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82节

妖怪传记_第82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8: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即便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也不能阻止伤口继续出血,呵呵,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血流的太多,妖怪也要乏力的,静静的躺着昏昏然就睡着了,自从南行开始,我越来越讨厌睡觉,因为一旦入睡,必定会坠入同样的一个梦中。
…… ……
江边,一马平川中,一座山峰孤独的临江立着,山不高,从平原上看起来,那形状好像一只蹲踞在江边上的孤狼。孤狼挺身引颈凝望着前方,它看着的地方,便是长江的入海口,浑黄的江水和碧蓝的海水在那里碰撞着,冲击着,结成一道永远不能消失的分水线。
而孤狼脚边,是长长的滩涂,靠近水边的地方,如水田般被划成一块块大小不等的池子,每次满月大潮涨起,池子里便蓄满海水。靠近陆地的地方垒起一口口土石大灶,池子里的海水被打到锅里,灶下的火焰没日没夜的烧着,煮着,直到碧蓝的海水被熬干,锅底凝结出一层厚厚的白雪似的的盐粒。
这便是远古流传下来的制盐法,而这滩涂,便是以出产“皎白如雪”的吴盐而闻名的通州盐场。
依傍着盐场,是一座小小的城池,护城的小河静静的围绕着青砖灰瓦的城墙,四角露出不甚高的城垛子和门楼,古老的通州城便是这般模样。
我们现在正站在护城河外,背山面水。
“这座山叫做狼山,山下这城叫做通州城,现在,你明白那两句偈句的意思了吧?”
褚龙沙哑如碎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原来是这样,「水连天」就是江海汇合的地方,「白狼」指得就是这山,而「火遍野,青龙吐白雪」则是形容这盐场煮海为盐的情景!这描述的还真是绘形绘色啊!”
褚龙点点头,又道
“你看到宝藏了么?”
“没有啊,在哪里?”
我茫然,虽然知道了偈句的意思,可是感觉跟宝藏还差的很远啊,褚龙明白我心里想说什么话,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道
“虽然也有人能够根据偈句找到这里,但他们还是得不到宝藏,因为他们不知道最后的钥匙。”
“最后的钥匙?那是什么东西?”
我急切的问道,褚龙却像个说书人那样,到了最要紧的关头突然卡住不说了。急得我心痒痒的。
最初我跟随他们,只是凭了一时的好奇,其实,那时候的我真的不相信这些人类会比妖怪有更大的本事能够找到宝藏。但是后来随着目的地的接近,我开始对褚龙这个人类越来越另眼看待了,我越来越发现这个人非同一般。。
他的城府极深,对于这个宝藏他知道的比任何一个人都多,但是一路上他却只字不提,就连对祁氏三兄妹也未吐露半句。对至亲之人也如此提防,这样的人,不可谓不奸。
据祁燕所说,他们兄妹三人的功夫都是褚龙教出来的,但是一路上无论经历任何凶险,都未见褚龙出过一招半式。我想他是不愿意在我面前显露自己的底儿,这样正好证明了他始终对我心存怀疑,此举不可谓不诈。
对这样一个奸诈狡猾的人,一方面我越来越想知道他深藏起来的真实面目,一方面我也越来越感到害怕,对一个人类感到害怕,这是我平生的第一次。
我的两任师傅都曾经说过,一个摸不清底细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
原因之一,是他对我的态度。
祁虎祁豹的死,我对褚龙的解释是他们不小心摔下了悬崖,这解释蒙骗不了任何一个稍有智慧的人,然而褚龙却没有提出半点质疑,至少从表面上看来他完全接受了我的解释,一路上依旧对我很好。
我已经将种种可能都考虑到了,我想,对此的解释只可能有一个,他或许想利用我做完某事之后,再对付我。就算是如此,但是只凭他这种滴水不露的城府就已经足够令人生畏了。
其次,令我不能明白的,是褚龙对于祁氏三兄妹的感情。
这三兄妹是褚龙一手抚养长大的,他们对他的是完全的信任、依赖与敬佩,尤其是三兄妹中最小的祁燕,甚至视他为父亲一般。
而他又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呢?祁氏三兄妹一个接一个的惨死之后,我从他的身上看到的完全是另外一种表现,并不是愤怒或者悲伤,反而是一种好像卸下了包袱一样的解脱感。这完全不符合感情丰富的人类的常理。
这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那么反常,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这些都还不算最厉害的,最使我害怕他的一个原因是,我的读心术对他完全不起作用,我根本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对一个人类竟然无法使用读心术,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大大的超出了我的认识范围。
“蓝兄弟,你在想什么?”
