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73节

妖怪传记_第73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到此,却听不见十分粗重的喘息之声,应该是人类中的武术高手。既然是武术高手,却被追的如此狂奔,看来追赶他们的人一定更厉害,心正想着,从那四个人来的方向,传来了马蹄声。马蹄声很急促,转眼间便来到了我目光可及之处,大约有三四十人,都身着朝廷的官服,都骑马背弓配着剑。再看那拼命狂奔的四人,也不再跑了,都转回头来看着这些官差,也对嘛,人一双腿跑的再快,也及不上四蹄的骏马呀。
“哈哈哈哈!”四人中突然有人迸发出大笑,声音极宏亮,震的我耳朵嗡嗡作响,那人笑罢说道
“唉,想不到这些狗腿子跟得这么紧,害咱们星夜赶路都甩不掉。”
另一个身形矮小的人也冷笑着,声音沙哑像碎冰划过
“是啊,怎么说都是京畿来的名捕,身手自然差不到哪里去,再说,咱们的一双肉脚又怎能跑过大宛的名马呢。”
“大哥说的是,既然避无可避,也就无须再避。”第三个人朗声跟道
言下之意,一场恶战就要开始了,在人类中混迹依旧,也曾见过各式各样的人类武者,杀手刺客,仗剑游侠,江湖响马……我暗暗在猜测眼前这四位属于哪一种。说话间骑马的官差们已经来到近前,其中一个像是首领的将马鞭一挥,其余人迅速下马,密密的排开阵型,抽刀在手,里外三次像水桶一样,把这衣衫褴褛的四人围在当中,看那些捕快的神色,各个如临大敌一般。为首的捕快拔刀在手,指着他们高声喝道
“吾乃朝廷捕快,奉旨缉拿在逃要犯,尔等还不束手就缚!反抗者格杀勿论!”
“呸!要打便打,何来这多废话!”
“呵呵,尔等有甚能耐,只管来取我们头颅便是,要我们束手就擒,万万不能!”
捕快首领一声令下,众人立刻持刀而上,与那四个人打成一片,一时间刀光剑影纷飞,厮打喊声不绝,我在树顶看的着实过瘾。看着看着,发现那四人确实不一般,虽然各个手无寸铁,面对一班如狼似虎的捕快却丝毫不落下风,各自施展拳脚功夫抵挡敌人的进攻。
我细看起来,刚刚第一个大笑之人,身材魁梧高大,厮打起来每挥一拳踢一腿都带着轻微的破空之声,虽然在这乱阵之中微乎其微,但也逃不过我的耳朵,每每被他拳脚扫到碰到的捕快,统统以惊人的速度飞了出打斗圈外。人类的武术我虽然不十分精通,但看起来此人的拳脚功夫应该非常了得。
那说话声音清朗的个人应该是个擅长使刀的刀客,一上阵他便夺了一把捕快的钢刀在手,明明是同一把钢刀,在他手中竟与捕快手完全不同。只见银亮的钢刀竟然像活了一般,在他的手中灵活的翻飞起来,所到之处好像飘起一阵亮银的雪花一般,只是随着这雪花一起飘舞的,是那些官差们飞溅的血肉。
个子矮小被人称作大哥的男子,却不知道是练何种功夫的,因为在乱军之中,只有他一动未动,而那些差人捕快却依然无法伤害到他,因为他的身边,站着那个女子。四人之中唯一的那个女子,此刻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灰白色的短笛,端自站在那里吹,看似在吹奏什么高妙的曲子,其实却连半个音调都未发出。那些挥刀来砍她的官差一个个都在离她身体五步开外的地方像撞了墙一样的弹开了,杀做一团的人群中,惟独他们二人的周身出现一个无人的空缺。当然,这只是凡人眼中看到的情景,而由我眼中看去,在她二人身边,密密麻麻的环绕了无数山精魅鬼,正是这些无形无体的东西在阻挡着官差们的进攻,凡人若是看得到此情景,多半会吓的晕过去吧。那个女子竟然是个通灵者,那柄短笛正是通灵的法器,她吹奏出的无声之曲,便是用来召唤控制那些魑魅魍魉的咒语。女子吹奏着长笛,指挥着那一群小鬼把官差们一个个引到那二人的拳脚和钢刀之下。
我心下大为兴奋,想不到在这个南域蛮荒之地居然遇上了这样一群奇人异士。我越看越起劲,直看到他们几个合力把最后的捕快首领也诛杀掉的时候,兴奋过了头,一个不留神就叽里咕噜的从树上滚了下来。
“哎哟,真疼!”在我落地的一瞬间,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钢刀和拳头就一起指到了我的鼻子尖上。
“还有一个没死!大哥杀了他!”拳头指着我说
“啊,不要杀我,我只是路过的!不是那一伙人的!”我连忙极力辩白,这伙人类挺强的样子,我可不想在他们面前被逼得变身。
“胡说,你在上面躲了这么久分明就是有鬼!现在是非常时期,宁可杀错不可漏过!”钢刀也说道
“横竖这小子也是什么都看见了,咱们本来就是重犯,杀官差更是死罪难逃,放过这小子,万一他报官的话……”
他们几人都看着身材矮小的那个“大哥”,而那大哥正在上下打量我,大概是考虑杀我的利弊,我急忙抓紧时间表白自己
“各位大侠放心,我绝对不会报官的!饶了我吧!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赶路人啊……”(为不浪费读者时间,已省略去三百余字废话,欲知者可参考「唐伯虎点秋香」进华府的那段说唱)
本以为一番声泪俱下的倾诉怎么也得博回几颗同情的泪滴,谁知道
“住口,骗谁呢!编瞎话也不打腹稿,天桥地下的叫化子唱得都比你好听!”女子第一个听不下去了,她、她居然抬起脚来要踹我!我急忙就地一滚闪到一边
“哼,身手这么快还说是普通人!二哥,三哥,宰了他!”
