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40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40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5: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8
喊着:“别听他胡说,我是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今天我是和同学出来旅游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这些无赖!”

她刚说完,那油头粉面的小子就抡起了巴掌,就听见“哎哟”“扑通”一阵乱,云儿手里的筷子已经出手了,山杏手里的食碟也没了影,莉儿手里的大碗也飞出了手。现在那‘油头’已经满脸开花,嘴上插着个小食碟,头上戴着个大碗,胳臂上插根筷子倒在了地上。那七八个小混混也都每人屁股上插根筷子跪在地上嚎叫着,那两个拽人的混混更是满脸开花,捂着脸大哭大叫。龙宇新怕惹事,急忙对云儿说:“警察该来了,你带着莉儿和婉玉,马上往汽车那里撤!”说完他一把抱起那姑娘,扯着江月茹就急步飞出了饭店。

几乎是瞬间,七个人就已经钻进了汽车里,车飞上了公路,离开了出事的现场。

那姑娘大概是被惊吓的,小脸刷白。龙宇新这才看清,这姑娘竟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鸭蛋型脸庞,柳眉凤目,樱嘴琼鼻,欺霜赛雪的皮肤,窈窕凸显的身材,简直可以和云儿一比了,难怪会引得那几个小流氓要大动干戈了,她一个人来旅游,可真有点像出来惹火的!

姑娘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扯着撕碎的布条想遮住乳房,失败后双手抱着胸嘤嘤地哭泣起来,云儿急忙脱着外衣要给她,龙宇新说:“你别脱了,天够冷的!把我后面的大衣给她穿上吧!”

姑娘穿上大衣,遮住了羞人的部位,情绪稍微安定了一点,低声说:“谢谢你们!”

车进了市里,姑娘的哭声才止住了,龙宇新回头问她:“把你送到学校去吧?”

“不用了,我在前边路口下车就行了!几位恩人不知道是哪单位的,我怎么还你的大衣呀?” 姑娘擦了擦已经哭得花拉胡稍的脸,指着前边说。

云儿搂着她说:“你就别考虑那大衣了,逛长城怎么能一个人耍单呢?你这么漂亮,太惹眼了,小流氓看见就会惦上的,得会保护自己呀!下次可别自己出来旅游了!”

姑娘幽幽地说:“我哪有姐姐漂亮呀,姐姐才是仙女下凡呐!本来我是和男朋友一起出来的,刚才他不知道去哪了,我正找他,就碰见了这帮东西,拉着我就要出去上车,要没姐姐帮我,今天我可是死定了!”

“你和那位男朋友是不是一起进的饭店呀?一个出来旅游,他能有什么事把女朋友给自己扔在这?再说打闹了那么长时间,他怎么还不出来?是不是他把你卖了?”山杏对一般的男人没什么好印象,她怀疑地说。

那姑娘听了一愣,接着就抽泣起来:“他,也是刚认识的,他说他是清华大学的,说他父亲是外交部的领导-----”

几个姑娘明白了,姑娘对那男人并不了解,今天这场危机,分明就是那男人设计的圈套,估计那男人也是那伙流氓里面的,要不就是得了那些流氓的什么好处。

云儿叹了口气,拉着那姑娘的手说:“人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真是不假呵!小妹妹,找对象可得长眼睛呵,别光看金钱、地位,主要还要看看他对你的心啊!”

车停在了路口处,姑娘拉着云儿的手不肯放:“姐姐,你能告诉我你的单位和姓名吗?”

云儿搂住那个姑娘说:“怎么不能呢,我们几人都是龙腾集团公司的,我叫柳若云!”

姑娘“扑哧”一声笑了:“我跟姐姐真是有缘,我叫许若冰,咱们都有个‘若’字,您就当我的姐姐吧,我可是没姐姐呀!”

云儿动情地搂紧了那个姑娘:“好,我就当你的姐姐!”

两个人交换了电话号码,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姑娘钻进出租车里,还朝云儿和大家摆手,高声喊着:“下星期五下午我去龙腾看姐姐!云姐姐再见!大哥大姐姐再见!”

进到车里,云儿还兴奋地说着:“坏事变好事,今天收了个漂亮妹妹,回去庆祝一下!”

正在开车的龙宇新则不冷不热地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云儿立刻不满地说:“你又吃的那道醋,不就是佳人没理你吗?你急什么,好戏还在后边呐,你把伏笔都打好了,哪天若冰来送大衣,你们还不得郎情妹意、投怀送抱呵?”

龙宇新叹了口气:“你别高兴太早了,在饭店我为什么没让你动,你没感觉到那姑娘的武功比那几个小混混高出许多吗?她只要动动手,那几个小混混早就趴下了!”

