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77节

妖怪传记_第77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3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2
它封在一颗珠子里面。
河水不再泛滥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干旱。河流里再也没有一滴水,没有了水源,人们没办法生活下去。情急之下,人们想到了被封在珠子里面的妖怪,就请求巫师把妖怪放出来。巫师以妖怪一旦被放出来就再也捉不回来为理由,断然拒绝了人们的要求。
愤怒的人们在当天夜里纠结起来,砸开了巫师的家门,那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无从得知,但是那夜之后,妖怪便被从珠子里面释放了出来。妖怪已经被巫师的法术重创,毁去了肉身,它的元神需要一个新的躯壳,于是妖怪便和朱镇的人们达成了某种契约。
那夜之后,河流重新流出了水,朱镇的祖先们得以生存,而做为代价,朱镇的人们必须每隔一定时间便为妖怪寻找一个新的强壮的躯体以供寄宿。自私的人们不想牺牲自己去当妖怪的身体,于是他们便想了一个狠毒的计策。
人们编造出一个传说,说朱镇附近出现了异宝,而这异宝被一个妖怪守护着,如果谁能打败妖怪,便能得到那个宝物。于是,不断有自认为有本领的能人异士奔着宝物而来,结果他们一个个都神秘的消失了。
很多年过去了,一天,突然有四男一女,五个北方的年轻人来到了朱镇,人们又拿出编造好的传说来哄骗他们,却不想这一行人真的是为了寻找一个宝藏而来。其中的一个年轻人相信了朱镇的传说,还以为找到了自己辛苦寻觅的宝藏,惊喜非常。
但其余的四个人却不为这个传说所动,因为他们清楚自己要寻找的宝贝不在这里。那个天真又莽撞的年轻人对这个传说实在好奇,一再劝说伙伴们和他一起去看个究竟。其中三个人被他劝说的动了心,只是五人之中为首的大哥不坚决不许,结果事情最终作罢。
年轻人思考一番,决定自己悄悄上路,他自负本领高强,并不把朱镇人口中所说的妖怪放在心上。撇开了同伴,按照朱镇人所指点的地方寻找而去,却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一场灾难。
找到了传说中妖怪居住的山洞,山洞中空旷无人,四下里白骨成堆,阴风阵阵,真像是妖怪盘踞的地方。他四处寻找,结果真的在山洞深处看到了一颗泛着五彩光华的宝珠。
沉不住气的年轻人上前就触动了那珠子。结果,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宝珠像是粘在他手上了一样,无论怎么用力都甩不脱。更可怕的是,珠子在慢慢变大,而他的手却一点点被吸进珠子里面去。
谁料,他的那三个同伴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见他独自前去,便悄悄的一路跟了他。结果正瞧见那个冒失鬼在跟这珠子做生死搏斗。
几个人都是从没遇见过这样的情景,一时间慌了手脚,冒失鬼向同伴大声呼救,其中两个同伴竟吓得转身就跑,没命的逃了山洞。珠子在一点点的吞噬着他的手,冒失鬼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不断被珠子夺去,一身的力量,一身的本事,此刻却半点也使不出来。
他只得同所有将死之人一样,听天由命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突然跑上前来,拿着手中的法器骨笛,对着珠子拼命一击。一阵巨响,珠子被击碎了,一阵黑雾从珠子里面冒了出来,濒死的冒失鬼得以出脱,而那个拯救他的人却被黑雾笼罩住了。
那珠子便是那妖怪与朱镇的人们设下的陷阱,那黑雾,便是妖怪的元神,被黑雾罩住的,是这五个人中最小最年轻的小妹。她打碎了那珠子,妖怪的元神便上了她的身体,任何人都无法救到她。
眼看便要沦为妖怪的躯壳肉身了,倔犟女孩不肯将身子白白送于妖怪,于是,在绝境中念动了巫术中的绝咒,然后自毁双目,自封双耳,自断五蕴六识,把这副身躯所有的功用尽数毁去。妖怪没有想到自己这次所附之人竟然是个精通巫术的巫女,不但没能得到想要的身躯,反而落得被人毁灭的下场。
女孩死了,妖怪的元神被困在女孩的躯壳中一同毁去,女孩的牺牲换得了其他人的平安。最后,朱镇的骗局被揭穿,四个寻宝者得知了事情的真像。但是小妹已经死了,即便是再报复又有何用?