“慢着!”一直未发话的那个大哥突然出声了“别为难他,我们走。”
“大哥!可是……”
“我们走!”
男子又重复了一遍,口气显得不容置疑,说罢转身解了死去捕快的马匹,骑上便走,于是剩下的三人也只好狠狠瞪了我几眼,纷纷换上马匹,跟着他扬尘而去。我站起身来,拍打一下身上的泥土,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那也正是我要去的方向,须臾之后,一个决定在我脑中诞生了,我从树上取了自己的包袱,然后拔腿向前跑去。
他们没跑出多远,我跑的又快,很短的时间就追上了他们,见我又自动找上门来,四个人俱是一愣,
“跟着我们干吗?!想找死么?”
“要不是大哥说饶你,你早被我剁成肉酱了,还不快滚!”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看着我,然后不紧不慢的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袱里拿出馒头、包子、米棕、卤牛肉、烤鸡等等吃食,还有干净的衣服、裤子,鞋子袜子。等我把东西都拿出来之后,很满意的看着他们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奇、贪婪、渴望……等等神情。不要奇怪我小小的包袱里如何能放下这许多东西,我可是个妖怪!
“我猜,你们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还有你们的衣裳,也已经破的不成样了,淮南城离这儿还有百八十里的,你们这个样子,恐怕很难走下去,只要让我和你们一起走,这些都给你们。怎么样?”
这么优厚的条件,面对饥渴交加的人来说,是绝对难以拒绝的,于是就着样,他们大吃大嚼我的粮食,而我就被允许加入队伍了。不过我更加认为他们之所以答应我,是因为那个为首的矮个子一言不发的关系,他默许了。
吃饱喝足之后,人们的心情都愉快起来,这时再跟他们交谈也就容易的多了,我知道了他们几个名字,为首的老大叫褚龙,其余的是三兄妹,拳脚功夫厉害的叫祁虎,使钢刀的叫祁豹,那个女子叫祁燕,我告诉他们我姓蓝,自幼学了点功夫,是出来闯荡江湖历练的,
“听你们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士,你们是北方来的么?”
“哈哈,你小子猜的倒蛮准的,我们几个是从贺兰山北边过来的。”祁虎说话粗声粗气,干脆利索
“那么些官差追你们,犯了很大的案子么?”
“不大,放火烧了太守府而已”祁豹淡然的接口道,我笑了,
“原来是造反的英雄啊”
“造反?那种大事儿轮不着咱们做,只不过那狗官不想让咱们活,咱们也不能让他活痛快而已。”四人中年纪最轻祁燕冷哼着说
我的猜测果然不错,这四个人是从漠北被流放过来垦荒的重犯,结果半路杀了押解的差人逃跑的。淮南一带沿海地贫,不适应耕种,中原人类的统治者一直把这里做盐场之用,而在盐场中做盐丁苦力的,便是这些被发配流放的囚犯。
第二天晌午,我们几个便赶到了城外的一个小镇上,多亏他们四人一早换上了我带的干净衣服,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否则镇上的人光凭那些破烂的囚服就足以认出他们的身份来了。依旧是我掏钱,找了客栈,请疲惫交加的几个人吃了饭,洗了澡,还美美的睡了一觉,晚饭时他们再见到我,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觉得欠了我的情。
“不知几位今后有何打算呢?”
