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现代奇门遁甲 > 现代奇门遁甲_第47节

现代奇门遁甲_第47节

作者:李无名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8: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2
动灵诀,然后双手连挥,大喝一声“流星石雨”,原来晴朗的天空忽然出现了无数的石头从天而降,落向李玄头顶,李玄刚才修炼随心战甲费了不少的神威力,现在还没有恢复,而且正想试试自己新炼的随心战甲效果如何。
只见李玄身上七彩霞光一闪,一件七彩的战甲出现在李玄身上,那落下的“流星石雨”被随心战甲阻挡在了三尺之外,然后全落到了地上。
南宫云傻了,没想到李玄居然这么利害,自己的绝招居然硬接下来,还有他身上的那件战甲真的太帅了,轻易的档住了落下的石头,李玄也被自己的战甲惊住了,落下的“流星石雨”落在身上感觉都没有就落到了一边。
就在李玄发愣的一瞬间,南宫云也发觉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于是挥出一张符纸变成一个人形,然后钻入地里向外逃去。
李玄并不是全因战甲的威力惊住,还有就是南宫云使用的手法,就是那“流星石雨”的灵诀,怎么和自己的五行印法里的土印法十分相似,难道眼前这个人也会五行印法,李玄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别墅里已经失去了南宫云的身影,而原来南宫云站立的位置正有一个呆痴的南宫云一模一样的人在那,看来那南宫云是想借这个符纸人蒙蔽李玄,但李玄一眼就看穿了他的阴谋。
“土遁术”李玄望着南宫云逃去的方向,低语着:“你冲进我的别墅,话都不说一句,还打了人就想走,看你能不能逃得掉,我就陪你玩玩……”
别墅里失去了李玄的身影,而南宫云遁出十里外,想到自己一定逃过了那个变态高手的魔掌,狼狈地从地下钻了出来,坐在地上*在一棵树上喘着粗气,一点也没有刚来进那高傲的表情,而是一副落迫的形象。
李玄从天上降下来,落在南宫云身前五米处,吓得南宫云立即从地上跳了起来,捏动灵诀,大喝“天兵天将,急急如敕令!”然后双手连挥,飞出八张符纸。
八张符纸在空中燃烧,八张符纸变成八个天兵天将,李玄笑笑地看着南宫云有随心战甲的保护,这些纸人怎么能打得伤自己,根本破不掉自己一根毛。
李玄细心地观察着南宫云的手法和符纸的结构,南宫云的手法很简单,而符纸的结构也不复杂,却可以弄出这么多好玩的纸人来,根本费不了什么力,李玄对这些新奇的东西都好奇。
南宫云运用的是五行印法里土性的手法,这些李玄也会,但李玄却不会用这些手法制造出这些好玩的天兵天将。五行印法的出处《星经》里敢没有记载有弄出天兵天将的方法,看来这应该是有人将五行印法和道门的符法结合而成的,让其他的门人用土性的五行印法也能释放出天兵天将,因为法力有限,这些天兵天将根本就没有什么威力,对付普通人还可以,对付李玄嘛……
天兵天将出来后立即向站在他们中间的他玄发动了攻击,不过他们的攻击在李玄的随心战甲外就停住了,根本砍不进去。
南宫云见势不妙,又从地下遁走,在逃得更远后才从地下爬出来,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在树下就瘫下了。
“你是谁?”
李玄的声音从南宫云身后传来,吓的南宫云从地上站起来,又准备钻入地下,可是想到刚才自己都没有逃掉,现在再遁也白搭,于是干脆不逃了,复又坐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说:“我是南宫云,你是谁?”
见南宫云已经放弃了逃走的念头,李玄也从树后走了出来,坐在南宫云身边,笑着说:“你怎么会到我那别墅里的?”
“我路过发现你那别墅外设下了禁制,于是一时好奇就想进去看看,就用土遁术进去了,却没有想到别墅里面那十二面旗子真利害,轻易就把我给困住了,还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那怎么我把你放出来你却要打我,我看你这个人也不象是坏人?”
南宫云尴尬地说:“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打你,我只是想逃走而已。”
李玄看了看狼狈的南宫云不象是说谎的样子,好奇地问:“你好奇进去看看,我放你出来又没有打你,你怎么还想逃走?”
南宫云象似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李玄,不过心里却高兴,听李玄话里的意思,李玄是不怪他的闯入,根本没有对付他的意思,于是老实地说:“你不会不知道在修真界里窥探别人的修炼是禁止的吧?”
