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76节

妖怪传记_第76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3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2
    m
第二天是个难得的晴天,大概是半夜里挂起北风的缘故吧,厚重的云层暂时被吹开了,太阳艰难的露了一小脸出来。

    晴天游玩朱镇是件很遐意的事情,在导游小姐的带领下穿梭在一条条千年古街上,两旁是各种古旧的民间工艺作坊,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怀旧风情,的确很有乐趣。

    只是我心中装了那么多事情,实在无心欣赏这样的风景,只是随着观光的人群茫然的走着。

    
下午四点时分,朱镇的游览结束了,按照行程我们应该乘坐旅行车赶往下一个景点投宿。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大家在客栈大厅里清点人数行李准备出发的时候,负责旅行团交通和住宿的领队一头大汗的跑进来,


    “各位游客,对、对不起,车坏了!”
小伙子看来是从镇外一路跑过来的,边说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旅行车突然出了故障,司机正在想办法排除,请大家再等待一会吧!”


    “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故障呢?多久才能排除啊?”
导游小江焦急的问道


    “要知道到下个景点还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呢!”


    “我也不清楚,看来问题不简单,已经给最近的修车厂打了电话,人家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才能赶过来,现在司机正在想办法呢。”


    “这样啊,恐怕今晚很难走的了,我们大概要在这里再住一夜了”
导游小江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这下子游客们可不答应了,七嘴八舌的指责起导游和领队来。

    导游小江说的口沫横飞,领队小伙子一张脸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变了又变。

    
我还是坐在那个靠暖气的舒服位子上,悠哉游哉的看着一群人围着导游和领队吵来吵去,捧着热乎乎的杯子哧溜哧溜的喝着当地的特产

    “阿婆茶”。
最后终于领队承诺,如果耽误了行程,旅行社会将游客的损失作价赔偿,这才好歹平息了众怨。

    


    “是你做的吧?”
皞突然靠过来在我耳畔说道,惊的我差点把刚喝到喉咙里的水喷出来,


    “咳、咳!胡说什么呢你!”


    “我明明看到「某人」在大家收拾行李的时候出了一趟镇子……”
皞振振有辞,我手疾眼快的把一块茶点塞进他的狗嘴里


    “嘘--!你想让那些人都听见是不是?!”


    “怕什么,他们都忙着在跟导游讨论要赔偿多少钱合适呢。”
皞挣脱了我的手,咽下点心,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人注意我们,我小声说到


    “我不这样做,咱们今晚怎么能留下来啊,笨蛋!”
皞不满道


    “今晚到底会发生什么?你为什么老神秘兮兮的不告诉我?”
我叹口气


    “不是我不告诉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确定。还是等到晚上去亲身经历吧”
虽然心底里已经有了隐约的感觉,但是没有到最后确定的那一刻,我还是不想那样认为,我是个妖怪,但却在人类中间混的太久,就连人类自欺欺人的缺点也学会了。

    
黄昏一过,天很快就暗了下来,镇上的所有店铺展馆都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关上了大门,五点一过,整个朱镇又如死了一般寂静下来。

    不久,司机师傅回来了,告诉大家车已经被修理厂拖走了,抢修一晚,明天一早送回来。

    启程的希望彻底破灭了,死了心的人们开始无聊的玩起了扑克牌。还好,这间客栈被允许在傍晚时点灯,不然大家就只能对着混暗的暮色发呆了。

    
一阵笛声忽然穿破厚重的暮色飘进了客栈,声音渺茫飘忽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听得格外清楚。

    打扑克和聊天的人们不由得停下了一切动作,开始寻找笛声的来源。
笛声渐渐清晰响亮起来,好像吹笛之人越走越近,第一次知道,原来笛声也可以吹得如此,呜咽,苍凉,惹得伤心人不由潸然泪下。

    
我听出来了,这吹的是一首古老的北方民歌,唱的是离开了故乡的人,独自漂流在旷野,望着家的方向心中无限悲凉。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人教过我唱这首歌……
记得有人说过,无论忘了什么,也不会忘记故乡,无论死在哪里,魂魄也要飞过贺兰山,回到故乡……
一曲终了,我从回忆中醒来,发现除了自己和皞以外,客栈里所有的人趴倒在桌子上都睡着了。

    


    “是昏睡咒!笛声中被下了昏睡咒!”皞惊道


    “呵呵,不错,当初学的东西还记得这么清楚”我笑笑


    “昏睡咒是巫术的一种,看来我们的对手不是寻常妖怪啊”


    “嗯”
我点点头,指着门外


    “它来了!”
一个人影轻轻的走进客栈大厅,错了,是飘进了客栈大厅。

    来

    “人”是个女子,长发间遮掩着青白的一张脸,着一身褪了色的红衣,手上捧着一根灰白色的笛子,兀自的吹着。

    视而不见的穿过站在门口的我们,一路走到大厅中央,随着悠扬的笛声,一道道青烟从睡着的人们身上冉冉升起,飘悠着被吸入了笛子里。

    


    “居然敢在我们面前吸噬生魂?!”皞怒道


    “招呼都不打一声,太不给我们面子了!葻你说是吧!”


