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躲不开的桃花运 >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60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60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4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3
    
那小子功夫是挺厉害,妈的,那四个人竟让他给点了穴,我怎么都没看出来,直到那小子走人了,我从墙洞里爬出来,喊来人才知道,四个小子竟半点动不了,让人给橛巴半天,到现在还他妈的是废人一个。

    听说一般点穴得十二个点才过劲儿,那就让他们等着靠时间吧!

自己这事办的是他妈的有点阴,可钱这东西谁会跟他有仇呵?

    

再说那小娘们儿也是真够浪的,疯了一宿,人家没说熊话,我到他娘的怯了阵,真丢人!

    

有这艳遇,冒把险也值!

不过也真险,跟那娘们刚疯完,累得我一身臭汗还没落,就让弟兄们给叫起来了。

    原来那小子非要跟着押车,妈的,你押车,我还怎么在路上掉包?那五十万还怎么进我的腰包?

    

跟爷玩,你还嫩!

我开车追上他的车,三躲两躲,擦了他的车,然后没完没了的缠着他,只闹得车队没了影儿,兄弟们得了手,给我回了话,我才松了口,硬讹了他一万元才算罢休。

    

现在什么把柄也没了,让他们吃个哑巴亏去吧!

不过那娘们儿也是,花这么大的价钱弄了那么多的货现在还扔在大兴县干他娘的屁?

    

管她干什么,五十万到手才是真的!

不想了,现在是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候,想那些干什么!

    

想到这,他加大了对身下女人的力度,咦,怎么不对劲儿呀,这身子怎么木了?

    眼也花了,头晕晕乎乎的-----

龙宇新把光着腚的胖队长往地上一扔,问等在屋里的林贵才:“你看看,认识不认识他?”

林贵才上前看了半天,突然一拍脑袋说:“我说怎么会发生汽车擦边的事呐,他是故意拖住我呵!”

接着林贵才就把运货那天让胖队长敲诈去一万元的事儿说了一遍。

    

龙宇新问在地上喘气的胖队长:“现在你还说啥?是不是给掉了包?”

胖子翻了翻三角眼:“掉个屁包,你做梦呐?我们车队有纪律,每辆车运货都有单子,掉包,那么容易呀?再说了,我们掉那个包有个屁用?”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龙宇新喝了口茶水淡淡地问。



    “你让我说什么?”那小子梗着脖子问。



    “谁指使的!”张达明问。



    “你们看电视剧看多了是不是?谁指使的?你干脆说我是国民党特务算了!是蒋总裁指使的,戴老板派的,怎么样,你们可以立大功了吧?”说完那小子竟哈哈大笑起来,满脸是一百个不在乎,二百个没关系的神情。

    

龙宇新不再问了,在他身上点了几下,拎着他就出了门。

王英宝再次醒来时,自己已经被吊在了一棵老榆树上。

    

看着端着高挡水杯悠闲喝着茶水的龙宇新他骂道:“你他妈的是人是鬼,你把我弄这荒郊野地来干啥?你想杀人灭口呵?为他妈的点破钢材,你值得吗?”



    “别瞎寻思,我可没杀人的瘾!我不过是看你现在记性不太好,想帮你恢复一下记忆力!放心好了,我就用一周时间帮帮你!我既不打你,也不骂你,咱们来和平手段,慢慢帮你恢复记忆!”龙宇新还是淡淡地说:“怎么样,现在想起来了?”



    “你有货,我给你拉回去,就那么点明摆着的事,还他妈的用脑袋想啊?用他妈的屁股也想出来了!”那小子还挺硬。

    

龙宇新不言语了,他喝了口水,扭头就走了。

他走的太快了,王英宝几乎没看见他是怎么消失在这四面都是峭壁石峰的山沟里的。

    

不就是一周吗?在这风凉几天的事,怕什么!你就是压杠子,灌辣椒水也没关系,爷就是能挺得住,气死你!

    

第一卷第四十七章艳福难享
(更新时间:2005-8-165:39:00本章字数:7633)

王英宝在树上吊到天亮,看着大树上结满了榆树钱儿,绿荫如伞,清风徐来,鸟语花香,觉得尽管是被绑吊在大树上,倒也挺自在:妈的,老子什么阵式没见过,怕你这手!

    上班时不见了老子,兄弟们肯定要报案,那时候,你就得求大爷我了!

    

渐渐的他就挺不住了,不说人被捆着、吊着,气血流动不畅,单单就是那份闷热,就让人喘不过气来,就让他难受得要死,妈的,这罪还得

    “享受”一周?受得了吗?