李玄想想也是,如果自己在修炼,而有人闯入来打扰自己的话却实是很危险的,听南宫云这么一说,李玄也明白了为什么南宫云见了自己就开跑。
李玄看了看还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南宫云笑着说:“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只是你以后不要再去探别人的地方了,其他人可不一定有我这么好说话的。”
南宫云听到李玄真的放过自己,顾不得自己狼狈的样子,站起来对着李玄了一鞠躬,说:“谢谢前辈不杀之恩,如有用得着我南宫云的地方,我南宫云一定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李玄笑着说:“你不用什么赴汤蹈火的,我只是想问问你怎么会五行印法的?”
“五行印法!你怎么会知道五行印法?”南宫云吃惊的看着李玄。
“我为什么会知道五行印法?我从一本叫《星经》的书里学的,那你呢?”
南宫云两眼瞪得大大地看着李玄,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星经》是我们家族传说中的镇派秘笈,你怎么会得到的?”
李玄心里一惊,难道眼前这南宫云会是天机族的后人,不然怎么会说《星经》是他们家族的镇派秘笈。
“是我先问你的,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而一直在问我问题?”
南宫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太心急了,我们南宫世家是以前天机族的家仆,当时天机族家仆还有现在的东方家,北野家和西门家,我们每一家都得到了天机家的一门心法,五行印法也是其中一项内容,不过我们每一家都只只习得一种属性的五行印法,而我们南宫家习得的就是土属性的五行印法。而听我爷爷说《星经》心法是天机族直系弟子才能学得的,刚才听说你也是习《星经》心法的,而我们南宫家本就是天机族的附属,所以我才会说是我们家族的秘笈,难道你是天机家的人?”
李玄叹了口气地说:“我不是天机族的人,天机族现在已经灭族了。”
“什么?灭族?”南宫云从地上站起来不信地望着李玄。
李玄轻轻把南宫云拉着坐下,然后说:“是的,我亲眼看到了他们天机族族人的尸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全族人都死在了那里,而我习得的《星经》是一位青城族的前辈从天机族洞外捡到的,被我无意中得到的。”
南宫云平静下来说:“也许真的是灭族了,要不然他们不会这么多年都不来找我们的,你知道他们是被谁灭的吗?”
李玄不愿告诉南宫云天机族被灭族的原因,只是说:“我不清楚,我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尸体而已。”
“那你可以告诉我他们的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李玄想了想说:“他们在东海底一处深洞中,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下去,那里面有一个禁制,轻易闯入会神形俱灭的。”
“我明白,天机族的地方的禁制是相当利害的,我要马上回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家人,对了,还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改日定当前来拜访。”
李玄笑着说:“我不是什么前辈,你叫我李玄吧。”
南宫云与李玄拜别后,伸手拿出一张符纸一挥然后快速消失在李玄的视线里,这是缩土成寸的法术,李玄吃惊的看着南宫云的离去,没想到他居然会缩土成寸,更没有想到缩土成寸可以跑得这么快,自己有时间也得研究这种法术。
李玄御空飞行可比这缩土成寸快,只是李玄喜欢研究这些法术,每次见到新奇地法术都想想练练学习,可是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研究。就如上次他见到陈奇的隐身术一样,也很好奇地想学,不过却不好意思向陈奇开口,想自己研究,却又没有时间。
南宫云只会土属性的法术,那现在他用的缩土成寸也一定是土性法术,李玄想到这里,在脑子里想着用什么土性的五行印法才能达到缩土成寸的效果。
在经过N次试验,李玄撞倒了N棵树后,终于学会了一点点缩土成寸的方法,不过还是掌握不好快慢,要不是撞上树,就是比走的快上一点。最后看到已经走到市区了,李玄才不得不收回随心战甲,并停下了自己那半生不熟的缩土成寸。

第四十九章 金口玉言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李玄看到市区夜景还真美,想到自己来北京都快半年了,居然还没有好好到北京城逛逛,现在自己一个人也不好玩,也去看看,转转也好。
听舒文同说过北京晚上要到天桥附后逛夜市才热闹,李玄不知不觉中向那里走去,夜市还真的热闹,卖什么的都有,逛了一会儿,李玄觉没有什么意思,只是热闹一些而已,现在的热闹场面对李玄来说根本没有吸引力,李玄看路边还有卖水果的,于是买了一点。
已经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李玄看见水果不禁流下了口水。
在买水果的时候,两位卖水果的人的谈话吸引了李玄的注意力,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你知道吗?前几天那边来了个半仙?”卖水果的甲对乙说。
乙:“我当然知道啦,那个半仙叫什么‘金口玉言’黄天心,听说只要是他说出来的事就一定灵的,所以人们都叫他‘金口玉言’。”
甲:“不错,我老公昨天也去找他算了一下命,都被他说准了,不过我老公真命苦,一辈子发不了财,还是劳碌命。”
乙:“今天还来了几个当官的,都去找他算命呢?”甲:“就是,今天有一个当官的黄半仙只看了一眼就说他会有牢狱之灾,还真灵,没过一会就听人说那个贪官被抓了,听说那个当官的贪了不少。”
这难道是奇门中说的占卜术,预测未来,这么利害的人还在街上摆摊,应该是个骗子,李玄也怀着好奇心向两位卖水果的人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想看看那个半仙到底是什么人?
