻快呀!”

龙宇新高兴地说:“那就好,你可以告诉爹妈了,你现在已经是个好人了!”

莉儿笑了:“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嘛!应该说我现在的病全好了!哎,老公,你咋那么强啊,我们姐俩都应付不了你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咋的了,是不是病态呀?”龙宇新不安地问。

云儿笑道:“别胡思乱想了,你啥病态呀,你这就是阳气太盛,我们没给你补足阴气形成的!,你没听说孤阳不生,孤阴不长,咱们必须靠至阴之精调和阳刚之气,才能使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既可以避去焚身之祸,又可以补足身体里的真气。这些日子咱们合房太少了,别说你身子不适,就连我因真气补充不够,也感到身子有点软,要不是因为我带着的孩子给我补了不少阳气,恐怕还不如你呐!唉,都怨我,要孩子太急了点!”

“孩子能给你补气?”龙宇新惊喜地问。

“老爹说我带的是男孩,又是个天生的纯阳之体!”

“真的,我有儿子了?那我妈要知道还不得乐懵了!”龙宇新忘了身上的莉儿,忙要爬起来给妈妈打电话,却被云儿制止了:“别瞎操心了,妈妈打我怀孕那天就说我怀的是男孩,她可是个半仙,咱们没合房前姐姐一口咬定咱俩有关系了,可妈妈一看就知道我还是处女!”

“呵,你敢乱说妈妈是半仙?你这儿媳妇是当够了吧?”龙宇新吓唬云儿。

“吓唬谁呀,那天当着妈妈的面我都说妈妈是半仙,妈妈笑了,说她的老爹才是半仙呐,她说她当时觉得好玩,也就学了那么一点点,要不是当时觉得没什么用,说不定真的成了半仙呐!其实今天咱们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你的病好了,也治好了妹妹的病,今后有妹妹陪着你,我也放心了!”说着,云儿转身朝外走去:“让你们折腾得我也没休息好,孩子在里面一个劲地踢我,我得睡觉去了!你们轻点闹腾,莉儿轻点叫床,我可是怕吵!”

云儿的话把莉儿羞得粉面通红,忙把头扎进龙宇新的怀里轻声说:“都是你,弄得人家要死要活的,想不出声都不行!”

龙宇新看着在自己身边的动人的胴体,摸着那滑腻的身子,揉着那弹性十足的乳房,他心里一阵阵地激动:“我决不能辜负她们的这份爱!我要好好地珍惜她们,爱护她们,给她们幸福!”

他的手在游动着,从肩部滑向了两座高高的山峰,然后停留在那峰峦上,轻轻地揉捏着那小葡萄粒,不一会儿那东西就硬了起来。他俯下身子,拿口含住了那小葡萄粒,轻轻地舔了几下,然后轻轻地吮吸着,莉儿的身子又开始扭动起来,嘴里的呻吟声渐渐地狂浪了。

龙宇新立刻又开始向莉儿发生起了进攻,屋里的春色更浓了。

几轮征伐下来,莉儿已经昏睡不醒了,龙宇新的烦躁和不适已经完全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身体分外的舒适和心情的无比愉悦,大脑也迅速地变得清明了。他从莉儿身上爬下来,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也香甜地睡着了。

龙宇新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莉儿的一条腿还缠在龙宇新的身上,头枕着他的胳膊,长发飘散在他的身上。红润的小嘴轻轻地蠕动着,好像在吮吸着什么,好一幅美人春睡图。

