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51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51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2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3
    
龙宇新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只觉得胸口像压了块大磨盘,身上的七经八脉都在沸腾,像要爆炸,像要冲出身体。

    

坚持,再坚持!龙宇新身体开始摇晃了!

那人也在摇晃,他也不比龙宇新。

    

可两个人谁也不敢撤力,他们知道,谁先撤,谁就会被另一人乘虚杀死。

    

山杏也不好过,那黑衣人明显比山杏的武功要高得多,山杏现在只能是勉强支撑,而且已经是几处受伤了。

    

四个忍者还呆立在那里,似是在观战,又像是在等待冲锋的命令。

    

突然,龙宇新一口血喷出老远,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那个大汉也嘴边淌出了鲜血,身子摇摇晃晃,脚步已经在移动。

    



    “达达达达达!”

突然一梭子微冲子弹飞过来,那大汉因为勉强支撑,已经失去防御能力,所以子弹全钻进了他的身体里,人也就一头扎在了地上,身子痉挛地挣扎了一下,慢慢地伸开了。

    



    “安德列!”那位正把山杏逼得步步后退的黑衣人见大汉倒了下去,顾不得山杏了,一下子扑了过去,抱起那大汉,蹿过围墙,消失了身影。

    

山杏身子晃了晃,一下子摔在了地上,莉儿忙跑过去,抱住了她,给她度过去真气,护住她的心脉。

    

千代子把枪一扔,一下子抱住了龙宇新:“宇新哥,你不要紧吧?”



    “他的功力比我强,我没斗过他!亏了你这一枪了!谢谢你救了我一命!”龙宇新刚才把力气已经用尽了,现在说起话来还十分吃力,但他还是顽强地推开了千代子,自己擦着嘴边的血迹,慢慢地站了起来。

    

千代子奇怪地看着那一个个拉着架子,摆着姿势的打手,她用手推了一下一个忍者,那人立刻摔在了地上。

    原来他们早已经魂追他们的天照大神去了。

顾全兴听见外面没事了,也把那人拎了出来,莉儿一看,那人的嘴角淌着血,已经没一丝气息了。

    



    “服毒自杀了!”



    “马上离开这里,听到枪声,警察该来了!”龙宇新把手一摆,在千代子搀扶下,钻进了车里,莉儿也扶着山杏和顾全兴一起进到车里,车冲出了小院。

    

回到了住的地方,龙宇新忙坐下运功,莉儿则帮助山杏治疗着内伤。

    

那个黑衣人抱着安德列一口气跑到一处背静的地方,他放下安德列,扯下自己的头套。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俄罗斯青年,他是安德列的弟弟,叫阿廖沙,兄弟俩在黑道上混了多年,从没栽过,不料今天却折戟沉沙,这让他悲痛万分,他解开安德列的衣服,想看看他的伤情,可他解开一看,立刻趴在安德列的身上大哭起来。

    

安德列已经没一丝气息了,他的胸部被子弹打的稀烂,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哭了一气,他看安德列的尸体,把他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扭头奔向了山口组的分部。

    他想跟他们要点钱,把安德列安葬了。

山口组的小头头山田武夫正在等着听杀手的好消息,见阿廖沙回来了,忙问:“怎么样,抓的人呐?”

阿廖沙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山田武夫一下子明白了,他一把抓住阿廖沙的衣服:“怎么,都死了!”

阿廖沙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

    



    “千代子也死了?”

阿廖沙摇了摇头。

山田武夫一把把阿廖沙推倒在地上:“那你为什么还活着?是不是你出卖了他们?”

阿廖沙一下子愣住了,他愤怒地盯住山田武夫:“我哥哥安德列都死了,你还说这话,你还是人吗?”

山田武夫也一愣:“什么,安德列也死了?还有比他厉害的人?”



    “跟安德列斗的那个人和安德列的功夫差不多,本来安德列已经占了上风,可来了两个女的,她们开了枪,安德列没防备!”说着,阿廖沙又哭了起来。

    



    “得了,死了有什么办法,你也别哭了,今后跟着我,缺不了你吃的!”山田说。

    



    “我什么也不干了,你把答应我们的钱给我吧,我得把安德列安葬了!”



    “死就死了,呆会我让他们把他送去火化就得了,安什么葬!快去换套衣服,一会跟我去夜总会去,安德列没了,你留下来,我会重用你的!”山田说完扭头就进了里屋,阿廖沙急忙喊:“你还没给我钱呐!”

山田脚步没停,边走边说:“你们没完成任务,要什么钱?快换衣服去,今后跟着我,钱还能缺了你的吗?”



    “不行,你得给我们钱,我们命都搭进去了,你为什么不给钱?”