喧闹的街上来往的人很多,李玄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金口玉言’黄半仙,很好找的,因为在黄半仙的摊前找他算命的人排成了一个长长的队伍。还有更多好事者围观,现在李玄也成了这围观者中的一员。
“我说兄弟,你说这个黄半仙到底灵不灵啊?”
“当然灵了,不过我看今天是轮不到你了!”
“今天轮不到我,怎么会呢?我现在排到第六位,很快就轮到我了啊?”
“你看现在多少点了,已经20:50了,你可知道每天这黄半仙都只算到21:00就不算命了。”
“不会吧,我可是听说他算命挺灵的,从外地赶来的啊,我多给他一些钱他一定会给我算的。”
“兄弟你可能不知道吧,这个黄半来算命可不是为了钱?”
“那是为了什么?不为钱?那干嘛在这里摆摊?”
“我听说他在这里摆摊是因为他算到他师父会来这里,而他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他师父的,可是他又觉得太过无聊于是就在这里摆了一个算命的摊,你给多少钱都无所谓的,就是不给他也不会在意的。真是一位奇人。”
“等他师父,那他的师父一定更利害。”
“那当然了,徒弟都这么利害,师父当然更利害了。”
两位算命的正议论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21点,黄半仙果真如他说的停止的算命。有人让他再算他也不理。人们可不敢得罪他,于是只有等明天再来,更有信徒说要在这里继续排队,好等他明天再来免得没有位置又轮不到自己。
人群逐渐地散去,李玄终于看清了所谓的黄半仙,发须雪白,还真的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且还是个修真者,只是这么大年纪了,才修到灵寂期真是可怜,让李玄觉得有些奇怪的是这黄半仙的体内的真气浓度。
黄半仙现在体内的真气浓度按李玄的认为至少可修到结丹期,可为什么他还不结丹呢?难道有特殊原困,真的好奇怪,按这情况看如果他不结丹的话,最多再过一个月真气就会把他给涨暴了。那时真气将不会再听指挥,变成暴乱的能量把人体给气化了。
现在能解决的办法就是马上结丹,在结丹的过程中利用多余的真气粹炼肉体,使肉体更强健,更具活力。
黄半仙见人群散去,可是还有一些他的忠实FANS们不愿离去(不愿等到明天),拿着纸让他签名(批命),不禁摇了摇头,
自己的师父何时才能出现,已经在这里等了十天了,按上次给自己算的,师父应该出现了啊?难道真的如人们说的算命的算不了自己的命。
如果师父再不出现自己就真的只有等死了,唉!
他这一叹气不要紧,可把一旁还等着想让他算命的FANS吓了一跳,心想难道自己已经没救了,要不然黄半仙怎么会叹气呢?连忙向黄半仙请教。黄半仙知道自己的动作引得人们惊慌连忙安慰才抚平FANS们的激动情绪。
李玄见黄半仙的人不错,不愿见这么一个人就这么死去,于是走了过去,说:“你怎么不结丹?”
正在给FANS们批命的黄半仙停住了他的动作,转向李玄这边,激动地看着李玄。
黄半仙最拿手的就是算命,仔细看过李玄的面相后,发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命不是自己能算得出来的,但这并不表明黄半仙的技术不行,只是李玄太过利害,黄半仙算不出李玄的命局。
这难道就是自己算出来的师父,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不能结丹,黄半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来到李玄身前就跪了下去,口中还大呼“师父!”
他这举动可吓了李玄一跳,自己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这老头该不会有毛病吧,我可不认识他,他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现代奇门遁甲】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