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44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44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0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3
一但把她采了,花就不能再开了!所以我们得十分珍爱这些花才对,让她开的更好!我不能占有她,她应该有自己更好的归宿!我跟杏儿的事,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那时还昏迷着,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一点不知道!但有一点我还知道,她现在还是处女!既然没破身子,她就可以去找自己喜爱的人!”龙宇新说。

“可你已经看到了他的身体,也摸到了她的身子,在一般女人眼里,这跟破身已经没区别了!你要不要她,你让她还怎么去嫁人?她可是个很正经的淑女呵,她现在觉得你已经是她的夫君了,要不然她不会看着我们在行房!”莉儿还想再劝他一下。

“那就是你和云儿去做工作的事了!你们记住,别的都好说,可在这件事上,永远都别再来商量!杏儿的事,你回去和云儿商量一下,马上帮她找个朋友!实在不行就把她送到上海去工作!咱们不能亏待了她,可也不能拿我去解决问题。你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龙宇新说得斩钉截铁。

莉儿看出龙宇新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只好不再提了,她又闭上眼睛,手紧紧地搂着自己心爱的夫君,恨不得化在他的身上。她知道一切都是因为他太爱她们了!

“别睡了,你还想把我捆绑一辈子?这滋味可是不怎么样呵!”龙宇新拍了拍莉儿的小臀笑着说,其实凭他现在的功力,这几根绳子根本绑不住他,他是没想让妻子不安。

莉儿忙爬起来去解龙宇新身上的绳子,红着脸解释着:“昨天你满床翻滚,不把你捆上,我也上不了你身上呵!这还是杏儿帮着才把你捆上的呢!你呀,白辜负了杏儿的一片心了!”

龙宇凡这几天呆了,呆呆地坐在镜子前看着那里面的俊俏的少女不知道怎么好了。

她接到了分配通知书,她被分到了上海海关。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呀,她接到通知就乐得跳了起来,跑回家抱着她妈一个劲地乐。

可惜好景不长,等她收拾东西时,她却愣住了,她心里慌慌的,怪怪的,总觉得好像丢了什么!可又想不起来到底毛病出在哪里。

去上海海关,这是自己费多大劲儿才争取到的呀,为了达到目标,她不惜在家等了半年;为了能去上这理想的地方,她找了几位爸爸的老熟人,求了学校的老校长。

可真要动身了,怎么却突然不高兴了呢?她说不出为什么,反正就是心里像堵着什么!

直到晚间她的那个田立杰搂着她的腰,在长安街漫步时她才突然明白,他的不快都是为了这个冤家!她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冤家!她为难了,她犹豫了!田立杰一走,她立刻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她哭得好伤心,她已经离不开这个冤家了,可那工作又太有诱惑力了---

她的哭,尽管压低了声音,但还是惊动了妈妈,妈妈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门外陪着掉眼泪,工作、爱情,两个都是女儿不愿舍弃的,当妈妈的又能怎么办?

妈妈好为难呵,她找到公司跟云儿说了,妈妈是哭着说的,她可不愿意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什么不痛快。她也舍不得女儿离开自己,可孩子大了,总得让他们去闯世界呀!

云儿倒笑了:“妈,您是不是乐糊涂了,咱家在上海不是有公司要人去打理吗?让立杰也跟过去不就有了!不过就是您身边少了妹妹,怕是有点寂寞了!”

妈妈一愣:“你这孩子,咱们家啥时在上海有公司了?难道你和小新也要去上海发展吗?那我可得跟着走,离开谁都可以,我就是不能离开你!”

“您忘了,大华时装商厦不是要回来了吗? 就在头两天我万全叔还来电话说他缺个跑外勤的助手呢,我看立杰去正好!你问问他愿意不愿意去,要是愿意去,就去大华当个副总经理,我相信他能胜任!这对他将来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咱们也对小妹有个交代了!”

老太太立刻笑了:“我可不是老糊涂了嘛!咋把你进门带来的这个家当给忘了!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我就给他们做主了!你就给老李先挂个电话说一下,我马上就打发立杰过去上任!顶多再给他们买个房子就是了,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的事儿!”

“妈。我看干脆给宇凡和立杰办了吧,要不然他们在上海工作和生活也不方便,宇凡也应该有个人照顾才是!在那边就让他们住我的房子吧,那里条件不错,六百多平方,有三个卧室,两个大客厅,还有书房和练功房呐,而且家具现成的,离工作地方又近,挺方便的!”

“那就太好了,我也省一笔花销,等宇新他们回来就给宇凡办了吧!”