    “钱有,不过那就看你今后在我这里的表现了!”山田说完进了里屋。阿廖沙要冲进去,几个保镖挡住了他的路。

    阿廖沙气冲牛斗,挥拳就跟几个保镖打了起来。

阿廖沙的武功远远高于这几个保镖,但现在他一来跟山杏斗得已经伤了力,二来安德列的死使他心神具损,三来从里屋又冲出几个拿枪的保镖,他只好从窗户跳到楼下,逃出了魔窟。

    

回到安德列的身边,他感到一切都绝望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哭,他已经没有了眼泪,他只剩下恨。

他恨,恨山田那些混蛋把他们拉下了水,恨山田落井下石!

    

他也恨龙宇新,恨龙宇新他们打死了安德列,让他失去了哥哥,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他要报仇,要杀了那些害他和安德列的人!

想到这,他擦干了眼泪,抱起安德列朝城外飞去。

    

他用手一下、一下和着眼泪挖了一个大坑,一个足可以并行躺下两个人的大坑。

    

他要给自己留一个地方,他要去报仇,然后就和安德列一起去天国,去另一个世界和哥哥一起去寻找快乐!

    

吃完晚饭,龙宇新和山杏的伤和内力基本都恢复了,莉儿怕山杏再有闪失,就抓紧时间教山杏练乾坤混元功。

    

千代子看见了,也磨叽要一起学,莉儿说:“这套功夫必须是处子之身的人才可学习,而且学到第七重还必须和学同样功法的、功力在七重以上的人合体才行,要不然就容易走火入魔,那就没法救了!你怕不具备这个条件吧?”

一听这么说,千代子就更要学了,明显的,具备这条件的男人就在眼前,而且仅此一人,这对她的猎龙大计可是有百利无一害呀!

    

莉儿本来想教会山杏然后逼着龙宇新把山杏收到家里,如今又架不住千代子的软磨硬泡,只好一起教了起来。

    她想收一个也是收,两个也是收,多收几个,姊妹多了有伴!

看见莉儿几个女人在嘀咕,龙宇新拉着顾全兴钻进了三楼顾全兴的卧室。

    

他打电话找到了姐姐,当姐姐听说找到了顾全兴,并听他说清楚顾全兴来布拉格维申斯克的原因后,姐姐半天一声没吭,过来好大一会,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姐姐恨恨地说:“你叫那个死东西接电话,他那脑袋是尿罐子呀!”

龙宇新把电话给了顾全兴,顾全兴接过电话刚说了一句:“宇萌,我对不起你,我---”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龙宇新只好又接过电话,可里面只有哭声,根本没人说话。

    半天,才有人说话了,是姐姐的小保姆,她说姐姐哭得说不出话了,有什么事跟她说吧!

    

龙宇新就把在布市要开一家分公司,让姐姐带些货过来的意思说了一遍,又让小保姆把需要带来的货物记了下去。

    

末了,小保姆说:“大姐让告诉你,她后天就到你们那,让我姐夫好好的等着,她要扒了他的皮呐!”

顾全兴听说,苦笑着说:“应该的,她怎么处分都是应该的,我太伤她的心了!”

夜,布拉格维申斯克的夜晚是相当安谧的,静静的黑龙江波浪不惊地流淌着,停产的工厂安静地隐在夜色里,街上很少有行人,生活的每况愈下,已经使人们失去了游玩的兴趣,人们早早就钻进自己的小窝里,忍受着清贫带来的寂寞。

    

夏日的夜晚,风拂去一天的燥热,给人们带来了一点清新和凉爽,但阿廖沙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他只觉得天热得让人难受,他的心也跳得快蹦到嗓子眼了,他紧握尖刀的手已经沁满了汗水。

    

他在等,等着山田的出现。

他暗暗地祷告着:“圣母玛利亚,保佑我为安德列报了此仇,保佑你纯洁的信徒手刃了仇人吧!”

也许是他的圣母显灵了吧,不一会儿那山田真的带人从汽车里钻了出来。

    

几个保镖跑着上了台阶,后面只留下那个肥胖的山田和他搂着的一位俄罗斯姑娘。

    

山田今天心里不太痛快,不光是袭击龙宇新失手,他的一个场子也被俄罗斯的黑手党给端了,还损失了二十多人,为此,他让中山良雄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屋漏偏遭连夜雨,刚才接到情报,在俄罗斯的‘东北虎帮’又给他下了通知,让他们三天之内撤出布市,这让他火冒三丈,一个几年前才十来个人的小帮会,也跟他叫号,真是欺人太甚了,他今天来就是想商量怎么对付如日中天的

    “东北虎帮”的。

阿廖沙一见山天落了单,不由得他心里一阵狂喜,他运气于掌,一掌气机拍向山田,山田一个腚蹲坐到了地上,全身的经脉已经全被封闭住了,他动不了,爬不起来,也喊不出声来。

    他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可又毫无办法。

几个保镖发现了情况,刚要扑回来,阿廖沙已经飞到了山田的面前,手起刀落,山田的脑袋已经离开了他的身子,

阿廖沙顺手摘下他的枪,然后朝他的肚子使劲一踩,只这一脚,他就闻到一股臊臭味从那下面钻了出来他松了口气,仰天含道:“大哥,我替你把仇报了!”

