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75节

妖怪传记_第75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的奇幻小说,故事说完了,一群人还沉浸在惊心动魄的情节中。
“真的有这样一颗宝珠么?”有人问道
“传说的故事,谁会知道,据说宝珠一直秘密的被供奉在朱镇祠堂里,外人根本不可能见到呢!”导游小姐神秘兮兮道
一群人便唏嘘不已。
我暗自叹息,瞧瞧人家小丫头的本事,跟人家比起来,我那叠传记故事可真是平淡的紧了。
突然,挂在墙上的大钟“铛、铛”的敲了七下,钟响过后,外面水街两侧的路灯突然亮了起来,渐渐的也听见了喧嚣的人声,整个朱镇如同突然活过来了一般。
导游小姐解释道
“现在戌时已到,灯禁已经解除,所以镇上的人们便可以出门走动了”
接着她问大家要不要跟着她一起去看朱镇的夜景,大部分人都欣然同意,于是一群人闹哄哄的跟着漂亮的导游小姐游夜景去了。
皞也跟着凑热闹去了,我打了个呵欠,径自上了楼,楼上的客房,一间间紧密的挨着,略略一数大约二十间左右。找到自己的房间,进去一看,与普通旅馆的陈设一般无二,并没有我心中想象中的楠木床和绣花屏风,我自嘲的笑笑,幻想太美总是要落空的。颠簸了一整天,我也累了,洗过热水澡之后,感觉全身乏力,一头扎进被窝里,听着窗外屋檐下的滴水声,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半夜里,睡梦中忽然觉得口很渴,大约是晚饭时猛吃梅菜扣肉和酱排骨的后果。我想你们一定也有过类似的经验,睡梦中非常想喝水,但是却又因为睡的太沉而醒不过来的时候,往往会梦到好大一汪清泉出现在眼前,你拼命喝呀喝呀的……结果无论怎么喝还是口渴的要命。
现在我的眼前也正出现着一股清澈的泉水,但是我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同,梦中的泉水真的很解渴,就是,似乎有种苦涩的香甜,是茶水!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皞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手中握着一个杯子,要不是考虑到现在夜深人静,不好意思打搅到别人休息,我激动的尖叫声早就出口了
“你、你、你、你这个变态!到我房间里干什么?!”
“你还真不识好歹,我刚刚听见你在叫「瓶儿,茶水伺候!」,连忙从隔壁跑了过来,特地给你倒了茶水,真是好心没好报!”
皞撇撇嘴一脸委屈的模样看着我,我哼了一声,向他道歉?恕我开不了这个口。
“好了,现在没你什么事儿了,回去睡你的觉去吧!”我像赶苍蝇一样挥挥手
可是这家伙似乎没有走的意思,我皱皱眉头
“你还想干吗呀,我要睡觉!”
“我在等你说「谢谢」呀!”皞看着我做出非常认真的样子
“你想了死么?”
我斜出一对白眼球,刚刚建立起来的一小撮感激马上象江南的雪一样迅速融化了,这家伙如今变得越发无赖,一次次挑战我的忍耐。我再一次开始考虑用什么样的毒招才能狠狠痛宰他一番,鬼蚂蚁?噬魂虫?七大毒蛊?含笑半步癫?不行不行,这些对他来说都嫌太轻了!
“葻、葻!!”皞忽然在我耳边大吼一声,吓的我一哆嗦,刚刚冒出来的一点创业也给哆嗦没了,我几欲抓狂,
“干吗突然大吼,你找死么?!”瞪着皞气急败坏的嚷,皞却摇摇头,叹一口气
“你又走神了吧,我刚刚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你这爱走神的毛病还真是一辈子改不了。”
“你管不着!真讨厌,为什么你总是在我走神的时候跟我说话?!”
“什么?!歪理不是这样讲的吧!”
皞终于还是被我噎得够呛,正欲说些什么,忽然脸色骤然一变,闭上了嘴,向窗外望去,与此同时我也止住了坏笑,竖起耳朵,倾听来自窗外的声音。
那是一种若有若无的私语声,由窗外绰约的传进来,像是有人用很轻的声音在说话,忽而近,忽而远,飘忽不定。至于说话的内容,我已经屏息凝神仔细去听了,却还是听不清楚。妖怪的听力不消说是大异于常人的,若是有心去听,这小小的镇子里任何声响都必定逃不出这一双耳朵。可若是连妖怪听起来都十分吃力的声音,便有些匪夷所思了。
半晌,我转过头看看皞,发现他也在看我,大约我们俩的脸上都是同一种惊异的表情
“你也听到了吧”皞开口问我“刚才我叫你就是因为这个奇怪的声音”
“你的耳朵比我好,能听出来是什么东西么?”
