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58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58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4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3
火的眼球。

一见他走出电梯,六个人一齐迎过来,吓得他冒出了一头汗,还好,那四个人到挺有礼貌,站在旁边没有靠前,千代子和乐莲儿可不讲情面,一人挎着他的一只胳膊,像绑架一样,架着他就走出了办公大楼。

幸好杨婉玉的卡迪拉克是个加长车,七个人进去还挺松快。

司机当然是龙宇新的事,他坐到了司机座位上,乐莲儿说了一句话,把他差点没气死。

看着龙宇新握着舵把子,乐莲儿高兴地说:“云姐来了就好了,今天咱们龙家的七个媳妇就都聚齐了!哪天云姐满月了,咱们真得聚一把,把妈和姐姐也叫着!老公开车吧!”

她这一说,立刻得到了众女人的响应,他无奈地看了看几个兴高采烈的女人,心里翻腾着,那不争气的东西竟腾地支了起来,它到欣喜欲狂了。

走进全聚德,找了个单间,七个人坐下了,还是乐莲儿一句话,差点让他蹦起来。

是月茹说的:“咱们姐几个不知道怎么排法?”

“怎么排?现在就这么叫着名,以后就按进龙家门的顺序排大小,反正我有信心当老三,剩下的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乐莲儿快人快语。

“哎,哎,哎,咱们是来吃饭的,可不是让你们来梁山泊排座次的!我可告诉你们,我这辈子可是许过愿,一辈子只娶这两个妻子,别耽误你们的美好青春呵!”龙宇新连忙声明,他可不想把事情变得复杂化了,他不能给她们留下话把。说完他把莉儿搂进了怀里,亲了一口。

这下子可惹了祸,几个女人都挤了上来,争着亲着龙宇新,片刻,他的脸上就布满了一个个唇印,成了个大花脸。

千代子意犹未尽地说:“记住,都是你的女人,别厚此薄彼!”

“你们是我的朋友,可不是什么我的女人啊!”龙宇新还在反驳。

“那就由不得你了,你把我们的身子摸了个遍,看了个够,开始的乱是你引起的,可不是我们赖着你,现在想脱清静,没门了!告诉你,我们可都是清纯淑女,名誉的损失可不是金钱能解决的,你就照量办吧!现在是我们在看你什么时候觉悟,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还是快嘴乐莲儿抢先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不过那几位的脸都红到了脖颈。

龙宇新头大了,让她一说,他岂不成了万恶不赦的淫贼了?她还真有颠倒黑白的水平!

可他知道现在自己是说什么也没用,她们已经团结一心了,自己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

但他心里却在说:“你们喊吧,你们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咱们走着瞧!”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激情难耐
(更新时间:2005-8-15 16:01:00  本章字数:5104)

菜上来了,龙宇新举起了杯:“来,几位都是我的小妹妹,这么长时间各位没少帮助我龙宇新,让我在这敬大家一杯!来,先干为敬!”说完他喝完了杯里的葡萄酒。

“这么喝不行,喝就喝个交杯酒,我们可都是你的‘头疼’,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们大姐和二姐说的,也是妈妈认可的!和大姐、二姐你可以喝交杯酒,和我们也不能不喝!”乐莲儿说着走到龙宇新旁边,和龙宇新挎起胳膊,端起了酒杯:“就应该这么喝!来吧,喝!”

龙宇新一愣,不知道喝还是不喝。

“怎么,虽然现在暂时还没同床共枕眠,就连喝个酒都不行了?”乐莲儿可不是省油的灯,逼得龙宇新毫无退路:“你喝不喝,不喝我们现在就把你先奸后杀,咱们一起殉情而死!”

龙宇新无奈只得举起了杯,和乐莲儿喝了这杯酒。

他刚撂下杯,杨婉玉也举起了杯:“新哥哥,小妹不敢求大哥像莲儿姐那样喝酒,小妹只求大哥能记住小妹这个人就可以了!”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龙宇新知道,今天这酒要是摆不平,怕是难以走出这个门了。

一觉醒来,龙宇新发现云儿还枕着他的胳膊,他记得昨天喝的有点高了,他回来时搂着云儿,看着小床上的儿子嘿嘿的傻笑,把云儿逗得掐了他好几把,他才说:“我没想到你个小屁丫头竟给我生了个这么漂亮的臭小子!”

气得云儿又温柔地照顾了半天他大腿里面的嫩肉。

因为云儿还在月子里,他们当然没有那个,不过,搂搂抱抱那也是免不了的,他就是在和云儿搂抱时不知道怎么睡着的。

云儿见他醒了,就跟他说:“这次仓库失火和股票风波,我估计是百浪干的了,他们不是为了入主龙腾,看来是为了把我们搞崩盘!”

