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现代奇门遁甲 > 现代奇门遁甲_第50节

现代奇门遁甲_第50节

作者:李无名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9:0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2
为吧?曾老可是国家副主席,为国家作出了不少贡献,你们为什么要抓他?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国家现在四面是敌吗?你们不但不帮助国家,还在这里为了自己的私利与为国家为难!你难道不知道这正是想让我们国家更乱的人正想看到的吗?”
李玄的一翻话说得蒙面无言以对,可蒙面人还不死心地狡辩道:“我们也是在为我们国家富强而努力的,现在人主席太无能了,我们要推翻他,重新推举一个有魄力的人上台来主持大局。”
李玄见这蒙面人还不甘心,于是问:“那你们想推举一个什么样的人上台呢?”
“我们要推举颜……你在诈我,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再来吧,我们圣炎门是不会怕你们东方世家的。”
蒙面人再次结印,李玄觉得他结的这个印法好似在哪里见过,也学着他的样子结起印法来,忽然李玄明白了,这个印法是自己在十二生肖旗中见过,这正是十二生肖旗中的火焰阵里的一部份的结法,不过如果用手来结这个印法的话,它还有一外名字叫‘虚空之火’,就是当日南宫云在十二生肖阵里遇到的那个。
李玄的功力比蒙面人高上一阶,而且还是用的神威力,不过李玄在向蒙面人发出‘虚空之火’的印法后,也不敢大意,随心而动‘随心战甲’穿在了身上。
两人所在的地方,不管是空中还是地下都燃烧起来,李玄这边燃烧的火焰都被‘随心战甲’挡在了一丈开外,而蒙面人就惨了!
当年东方世家的水龙诀是圣炎门法术的克星,于是圣炎门的人为了不让自己有一个克星一直威胁着自己,着手在修真界寻找能对付水属性的法宝,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让他们找到了一件土属性的法宝‘避水珠’。而这件法宝就在蒙面人身上,刚才不知道李玄会水属性的法术,中招后,马上从贮物手镯里拿出来,这蒙面在李玄发印法时,以为李玄还会发出水属性的法术,于是祭起‘避水珠’,可是李玄的水龙在哪里呢?

第五十一章 为美疗伤

正在发愣时,却发现自己周围的空气燃烧了起来,心里还奇怪自己发出的‘虚空之火’怎么烧到自己这里来了。李玄发出的‘虚空之火’迅速在蒙面人身边燃烧起来,蒙面人知道这火的特性,急忙闪向一边,可是身上的头发与衣服都还是被烧成了乞丐装。
蒙面人大惊地叫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我们圣炎门的绝技?”
李玄哈哈大笑道:“哈!哈!我不但会这招‘虚空之火’我还会这招,你接着……”
李玄觉得自己学的好多东西都还没有用过,现在有这么好的对手正好练练手,于是双手又结印法,这次的是五雷印法。
蒙面人见李玄结出印法后半天没有反应,不禁笑起来:“你不要再吓我了,你那样子能结什么印法,施出什么法术,我可没有见过……啊!”
话音还没有落,天上打起雷来,蒙面人正好奇呢?今天大年三十,是冬天,怎么会打雷……心中一动,马上知道不好,可是已经迟了,一道闪电正落在了他头顶,紧接着再来一道,一连五道全击中了那痴呆的目标。
蒙面人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体内的灵力被击散了一些,还好,没有受太重的伤,对于一个出窍后期的修真者来说,这印法结出来的雷电不会让他受太大的伤害,如果是天雷那他就惨了!没想到李玄会这么东西,蒙面人可不愿意再这样站着让李玄练习印法,拿出飞剑,捏诀变成三尺长剑,把灵力贯入剑内,剑立即发出火红炙热的铁条,向李玄刺来。
来这招!李玄冷哼一声,也同样拿出自己的飞剑,贯入神威力与蒙面人战到一处,蒙面这次终于找回一点面子。
李玄根本就不懂剑法,一近身交手就吃了亏,不过还好李玄身上有‘随心战甲’护着才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每次从剑上传来的炙热气息疼痛却让李玄很恼火。
蒙面人一边快速闪动,一边向李玄飞快的递出剑式,还一边洗涮李玄:“小子,你怎么拿着一把好剑却不会剑法,你不是很利害吗?怎么现在却让我打着玩?”
