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躲不开的桃花运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66节

躲不开的桃花运_第66节

作者:魏育民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0: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5
走了,到现在警方都出动了,不知道去向!川上让我求你帮一下,他说现在只有你能救爷爷了!”

由于龙宇新从来没有和竹下弘仁有过接触,所以很难查觉他的气息,但他凭感觉知道,这一定是竹下登搞的鬼,他立刻抱住哭得几欲昏倒的千代子说:“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营救你爷爷!”说完他对秘书小严说:“马上把江副总裁叫来,同时买两张去日本东京的飞机票,越早越好,尽量能在今天成行!还是鲁迅先生说的对,必须得痛打落水狗啊!”

当天,龙宇新安排了一下家里的工作,带着千代子上了去日本东京的飞机。

飞机上,千代子像依人的小鸟,一路上依偎在龙宇新的怀里,眼泪干了又流,流了又干,她实在担心爷爷的安危,她知道,她那个叔叔是想夺东亚的大权了,爷爷只要不交出家里在东亚的股权证书,他就没有生命危险。但她现在担心爷爷的身体会经受不了叔叔那非人的折磨。她也担心竹下登会不会对家里进行突然袭击,怕川上叔叔顶不住他们的进攻。

龙宇新闭目运动神识搜索那边的情况,由于没有那里的气息,他只能是一无所得。

傍晚,他和千代子出现在竹下弘仁公馆的大门外。

刚下汽车,千代子一碰龙宇新的胳膊:“宇新,这周围有可疑的人,你看,那几个人都是有武功的!他们是不是想对我们家进攻呵,咱们是不是该报警了?”

龙宇新看了看那几个人:“没事儿,那不过是几个小混混,咱们先进去问问情况,然后再打发他们回去!我看还是尽量别动警察,这对东亚的声誉和咱们营救你爷爷可是不太有利呀!”

千代子不再言语了,她现在已经没了主意,一切都依靠龙宇新了。

家里,二十几名保镖如临大敌地拿着枪守着大门和几个窗户,川上秘书坐在大厅里指挥,他见千代子回来了,立刻迎上来说:“小姐回来了,这位就是小姐的夫婿吧?”

龙宇新刚要解释,千代子拉了他一下说:“噢,这是我的夫君龙宇新,你把爷爷的情况先跟我们说一下吧!你们不要慌,天大的事,宇新都会有办法处理的!”

川上带着千代子和龙宇新来到了竹下弘仁的卧室,把其他的人都支开才说:“老爷的事我到现在还没对其他人说,我怕万一引起混乱,我控制不了局面。今天早晨老爷冲澡进了卫生间,我就在门外守着,半天没听见里面的动静,我担心老爷有什么问题,进屋看了看,发现老爷已经没了,卫生间的小窗户被打开了,人是从窗户被劫走的!”

龙宇新看了看屋里,搜寻了一下屋里的气息,然后说:“领我到那卫生间去看看!”

进了卫生间,小窗户依然开着,龙宇新运功搜寻了半天,对千代子说:“我先去救爷爷,你领着大家一定保护好公馆。如果他们往里冲,你们就开枪,这是咱家的最后的依靠,无论如何不能再有闪失了!家里的一切人都不要让他们出去,尽量不要惹他们!”

说完,他就从窗户飞身冲了出去,一路追寻着老人留下的气机朝前找去。

他一直找到郊外密林里的一栋别墅前。龙宇新打量了半天周围的情况,发现外面有三个打手,一个站在门口,两个隐在旁边的树后,监视着附近。龙宇新先发出气机把那两个密哨干掉,然后朝前扔了个小石子,那个哨兵听了听,端着枪走了过来。

龙宇新立刻发出气机点了那哨兵几个昏睡大穴,那哨兵连哈吃都没打就躺在了地上。

龙宇新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自己穿了上去,然后把那人塞到了林子里,自己走出来,在别墅前身子一晃,飞身进到了楼里,追寻着气息一直奔向了楼里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外面有两个保镖,龙宇新先点了他的大穴,然后把他们立在门的两边,不注意只能看见两个人还在聚精会神地守着地下室的大门。

竹下弘仁被四马倒拴蹄吊在一个铁钩子上,两个打手正在审问着他。

一个连鬓胡子的大汉拎着个皮鞭说:“妈的,老东西,别寻思你还是什么老爷,现在你是我大爷的砧上肉,刀下鬼,刚才大爷不是说了,交出你手里的股权证书,兴许大爷一高兴给你下半辈子留个养老钱,保你衣食无忧。要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

老人知道自己已经是没有生还的希望了,说,得死;不说,也得死。何必再罗嗦?所以他一声不吭,只是闭着眼睛。

旁边的一个瘦子打手气得抓起一个铁棍子就朝老人打下来:“妈的,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你寻思你不吐口就没事了?告诉你,你说了,钱落在了竹下家,肥水没留外人田;你不说,你三十五的股份就算肉烂在锅里,按股平摊,我们大爷占便宜也最多,总比你活着便宜大!大爷早就交代了,今天问不出来,我们就把你灭在这,省得让那个千代子再惦着!”