冷不丁,褚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吓了我一跳
“呃,没有,没什么,呵呵。”
我很不自然的回避开褚龙眯起的眼睛中射出的精光,虽然我是个妖怪,但这样犀利仿佛要透到你内心深处一般的目光,我也不想与之对视。
“我知道你在思考我刚刚说的话,”
褚龙慢悠悠仿佛很随意的说道,
“请勿着急,今晚太阳落山之前,你就会等到答案的。”
说罢,他便捡了一处背阴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起来。
我抬头看天,晌午刚过,炎炎的烈日还在头上火辣辣的照着,距离日落还有三个时辰,看来惟有等待了。我无可奈何的盘腿坐下,闭上眼睛打起了瞌睡。朦胧中有声音叫我的名字,我模糊的分辩出那是燕子的声音,她叫我不要睡去,叫我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身边的危险。
于是我醒来,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如血的残光洒满了枯黄的滩涂,染的江水殷红一片,令人心生凄迷。
“你抬头看狼山!”
褚龙突然说道,他早已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我闻声抬头,狼山顶上有一座灰白色不知有多古旧的小石亭,从山下遥遥看去,仿佛白狼的一只耳尖。此刻,当夕阳的余晖洒过石亭子顶,我看到了一道五彩的闪光,像是一面宝镜之类的东西在反射着夕阳的余晖。
“那是什么?”
“那就是钥匙,开启宝藏的钥匙。”
“那么宝藏在哪?”
“就在那边!钥匙指着的地方。”
褚龙指着滩涂的尽头,我看去,那是狼山投下的一片阴影,在影子的顶端,那五彩的一抹霞光也一并映在地上,形成一朵小小的光斑。光斑照耀着的地方,是滩涂边上的一片丘陵。
忽然记起今日是夏至,白昼最长的一天,也是太阳投下的影子最短的一日,终于明白了,原来只有在这个时候,在这样隐秘的地方,才能窥破宝藏的所在。若不是从小在师傅的教导下学习过人类的历法知识,我也不会明白,难怪褚龙会自负无其他人能解开此迷,人类有时真的比妖怪聪明呀。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惊异的问道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把这种辨认的方法教给了我”
褚龙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
“因为,我家族里的每一个男人,都要能够准确的寻找到宝藏的方位。”
“什么?”
“因为我的家族,就是世代守护这宝藏的人。”
“你是……守护宝藏的人?!”
我惊讶的合不拢嘴,一直以为他不过是个和我一样的盗宝人,却不想他居然与这宝藏还有如此的渊源。
惊讶过后,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如果是这样,你大可自己取得宝藏,为何还要我跟你一起呢?”
“那是因为,我们家族虽然世代守护这宝藏,但却碰不得它,想要开启,须得借助特别之人的力量。”
“特别之人?你说我?”
“对。一定要借你的手,才可以取得宝藏中的东西。走吧,钥匙指示的时间很短暂,我们先去看看宝藏,其中的缘由,我慢慢再讲给你听。”
说着,褚龙人已经向前走去,我只得紧随其后。
转眼来到近前,只见一个个微微隆起的土丘连成片,上面生满了芦苇之类的水边植物,光斑正洒在其中一座土丘上。这样的地形,在江边上再常见不过了,若不是有光斑指引,绝难以寻找到正确的地方。
褚龙先是慢慢围着土丘绕了三圈,然后撮土为香,对着土丘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词,神情极为肃穆恭敬。
褚龙叨念完了,见我看的一脸茫然,遂解释给我听
“我的家族世代守护这宝藏,这土地的下面存我祖先的力量,莽然开掘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现在可以开启了么?”我问
“再稍等一下”
褚龙说道,两手捏了个指诀,然后以一种奇怪的步法向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各踏出一步。他每踏一步,我都能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微微颤抖了一下,这颤抖不是来自他的脚步,而是来自深远的地下。
接着,他又换了一个指诀,依旧以刚才的步法,向着乾坤十二个方位各踏出一步,这一次脚下的颤动比刚才要细微的多,几乎感觉不到了。
这次不用他解释,我知道,他在扣谢四方象神,十二方丁甲天神,想不到这一座宝藏竟然有如此多的守卫神灵在镇守,我越来越疑惑了。
“好了,现在可以动手开启了。”
褚龙对我示意到
“上五步,艮位斜七步,然后开掘,掘至七尺便可。”
说完,他自己站到一边看着我
“为什么是我来做这种体力活?”