一句话把车里的五个女人说的都震惊得合不上嘴了,莉儿怀疑地说:“她有武功怎么会让那几个臭男人那么欺负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连乳房都让人给摸了,她---也太沉得住气了!”

“问题就在这里,她这戏演的是太过份了,如果不是有什么目的,她是不会付出这么多的!那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很可能就是冲我们来的,她就是要把我们钓到她的手里!”

龙宇新说得几个女人都沉思不语了,云儿则陷入对刚才打斗时的情景的回忆。

龙宇新又说:“刚才我抱她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摸着她的脉,她现在的功力几乎接近云儿的了,而且有很大的寒气,根本不是中原武林练的功力,到像是天山雪域里的功夫,这和她的名字到很贴近——若冰!”

云儿思索着:“我想起来了,刚才她被几个人架着,虽然表现得很着急,其实她很轻松,她身上的肌肉都没绷起来,她演戏的功夫还没到家就把我骗住了,我可真是废物!她演这么一场戏又为了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接近我们?”

看见云儿在自责,龙宇新急忙抱住她的双肩:“这正是你的可爱之处呵,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你没看见那姑娘临走时眼睛里的流动的犹豫吗?她已经被你的真诚给打动了,也许她主人的计划这回就被你的真诚给打乱了!看来她已经很难下手来伤害我们了!”

龙宇新真给说对了,雪山魔女颜如雪真的被云儿的真诚弄得有点六神无主了,她走进自己的房间,无力地瘫在床上,脑子里都是云儿的笑脸和龙宇新的英姿。

她真是天山玉女派的第二十四代传人,她的师傅肖碧霞接受了一笔极丰厚的赠金,答应设计除掉杀人恶魔龙宇新和柳若云,为此她特意从天山雪域赶到北京,准备在几天之内杀掉两个人。本来,她想直接去龙腾刺杀两个人,但竹下登在电话里却指示说,龙宇新武功了得,让她先设法接近龙宇新然后再伺机杀掉两个人。今天的那几个人,都是思华公司安排的。就连那北京工大的许若冰的假名,也是思华的大平精心给她起的,而且大学里确实有这么个人,只不过没她这么艳丽罢了!这是防备龙宇新有所怀疑,万一查找不至于出纰漏。

现在她已经难以下决心去承担这项任务了,说他们是杀人恶魔,可他们为什么出手救她?而且他们出的手,只是教训了那些人,并没有致人于死地。而且她也很脑那帮小痞子的所为,原本讲好点到为止,他们竟摸捏自己的乳房,要不是龙宇新他们出了手,就是她也不能饶了这帮混蛋!现在看来,龙宇新他们应该是惩恶扬善的那种侠义之人,对他们下手,不是有违侠义之道吗?这和我们玉女派原来的宗旨可是大相径庭啊?想到这,她对自己承担的任务开始怀疑了,可她也知道玉女门的门规,有意不去完成师傅交给的任务,就被视为背叛师门,而背叛师门是要交由别院的男人给奸杀的!

滥杀无辜,她于心不忍;撒手不管,自己下场堪忧!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天,思华服装商厦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位身材高挑、雍雅文静的年轻姑娘。

她是看到招聘广告来商厦应聘的,刚从日本飞过来的竹下登听说来了位绝色美人应聘,顾不得旅行劳累急忙由自己单独接待了她。竹下登看了一眼这姑娘,他就愣住了:“妈的,中国的姑娘怎么会这么漂亮?”竹下登的眼睛都瞅直了:那粉嫩的吹弹得破的小脸,流光溢彩的大眼睛,玉挺的鼻子,肉嘟嘟的小嘴,尖尖的小下颏,说话时露出了两排细碎的小银牙,这美丽的容貌,那倾国倾城的笑容,都让竹下登心神俱醉。

姑娘见总经理那痴迷的神态,脸一红,微微地一哈腰,用春莺初啼的声音说:“总经理,是不是我不适合贵公司的招聘条件呵?那就打搅您了,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竹下登这才醒过来,他忙说:“啊,对,对,你确实和我们原来招聘的条件不符,你根本不适合当营业员,那样就大材小用了,正好我还缺一名总经理秘书,你就留下担任秘书吧!”

姑娘高兴地笑了:“那可太谢谢总经理了!不知道我的----我的---”

看着姑娘颜色已经尽褪的普通棉衣和低档的皮鞋,竹下登心里有底了,他慢悠悠地说:“你不属于思华的人,而是属于大日本国东亚集团东亚商社的员工,你今后得跟我一起行动,基本要在日本工作。你工资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固定工资,秘书的月薪在月一千至两千美元之间,你刚来,业务还不熟,暂时工资就按一千五百美元吧,以后有了业绩,再向上提升!”

