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45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45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1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3
,他似乎看见了汽车和别墅在向他招手!

可他没料到的是向他招手的竟不是别墅和高档轿车,而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死神!他们还没来得及撤上汽车逃走,身子就已经被冲来的人打成了筛子网。

川上见小姐被掠走了,急得大喊道:“快,把车截住,打轮胎!把轮胎给他打爆了,一定要救出小姐!”

然尔,那辆伏尔加轿车却已经拐过一片树林,消失在暗夜里。

川上急忙登上汽车,喊道:“走,去救小姐!”立刻,几台汽车也窜进了暗夜里。

看着远离了战场,开车的黑衣人露出了微笑,轻声地哼起了拉网小调。

他后边抱着千代子的汉子不耐烦地骂道:“唱你妈的B呀,没听见后边汽车动静吗?人家快追上来了,你还不开的快点!”

开车的笑了:“你可真是个嫩雏儿,这里地面他们没我熟,刚才一顿转,早把他们甩得没影了,放心吧,他们追不上了我的!”

是的,凭着路熟,他们已经趁着夜色逃出了千代子保镖的追赶,可他们却没逃出命运的折腾。他刚说完还没有放个屁的时间,他们的车就抛了锚。他下车看了看,妈的,四个轮胎竟有一对没了气,真是邪了门!

两个黑衣人骂骂咧咧地开始补胎、修车,鼓捣了半个点,总算把车修好了。

两人上了车,看了看车后座上盖着棉被的千代子还在那昏睡,就开车冲向幽深的大森林里。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爱恨情仇
(更新时间:2005-8-13 4:24:00  本章字数:7367)

伏尔加汽车钻进了森林里,又跑了半个点,最后停在了一栋小楼前。

几个矮人跑过来了,一个中等身材的人气冲冲地问:“人呐?怎么才回来?”

一个黑衣人哈腰说:“在车里,中了七八枪,怕是早就死翘翘了!”

那中等身材的人说:“没关系!死了也拿她当活人卖!反正他们要的就是除掉这个人,死活不限!有个尸体就可以要挟那老家伙出钱!妈的,要一个死倒,死了我十四个人,价钱也太他妈的高了!把她拖出来吧,扔到后边那个库里。”

两个人立刻打开后边的车门,立刻捂着鼻子说:“什么味儿,怎么这么臭啊?是不是把她吓的拉裤子里了?咦,人呐?刚才还在车里呐!”

车里哪有什么人,只有一头臭了的死猪。那死猪肚子都烂得流出臭水了,可红色的小眼睛却瞪得滴溜圆,似乎是埋怨他这几个哥们儿打搅了他的清梦。

两个黑衣人傻了,他们分明记得上车时还看见她躺在那里,怎么会没了呢?又从哪里飞来头臭猪呐?

中等身材的人恼了:“八嘎!死了死了的!”大嘴巴子朝那两个人甩了过去。

千代子早已经落入龙宇新的手里。原来他们的伏尔加一开,龙宇新就开着车跟上了。

莉儿怕汽车进入大森林后路上的车太少,跟踪他们太过明显,就用气机把前边那辆车的一个轮胎给弄爆了。

杏儿看着高兴,非让莉儿再来一下,她要看一看是怎么打的。结果那伏尔加车就一下子坏了两个轮胎。

龙宇新也就趁着那两个傻瓜在忙着补胎,一个瞬移就把千代子给抱了出来----

把人交给了杏儿,他怕他们发现的太早,就从远处移来个死猪,又弄了个幻影随形,幻化出躺着的千代子。那两个小子当然什么也不知道了。要不是为了弄清楚他们的老巢,龙宇新也不想费这个事儿,消灭两个小混混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现在龙宇新正在别墅房的卫生间里给千代子疗伤。

本来莉儿要帮他,但莉儿一看见千代子的伤口就吐得一塌糊涂,他意外地看了看莉儿的脸色,又摸了摸她的脉波,叹了口气:“咱们的孩子来的是不是太急了?你还是躺一会儿去吧!这几天把你累坏了,给她治病,我自己就行了!”莉儿诡异地看着他笑了笑,离开了。

山杏这时趴在楼顶的窗前,拿着两颗微冲监视着楼外。

实在没有多余的人了,龙宇新只好自己为这骄傲的公主疗伤了。

幸亏那一梭子子弹大多都打在了千代子的下盘,要不然龙宇新也不用忙了。

但她还是气息微弱,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龙宇新忙拿出一颗自制的大还丹,塞进了她的嘴里。这‘大还丹’可以起死回生,是他用玉葫芦里神农采的草药按照镇纸上的秘方制成的。在运气帮她化开了药丸之后,龙宇新撕开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她那血肉模糊的小嫩臀。