吃饭的时候我故意问道,他们几个彼此看了看,有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一起看向老大褚龙。褚龙只是默默吃饭,什么也没有说,于是那几个人也就低下头吃饭,什么也不说,一路上渐渐融洽的气氛又沉默了起来。我也不以为然,默默吃起饭来,饭毕,我付过帐,便转身上楼回自己的客房去了,隐隐听得楼下几人开始小声争执。
半夜,听到了不寻常的响动,我微微睁开一点眼皮,一个黑影慢慢的潜入了我的房间。这些人类,明明是太阳低下的生灵,却总喜欢在夜间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难道不知道黑夜是我们妖怪的天下么?!黑影渐渐向我的床铺靠了过来,我嘿嘿一笑,“噌”的点亮了亡灵之灯,绿幽幽的灯光下,照出了一个面貌模糊的人形身影,随着“啊”的一声尖叫,身影被吸进了灯里。这是一个亡魂,而且不是一般的亡魂,是被人供养过具有一定法力的亡魂,已经可以称作灵了,若不是我加大咒语的力量,吸收普通游魂亡魄的亡灵灯还真不一定能把它吸进去呢。不过亡魂是不会出声喊叫的,所以刚才的“啊”自然不会是它发出来的了
“出来吧,躲的不好,我已经看见了!”
我冲窗外喊着,顺手擦亮了火折子,屋子里一下子亮起来,门被轻轻推来,祁燕红着脸进来了,
“对不起……是,是大哥让我……”
“算了,我知道他一直怀疑我,”我耸肩笑笑“他怀疑的也没错,我的确不是普通人,但我对你们真的没有恶意。”
“对,对不起,我知道的,你若是要害我们,早就害了,不必这么麻烦的”祁燕脸红的更厉害,她的脸庞本来就圆圆的,一旦红起来,更像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可爱
“没关系,我只是觉得你们很厉害,想交个朋友而已”我说
“那个,你能放了我的鬼侍么?我养了很多年的……”祁燕眨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呵呵,没问题”
我应着,顺手熄灭了亡灵灯,一股青色的鬼火悠悠的飘了出来,祁燕从随身的袋子里取出一块小木牌,念了几个字,鬼火便钻进了木牌中。
“对了,你刚才那招好厉害啊,你也是巫师么?”祁燕好奇的问,
“我不是巫师,不过做的事情也大同小异吧,巫术我也是会一点的。”
我含糊的解释过去,总不能跟这个看起来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说,我是个活了千年的妖怪吧。
“别谦虚了,我的巫术已经是我们部落里最厉害的了,可是你刚才那一招,比我高明多了。你一定是个大巫师!”祁燕认真的表情,还带着点崇拜,我连忙傻笑两声岔开了话题
“对了,你们突厥人吧?”
“嗯,”祁燕点点头“自从部落首领归顺了中原皇帝以后,我们就不断向南迁徙,现在很多人都放弃了游牧打猎的生活,在凉州定居下来,跟汉人做生意,通婚。我爹就是汉人,他来凉州北做皮货买卖认识的我阿妈……”小姑娘一开口就滔滔不绝
“那你们大哥呢?他好像和你们不一样”
“大哥是中原人,十年前他才来到凉州的,那时他生了很重的病,昏倒在我家门口,爹娘见他可怜,就收留了他。后来他病好了,就留了下来,说是要给我爹妈当干儿子,报答他们,那时候我们三个都小,阿妈就让我们管他叫大哥。二哥三哥还有我的功夫都是大哥教的。”
“如此说来,你们大哥很了不起啊,不过他怎么会离开中原,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大哥从来不说,我们也不敢问。”
这时,有敲门声传过来,中止了我们的谈话,
“小妹,大哥让你请蓝兄弟过来。”是祁豹的声音,祁燕冲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微笑着点点头,起身跟她一起去了褚龙的客房。几个人都在,褚龙依旧是阴沉着脸,我仔细看去,发现他脸上有很长一道疤痕,几乎斜惯整个面部,只是因为肤色黝黑而显得不那么清楚。
“刚才的事情,请蓝公子见谅。”褚龙沙哑着嗓子说道,但是我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半点“请见谅”的意思。
“好说好说,都是出来行走的,谨慎小心是应该的。”我嘻笑如常
“好,那么咱们也就不绕弯儿了,敢问蓝兄弟此次南行的目的是什么”
“寻宝!”我毫不迟疑的脱口而出,四个人顿时露出吃惊的神色,大概是没想到我如此诚实吧
“不瞒你们说,小弟我前不久得到了一个消息……”我于是把自己所听到的关于异宝的消息都说了出来,四人听罢倒也没有么更惊奇的表情,果然如我所料,他们也听到了这个消息,这便更坚定了我心中的想法。
“总之,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其实,这些线索只不过是外界所流传的大家都知道的东西,至于那异宝藏匿地点之谜,因为那四句偈实在太过古怪,恐怕至今也没有人能够破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