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37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37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4: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才赶到。

千代子真的在那门口等着龙宇新。

见龙宇新下了车,她立刻小跑着过来,冲龙宇新弯腰鞠了个躬:“宇新君,实在抱歉,我刚才真的离不开!一分钟前才把事情办完,现在已经交给下边和他们谈详细方案了,我也算解放出来了!现在我的任务就是陪着我的恩人、龙腾集团公司总裁龙宇新先生!”

龙宇新忙笑着说:“那我就太荣幸了!其实,谈合作项目,在这里也比在我那更合适!”

千代子今天穿的是和服,白色的丝绸上面绣的是几只翩翩去舞的仙鹤,后面背着个包袱,头上戴着无顶的白色绒线帽,披肩的黑发披散在和服上,给人一种飘逸秀丽、清纯淡雅、美艳绝伦的感觉。她往那一站,吸引了无数的游人,一些小青年甚至在偷拍她的照片。

一向对女人不太感兴趣的龙宇新也看得呆住了:“真是位孕育天地之灵气的尤物!”

没容他反应过来,千代子碎步走上前,伸出玉手挽起他的手臂:“宇新君,北京的初冬也还是挺冷的,咱们就别在这客气了,我们进屋吧,让我借北京这宝地,尽一回地主之谊吧!”

北京的十一月正是红叶飘香的季节,室外确实已经添了几分寒意,龙宇新因为练了功,到不觉得什么冷凉的,但如今让千代子的手臂这么一挽,他到觉得有一股热流涌进了他的身体里,他的汗马上下来了。

看见总裁狼狈地被那漂亮女人几乎是给拖向了酒店,小谢不由得裂嘴笑了:“走桃花运的感觉真是不错呀,都是顶级的美女,艳福不浅呵!”

他的声音虽然不太,但还是被千代子拖着走的龙宇新给听见了,他差点没气得休克了。

进了房间,换过拖鞋,千代子就把手伸过来:“宇新君,这屋里热,把外套脱了吧!”说着就帮龙宇新脱下了西服,她一边把西服挂进衣柜里,一边说:“千代子早就盼着能和宇新君好好面谈了,今天有这个机会,咱们就放开点,随便谈一谈吧!”说着又去解龙宇新的领带,龙宇新忙说:“不用您,我自己来!”

但千代子哪里听他的,手还是忙着,高耸的胸部紧贴到了龙宇新的身上,红润的小唇几乎印在龙宇新的下巴上,樱嘴里呼出的香喷喷的热气,熏得他的脸上已经汗水涟涟了。

领带终于被解开了,没容龙宇新喘过气来,千代子就拿手扶着龙宇新的胳膊把他引到沙发上:“宇新君,您坐着,我给您沏茶去。”

片刻,千代子就端来一个茶盘,上面有一个精制的小茶壶和一个带盖的小茶杯,然后她跪在地上给龙宇新倒上了一杯茶,双手端着递给了龙宇新:“宇新君,尝尝我从日本带来的茶,这茶味虽然淡了点,但清香宜人,十分爽口,相信您会喜欢的!”

龙宇新接过茶,品了一口,笑着说:“唔,是不错,确实淡而爽口,清香宜人,绝对是茶中佳品,有点像中国的明前茶了!”

千代子立刻笑了笑说:“宇新君,您先坐一会儿,我去里面换件衣服,这屋里太热了!”

她的脑门上确实有层细细的汗珠,脸也红扑扑的,不过到也别有一番韵味,更像是一朵艳丽的樱花了。

望着她那空灵秀逸,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绝世容颜,想着她竟是世上稀有的乾坤如意壶,龙宇新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了,脸也不由得红了起来,他忙说:“您去忙吧,我先品品茶!”

千代子又给他续上了茶,然后进了里间。龙宇新则一面喝茶,一面环视着屋里。

他看见在沙发的后边摆着一个刀架,上面放着一把日本的战刀。

他走过去拿起刀,唔,刀挺沉,抽出来看了看,刀锋闪着徐徐流动的兰光。

他一愣,一边仔细看着,一边心里犯着嘀咕:这怎么和爷爷珍藏的那把日本战刀是一样的呢?上面怎么都有‘德川’两个字?唔,是巧合?还是有什么连带的关系?

他放下刀,回到了沙发上,边品茶,边思索着,一杯茶还没喝完,千代子就出来了。

龙宇新抬头一看,他一下子又呆住了:千代子穿了件极薄的米黄色无袖连衣裙,那凸凹有致的身材玲珑剔透的显现出来,甚至连那两个山峰上的红豆,下面穿的粉色的蕾丝内裤,都影影绰绰地显露出来了。那白藕似的胳膊,圆润光滑的小腿都露在了外面。

龙宇新的心立刻狂跳起来,嘴里燥热得难受,鼻子有点不得劲。(TMD,是不是要喷鼻血?那可糗大了!)他想,难道真让柳老爹给说着了,他们是使的美人计?