皞摇摇头,我之所以用了“东西”二字来形容,因为这绝对不是人类或是其他动物发出来的。当我屏息凝神去听的时候,发觉这声音中充满了蛊惑,若是道行不深的妖怪听了,难免不被其迷住了心智,更不要说寻常人类。不管是什么东西发出这样的声音,它一定不是善类。
“出去看看?”皞问我
“走!去看看”我咬咬牙跳出了暖和的被窝,这样蹊跷的事情既然发生在眼皮底下就不能放着不管,更何况置之不理它会影响我的睡眠!
“葻?”
“什么?”
“你又要穿着睡衣跑出去展示身材么?”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
“#¥%¥%我宰了你!……”
五分钟之后,我和皞双双站在了客栈的屋脊上,屋顶上瓦片栽的严丝合缝,走上去没有半点声音,因此也不用担心吵醒沉睡的人们。这家三层楼的客栈已经算得上镇子里面最高的建筑了,因此站在屋脊上眺望,视线一片良好,当然,对于皞这种夜晚动物是这样的,至于天生目力不佳的我,就只有靠耳朵了。
现在正是子夜,一团团雾气乘着朦胧月色从河中升腾出来,在狭窄的街巷中散开,伴着那细若游丝的声音,使得无人的空巷中更添了几分诡异。朱镇的面积很小,沿河纵横的街道也就只有三四条,一眼几乎可以往到头,这样的地方,应该是藏不住什么的。
“看到什么了没?”我问,皞摇摇头
“东西是没看见,但是隐隐觉得西北角上有些不对劲。”
我也发现了,镇子的西北角隐然透着一股青紫的气息,那是陈年的冤魂厉鬼所特有的气息。但奇怪的是并未象一般厉鬼那样戾气冲天,那股青紫之气只是隐隐若现,若不是月亮刚好照到那边,恐怕我们也未必能发现睨端。
“那里好像是朱镇的祠堂所在”
我沉吟片刻回忆到
“走吧,去看看。”
皞说着,纵身一跃,鹞子翻身一般掠起,无声的降落到另一片屋脊上。我紧随其后,在那一大片如巨鸟羽翼般的屋脊间跳来跳去,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恍然回到了千年前,与皞一起游历的日子。
祠堂,是一个城镇中最能沉积历史的地方,一套不大不小的两进院子,三间半新半旧的瓦房,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木头牌位,竟然能够承载一个镇子千数年的历史和无数人的怀念。人类的一些想法,我直到现在也是不能理解的。
眼前的这个祠堂已经与我记忆中的那个完全不同了,不知道已经重修翻建过多少次了,门口立起了高大的牌楼,两旁还建了朱镇文化纪念馆。想必最初的那些故人牌位也都早不见了罢。呵呵,比起那悠长的岁月来,这样的砖瓦土木的小小房子未免太脆弱了点。
两旁的纪念馆是向游人开放的,但后面的祠堂的院子却是被两扇朱漆门一把大铜锁紧紧锁住的,祖宗灵位,是不能给外人观瞻亵渎的。不过我和皞都不拿自己当外人,自然是大模大样从房顶上跳进了天井中。
一直萦绕在耳边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们踏入天井的那一刻消失了。我和皞对视了一眼,彼此传达着同样的讯息:看来我们真的来对了地方。
走进祠堂,一股阴郁之气扑面而来,白亮的长明灯下,一块块朱漆木牌闪着阴森森的寒光,上面撰刻的名字仿佛是死去亡灵的一双双眼睛,冷冷的看着闯进来的两个不速之客。
我用目光迅速的在那些灵牌上扫视了一圈,开口道
“都出来吧!别装睡了,白天还没睡够么!”
半晌,寂静无声(余光瞥见皞在捂嘴偷笑中……)
我怒了,这些老东西,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好歹我也是在地府混了好些年的! 我只好使出杀手锏
“都不出来是不是?好,我数三下,然后放两条「噬魂虫」陪你们玩玩,这玩意鼻子可灵了,待会它找到谁我可就不管了!”
“噬魂虫”不是我专有的“宝贝”,凡是进过地府的亡魂都听说过它的厉害,那是一种是集结了无数地狱亡魂身上的贪婪之气炼化而成的阴间魔虫,比怨气化成的鬼蚂蚁更可怕。
因为,“贪婪”是这世上比“怨恨”更可怕的力量,所以贪婪之气炼化而成的魔虫便具有吞噬灵魂的力量。无论是法力多么强大的厉鬼,也无法招架这噬魂虫群起攻之的威力,如果是对付普通的亡魂,只消一点点,便可以让它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果然,我的话说出后不久,一个个木头牌位上便冒出了淡青色的烟雾,那些死了百十年的老鬼们畏畏缩缩的冒出了头。
“哼,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
我气哼哼的看着他们,皞在边上小声提醒
“形容的不恰当啊,他们已经死了,早见过棺材了,至于落泪么,鬼好像是不会哭的吧……”
“你给我闭嘴,少添乱!”