“别等了,新哥哥不定啥时才能回去呐,那边市场形势不错,他们准备再开几个点,一半会儿回不来!妈,这是我们给她的十万元,您看着给她添点什么吧!我这边太忙,身子又不方便,等宇新回来我们再去祝福他们吧!”

“那我就给宇凡办了,钱现在不缺,我老太太那还有,你们这就够帮他们的了!”老太太又千叮咛、万嘱咐地让云儿注意点自己的身子,然后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听说让田立杰去上海大华当副总经理,宇凡乐得抱着妈妈就亲了一口:“谢谢妈和大嫂!您和大嫂就放心吧,立杰肯定能在大华干好的,决不会给大嫂丢脸的!”

田立杰听说到上海去当副总经理,心里也十分高兴,他第二天就飞往上海就任了,帮总经理主抓后勤。凭着他的精明和干练,他很快赢得了总经理和同事们的赏识,也为他在大华拓展他的事业垫定了基础。

龙宇凡和田力杰的婚礼是在北京的旭日大酒楼举办的,宇凡的同学、大华的代表、龙腾的高级职员、龙家的亲朋好友都来了,连云儿也挺着大肚子参加了他们的婚礼,不过她没呆长,仪式一结束她就走了,一是孩子在肚里乱踢,二是公司那边也太忙。

龙宇新的妈妈郭凤仪好高兴,女儿漂亮,女婿潇洒,郎才女貌,哪个不夸,哪个不赞?

婚礼宴会结束了,人都走散了,姐姐龙宇萌陪着龙宇凡去了趟卫生间,姐姐没进去,就在外面等着她。结果这一等就是半个多点,待宇萌进到卫生间里去找人,只看到宇凡的一只鞋。

宇凡失踪了!宇萌傻了:“人怎么丢的?没看见她出来,也没进去人呵!”

妈妈慌了,哭得昏过一次又一次!

田立杰懵了!他像疯了一样跑到派出所去报了警。

公安部惊动了,下令一定要破案!

海关总署震惊了,下令各海关严格检查,决不许有人把龙宇凡带出国境。

电话打到伊尔库茨克,龙宇新和莉儿也懵了!

“是竹下登那头猪,肯定是他干的!早该杀了他,省得总跟咱们捣乱!”莉儿气愤地说。

“你说对了,极有可能是竹下登那伙人干的!这是他们几天前袭击咱们的继续!妈的,打狗不死,上岸就咬人!”龙宇新口气也十分肯定。

“他们好像还没离开这里呀?难道北京那边有他们的巢穴?是不是百浪和思华也插手了呢?几次跟咱们为难的都是思华的人呵!再说,那个山口组的人怎么会敢在北京胡闹呢?”莉儿怀疑地说。

“你说对了,我看就是那个思华商厦直接出的头!”龙宇新恨不得马上飞回北京,他十分疼爱自己的妹妹,妹妹也十分乖巧,他怎么也不能丢了自己心爱的妹妹。

他坐在了地上,运起气机搜索着小妹的形踪。

东边,没有!西边?还是没有!一天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小妹的下落。

莉儿等不得了,她要马上动手,她要自己动手寻找小妹妹!

莉儿带着杏儿开始逛起伊尔库茨克的大街。

她们一条街、一条街地走着,不放过每一个孤立的房子。一天下来,累得她腿都肿了。

“你怎么不开着车去?”龙宇新心疼地帮她按摩着肿腿,关心地说。

为了方便,龙宇新把玉葫芦里的那辆三菱轿车取了出来,让人搞了个俄罗斯车牌照。

“你还是找你的吧,别管我!坐在车里,我就什么也别干了!”莉儿拒绝了。

莉儿走得极慢,而且走一段就闭上眼睛站着呆一会儿。

“莉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还是坐车吧!”山杏担心地问。

“别言声,跟着走就是了!你要累就先回去!”莉儿轻声说。

第三天傍晚,她们停在了一个小三楼的前面。莉儿仔细地在周围转了一圈,又坐在地上闭目打坐了半天,最后才叫住杏儿:“杏儿,你马上打电话让你新哥开车过来,越快越好!”

“莉姐,难道宇凡姐会在这吗?”杏儿一边拿手机,一边不解地问。

“你别问,快打!”莉儿催着她。眼睛紧盯着小楼的大门。

杏儿不再问了,她飞快地拨着手机。

手机通了,莉儿接过电话:“你马上带那两支微冲赶过来,我们在----”

她探到了,她意念看见了千代子在三楼的一个屋里。

她想劫走千代子,用她去换回小妹!这可能是保住小妹生命的唯一办法了,虽然不道德,可也没办法,她知道,龙宇新不会同意这样做,她现在什么也不告诉他,等事后再说吧!