“那应该有什么导火索才行呵,要不然我们的股票也不能爆跌呀!”龙宇新思考着说。

“问题就在这,我总觉得他们在哪方面在给我们使着绊,你是不是查一下?另外你也去看看火场的现场,咱们的监视器应该有记载!”云儿说。

“我今天去看了,录像带已经让公安方面调走了,据说在仓库附近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明天我去查查!”龙宇新搂着云儿说。

“可疑的人?门卫怎么把他放进去的?”云儿吃了一惊。

“根本没从正门进出过,要不然也不能怀疑到他!我看可能又是思华方面的人,要是百浪的人他们应该认识!对了,我昨天把思华的银行资金都给移了过来,估计思华方面要有疯狂的举动了,咱们得小心点!”龙宇新说。

云儿看着龙宇新诡异地笑着说:“怪不得你昨天要请五个‘头疼’喝酒呐,原来是有额外收入呵!有多少?”

“八千万!”

“呀,还不少呐!够他们哭一鼻子的了!”云儿笑着说。

“是八千万美金!”龙宇新淡淡地说。

“啊!”云儿的眼睛瞪圆了。

龙宇新带着千代子和乐莲儿去区公安局看了录像,千代子一看就吃惊地喊了起来:“是小泉正一郎?他是东亚集团公司保安队长呵!他怎么到中国来了?是让竹下登给收买了?”

可是,当警察赶到思华时,那个小泉竟已经失踪了。

而那个常务副总经理大平彦芳竟说:“这个人经常酗酒闹事,已经被我们开除了,他应该回到大日本国了!”

龙宇新恨不得煽他几个嘴巴子,可他表面却什么表示也没有,只是跟在那个警官后面走走看看,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刚走出思华,龙宇新就接到了杨婉玉的电话,杨婉玉急得都要哭了,她说:“新哥,你快过来看看吧,咱们的建筑工地出事了!”

龙宇新头又大了起来,他马上安排千代子和乐莲儿返回公司:“你们俩坐镇在公司,不要乱跑,我估计这帮家伙可能狗急跳墙!”

二女不甘心地看着龙宇新开车去了天津。

杨婉玉是清晨赶往天津的。

到了工地,她见工人正在绑扎钢筋,问了一下,这是昨晚刚从车站运过来的一批钢材,前一批钢材已经用光了,幸亏工地材料员林贵才从鞍山买的钢筋赶到,才没耽误活。

工程进度很快,看样子明年秋天可以如期交工,她心里很高兴,这是她和新哥哥的第一次合作,她希望有个好的开头。

路过一处正在弯钢筋的工地,一位老师傅竟骂骂咧咧地把手里弯断的钢筋一扔:“妈的,买的什么烂钢筋,不知道那个林贵才收了多少好处费,连这假货也买进来了!”

陪着杨婉玉检查的张达明是工地的总指挥,是龙腾方面的人,而材料员林贵才却是泰丰的人,他怕弄出两个公司间的不团结急忙喝斥说:“李师傅,你瞎咧咧啥?这材料都是经过化验过的,怎么成了烂货?”

那老师傅偏是个不信邪的角色,张达明一说,他拎着那断了的钢筋就走了过来:“我不管他谁化验的,我摆弄一辈子钢筋了,还不懂这个?你看看这茬口,这是高碳钢,硬度够,可没韧劲儿,特别脆,弄不好就断,根本不是绑架子用的,这个料,你们不怕倒霉就用,弄不好,咱们的公司也是一锤子买卖,还不得让人家给开出建筑市场呵!”

“别胡说,要相信科学!”张达明看着杨婉玉的脸,急忙给老师傅使着眼色。

那老师傅偏是个极认真的,他立刻说:“你也别打埋伏,这不是哪个公司哪个人的事,这是砸大家饭碗的事,谁也不能打马虎眼!”

张达明还要说什么,被杨婉玉摆手制止了:“你别说了!老师傅是对的!你查一下,是谁化验的?”

张达明跑到临时办公室,查了一下,跑来说:“是邵德彰干的,这小子水平是有,就是太好色,怕他总惦着那个,没化验好,咱们-----”

“工地暂时停下来,把钢筋重新化验!找一个把握的人!”杨婉玉严肃地说。

等了半个点,张达明又跑回来了,到了老师傅面前,他哭着跪了下来:“李大叔,谢谢你!你救了我们大家呀!我太浑了,我就信了那个混蛋!”