最后,他们埋葬了小妹,离开了这块满载伤心的地方。
当时,所有人大概都以为这个地方自己永生也不会来了。可谁知道,隔了千年之后,当年那个差一点被妖怪吞噬掉身体的年轻人,受了命运的摆布,又重新踏上了当年走过的路,重新来到了这个叫朱镇的地方。
也许是命运要他偿还清所欠的债务,他在朱镇居然见到了曾经同伴的灵魂,也由此解开了这桩被扭曲了千年的冤情。
原来那日,女孩死后,妖怪的元神与她的灵魂纠结为了一体。妖怪的戾气与冤孽牵绊着她,使她不能投入转世轮回。结果,她变成了半妖半鬼的怪物,妖魔的本性使她不得不靠吸噬生人精气和魂魄为生,日复一日在朱镇的土地上徘徊,等待着有人来解救或是毁灭自己。
鬼魂的体质使她畏惧阳光,白天只能躲在阴冷的地下。而到了晚上,因为害怕残留的妖怪元神复苏,她又不敢暴露在月光下。所以,只有傍晚太阳下山月亮的光华未盛的时候她才敢稍稍现身。
因为她看不见也听不见,只能靠嗅觉去寻找生人和烟火的气息。为了躲避她,朱镇的祖先们便传下了「戌前不点灯」的习俗,傍晚黄昏直至月亮升起之前,不点灯不生火,所有人都不出门活动,让她无从伤人取食。
女孩的灵魂夜夜都在地下发出凄惨的悲鸣,渴望轮回,她渴望解脱。但是朱镇的人们却害怕她有朝一日超升之后留下那妖怪继续作孽。后来,他们干脆挖掘开了埋葬女孩的坟墓,把那女孩的遗骨和随身之物埋在祠堂中,让每一代逝去的先祖亡魂来看押着它们,使女孩永世不得超升。
多少年过去,这一段残忍丑陋的事实,再次被新的美丽传说掩盖,并且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水神之泪”。
朱镇的人们继续传说着它来哄骗南来北往的旅人……
我说完了这个故事,身边的燕子已经颤抖做了一团,
“蓝哥哥……”
她虚弱的叫着,残旧的红衣下,枯骨般身体扭曲挣扎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焰一会儿是白的一会儿又变成黑的。我知道她那微弱的灵魂正与那妖怪的元神在搏斗,她大约想要挣脱束缚,完完整整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叹了口气,苦涩的滋味涌上心头,还好她看不见也听不见,她不知道自己日夜思念的蓝哥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可以安心的继续哄骗下去
“燕子,我现在就来为你解脱。”
我念动咒语,那是比往生咒念力强大数倍的阴间咒语,只要是心存解脱之意的灵魂,一定会被这咒语召唤。
(心中同时默默祈祷:十殿阎君啊,地藏王菩萨大人啊,请原谅我擅自使用你们的咒语的罪过吧!)
燕子在咒语的作用下,身躯剧烈颤动起来,一股黑气渐渐的从她身上抽离开来,她的身影变得渐渐朦胧……
“还愣着做什么,皞!赶紧来帮手!”
我歪头冲门外喊道,其实我知道他一早便在门外偷看了
“来啦!”
皞一闪身蹿了进来,不消我嘱咐,一伸手罩住那股黑气,我继续念动咒语,燕子压抑千年的灵魂终于被强行超脱而去。一缕幽幽的声音萦绕在夜空中
“蓝哥哥,谢谢你!燕子一定还会见到你的……”
送走了燕子,皞也将手中妖怪的元神化的一干二净片甲不留,我就知道,这种毁灭的事情还是留给他去做比较好。
“竟然超升了……这,这怎么可能?”
朱镇的老鬼们才从刚刚的场面中缓过神来,为首的老鬼惊讶的大叫起来
“怎么不可能?”我反讥道
“那女鬼的遗骨和阳间的信物都被我们藏着,她如何离开的了朱镇?”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
“你们做鬼做的太久了,脑袋已经不灵光了吧!你可以去看看那些东西还在不在!”
众鬼们一番折腾,把祠堂里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最后从东北角的地下启出一个贴了符纸的石匣子。我暗暗拿眼瞧去,匣子上的符纸已经多处裂开,但却不像已经打开过的样子,为首的老鬼打开匣子,里面空空如也。
“不、不可能,我们天天守在这里,你几时拿走的东西?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鬼们发神经一样的叫着,青色的身影绕着屋子乱转,我不耐烦的大吼一声
“行了,别发神经了!”
霎时间,吓的所有的鬼都顿住了身形,我清了清嗓子宣布道
“现在妖怪已经被我灭了,一切也都结束了,既然燕子已经得到了解脱,那么我就不跟你们计较过去的事情,你们这些老东西可以赶紧去投胎了,别留在这里碍眼了!”