龙宇新怜爱地搂住她的纤腰,看着她的眼睫毛在轻轻地颤抖,鼻翼微微地翕动,两个秀乳随着呼吸一颤一颤地跳动,感到心里溢满了幸福。

莉儿的睫毛又颤动了几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见龙宇新正痴痴地看着她,就红着脸说:“看什么,不就是你自己设计的一张脸吗?天天看,看不够?大坏蛋,你懒在床上再晒晒腚吧,我可得帮云姐做饭去了!”莉儿爬起来,两腿怪怪地走了几步,龙宇新看着她娇弱又可爱的样子,不禁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莉儿知道他笑的是什么,回身搂着龙宇新娇羞的说:“还不是你,像头疯牛,没死拉活的作,你看,人家连路都走不了啦!”龙宇新不再笑了她使劲儿憋着,看着她劈着胯一挪一挪地走路,心里甜甜的。

大概是让云儿给用了疗伤的功,到吃早餐时,莉儿已经行走便利了,龙宇新放心地笑着说:“看来我下回还得加点劲了!我看你也没咋的呀!”

莉儿羞得脸红到了耳朵,云儿气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想咋的呵?妹妹头一次就让你弄的道都不敢走了,你还嫌不够劲儿啊?你吃了我们得了!”

疯狂了一宿的杨秃子和武艳华终于安静下来了,睡在楼里的职工才抽空眯了一会儿,然而不到一个点,他们就被总管老刘给叫起来了:“你们看没看见谁进到楼里来了?”

他们被问得大眼瞪小眼,都拼命地摇着头:“没有!我们一宿都没睡,进来人能不知道?”

“也没听见什么可疑的动静?比如哪个门被翘开的声音呵!”老刘不死心地又问。

他们又摇了摇头。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嗫嚅地说:“这一宿光听见那个秀子被杨经理弄得大呼小叫的,吵得人睡不着觉,别的什么也没听到!好像这事儿您应该问问保安才是呵!”

老刘没再说什么,其实那几个倒霉的保安早就被他审过好几遍了,都是一问三不知,一口咬定楼里没进来过外人,甚至本公司的职工,下班后也没回来一个。

“怪了,财务部的金柜里的钱怎么会没呐?那可是六百万美金呵,从思华借来一千三百万美金,七百万用了,这六百万准备应急的,怎么会突然没了呢?更奇怪的是那保险柜怎么会打开的呢?这种保险柜可是必需得三把不同人掌握的钥匙才能打开的呀?”他知道,那钥匙一把在杨经理手,一把在财务部经理老舒手里,还有一把在他手里,可现在那金柜门大开,里面的东西一无所有,这能是谁作的案?就是老舒可疑,我值的怀疑,他杨经理自己总不会自己偷自己吧?再说他也知道这六百万美金的重要性,他怎么会动呢?”

他急忙去找杨经理,可那杨经理还是像股票下跌那天一样,和那秀子光着腚,两个人的下体还连着,紧紧地搂在一起,分不开,叫不醒,睡得一塌糊涂。

老刘摇了摇头:“怪了,每次一出事儿,他们俩准是这副德行,唉,天意弄人呵!”情况

已经不允许他怜香惜玉了,老刘让人拽开了连在一起的两个人,然后给杨秃子穿了衣服,望他头上泼了一桶凉水,才把无精打采的杨秃子给弄醒。

可现在的杨秃子已经是半傻半痴了,他的元精本来被秀子这蝶女给采走不少,又让凉水一浇,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老刘只好把他送进了医院进行抢救,一直处在生命垂危状态。

那个秀子也不妙,脸色蜡黄,一个劲地忉气,似是十分难受的样子,也被送进了医院。她到还不错,不久就出了院,风采依旧。但她心里知道,由于她错采了杨怀顺的衰竭的阳精,她的功力已经消失了大半。她不明白,昨天怎么会和杨怀顺疯得错采他的衰精呢?

走进办公室,龙宇新想起昨天就叫江月茹拿着已经整理好的彭利锋的材料到法院去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但江月茹却告诉他:“彭利锋死了!”龙宇新一下子跳了起来:“怎么死的?”

“我刚从公安分局那里回来,是煤气泄露,全家三口人煤气中毒,无一幸免!唉,太惨了!不知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呐!”江月茹毫无表情地说着。

“怎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