莉儿探对了,这里正是东亚株式会社在俄罗斯的一个分部。

千代子确实在这里,她现在的心里正乱糟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几天千代子足没出户,她不是不想,是不敢!她怕自己一动会惊动不该惊动的人!

因为她接到了情报:她叔叔和龙宇新都没离开伊尔库茨克。

她在担心,担心龙宇新会再被她叔叔追杀----,但她在犹豫,她想去告诉龙宇新,让他防备她叔叔!可她不知道龙宇新还能信任她吗?但她又极不愿自己所爱的人处于被人威胁的状态,她让自己的四个保镖跟踪监视着竹下登的行动,下达了必要时不惜干掉竹下登的指令,一定要保障龙宇新的安全,她可以没那个叔叔,但不能没有龙宇新!

几天来收到的消息,竹下登的人并没去动龙宇新,这使她稍稍安下点心。

她正思索着怎么能让龙宇新马上离开伊尔库茨克。可一想到龙宇新,她的心里却不由得一颤。说实话,他是她这些年接触的男人里最优秀的人!

可惜他心里没有她,他只有那两个中国女人。她又不想跟她们争什么位置,她们是可以和平共处的!他是不是太傻了?哪个男人能愿意失去这个艳遇?

突然,她感到了一种危机,一种有人临近的危机!

她急忙一边摁响电铃一边去起身去拿柜子里的微冲,但已经太晚了!晚了足有一分钟!

几个窗户同时暴响,十几个蒙面黑衣人出现在屋里。十几支微冲都瞄着她。

“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一个矮个子黑衣人端着颗微冲,点着千代子。

几名听到铃声刚冲进屋门的保镖愣住了,他们怕伤了小姐,只能举着枪与来人对峙着。

“山口组?你们想干什么?别忘了这里是东亚的分部!”千代子一看就明白了,他们是山口组的杀手,她坐在那里纹丝没动,脑子里却在飞速地想着对策。

“举起手来,别罗嗦,我们奉命请你过去一趟!再磨蹭我这东西可是不太听话,那头已经说了,死的比活的也少不了几个钱!”那矮个子把头歪了一下,让千代子跟他们走。

千代子慢慢地举起了手,但身子却没站起来。

她突然一蹲,紧跟着她双掌一推,前面的那张桌子爆裂开来,向那几个黑衣人飞去。

屋里立刻烟尘弥漫,对面不见人。枪声响了,门口的保镖和黑衣人同时开了枪。

枪声像爆豆,屋里成了修罗场。千代子趁机滚到了一个墙角。

天已经黑了,室内只能模糊地看见人影,他们还没发现千代子的位置,但她已经看见门被封锁了,双方死了几人,保镖们在走廊里被微冲压得抬不起头来。

窗边被黑衣人占着,千代子无路可走。她想这应该是她的叔叔下的手。今天他公然派人来抓她,一定是蓄谋已久的,他要夺东亚的领导权。他知道她是她爷爷的软肋,他们是要拿她要挟她的爷爷,逼他交权。不行,她不能让爷爷这么大岁数再为她难过!

她没有退路,只有一搏!千代子再次发出气机朝黑衣人打去,两个黑衣人前胸爆开一片血花,微冲扔在了地上。千代子想趁机跃出窗户,不料她刚跃身而起,一个黑衣人就朝她扫了一梭子子弹,她“噗”地摔在了地上,那一梭子子弹几乎全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她昏过去了,被两个人黑衣人架着,从窗户跳了出去,离开了屋子。

千代子现在已经魂游世界了,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静了,屋里没了枪声,没了打斗,只有几名保镖垂头丧气地呆立-----

“快追,一定要救回小姐!”飞奔赶来的川上吼叫着,他双手挥动着两颗微冲,带头跳下了窗户,把子弹像泼水似的朝黑衣人打去,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千代子的保镖们都清醒了,跟着跳下了楼,朝黑衣人冲去,形势发生了逆转,黑衣人陷进了他们的包围圈里。山口组的小头目中山义男见此情景,就急忙大喊:“快,把那小娘们儿塞车里去,你们撤!我们掩护!”他们把子弹全泼向拦车的人,给汽车打通了道路。

两个黑衣人急忙抱着千代子钻进了伏尔加轿车里,汽车飞快地冲进了暗夜。

看着汽车开走了,中山义男笑了:妈的,终于干成了,一大票的美金要进账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