“可、可是……”
“可是什么,还嫌香火享受的不够是吧?还是骗人骗的还不够多?”
我翻着白眼看着他们,老鬼连忙摆手
“不敢,不敢!我等这就离开,这就去投胎!”
我重重的哼了一声
“记得在走之前给我把传说的事情抹干净!以后再也不许有人知道!”
“是、是!”
“还有,投胎最好都给我去做猪,若是做人,不要让我看到,看见一次打一次!”
“啊,是、是是……”
…… ……
天亮了,朱镇新的一天又来到了,客栈里所有的人对有关昨晚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似乎整晚都是在打扑克与闲聊中度过的。
一大早,汽车修理厂便将修好的旅行车送到了镇外,“寻找江南古迹游”又可以继续开始了。唯一的坏消息是,天又开始没完没了的下雨……
在人们的一阵阵抱怨中,我们继续踏上行途。
“嘿嘿,葻,有一事请教。”皞一脸古怪的笑容看着我
“什么?”
“那个,「蓝哥哥」是什么意思呀?”
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让我真想一拳捣平他的鼻子,看在这里人多的份上,我咬着牙低声回道
“管你什么事?不该你知道的少问!”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就不提你的糗事了!”
皞满不在乎的做个鬼脸,这家伙现在似乎以惹我生气为乐,没过多会,他又想出了新的节目
“对了,拿出那个什么「水神之泪」给我欣赏一下!”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一瞪眼
“我哪有啊!”
“什么?不是被你从那石匣子里偷走的么?”皞惊奇到
“不是我拿的!”
我恼怒道,皞一脸雾水
“不是你拿的那是谁拿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哼,我也想知道呢!”
我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竟然有人在我的眼皮底下拿走了遗骨和信物,本事不小啊!前天晚上出现在客栈的那个身影,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第三十九章完

第四十章 伥鬼--炎魔之心

人类的寿命只有短暂的百年,一切都太匆匆,无论生前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一转眼就投入轮回了,连细细回想都来不及。妖怪则不然,几千年的寿命有足够多的闲暇时间让你把经历过的每一件事都仔细回忆上数百遍,无论是伤心还是后悔,都足够让你慢慢忍受,直至再也忍受不了。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千年道行的妖怪,其性格都会变得极残忍或是极冷漠的原因。
与生命的漫长相比,其实妖怪的心,根本承载不下那么多的心事。
也许你们不会同意我的观点,理由--青鬼葻活了两千四百多岁,可是既没变得残忍也没变得冷漠。没错,我算是一个特例,那是因为我会一项其他妖怪都不会的事情。
我懂得遗忘。
遗忘是人类一项特有的本领,其他无论何种生灵在此方面均不及人类。人类寿命虽然短暂,但仍然不想记住这短短生命中的全部事情。当一个人觉得某些事情不值得记忆,或者某件事不想再记起,他便会去淡忘它,用一种妖怪觉得不可思议的力量把这些事情尘封在脑海中,直至彻底抹除。
如果做的不错话,若干年过去之后即便有人向他提起那件事情,他也会皱着眉头说:是么?有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啊。
大部分妖怪是羡慕这样的本领的,可惜他们做不到,妖怪的记性好到就连小时候怎样尿的床,或者修炼成妖之前被谁欺负过这样芝麻绿豆的破事,都记得清清楚楚。优秀的记忆是关乎妖怪修炼与生存的基本保证。
我却学会了遗忘,而且是有选择性的,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将以前做过某些的事情忘掉,然后一颗心便如同重获新生一般纯净如初。因此,我的负担似乎比其他妖怪来的要轻,性格自然也平和的多。
从第一次学会这种本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千多年了,不断的经历,不断遗忘,我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好。但是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所有被遗忘的记忆一起回到我身边将会是个什么情形。大概会像无数个镇压着恶魔的封印同时开启一样吧,如果恶魔太凶悍,我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难逃被吞噬的厄运。
这样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现在就有人在试图触动我封存的记忆,想把我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自然不可能坐吃等死。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我选择了一点点的开始面对,从最初的记忆开始。那是我开始遗忘的根源。
…… ……
“这个混蛋,居然害死我小妹!大哥,杀了他!”
“大哥,你到底杀不杀他?!你不下手的话我们兄弟两个来!我早就觉得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现在小妹竟然被他害死……”
“可怜小妹死的尸骨无存啊……姓蓝的,我剖了你的心也不解恨!”
我蜷缩在又湿又冷的地上,闭着眼睛,耳边传来那两个家伙疯狂的怒吼,我绝对相信他们想要我的命,我还没死,只是因为四人之首的褚龙一直没发话。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