“呸!”老人的一口血痰吐在了他的脸上:“你就别做梦了,我的股权证书早就交到我的孙女千代子和孙女女婿龙宇新的手里了!你告诉那个小兔崽子,你们杀了我,我的孙女婿龙宇新会来收他的尸的!到时候怕是他要生不如死,那滋味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瘦打手气得浑身哆嗦,举着铁棍恶狠狠地就朝老人打了下去!

只听“呵!”地一声惨叫,“咕咚”一下,一个人倒在了地上,脑袋被削掉了半拉。

瘦打手一下子吓傻了:明明打的是老头,怎么把连鬓胡子给打死了?

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叫:“大爷让我来提人的,你怎么把胡子给打死了,是不是要杀人灭口呵?我得告诉大爷去,你准是他们的同党,你是不是想把他带出去呀?”

瘦子打量着来人,只见那人二十来岁的样子,星目剑眉,面白如粉,个子足有一米八零,怎么看也是个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他暗暗高兴:替死鬼来了,今天这事儿好办了!

“妈的,你怎么敢把我的师兄给杀死,今天我跟你没完!”说着抡起铁棍子朝龙宇新砸来!他想杀人灭口,把杀连鬓胡子的事推到龙宇新身上,所以他运足了力气,想一招必杀!

“啪!”铁棍子又消在了脑袋上,一个人“咕咚”一下又栽倒在地上。那铁棍竟把脑袋一劈两半,咧着的嘴还在动,想说什么,但已经说不出来了。他到死也没明白,铁棍怎么会打在自己的头上?难道遇见了鬼?龙宇新看看地上的两个死尸,一挥手,都给扫到了墙角。

竹下弘仁被摔倒的声音惊醒了,他睁开了眼睛看了看龙宇新:“你是川上派来的?”

龙宇新点了点头,上前去解老人的绳子,老人急忙说:“你快走吧,他们外面的打手太多,你斗不过他们,别白搭条命,你回去吧,告诉千代子,别人谁也不行,只有龙宇新才可能保护她,也才有可能拯救东亚!你马上回去想办法告诉她,让她无论如何也要跟着龙宇新,哪怕当他的小妾,也要留在他的身边!你就说爷爷求她了!”

龙宇新听得头都大了:“这不是要逼着我把千代子纳进门吗?”他解下老人,往身上一背,转身想走,却听见隔壁屋里传出一声声鞭声和嚎叫声,他想进去看看把人救下来,偏偏这时门嘎吱吱的打开了,一群打手朝这屋里涌进来,他急忙运气于掌,朝那群人打去,趁那群人被打得不知东南西北之际,背着老人转瞬消失了。等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竹下弘仁家时,竹下登的大院里才响起凄惨的警笛声。

龙宇新一出现在竹下弘仁家的卧室里,就被千代子紧紧地搂住了,见龙宇新抱着爷爷,她大哭起来:“新哥哥,爷爷没事吧?你怎么回来的,可吓死人家了!”

龙宇新看见川上迎了过来,忙把老人交到川上的手里,看着老人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他说:“你快给老爷放好了,我马上给他看看,他的伤不轻呵!怕是有生命危险!”

千代子也扑了过去,看着爷爷大哭起来:“爷爷,孙儿无用,让爷爷受苦了!”

老人睁开眼睛,无力地说:“千儿,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怎么没把你丈夫带回来?”

千代子破涕为笑:“爷爷,你还不知道呵?就是宇新救你回来的呀!”

老人这才打量了一下龙宇新,艰难地说:“恩,是个好样的!”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

千代子和川上吓得急忙大叫起来,但老人的脸已经毫无人色,气息也十分微弱。

龙宇新马上把手掌摁在老人的心口处,度去一股股真气,使他既恢复了点体力,又护住他的心脉:“快,把爷爷放到床上去!小心点,轻点!他现在十分虚弱,受不了震动!”

川上没让别人插手,他自己抱着老人,轻轻地把老人放到床上。

龙宇新立刻让川上和千代子扶着老人坐到床上,他拿手摁住老人的后背,运气给老人治病疗伤。老人的身子在不停地震动着,直到头上冒出股股白气,身上大汗淋漓,脸上才有了几分血色,龙宇新舒了口气说:“把爷爷放躺下吧,让他休息一下,老人家没事了!”