这声音好凄厉,带着血,带着泪。

    

几个保镖立刻掏出了手枪,“乒乒乓乓”地朝阿廖沙扫射过去。

    

然而一切都晚了,地上只剩下个没头的尸体,阿廖沙早已经没了身影。

    

警笛响了,警车满城飞跑着,山口组也倾巢出动了。

折腾了一宿,没见到一个杀手的影子。

    

城外的荒丘里,阿廖沙把人头放在安德列的头前,他跪在安德列脚下发誓:“哥,一个仇人已经让我给杀了,另一个仇人我今天就去找他,今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你放心,弟弟马上就回来陪着哥哥,今后我们就不再分开了,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研究武功!”

说完,他站起来,朝暗夜奔去。

    

龙宇新刚睡下,警察就来敲门了,看了他们的护照,听了他们要在俄罗斯做生意的打算,警察们撤走了。

    

从警察嘴里知道,一位杀手杀了山口组在布市分部的头头。龙宇新立刻知道是那个和山杏对峙的黑衣人在报仇。

    既然他已经杀了山口的头头,那么下一个目标就应该是屋里这些人了。

    龙宇新没有说破,而是把大家都安排到四楼几间没有窗户的屋里去住,他自己则穿着衣服,拿个凳子坐在走廊的暗处。

    

时间在悄悄地流失。突然龙宇新感觉到他来了,那人已经来到了窗外。

    

龙宇新已经感到了来人紧张地呼吸声,但他没有动地方,只是眯着眼睛。

    

窗户被打开了,来人轻手轻脚进到了屋里。

龙宇新暗暗佩服来人的功力的深厚,他已经感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

    

他见来人已经站到了走廊里,立刻飘到窗户前,堵住了来人的退路。

    

来人立刻感到了走廊里的变化,他一掌打向龙宇新,但被龙宇新轻轻地把掌气引开了。

    

他一惊,立刻又扑向龙宇新,但却扑了个空。他马上回身就是一拳,向斜处打去。

    

不料又是一个空拳,他急了,抽出手枪就挥向尚不知情的龙宇新。

    

龙宇新这时才感到危机在逼向自己,他想出手,但为时已经晚了,枪已经指向了他的前胸。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机从背后击在那人的头上,那人扑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龙宇新突然跃起,飞身蹿出窗户:“姑娘,请你留下来!”

说着,他朝远处的黑影飞去。

    

那黑影愣了一下,但马上又飞跑起来。

第一卷第四十章蝶女莲儿
(更新时间:2005-8-145:48:00本章字数:6783)

屋里的莉儿听见外面的动静,急忙冲了出来,她没看见龙宇新,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脑袋已经从后面被气机打碎了,那人手里拿着个手枪,里面装满了子弹。

    
全本umd/txt小说下载}ωωω.ūdtxt.cò
莉儿吓了一跳,她知道,后面这下子是外面的人打出的,要是没这一下子,龙宇新有可能就被打成筛子眼了。

    想到这,她喊道:“山杏,快起来,保护大家,我去接宇新!”

说完,她飞身也蹿出了窗户,消失在暗夜里。

    

龙宇新疾飞了一阵子,但已经不见了那人的踪影,他站在那里喊道:“姑娘,谢谢你几次救我,你出来吧,我不能让你总这么冒着生命危险独来独往地跟着我呀,这太危险了!”

可惜四下毫无声响,龙宇新运起气机搜寻。

    突然他发现那人正向远处的大森林里飞去。

他什么也没考虑,他飞身追了下去。

    

莉儿追到外面,已经失去了龙宇新的踪影。她还准备继续寻觅,却意外地收到了龙宇新给她的信息:“火速回去,敌人人数很多,提防家里被袭,我这里没有危险,你放心吧!”

龙宇新确实发现了很多敌人,他刚追到密林里,灵觉就感到了危险的信号,他稍一犹豫,就见一个人影飞扑到他前面,接着就倒在了地上。

    就在她倒下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