“宇新君,让你久等了!”千代子说着坐在了龙宇新的对面。

龙宇新更呆了,千代子往那一坐,连衣裙下竟露出了雪白的两条毫无赘肉的圆滚滚的弹性极好的大腿和粉色的几乎接近透明的蕾丝小内裤,里面那油黑的金三角朦胧地呼唤着他。

看见龙宇新发呆的眼神,千代子低头一看自己,立刻脸红了起来,忙拿手把连衣裙往下拉了拉,低声说:“宇新君年轻有为,经营得体,驰骋商场,纵横八方,在京城名气扶摇直上,企业横空出世,大有压过几位服装界老大的气势呵!千代子真为我的恩人高兴呵!”

龙宇新忙收敛了一下心神:“哪里,竹下小姐过奖了,在京都服装界,我们不过是个小角色,就连百浪的杨怀顺老兄,我们也是望尘莫及呀!”他故意提出百浪,想看看她的反应。

千代子微微一笑,嘴一撇:“就那个一下子炒股丢了两个亿的百浪的总经理吗?就那个自己挖坑自己埋的杨怀顺吗?宇新君是不是欺我不了解中国服装界企业的情况呀?告诉您,我可是个地道的中国通呵?不信?我连北京的胡同名,张口就能给你报出几十个来!”

龙宇新笑了笑,立刻转变了话题:“竹下小姐,现在我们该谈生意了吧!”

千代子笑着说:“你看时间也不早了,再说清谈也太累人,您是千代子的恩人,我们这样谈我也有失待客之道!这样吧,我让他们预备点小菜,弄杯淡酒,咱们还是边吃边谈吧!”

龙宇新微微一愣:“竹下小姐,过去的事不过是举手之劳,可这就有点太打搅了!”

“宇新君,您就别见外了!千代子有机会招待自己的恩人,是千代子的福气!宇新君,您大概不知道吧,千代子是在上海同济念的大学,又在北京清华读的研,对这里的小吃还是挺喜欢的,不过今天我请您吃点正宗日本菜,算是尽主人之谊吧!”千代子说着拍了拍手。

立刻进来两男两女,都是穿着和服,端着饭菜和餐具。

两个女的跪在小桌前摆着菜和餐具,两个男的摆上酒具。

一切收拾好了,四个人退到门口,恭恭敬敬地哈腰说:“小姐、先生,请!”

屋里闭了灯,小桌两边一边放着一个小碗,碗里的水中,飘着一个点着的小红腊碗,火光闪闪烁烁,蜡碗漂漂荡荡,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显出了一股既亲和又神秘的气氛。

桌上摆着八个菜,除了一条油焖的海鱼外,剩下的菜他就叫不上名了。

“来吧,这些菜都是我们从日本带来的,我隔几天都要吃一顿家乡的饭菜,爷爷说为人不能忘了自己的祖先,更不能忘了生养自己的家乡!这也算添点情趣吧!”

说着,千代子就跪在了饭桌前,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一对小巧玲珑的脚丫分外诱人。

龙宇新学着千代子坐了下去,千代子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嘴里低声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睁开眼说:“宇新君,别笑话我,刚才是为您在向菩萨祈祷呐,这一年,我已经习惯了!”

龙宇新心里一震,他不好意思地说:“竹下小姐太客气了,龙某有点担不起了!”

千代子一挥手,屋里站着的青年人立刻退出了房间,诺大的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龙宇新立刻感到自己的心又狂跳起来,他隐隐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千代子给龙宇新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清酒,然后端起酒杯说:“我记得有首词里有这样两句话,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它正道出了我现在的心情!千代子从去年那一面之缘后就时刻思念恩人,这次能和恩人同桌共饮,千代子非常高兴!千代子从不饮酒,今天破例,就是喝得烂醉如泥,千代子也喝!来,为我们的相识,干一杯!”

龙宇新一愣,也举起杯说:“噢,我们的孔圣人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也道出了我的心情,那就为我们相识在北京,又有机会在商海共谋发展大业,来,共同干一杯!”

一杯酒下肚,龙宇新的心里竟火燎燎的,他的那个不安份的东西也“腾”地支了起来,他忙念起‘云水诀’让自己慢慢静下心来,过了一会儿,那捣蛋的东西才老实下去。

千代子俊眼睨了他一下,柔声说:“日本的料理和中国的烹调方法不尽相同,中日虽然一衣带水,但各国有各国的饮食文化,风格各有千秋,也还值得尝一尝的!来,您尝一下!”