    “它又没看见咱们,怎么打招呼?”我耸耸肩


    “你难道没看见它是个瞎子么?”


    “什么,瞎子?!”
皞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吹笛子的女子,长发遮掩间的脸上,两个空空的眼眶黑洞一般的张开着,配着青白的脸,说不出的可怖。

    
皞点点头


    “嗯,现在看到了,不但是瞎子,还是个聋子!”


    “哦?”


    “咱们说了半天话,它都没做出反应,不是聋子是什么!”


    “呵,你还真聪明。”


    “唉,原来传说中的妖物就是个怨灵。可惜了,长的挺好看的女孩子”
皞惋惜的叹了口气


    “不知道谁这么狠心把她害成这个样子。”


    “又不知道情况,你瞎叹什么气,说不定是她自己弄的呢!”
我淡淡的说道


    “亡灵如果不是心怀恶念,即便有再大的冤屈也不会沦为妖物,你可怜她作甚。”


    “你学会吃醋了么?”
皞冲我做了个鬼脸


    “你又想死了么?”我飞一双白眼球给他


    “少说废话,赶紧阻止她吞噬生人魂魄!”
皞不满的嘟囔着,


    “让我来?我还以为这样的活儿都是你做呢!”
伸出两个手指,象小孩子玩弹珠那样轻轻一弹,刹那间空气中出现了一道波纹,我知道那是由于爆发的真气力量使得空气造成了短暂的扭曲,吹笛子的女子便如狂风中的落叶一般被卷起抛到了一边,与此同时,两旁重达百斤的红木桌椅都移了位。

    


    “我让你制止她,谁让你使这么大劲来着!”
我冲皞嚷到,还好她没有实体,不然这一摔还不知道会砸碎多少东西呢。

    


    “我都说我不擅长干这活儿了!”
皞一脸委屈


    “我又没学你那些法术,不会象你那样念个咒什么的就把问题解决了!我就只有一身蛮力而已”
女子被攻击之后,迅速的起身,身形一摇,登时幻出无数个分身出来,让人辨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与此同时,空中响起一声尖利刺耳的吼叫


    “是谁在打我?是谁?”
无数个分身一起张牙舞爪,好似群魔乱舞,


    “谁?是谁?”
她像个疯子似的胡乱的叫着,惊恐又慌乱


    “说了你也听不见!”
皞无奈的摇摇头,又要使刚才那招,


    “停停!”我连忙打住


    “别把人家客栈给毁了,还是我来吧!”
我调整好气息,轻轻唱起一那首古老的北方民歌,太久没有唱过,虽然有些生涩,但幸亏我记性颇佳,没有忘记歌词
陇头流水,流离山下。

    
念吾一身,飘然旷野。
朝发欣城,暮宿陇头。
寒不能语,舌卷入喉。

    
陇头流水,鸣声呜咽。
遥望秦川,心肝绝断。
……
女子停住了吼叫,收起了无数分身,不住的摇摆着头,大概是想找寻声音的来源,皞见了惊奇非常的问我


    “咦,她不是聋子么,怎么可以听见你唱歌”


    “因为我不是用嗓子在唱那么简单”
我停住了歌声回答到


    “附有我灵力的声音能够传达到她的灵魂中去,她在用灵魂而不是用耳朵在听,这是我跟亡灵交流畅通无阻的一点小法术。”


    “是谁,谁在唱歌?是谁?!”
女子不停的问,传到灵魂深处的声音使她判断不清我的位置,一双干枯没有血色的手从褪了色的红衣袖中伸出,四处摸索着。

    她先是摸到了皞,枯枝一样的手一下子紧紧抓住了皞的手,急切的问道


    “是你么?是你么?是你来找我了么?”