杨婉玉一听身子一晃,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其实邵德彰也不是不想化验,昨天晚上他实在是没时间了,他本来已经准备化验了,可偏偏来了个老乡,是位漂亮得让人眼晕的女人,那老乡想求他帮助找个房子,看他要化验,就扯过检查报告,稀里哗拉就给填上了:“这不是有出厂的质检单吗,还用你费那个事儿?走吧,找好了房子,咱们还得喝两盅呐,别在这瞎耽误了!”

他就这么走了,本来想晚间回来再补上,可那女人缠着他喝了个仰儿翻天的,末了又在那刚看好的房子里春风一度,直到今天上班他才迷迷糊糊赶到了工地,正赶上头儿来催化验单,他就顺手把那女人填好的化验单递了过去。

现在他坐在反省室里把那女人骂了个底朝天,其实他到现在也不认识那个女人,是不是老乡都是那女人说的,他可是从来没那个印象。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他差点把几千人的饭碗给砸了,他知道这可不是小事儿!

龙宇新赶到工地,材料员林贵才正在向杨婉玉解释着:“这是我亲自到鞍山钢铁公司订的货,又亲自去提的货,我又自己从火车站押运回来的,绝对不会在半路出错!”

龙宇新没言语,他又了解了一下情况说:“现在说不上问题出在哪处,咱们先解决生产急需吧!”

他已经意识到这就是百浪公司需要的那个导火索,他马上和云儿通了电话,把工地的事儿告诉了她,让他掌握和百浪公司斗的进度。

云儿告诉他,现在龙腾股份已经跌到了他俩定的警戒线附近,她准备开始买进了。

龙宇新把那八千万美金的账户密码告诉了她,让她调配使用。

杨婉玉拿起那断裂的钢筋说:“新哥哥,我得马上去趟鞍山,找找他们,顺便也进一批钢筋,工地不能停工呵!”

龙宇新对张达明吩咐说:“钢筋之事不要对外泄露,工人先放两天假。”

张达明感到了事态严重,他马上就去做安排。

龙宇新回头对杨婉玉说:“走吧,我也去,得查查背后的黑手了!”

两个人都上了龙宇新的车,杨婉玉坐在副驾位置上,把头放到龙宇新的肩上说:“新哥哥,都怨我没管理好,惹出这么大的事来!”

龙宇新摇了摇头:“这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不怨你!不过,那个化验员不能再用了,材料员的事儿,还得查完了再说!给那位李师傅发一万元奖金,提升他当班组长。”

杨婉玉“恩”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龙宇新的思路也在飞驰:“这正好是驱虎吞狼的大好机会,一定要把握好分寸,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渐渐的,一个完整的‘斗秃宰猪’的计划已经在他的大脑里形成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似乎已经看见了杨秃子还有那个竹下登和武艳华哭叫的样子。

赶到鞍山的那家公司,公司的经理把断茬的钢筋看了看,肯定地说:“这不是我们的产品,你们是不是在运输过程搞错了,这是俄罗斯的钢筋,质量还是不错的,不过不是用来浇灌混凝土的!你们是不是跟哪个公司的钢筋搞混了?”

杨婉玉愣住了,龙宇新心里却越来越明白了。

那位经理拿出了他们的采购单子说:“你们材料员的手续都对,是三天前出的货,你们可再到车站看看去!”

没办法,两个人只好又订了二百吨钢筋发到了车站。

到了车站,先把货发了出去,龙宇新才向值班经理询问了那批钢材。
全本umd/txt小说下载}ωωω.ūdtxt.cò
一说那批二百吨的钢筋,还没拿出货单,那位经理就说:“是不是黑河发过来的那批货,给你们发走了,昨天早晨发往了天津东站。”

龙宇新忙说:“不是黑河的,是从本市发的!”

那人拍了一下脑袋:“噢,是那一份,也是二百吨,不过不是我经手,等明天上班你问问老宋吧!”

两个人开车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

躺在床上,龙宇新不禁苦笑起来:“真有趣,竟赶巧了,从黑河也发过来二百吨!”

突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他立刻坐了起来:“黑河?那里没有钢铁厂,哪来的钢筋外运?他们发的钢筋肯定就是俄罗斯的钢筋!一定是发运过程出的毛病!”

心结解开了,他立刻跳下床,奔出房间,他要把这个判断告诉杨婉玉,以解开她心里的疙瘩。

他太高兴了,没敲门就闯进去了。

怎么?屋里没人?

他犹豫着想退出去。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