千代子一边给龙宇新夹菜一边接着说:“我们看了贵公司给大洋公司提供的服装,无论是设计还是工艺都是一流的,在日本有大洋的一家商厦,他们卖过这些服装,很是抢手。我们的商社也想和贵公司试着合作一下,先订一批服装,不过,我们要的货要在你们的基础上变动一下,样子不变,我们说的改变,不过是在服装图案方面稍动一下,不知龙总什么意见。”

龙宇新淡淡地说:“商家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只要有钱可赚,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竹下小姐得先把贵公司的修改的意见拿出来,我们带回去让设计室的人研究一下,看看能否破坏总体感观,是否符合设计思路,如果没大问题,我看就可以订下来!”

千代子忙说:“您不是总裁吗?您应该自己就有决断权呵!”

龙宇新笑了笑:“我们和贵公司不一样,我们集团有自己的设计室,是由我夫人亲自抓的,她很讲究服装的韵律,她说这关系龙腾服装的生命,绝不能马虎!”

千代子又满上一杯,端起来说:“看来贵夫人很有设计天才呀,有机会真应该好好向她学习一下呀!我看过一个材料,听说贵夫人是位传奇式的人物,百浪就是败在她的手里的!平心而论,她的理念是对的,没有高质量,就没有高效益,看来您的这位助手非同寻常呵!”

龙宇新笑着说:“谢谢您对她的理解!她是董事局主席,我是她的助手,我们很恩爱!”

千代子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刻抿着小嘴高兴地说:“不,应该是对您的理解!您时时处处考虑自己夫人的意见,很难得呵!千代子都有点嫉妒她了,她能有这么一位体贴入微的好夫君,真让人羡慕呵!千代子从小就希望能有这样一位夫君,他能够听取千代子的正确意见,能重视千代子的喜怒哀乐,能把千代子当成一个平等的知己!千代子寻觅这么多年,还只有您能做到!看来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们应该是相知了!来,为我们的相知再干一杯!”

“相知?”龙宇新看着千代子那桃花盛开的笑脸,心里一愣:怎么能谈到相知呐?是不是她的措词不太准确呀?唉,她毕竟是外国人,中国语言的含义的复杂,她怎么会明白?算了,喝吧,挑这个错,没意思!他不再想了,举杯喝了下去。

怪,那酒一下去,刚刚老实的那个东西竟又突然活跃起来,而且心里更加乱乱糟糟地格外难受,头也晕乎乎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眼睛更是紧盯着对面高耸的胸部不放。

他只好再一次运功,把酒逼了出来,过了好一阵子才把纷乱的心潮给平息下去。他想了想,这酒里肯定有什么东西,他不能再喝了,别真的中了她的美人计,那可出大丑了!

千代子拍了拍手,进来一个青年,递给她一个文件夹,然后退了出去。

“宇新君,您看看,这是你们的夏装样子,他们总体没动,只不过是在图案上改了改。”千代子把文件夹递给了龙宇新。确实是他们公司夏装的样子,但上面的图案变了,上身的两个白色的兜上,都添了一个圆圆的红点,像太阳,又像月亮。衣摆的下面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拥着一块珍珠翡翠般的绿地,这到挺符合他们日本人的审美观点!

“唔,这是什么地方?”龙宇新不解地指着那片绿地问。

“我是代人跟您谈的,是为我们东亚下属商社谈的,听他们说,这是商社未来总部所在地,这个图案叫东亚明珠!不过我看也挺别致的,做出来肯定受欢迎!”千代子解释说。

龙宇新又看了看其他几件设计,大同小异,都是突出大海和小岛。只不过在衣服的右上角都标明‘中国龙腾制衣’的字样。跟整个构图有点脱节,显得不伦不类。

“怎么前面还标着我们公司的名字?”龙宇新不解问。因为按规定衣服上只打厂标不写厂名的,他们怎么会把这十分明显的地方让给龙腾来打厂名呐?

“既然是合作,我们就要把两家公司共同推向世界!在我心里,宇新君的龙腾公司可是很重要的呀!所以我到不反对他们的构思,这对我们今后长期合作有好处呀!”千代子微笑着盯着龙宇新的眼睛,她的脸一红,低下了头,喃喃地说:“合作就应该多为朋友考虑呀!”

龙宇新脸也不自然地红了起来,他坚决地说:“打在这里是会影响衣服的整体感观的,还是按我们的老规矩把厂标打上就行了,厂标就代表龙腾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