他又撕了一下内裤,竟露出了那长着蒙蒙细毛的蜜桃和粉嫩的桃缝。

龙宇新压着心里的一阵狂跳,开始检查千代子的伤口。

“1、2、3、4、5、6、一共六颗子弹,上身这一颗有可能伤着肺了,得先处理一下!下身这五个问题不大-----”

他又撕开千代子的上衣,那一对白晰的圆鼓鼓的秀乳立刻蹦了出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就在左边小玉兔的下面,一个伤口还流着血。他忙点了几下穴位,止住了血。然后把手贴了上去。还好,只伤着了肺边。他运起功力,一股雄厚的气流冲进了千代子的身体里。

千代子身子一震,眼睫毛颤动了几下,睁开了眼睛,无力地说:“怎么是你?我不是做梦吧?是你又一次救了我?”

声音微弱,但龙宇新听得很清,他点了点头说:“是一群你们日本人袭击你,我们从他们的车里把你偷出来了!喏,你配合点,别动,我现在正给你治伤!”龙宇新说着,他的手并没离开千代子的前胸。

片刻,一颗弹头出现在他的手里,他把弹头交到了千代子的手里,然后他又把手摁在了千代子的胸口上,一只手指尖竟摁到了那团软肉顶尖的红樱桃上。

两个人都一愣,龙宇新的手没再动。千代子眉眼如丝地看着龙宇新,她似乎忘记了身上的伤疼。一股暖流乎乎地从他的手里钻进千代子的身上,丝丝的麻痒嗤啃着她的心,她知道他在为她疗伤,她的伤口在慢慢地愈合。她无力地依偎在龙宇新的怀里,她希望能永远依偎在这里,哪怕现在就死,她也乐意!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龙宇新抬起了手。他的大手摁着的地方已经没有了那个翻着的伤口。连伤疤也没有,还是光滑如镜的嫩肉。

千代子震惊了,她没想到面前这人竟有这么大的功力,她暗暗埋怨爷爷:“您干什么不管一下那个疯子,干什么要惹他呀,他真的不是人啊!”

她的身子又往龙宇新的怀里委了委。龙宇新把手移到了千代子的下部,他仔细地检查着她的伤口:屁股后中了三枪,都在右侧的屁股蛋子上,可能没大害,就怕伤着骨头。

下身的前面中了两枪,一枪在千代子的水蜜桃的左侧,子弹穿过身体,在肛门旁边出去了,估计直肠可能受到了伤害,因为小菊花那里已经流出了血水。

一枪是在水蜜桃的上边稀疏阴毛的尖上,血还在汩汩地往外流,但没形成透伤,看来子弹还在身体里,估计衔在她的骨盆上了。

这两枪伤的较重,他得先治,龙宇新把一只手摁在了千代子水蜜桃顶尖的枪眼上,他的手掌恰巧摁在了那水蜜桃的细缝里的小肉柱上;一只手摁在她的小菊花蕾上,小手指还堵在了菊花口处,稍微往里探进了一点,把热流输进菊花里。

这使千代子的身子又一震,一股苏麻的电流立刻传遍了全身。

唔,他的手好热呵,热得有点烫人,呵,他在输给她真气!千代子闭上了眼睛,一行眼泪顺着秀气的脸流了下来。

她埋怨她的家人和这人作对,要不然她有信心让这双手天天摸着她的这里,她太渴望睡在他的怀里,太思恋被他搂着的滋味了!那滋味好舒服,好温馨呵!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他们竹下家族给他的伤害太深了!就在刚才她才知道,他的妹妹竟被她的那个混蛋二叔给掠走了,她听了心里一疼:“他们这不是在害我吗?那可是我将来的妹妹呀!”她有信心自己和龙宇新的结合,可她实在没信心让这帮混蛋停止对龙家的侵犯。尤其是那个疯子竹下登,他是听不进人话的,就像现在的那个非要参拜靖国神社的狂犬疯首相。他们都是那个死鬼东条的幽灵!”

不,也许还能弥补,她叔叔和她是两回事!这一点上次从‘中华明珠’那事就看出来了,他没把我和竹下登打到一起!

想到这,她低声说:“宇新,让我打个电话吧?也许我可以逼他把妹妹放回来的!别看他跟我作对,可他还是不敢得罪爷爷的!”

“可以,但现在我得先把你这里治好,要不然太危险!”龙宇新对她的称谓敏感地一愣,但他的手没动地方,仍然按着那柔软的、另人遐想的水蜜桃和菊花蕾,他已经感到了手下那个小肉疙瘩在渐渐的变硬,变大,那菊花蕾像小孩子的嘴在裹紧他的小指头。

妈的,摁哪不好,怎么偏得摁这两个敏感的地方才能治伤?天意弄人啊!她是不是以为我太色了?那可就太衰了!移开吗?她的伤怎么办?只好继续吧!