李玄的肺都快气炸了,这个蒙面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过听蒙面人一激,李玄到是冷静了下来,自己真的太笨了,不以自己的长处去对付人,怎么用自己本来就不会的剑法去与他打。
李玄灵机一动,心里立即有了主意,表面仍不动声色的与蒙面人打着,暗地里却拿出了一些用来布阵用的晶石,一边闪躲着蒙面人的攻击,一面暗暗按方位扔出晶石,在身体又受了蒙面人十多剑后,李玄捏动灵诀,口中大喝一声“五行归位”
蒙面人听得李玄大喝一声,就知道不好,发现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些晶石,如果在平时他看到这么多得晶石一定会高兴死的,可现在却把他吓得个半死。
这些晶石在李玄的一声大喝声中,发出耀眼的光芒,然后转动起来,蒙面人马上向外冲了出去,可是却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上,把他给弹了回来。弹回后还没有完,四周出现了他最怕的东西,水龙,蒙面人连忙拿出‘避水珠’,可这避水珠怎么不灵了。
“啊!”蒙面人发出了恐怖的尖叫声。
一切搞定,李玄也不禁觉得好累,主要是精神力消耗得太多了,不过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李玄控制着十二生肖旗,把阵内的曾老头与龙组的几人移出来,然后对龙正国说:“我的事办完了,后面就看你的了。”
李玄说完撤了十二生肖旗,十二生肖旗阵里的十八个蒙面人立即得到解脱般无力地倒在地上喘着大气。每一个人身上都没有一块好的肌肤,不是被火烧伤,就是被冻僵了。
龙组几人立即上去卸下他们的武器,然后再拿出一针状物刺入他们丹田里,李玄看得觉得他们太残忍了,这一针下去,那这个修真者就失去了再修练的权利,成了一个普通人,没有特殊的方法,以后他们就会成为一名普通人。
龙正国看出李玄有些不忍,无奈地解释道:“我们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不这样,我们根本就控制不了他们,我们要为国家的利益为重。”
李玄无力地点点头,不想再看到那些因被契了功而在地上挣扎着的蒙面人,独自走到曾柔面前,发现现在曾柔的气息已经平复了下来,伤势也得到了控制,只是身上的伤口虽然没有流血了,得是却留下了一道道灼伤的痕迹。
“李师叔,他们那个头目还在你的阵法里,我们怎么把他抓起来?”龙正国收捡完那些娄娄,发现蒙面人头目还在李玄布下的阵法里疯狂的又叫又跳,嘴里还发出恐惧的声音。蒙面人头目的功力可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出的,只好向李玄请教。
李玄现在心里正为曾柔身上的伤痕伤脑筋呢,曾柔这么美丽的身体如果被这些难看的伤痕破坏了那她一定会伤心的。听到龙正国的声音,他也没有理。
还是在曾柔一旁的曾老头说话:“李玄!柔柔没事吧?”
“她现在已无大碍,只是这身上的伤痕却有些麻烦……”李玄无奈地说。
曾老头听到曾柔没事,开心地笑了,那些伤痕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只有不穿天使战衣这么暴露的衣服,很多伤口就不会让人看见。还是大事为重,于是对李玄说:“既然柔柔现在没事了,龙正国现在找你还有事,你先过看看吧。”
曾柔的爷爷说的话李玄当然得听,转过头对龙正国说:“那个蒙面人头目有点麻烦,现在放他出来,我怕他会跑,到时我也不一定能抓住他,还是让他在这‘五行阵法’里活动活动吧,等他累了我再撤去‘五行阵法’,到时就能轻易抓住他。”
龙正国听了后明白过来,对曾老头说:“曾老,如果让普通市民看到或听到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你看是不是你们军队派一些人来把这里守着,这里暂时列为军事禁区。”
曾老头点点头道:“好,就这样吧,不过这阵法旁还得你们龙组的人守着才行,军队就让他守在外围就行了,让太多人知道不好。”
龙正国同意曾老头的提意,马上安排了两个龙组组员守在这里,不让人*近。
“李玄,这次这些蒙面人敢来抓我,我想他们一定行动,我现在得马上去见主席,然后还得回军队坐镇,你能不能帮我保护好柔柔。”
李玄是千分万分的同意,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光荣的任务。与众人告辞后,抱起曾柔就飞走了,龙正国本来还想让李玄帮自己进行下来的行动的,不过见李玄那高兴接受了这任务的表情,不敢向他提出来,怕李玄会撕了自己。
李玄抱着曾柔回到别墅里,却见黄天心还在屋里玩弄着自己送他的两件法宝。
黄天心见师尊抱回一个穿着‘天使战衣’的人就知道这人一定与师父关系不一般,而且这人还受了伤,再看师尊那关心的样子,再看看受伤人的脸,就知道了这一定是师尊爱着的人儿,师尊刚才心烦也一定是为了她。
黄天心收起法宝,然后凑过来仔细看曾柔的伤势,李玄生气地一脚把他踢开道:“你还来凑什么热闹,没见我抱着一个受伤的人吗?还不快去准备热水,还有干净的纱布。”
李玄不理黄天心抱着李玄到卧室里,把曾柔放在床上,黄天心动作还挺快的,很快就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手里还拿着纱布。
李玄捏动灵诀收去曾柔身上的天使战衣,曾柔身上的衣服已经快成血衣了,而且还破烂不堪,好多白嫩的肌肤都暴露在外面。
李玄瞪了黄天心一眼道:“你还不出去,在这里干什么?”