我愤愤不满的嘀咕着,口中念一个破土咒,霎时间泥土纷飞,不一会,土堆便消失了,面前变成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我朝坑中一望,顿时惊奇的瞪大了眼睛,原来这土地下面竟然是一座巨大的石穴。石穴大约有两丈来长,七尺多高,是由一块块方方正正的青石砌成。而石穴的顶盖,则是一整块巨大厚重的青石板严丝合缝的盖上去的。整个石穴整齐方正,石料的做工也精细考究,不像是宝藏,倒像是人类的墓室。
“宝藏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我奇怪的看着褚龙,心想,是不是你弄错了,把你们家祖坟当成宝藏了?
“宝藏从来没有开启过,我也不知道是这种样子的。”
褚龙盯着巨大的青石穴说道,看得出他的眼中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惊奇
“那就先打开看看了!”
我说着,便去扳动那块巨大的青石顶盖。我虽然不善长打斗,但妖怪的力气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不是我自夸,削金断铁碎大石这种事,我做起来的面不红心不跳,大气也不喘一下。可是现在,我已经累得几乎脱力,石板纹丝不动
“喂,你别光站着看,也过来帮帮忙呀!”
我朝站在坑外的褚龙喊道,虽然这家伙的外貌看起来像个半老头,但据我一路的观察,他的实际年龄一定比外表年轻许多。
“我说过,我不能碰这些东西,否则家族的诅咒就会降临到我头上。还有,你这个样子……是打不开的。”
刚说完,我咕咚一声顺着石壁滑到了地上,
“你既然知道打不开还不早说!想累死我好自己独吞宝藏是吧!”褚龙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是在考虑该怎样做,是你自己太着急了而已。”他思索片刻,继续道“你伸手摸一摸这青石顶盖,上面是否有凹槽之类的东西?”我依言,伸手摸去,怎奈这石穴实在太过高大,我的个子根本够不着,只得轻轻一跃,翻到了青石顶盖上面。几下佛开洒落上面的浮土,竟然真如褚龙所言,这看似平整的青石板上,竟然有几处凹凸不平的刻痕,好像是花纹或者字符一般。在石板正中的一处,凹痕颇深,竟然能伸进几根手指进去。
我连忙转身向褚龙喊“有啊有啊,现在怎么办?”“把手指割破,滴一些血进去!”褚龙说道,我一听马上反驳“滴血?!不行,我不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凭着妖怪的直觉,我觉得这样做一定对我不利,我才不会傻乎乎的就范呢。
“我说过的,这件事情凭我一人之力是做不到的。打开宝藏,必须要以血为祭,而这血一定不能是我族之人。”褚龙也不着急,只是向我解释,但我还是不愿意,然后是短时间的沉默,我蹲在石板上,他站在土坑外,彼此僵持着。
最后,还是褚龙先开了口“如果你实在不肯,我也没办法,但是在此之前,我可以向你解释一些事情。关于,我的家族和这宝藏的故事。”“哦?你且说说看!”一听这个,我立刻来了兴趣。这个人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想要知道他的底细,这一直是我一路上耿耿于怀的事情。
褚龙沉吟片刻,似乎是在考虑该从哪里说起“不知道你听说过“神民”这个种族没有?”“嗯,听说过,据说是上古大神遗留在人间的子孙,身上沾染有神的灵气,是介于凡人和神灵之间的种族。”“嗯,说的不错”褚龙点点头“想不到你知道的东西还不少。”我微微笑,心想那是自然,因为我是妖怪嘛,不过褚龙后面的一句话却让我吃了不小的一惊“我的祖先,就是神民的一支。”“啊?!你是说,你是神民?”我瞪大了眼睛,实在看不出来这个其貌不扬的矮个子家伙会有远古神裔的血统“怎么?看着不像是么?”他嘿嘿的笑起来,沙哑的声音让我听起来浑身起鸡皮疙瘩“很久以前,我的祖先从神民世代居住的圣地流落到这里。后来,为了维持子孙繁衍,只得跟凡人通婚,以至于神裔的血统越来越淡薄,大神遗留下来的力量也一代比一代弱。到了我这一代,除了寿命稍长一些之外,可说是已经跟凡人没有什么大异了。”说到这里,褚龙沉默了一会,一贯冷漠的脸上,也不免露出些凄然之色。从前听师傅说过,神民是一种自恋、高傲的种族,他们心中只崇拜自己的大神祖先,蔑视一切低等的生灵,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那你们又是怎么跟宝藏扯上关系的?”“这宝藏就是我的祖先流落至此的原因,据说这里面的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