我吼道,转而回头向着那些老鬼
“我要向你们打听点事情,知道的就告诉我,不知道的也要告诉我,听明白了么?”
青灰色半透明的亡魂们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于是我当它们默认了。鬼魂的思维方式跟生人是不同的,只有摸熟了它们脾气的人才能够安全顺利的从它们口中套取有用的信息,否则,则容易被它们利用
(因此,葻再次友情提醒诸位,驭鬼这种勾当并非是人人做得,稍有不甚,便会反被鬼所驱使,失去了做生人的权力。)
我继续说道
“我知道朱镇是个不寻常的地方,在这个镇子里藏有一个妖物,和一样宝物,而且我知道它们都与这个祠堂有关,我要你们告诉我那妖物是什么东西,那个宝物在哪里。”
简简单单两句话说完,老鬼们开始不安的骚动起来,它们纠结成一堆,用难以听清楚的声音窃窃私语着,讨论着。
“这么直接的问它们,有用么?”
皞疑惑的问我,我给他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
“放心,对于凌驾于它们之上的生灵,它们是不敢耍什么花样的。”
一个颜色较深,看起来辈分比较大的老鬼颤悠悠飘上近前来,用鬼魂特有的阴冷空洞的声音说道
“这个……实不敢相瞒,大人说的这两件事,我们的确知道,但我们不敢说,说了恐怕有灭顶之灾。”
“哦?为什么?”
“因为,这两件事其实可以算做一件,大人若是知道了妖物的真像,也就等于知道了宝物的所在。”
我露出不悦的神色,双眉一皱,恐吓道
“嘿嘿,你们怕那妖物?难道就不怕我么?”
众鬼们果然哆嗦起来,鬼魂一哆嗦,本来就不清楚的面目,更显得模糊非常,空洞声音也好像被风吹散了似的时断时续。
“大、大人,请息怒,请息怒……”
老鬼战战兢兢的说道,
“大人的威名远播地府,我等自然是听说过的,只是,我等毕竟已经是黄泉下的鬼了,虽然生死轮回之事仍然看重,但我等更看重的,是这些后世子孙们生存的安危啊……我等灰飞烟灭乃是小事,但若是那妖物恼恨起来,将这片土地荼毒,那些子孙们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届时我们这些每日受供香火的老鬼,还有什么颜面存于世上?这不得已的苦衷,还请大人体谅啊……”
老鬼说着,声音呜咽了起来,其他鬼魂们也都发出了呜呜的悲鸣,还好鬼流不出眼泪,不然,这祠堂里该下起一阵小雨了。说得如此入情入理,只要稍稍有点怜悯之心的人怕是都要被打动了,还好,我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我想了想问道
“那么戌时前不点灯的习俗也是因为那个妖物来的么?”
“大人英明,那是老祖宗们跟那妖物定下的盟约。祖宗们说过,只要遵守盟约,那妖物便不会来犯我们。”
“哼,妖物要是那么守约定就不叫妖物了!你们相信妖物还不如相信我。”我冷笑道
“但是,这许多年来妖物真的没有侵害过镇子呀!”
老鬼颤巍巍的申辩道
“哼哼,那是时辰未到而已,你们这些老东西,做人的时候就够蠢了,没想到做了鬼还是一样的蠢。嘿嘿,这件事情很快就要见分晓了,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扔下这一句话,我转身便走
“怎么样,我就说你这样问不成吧!这帮老东西哪有那么容易松口的!”
皞跟在我身后上了房顶,嘴里轻声抱怨,我摇头笑笑不语,一直走出去很远了,确定那些老鬼听不到了,才说道
“我刚刚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投石问路而已,结果还不错。它们已经提供了不少我想知道的信息了,剩下的就等事情自己水落石出吧!”
那细若游丝的声音又再次响起,飘荡在阴冷潮湿的夜空中仿佛是在向我们示威一般。我这次有点听清楚了,那声音似乎是在呼唤着某个名字,我心中微微一动。快要到达客栈的时候,皞突然极轻的叫了一声
“有人!”他指着客栈门前。
我的眼神一向不如他,特别是在夜里,待我发现时,一个身影已经一闪而过进了客栈,速度之快显然不是人类能做到的。我们紧接着赶进去,空空的大堂上只有值班的侍应生在打瞌睡。我特别留意了地面,云石的地面擦的一尘不染,根本看不到半个脚印。
没有脚印,难道……是飘着进去的么?
明天,明天一定可以让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
…… ……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