    “不是我不是我快放手,你的爪子太凉了!”
皞一个哆嗦打掉了女子的手,还瞪眼威胁人家


    “我警告你啊,再摸我可不客气了!”
女子并不死心,又继续摸索着,我走了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的肩瘦削的几乎只有骨头,女子如同被电击了似的一颤,惊叫


    “是你!是你回来了么?”
我并不回答,一面唱歌一面向客栈外面走去,女子象受了蛊惑一般,慢慢的跟在我的后面,朝外面走去,把一脸惊奇的皞抛在后面。

    
刚刚那一瞬间的接触,使她感受到了我的气息,同许多年前一样熟悉的气息,她便跟了这气息走


    “你终于回来找我了,是么?”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一直在等你……”


    “……终于,还是给我等到了,真好,呵……真是太好了!”
女子自言自语的说着,冰冷的声音飘散在寂静的夜空中。

    月亮已经升上了枝头,这一晚,整个朱镇上的人都沉睡了,没有人再点灯,四处一片漆黑。

    不过还有一处地方亮着灯,那便是朱镇祠堂,我正向着那里走去。
大门依旧紧锁着,我暗暗念动咒语,大铜锁吧嗒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厚重的大门随之打开。

    


    “别躲着了,都现形出来吧!”
我向屋里嚷嚷道

    “你们不是早就在偷着看了么,现在还藏个什么劲呀!都给我出来!”
香案上的灵牌开始冒起青烟,一直在观望风火的老鬼们一个个溜溜的露出头来,结果看到了我身后的女子,又忙吓得缩回半个头去。

    这些老家伙,既不去投胎轮回又不肯早登极乐,打着庇佑子孙的招牌,留在人间整日饱享香火无所事事,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家伙。

    


    “现在告诉我宝物在哪里?”
我问他们道,众鬼窃窃私语了一番,还是上次跟我讲话的那个老鬼上前,害怕的哆嗦着说道


    “大、大人若能将此妖、妖物除、除去,我等定然将宝物拱、拱手奉上”
还好亡魂没有象人类那样多的表情,不过我还是能想象的出这家伙一面表现出战战兢兢的样子,一面眼珠子乱转暗地里计较的德行。

    鬼的话如果可以轻易相信,那就不叫鬼话了。


    “哈哈哈哈!”我大笑起来


    “你们还真是学的乖,这一招从老祖宗的年代传到如今,屡试不爽是吧?还想再骗我一次么?”


    “大人这话从何说起?小的们哪有欺骗过大人啊!”
老鬼畏缩着辩解道,我冷哼一声


    “你们这些老鬼,阴寿最多的也不过只有几百年,自然是没有欺骗过我,可是你们的老祖宗们却把我骗的好惨呢!我上过一次当,岂会再上第二次?”
转而看着身后的女子,她虽然看不见,听不见,但凭着感觉,她已经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她默默无声,但脸上却充满了凄厉与悲愤的表情,灵魂若是能流泪,我想她现在一定是泪流满面了。

    
我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手,以自己的气息去平复她的激愤。她的手干枯而冰冷,不能怪皞,就是我,搁在平时,也是不愿意碰触这样一双手的。

    
但是我知道,这曾经是一双非常柔软灵巧的手。这双手曾经为我洗过衣服,做过饭,曾经在最危险的那一刻把我拉开,自己去面对那比死还可怕的万劫不复的深渊,我怎么能忘了,怎么能嫌弃它呢?

    
感受到了我源源不断的气息,女子的脸上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她缓缓的说道


    “蓝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我能见到你,已经不恨也不怨了,真的。”
如果她还活着,这声音一定会不是如此冰冷空洞,我黯然神伤


    “燕子是个好姑娘,是我不对,这么多年一直没来看过你,其实,我不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我以为你已经……已经轮回去了。”


    “我不怪你蓝哥哥,当初我选择了牺牲,就没怨过任何人,只是,燕子身上的血债太多,已经不能去投胎了,只能永远,永远这样……”


    “够了,别说了!”
我紧紧握着燕子的手,深吸几口气,忍住不让眼泪留下来,沉声说道


    “你放心,今天蓝哥哥是来接你脱出苦海的,以后你再也不用留在这里!”
说完,我看着那些缩头缩脑的老鬼们,大声说道


    “我今晚有两件事要做,第一是拿走这里的宝物,第二是带走燕子。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先澄清一件被你们扭曲了近千年的事实。你们最好给我老实的听着!从今往后,再也没有那个所谓「戌前不点灯」的传说!再也没有害人妖物!你们如果再敢用这个骗人,我今晚就毁了整个朱镇,让你们的后代们彻底灭绝!”
我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祠堂,震得屋瓦嗡嗡作响,我的目光从那些老鬼们的身上扫过,他们一声不也不敢吭。

    


    “一群人类的败类!”
我重重的哼了一声,转眼看着燕子的冤魂,让冤魂得以升天,首先要做的便是化解它的怨气,最好的做法,便是当着它的面为它昭雪。

    
于是我开始讲述一个真实版本的朱镇传说:
千年以前,朱镇人的祖先们就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家园了,那时候河水经常泛滥,庄稼和牲畜常常被淹,人们的生活很苦。

    
后来这里来了一个厉害的巫师,他看出河水泛滥是因为河底有妖怪在作乱,于是他做法收服了河里的妖怪,把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