千代子觉得一阵涌来的热流冲击着她,那阴蒂和菊花蕾也给她传来一阵阵麻酥酥、痒痒的感觉,哇,好舒服啊!

龙宇新已经满头大汗了,那颗捣蛋的子弹死死地衔在骨盆上不肯下来,害得他竟用上了六成的功力。

子弹终于拗不过他,慢慢地出来了。

千代子知道,这已经消耗了龙宇新很大的功力。

龙宇新的手还按在她的那两个神秘的洞上,那个手指头还摸着她的敏感的小东西,她突然感到涌来一阵尿意,那难耐的快感也像潮水般涌来,偏偏这时,那捣蛋的子弹竟掉到了她的秘洞里,被个小肉膜挡住了。她身子又一震,她好高兴,她多希望他的手能伸进去把那颗子弹取出来!

龙宇新知道子弹被处女膜给挡住了,他只好把手移开,想去摁旁边的伤口。

“咦,子弹怎么没出来呢?”千代子故意伸着手要着那颗子弹。

龙宇新一愣,想了想,还是把手又摁回到了刚才按着的地方。

她感觉到了,他的一只小手指轻轻地伸进了她的秘洞里,停在了她的那道小膜外面----

突然,她被一股涌出的潮水惊呆了,噗,潮水喷了龙宇新一手---

她羞愧的闭上眼睛,她不敢正视这尴尬的场面。

她呻吟了一声,抬起右臂勾住了龙宇新的头,龙宇新淬不及防,她的嘴已经印在了他的嘴唇上,她的丁香小舌顺利地敲开了他的大门,长驱直入,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这感觉真是好极了!她忘记了身上的伤!

龙宇新懵了,本来他的手在处女膜的洞口处用念力在吸着那颗子弹,他的手指头一下子被嫩肉紧紧地包裹起来,嫩肉像孩子的小嘴,把那手指头一裹一裹的,已经让他血脉偾张,后来又被她的潮水喷了一手,如今又加上这吻,他很难受,那捣蛋的分身竟硬帮帮地支了起来,顶在千代子的小臀上。

千代子感觉到了那个硬东西,她想笑:他动情了!他跑不出我的手心了!她故意把小臀委了委,动了动,碰了碰他的肉棒,让他知道,她知道他已经动情了!

欲死欲活的吻,使两个人都憋得喘不过气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还是龙宇新推开了千代子,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手拨开捣蛋的分身,一手拿手指头吸出那个调皮的弹头。

他的手再次伸到千代子的面前时,手上已经有了那颗子弹。

但大手上也扯着粘粘的、正在慢慢往下坠落的、逐渐由粗变细的液体的丝线----

两个人看着那丝线,都呆住了!

千代子喘息了半天才缓过气来:“新哥,我这就打电话给爷爷,让爷爷逼他们放了我们的小妹!”

龙宇新异样地抬头看了看千代子,他的脸簌地一下红了,他忙低下头轻声说:“那就麻烦你了,现在先别忙,等我把这几个伤口治好再说吧!”

从‘宇新’变成了‘新哥’,又叫起‘我们的小妹’,他知道千代子已经成了他的克星,他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复杂的关系。但他还是开始运功了,热流充斥在千代子的嫩穴里。

她的身子又震荡起来,欲火再一次涌上心头,她揽着龙宇新脖子的手不由得使劲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龙宇新又是没防备地被她把头搂进了怀里,他的脸贴在了她的丰乳上。

他没挣扎,也没有进一步的表示,手还是摁在那蜜桃上,输送着真气。

他却有点不知所措,特别他的脸接触到的是醉人的柔软;他的耳朵里听到了咚、咚地心跳声。这柔软和这声音让他心发慌,头发晕,他醉了,像喝了一瓶65度北京二锅头!他默念着‘云水诀’,想压下心里的混乱,但不知为什么,他竟连‘云水诀’也忘个七七八八。

她也醉了,而且醉得忘了一切,她想再去享受那令人神往的吻!

但她稍微一动,就立刻感到,那里的伤口热得发烫,又像有千百只蚂蚁在里面啃嗤著里面的嫩肉,她知道,她的伤口正在愈合。

她不敢再动了,她知道,这样疗伤是很伤他身体的,她不能再分他的心了,不能再加重他的负担!

她见他的头上布满了汗珠,她拿那温柔的小手给他轻轻地擦拭着他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龙宇新才松了口气,抬起了他的手。

千代子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