姑娘立刻高兴地鞠躬说:“谢谢总经理!”

“还有一部分工资是临时出任务时加的,每次出任务,根据你的表现,领导可随时给你小费,这就从十元到一万美元不等,多少都看你是否能使领导满意!”

姑娘立刻说:“我会让领导满意的,请总经理放心!”

竹下登笑了笑:“那你就被本公司录用了!明天让人给你办个护照,后天就得跟我回日本去,怎么样,高兴吗?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呐!”

姑娘急忙哈腰说:“对不起,我忘了说了,我叫徐晓,东北的黑龙江大学中文系毕业。”

竹下登笑着说:“好好,我今后就叫你晓晓好了,你先去休息吧,今天晚上就得出任务,陪我接待一位客人!怎么样,有没有时间?要是没时间,我就安排别人!”

徐晓急忙说:“总经理,今后您不要问晓晓有没有时间,晓晓的时间都是由总经理安排的,晓晓的一切都由总经理安排!晓晓听总经理的!”

竹下登笑了:“这就好,我会给你安排好的!快去换件衣服吧,一定要新潮一点的!”

姑娘高兴地答应着:“哎,您多关照了!”说完连蹦带跳地走了出去。

竹下登高兴地打了个响指:“得,小肥羊到口了!啊,中国真好,美女黄金,任我收取!”

他急忙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让在王府酒店开个房间,买好“伟哥”预备下,今天他要采摘中国美女的红丸,要过一个疯狂的夜晚,要品尝一下战胜者的心情。

夜,王府酒店的房间里,醉得人事不醒的徐晓已经被解开了外衣的衣扣,坐在旁边的竹下登的大手已经伸进姑娘衣服里面,正朝那高耸的乳房挺进。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身子一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姑娘迅速站起来,她现在已经丝毫没有醉态了,有的只是愤怒!她在竹下登的脸上摩挲了一下,然后问道:“说,你为什么要杀龙宇新?”

竹下登喃喃地:“他爷爷杀了我父亲,我要报仇,要杀尽龙家的所有的人!”

姑娘一愣,低声问:“他爷爷什么时候杀的你父亲?”

“一九四二年,皇军圣战时!”

“龙宇新的爷爷是干什么的?”

“共匪八路军的一个团长。”

“你父亲杀了多少中国人?”

“我父亲是大日本帝国的英雄,他杀了一百六十八个中国人,他现在的灵牌还供在靖国神社,他是我的榜样,我要为他报仇,早晚要让中国人尸横遍野!”

姑娘什么也没说,打了他一拳,又摩挲了竹下登一把,然后扭身走了出去。

等秘书在饭店的房间里找到竹下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问竹下登昨天的事,他竟一问三不知,连昨天在饭店吃饭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

中午,龙宇新和云儿走在王府井大街上,两个人刚吃完饭,想到书店买几本书。

刚要迈进书店的大门,就见街上一个小青年飞快地跑过来,后面一位穿着红色唐装的少女边追边喊:“抓住他,他偷了那位老奶奶的钱!”

但没等龙宇新动作,那人已经钻进一辆出租车里,车飞快地开走了。

姑娘气得跺了跺脚,扭头朝回跑去。龙宇新拉着云儿跟在姑娘后边也跑去。

跑过一条街,龙宇新看见路边一位老人正在呜呜地哭着:“那是给我儿子治病的钱呵,

这让我还怎么活呵!这钱都是从街坊邻居借的呀,让我怎么还人家呀?”

姑娘跑到老人身边,难过四说:“老奶奶,我没用,没追上他,让他跑了!”说着在自己的几个兜了反了不同,勉强凑了二三百元钱:“老奶奶,我是个学生,手里没多少钱,也帮不了您,这一点钱您先拿着吧,您儿子的病咱们再想办法!”

龙宇新急忙挤上去,拉着老人的手说:“大娘,您儿子怎么了?”

“咳,孩子是开车的,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哪路神仙,昨天让人打得半死不活的,送进医院,人家要三万元押金,我刚凑齐要送去,谁知道让---”老人说不下去了,哭得死去活来。

云儿扶着老人说:“走吧,咱们上医院去看你儿子,钱您别愁,谁打的他,我们帮您查一下,您放心,现在是人民政府,坏人总有报应的!”

龙宇新搀起老人,三个人朝路口走去。姑娘看着三个人消失的身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