黄天心委屈地说:“师尊,如果不处理好,这位小姐的伤会留下难看的伤痕的。”
李玄现在的心情差极了,没好气地道:“这个我知道,不用你来指点。”
黄天心委屈极了,不过师尊对自己这么好,不但教自己心法救了自己,还给了自己那么好的法宝,心里很想为师尊解忧,于是轻轻地说:“师尊,我这里有一些专门治外伤的药;用了后,这位小姐的伤口就不会留下一点伤痕,就如她以前的皮肤一样。”
李玄听到黄天心的轻语,高兴地转过身来,拉着黄天心道:“那你怎么不快点拿出来,快!在什么地方?”
李玄激动的表情可把黄天心吓了一跳,心道这位小姐看来是师尊的最爱了,比起刚才电话里的那三位来,这位在师尊的心里应该排在第一位的,以后可得讨好一下这位师娘,心里这么想,手里却不敢慢一点,连忙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玉瓶来。
李玄可不管这么多,一把夺过小玉瓶,然后把黄天心赶了出去。
黄天心在门外还叫道:“师尊,这药很有效的,只需在伤口抹一层就可以了,太多了反而对伤口不好,师尊我这里还有内服的药,服用后会加快伤口的愈合的。”
门忽然打开,门又忽然关上,黄天心发现自己手里的内服药已经不见了,连忙叫道:“师尊这内服药每天一次,一次一粒,多服无益。”
李玄听到了黄天心的话,不过没空回答,得抓紧时间为曾柔把伤治好,李玄把曾柔身上已经不成衣服的衣服慢慢脱下来,曾柔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多了,就连内衣都全破了,没办法李玄只有把她给脱了。
没有想到到处都是伤口的身体也这么迷人,李玄连忙调息自己的内息,让自己平静,然后拿起温水毛巾先把曾柔满是血的脸开干净。那几个蒙面人真该死(已经死了!),连曾柔美丽的脸也有两道伤痕,看着伤痕李玄那个心痛啊!心里直恨当时怎么没有好好折磨那可恶的蒙面人,让他们知道伤害自己心爱的人儿是要付出他们难以想象的代价的。
李玄颤抖着轻柔地为曾柔把身上擦拭干净,这本是不需要太多力气的活,却让李玄满头大汗,李玄也没办法啊!这本是一件美差,可是心怎么就跳那么快!手怎么就那么的抖!也不需要费太多力气,怎么自己就感到力不从心!
先喂药,可是现在曾柔昏睡中,根本就吃不下去,李玄忽然想起电视里常见的镜头,自己先把药含在嘴里然后对着曾柔那红红诱人的小嘴印去,李玄立即觉得有种很特别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触电的感觉,这兴奋的感觉差点让李玄把持不住把药吞下去,不敢再这样下去,要不然药全进自己身体里了,用舌头顶开她的双嘴,把药吐进她的嘴里。
药已经喂完了,可是李玄的嘴却不愿意离开曾柔那温暖的双唇,正在这时,李玄忽然发现一条滑滑的舌头伸了过来,与自己的舌头绞在一处,李玄如真的触电般从曾柔身上弹了起来。发现曾柔那苍白的脸上现在满是红霞,慢慢的她羞涩地睁开眼睛。
曾柔在李玄用嘴为喂药的时候已经醒了,她发现有人吻在自己的双唇上,浑身颤抖了一下,这时的李玄正在触电,没有发现曾柔的异动,而曾柔马上发现了这个吻自己双唇的人熟悉的气息,这是李玄的气息,没有想到李玄竟然这么大胆,敢偷吻自己。
这时曾柔发现了李玄顶开了自己的双唇,心跳也不禁加快,自己的初吻不但让他给夺去了,他还把舌头伸过来,真是羞人,不过她却不敢把眼睛睁开,心里也很愿意心爱的人吻自己,现在的她早已经把李玄还有其她女人的事忘到了一边,只希望这一刻能是永恒。
在李玄颤抖着的把药混着口水渡入到曾柔的嘴里的时候,曾柔感觉到一股清凉还包含着药味的时候,立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不是偷吻自己,而是要喂自己吃药,心里很失落,失落得快哭出来了,任由李玄喂自己药,身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药已经喂完了,曾柔发现李玄的嘴还吻着自己,没有离开,失落的心立即又开始沸腾起来,看来他还是爱着自己,李玄这时的舌头还在自己嘴里绞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现代奇门遁甲】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