偏偏这滋味无穷无尽,明明四周都是大山,那太阳哪都不去躲-躲,避-避,死盯在头上,晒得树叶打了绺,晒得王英宝身上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身上冒汗,可嗓子眼里却冒火,干渴的滋味让人几次昏了过去。

    

妈的,这家伙是人是鬼,这么操蛋的主意也想得出来!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

    

终于熬到了太阳落下去了,王英宝心里一阵狂喜:“大爷就是厉害,这么难的一关也挺过去了,我看你能拿大爷怎么办!大爷皮糙肉厚,不怕晒不怕寒,更不怕你树上吊!”

谁知道好景不长,还没等天黑,那成群结队的黄蚊子就赶来慰问他了。

    

这东西真讨厌,明明折腾人嘛,还他妈的哼哼唧唧的在你耳边安慰你。

    

小东西片刻就糊满了全身,叮得人蹦不了躲不开,鼻子、脸什么地方都不管,死叮一个点。

    连他妈的那个地方,也叮着就不撒口,真怀疑是不是一群性饥渴的母蚊子跑这过瘾来了!

    那东西被叮了几下竟一个变得两个大,又刺挠又疼,真他妈的不是滋味!

    

这下子他可懂了,什么叫没头没了,一批吃得肚大脖粗的小家伙刚把地方腾出来,又一批瘦小的急得眼红嘴尖的家伙急忙扑了上来,唉,它们终于找到了最经济的血库。

    

王英宝又昏死过去,醒来竟发现那些无赖突然间都没了,一个都没了,身上只剩下肿胀和疼痛。

    下边那东西疼的特别厉害,刚才来了尿,阀门一开,钻心的疼痛差点让他昏过去。

    妈的,别他妈的烂掉了,那不就成了太监了吗?那可就再也尝不着女人的滋味了!

    

越想越害怕,他不禁抽抽达达地哭了起来。

突然,他感觉到有人站在了他的旁边。

    

他心里一喜,急忙睁开眼:妈的,竟然是他!



    “怎么样,我这减肥中心办的还可以吧?”龙宇新摇着纸扇淡淡地问他。

    



    “你妈妈的,不就是点钢筋吗?你想害死我呀?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王英宝骂道。

    



    “你还知道人性呵?你勾结日本人把一批又硬又脆的钢筋换给了我们,你知道那会给我们基本建设埋下什么祸根?你知道得死多少人?你知道给国家造成多大的损失?”



    “你唬谁呀?哪出来的日本人?不就是个漂亮娘们儿吗?再说不都是钢筋吗?”王英宝嘴照样硬,他也确实不知道这里的厉害。

    要是知道,他还真的没那个胆子。



    “前面找你的是个女人,可她是日本人竹下登的情妇,幕后指使的就是竹下登!这些钢筋韧度和拉力不够,浇灌后一旦使用就会因负荷加重而坍塌,那时就不仅仅是我们公司倒闭、几万工人要失业的问题,而且那些住楼的居民,路过的行人都将被殃及,将有许多人会被砸死压残,你们这是讲人性吗?”龙宇新越说越激动,口气已经变得严厉起来。

    

王英宝开始感到事情的严重,但他的无赖本性使他不肯承认自己的罪恶,他干脆把眼睛一闭:“那些是你的事,我们就管拉货,你们买的那东西不好,怨得着我们了!”



    “那好,你既然不肯合作,我就回去睡觉了,也不会再麻烦你了!反正这减肥中心也没多大花费,又不影响市容,我还是接着办吧!”龙宇新说完伸了个懒腰,瞬间就消失了。

    

王英宝立刻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他拼命喊了起来:“谁他妈的说不合作了?我说,我全说!你急什么呀,咱哥俩唠两句你就烦了,真他妈的没男人气魄!大哥,你回来呀!”



    “噢,你还想说呀?那我就再陪你一会儿!”王英宝没见人,只听见声音就在耳边。

    



    “我刚才不说了吗?是一个女人让我给换的,事成了她给了我五十万,还跟我睡了一宿!不过那些钢筋她们也没用,还堆在大兴县的一个仓库里呐,昨天我的人还说她们没动呐,我可以领你们把那东西找出来!”王英宝怕他再走,急忙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你知道她叫什么吗?”那声音就在耳边问道。



    “知道,她说她叫秀芳,是龙腾公司的副总经理,因为经理把她抛弃了,她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她说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儿,就是检验时不合格,人家不再用他们公司干了!”

龙宇新已经知道是谁了,她可真是巧舌如簧,她明明是被那外国的花花世界迷住了,背叛了他,几乎使他的公司一夜间就破产,还说是他抛弃了她,真是颠倒黑白!

    



    “你看见她还认识吗?”



    “当然认识,不是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吗,怎么能不认识!她的那地方旁边有个像蝴蝶一样的花斑,特别亮眼,我问她是不是纹的,她脸当时就白了,半天才说是小时胎带的!”