说完他想站起来,却一头栽倒在地上,千代子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紧紧抱着他喊到:“新哥哥,你不要紧吧?你别吓我呀,你要是出事,让千代子还怎么活呀?”

龙宇新无力地睁开眼睛:“别哭,我没事,就是太累了,你让我也睡一觉吧!”

龙宇新被人抬到了千代子的闺房,躺在千代子的怀里,睡了好大一觉,醒来,外面已经大黑了,抱着他的千代子哭得梨花带雨,两只眼睛已经有点浮肿了。

龙宇新拿手擦了擦千代子的眼泪:“不告诉你了吗,我就是困了,睡一觉就好了!”

他从千代子的腿上下来,坐到床上开始运功,千代子立刻也坐到床上,摆出了运功

的姿势:“来吧,咱俩一起练功,练那个夫妻双修功,这样你身体恢复的能快一些!”

龙宇新还在犹豫,千代子那柔若无骨的手已经摁在了龙宇新的大手上,他立刻感到一股强大的清凉的气息像奔腾的江河涌入他的体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两个人都大汗淋漓了,才完成了一个九九八十一数的大周天。现在龙宇新已经气血流畅,精神百倍,千代子也精神焕发,更加清丽可人。

千代子站起来活动一下身子,跳了几下,高兴地说:“太好了,跟新哥哥练一次功,比我自己练一百次进展都大,没办法,为了提高我自卫能力,咱俩今后就这么练功吧!”

龙宇新头涨大了,他感到了危险的逼进:“这可是夫妻双修的功夫呵,练到一定时候不合房就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现象,幸亏今天还没出事,这不是玩命吗?”他暗暗埋怨莉儿多事!

千代子看看表,解着自己的衣服扣:“新哥哥,我们再躺一会吧,离天亮还早呐!”

龙宇新吓了一跳,急忙说:“休息不了啦,外面已经出事了,咱们先看看去吧!”

两个人走到外面,一百多竹下登的打手已经围到了门前,要冲进公馆。

千代子挽着龙宇新出现在大门口,看着两方对峙的人群严厉地说:“你们要干什么,这是东亚董事长竹下弘仁的家,你们想趁火打劫吗?是不是想到警事厅里呆一呆去呀?”

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走到前边摇头晃脑地说:“嗬,美人,还摆小姐的臭架子呐?这是竹下家,我们大爷是竹下家族唯一的接班人,老东西不行了,我们大爷该马上接班了!”

“唔,谁说我不行了?你们那个大爷是不是急疯了?别说我没死,就是死了,按遗嘱接班也没他的份!”说话的是坐在轮椅上的竹下弘仁,川上推着他,来到了龙宇新的旁边。

胖子看着神采奕奕的竹下弘仁不相信地擦了擦眼睛:“老东西,你他妈的是吃了兴奋药了?还是回光返照?刚才那顿打没把你骨头打酥了?你还能爬起来?”

千代子愤怒地指着那人骂到:“瞎了你们的狗眼,我爷爷身体强健,哪来的回光返照?告诉那个狗东西,别说爷爷身体健康,就是有个灾了病了的,也没他接班的份儿,让他这辈子死了那份心吧,竹下家的接班人叫龙宇新,他不但身体健康,而且能力比那狗东西强百倍!”

那胖子冷笑了一声:“强不强有什么用,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再强也没用了!”说着一挥手:“上,大爷说了,今天就是你们立功的好日子,给我上,一个不留,全都给我灭了!回去领赏啊!”

龙宇新笑吟吟地往前一站,双手抱着肩,笑眯眯地说:“口气蛮大的嘛,是不是利令智昏呵?想把这些人都灭了,你们自己也不掂量掂量,你们有这个能耐吗?”

胖子拿眼睛扫了龙宇新一眼,轻蔑地说:“就凭你小白脸?你也配问大爷这话?告诉你,大爷是关东的神拳王,打你这样的小白脸,打多了算欺负你,就一拳,让你三年爬不起来,来,用不用试一试?大爷不收你的试拳费,免费挨打,这可是大爷我这辈子的第一次发了善心啊!!”

“哦,那就试试吧,天下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我就当这个第一人!”龙宇新笑着说。

众人一听都乐蒙了:“哪来这么个傻小子?上赶着来挨打,活腻歪了吧?”

那胖子也不搭话,冲着龙宇新就是一拳,结结实地打在了龙宇新的胸上,龙宇新还是笑着,那胖子却皱着眉头,抱着胳膊,呲牙裂嘴地哼哼了半天才说:“滚,大爷不理你!”

龙宇新又笑了笑:“滚?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躲不开的桃花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