龙宇新当然记得那是蝶影女的特别标记,他还曾经摸过:“你能到法庭上去作证吗?”



    “能,怎么不能,她差点没害死我,我还留着她?”王英宝恨得直咬呀,他实际是恨身边这个说话的人,可他不敢说,这小子不是神就是魔,他可惹不起。

    



    “那好,下来吧,穿上你的衣服,咱们回去!”话音刚落地,还没看见人,他身上的绳子就解开了,人也飘飘悠悠地落到了地上。

    接着一团衣服就飘到了他的手里。

他倒在地上喘息了半天,还是没力气穿衣服。

    突然一股灼热的热流从头顶冲进了他的身体里,而且迅速流遍了全身,立刻他就觉得浑身舒泰,那些被蚊子亲吻过的地方也不疼了,像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他站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然后说:“我上不去,这石壁太陡了!”

话刚说完,他就觉得身子忽忽悠悠地飘了起来,一直飘到了峭壁顶上。

    他看见一辆上海大众轿车就停在路边,车旁边站着的就是那个不知道是神是魔的人。

    



    “到法院那五十万你可是要交出去的!”龙宇新淡淡地说了一句。

王英宝身子一哆嗦,心里想:“妈的,白遭这份罪了,连钱也没捞着。”可他还是咬着牙说:“那赃钱,不交我还是人吗?兄弟认栽,您就指路吧,兄弟跟着就是!”

龙宇新冷冷的说:“官司打完了,我给你一百万,但有一条,你今后不能再这么干了,也不准欺负女人!要是让我知道你没遵守规矩,我可以随时废了你,也可以让你从此消失!”

王英宝一听打了个激冷,他

    “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连连给龙宇新磕头:“放心,一切都听大侠的吩咐!小人如果不听大侠的,我这吃饭的家什随时让您拿去喂狗!”

龙腾股票已经又被拉到了十九元,在秀子催逼下,杨秃子把股票在十八元五就全抛了出去,着实赚了一个多亿,乐得秃子搂着秀子大白天就发了春,可谁知道他那东西却已经今非惜比,变成了银样蜡枪头,经看不顶用。

    本来憋得嗷嗷的,但才要上阵,却软的的像个面条。

没办法,从办公桌里拿出进口的伟哥,用了之后确实壮伟了起来,忙搂着秀子想发春,秀子稍微扭捏了几分钟,那东西又搭拉下了头,而且再吃什么也没反应了,弄得秀子上不上下不下,小裤裤湿得能挤出水来了,心里像被猫挠了似的,没办法,只得逼着秃子给她舔盘子,杨秃子哪干过这个,头刚一凑到那个地方,一股强烈的臊味熏得杨秃子连头一天吃的饭都吐出来了,吐完,他勉强含住秀子的阴蒂吮细了几下就想交差,没想到秀子摁著他的头喊道:“伸出你的舌头,往里头舔呀,使劲儿往里够,对,就这样!”

杨秃子只好伸着长舌头卖力地舔了起来,一股股的臊气熏得他头昏脑胀,秀子才满意地哼哼起来,腿使劲的夹着他的身子,两只手摁著他的头顶,嘴里喊着:“好,太好了,再往里伸!以后就这么来吧,别用你那废物玩艺了!”

喊着,秀子的一股阴精喷了出来,呛得他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想抬头躲开,可秀子不松手,那阴精又一股股往外喷,憋得他没法喘气,只好大口大口地把那臊哄哄的东西全吞进了肚子里。

    

事毕,秃子钻进洗手间里吐了个翻肠倒肚的,又把牙刷了七八遍,嚼了十来块口香糖,还觉得恶心想吐。

    看着他那样,秀子不满地说:“至于吗?我那可都是阴宝啊?你把它都吐了,不是浪费了吗?再说,你也得看看去呀,再不治,就别碰我了,把人家那劲头煽起来了,你到没事了,你这不是折腾我吗?哎,干爹那头不知道怎么样了,大平办事总是四平八稳,得催催他赶紧动手,让龙腾股马上崩盘!”

秃子也觉得十分没趣,听见话题转了忙说:“你不会去找找大平,他可是不敢惹你!你跟竹下登有那一腿,他不能不顾忌!”

秀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你他妈的瞎喷什么粪?我什么时候跟那老东西有一腿了,他都赶上我爷爷大了,我会跟他?没告诉你吗,秀子从到你这来那天起就是你的人了!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现在你有病,赶紧去治,秀子等你,别没事吃那份儿干醋,满哪乱给我安烟泡!这么长时间,你看我跟谁了?”



    “别不承认!你要不是跟他有一腿,你能骗走龙宇新的八千万?你能跟他去日本?你能改名叫秀子?”秃子冷笑着揭了她的底儿。

    
全本umd/txt小说下载}ωωω.ūdtx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