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89节

妖怪传记_第89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0:1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2
小月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我知道生性贪玩的她一定被说动心了
“好,那就去看看!”
小月笑嘻嘻的这样说,我的心“咕咚”一下再次沉低
就这么着,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小月跟着那个无赖家伙坐上出租走了。这个晚上,那个该死的浪可心带着小月去了一家据说是超级无敌新新人类才去的俱乐部。说起来那个地方我还认得,是个群魔乱舞的大本营,我曾经好几次在深夜从那里把喝得酩酊大醉蹦到台子上跳艳舞的妙九拖回家来。
他们俩在那儿又吃又喝又唱又跳的一直玩到了天亮,小月腮帮子笑到抽了筋,小蛮腰扭到椎间盘突出,跳舞跳到左脚踩右脚。认识她五百年从来没见她这么疯过,一时间我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妙九的影子。
清晨七点钟的时候浪可心才送她回了公寓,小月累得几乎连路都走不成个,两个家伙还在分别的时候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看到这里,小鬼的记忆全部结束,我心中就只剩下两个字:后悔!
真后悔昨天那么轻易的让小月走了,简直是送羊入虎口了!还记得在云梦泽遇见那个浪可心的时候,这家伙自说是天道的传承者,就这个德行还自称天道呢,我呸--!
早饭也没心情吃了,我在屋子里来回乱转,现在该怎么办?是去小月家把她从床上揪起来狠狠批评一顿,还是去找那个叫浪可心的小子让他离小月远点?还是先去把那个该死的叫“咽气”的雪妖收拾了?还是……呃,不好意思下面的还没想出来。
“主人,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么?”
瓶儿端来了早饭,在一旁问道
“出事?哦,没有,……不过,也快了,我已经可以预见到了。”
我没头没脑的回答到,
“很少见主人你这样子啊,能说给瓶儿听听么?”
大约我的回答让瓶儿听得一头雾水,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放下托盘,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嗯?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我看看她焦虑疑惑的目光,长叹一声
“唉……还是瓶儿最贴我的心啊!”
于是就把事情的始末跟她说了一遍,却不想,瓶儿听完之后,竟然“噗哧”一声笑了,弄得我十分生气
“有什么好笑的,我已经很烦心了啊!”
“主人,嘻嘻……嗯,恕瓶儿多嘴一句,你可别生气”
瓶儿抿着嘴忍住笑说道
“你的担心和烦恼完全是多余的。”
“什么?我烦心怎么多余了?你知道她有多冒失,多大意,她……”
不等我说完,瓶儿摆摆手止住我
“主人,你不觉的你对小月管的太多了么?她又不是你的孩子,你干吗凡事都要替她操心?昨天你不是说过嘛,每个妖怪都要自立的,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让她自己去面对生活好了!”
哦?这……对啊!
瓶儿的几句话,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一下子从盲目中清醒过来,是啊,我怎么这样傻,一直以来,我们对小月的关心和照顾已经超出了朋友的范畴,我们几个,尤其是我自己,对待她更像长辈在照顾一个小孩子!我们一边希望她快点放弃小孩子的心理成长起来,可同时又在拼命的保护她限制她,小月现在这种毫无心机,动辄就要依赖别人的性格完全就是我们一手造成的。嗨!要不是瓶儿的一席话,我还真转不过这个弯儿来呢!
“谢谢你瓶儿,你说得对!我想明白了,就让她自己去面对吧!来,咱们吃饭!”
“好哩!”
我边吃饭边想,瓶儿能说出这番话,看来,她的自我意识已经完全恢复了,那么,自立的日子也就快要来临了吧。
吃过饭,我打了几通电话出去,向本地区几个妖怪团伙打听那个雪妖的来路。妖怪拉帮结党的目的和人类一样,只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更好一些而已。所以妖怪团伙和人类的地下帮会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所从事的生意危险性更大,而搜集消息方面更灵通一些。
然而询问的结果出乎我的意料,那几个在本地算是很有规模的团伙居然没有一个知道雪妖的来历。就连他何时来到了本地,现在栖身在何处都没有一个知道的,这让我隐隐感到不安。这些妖怪们平日里靠的就是贩卖消息来混饭吃的,他们的眼线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如果有外来妖怪进入本地区,他们决无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难道,那个雪妖的实力非同一般,行踪隐秘飘忽,根本无法察觉?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打探一趟,也不完全是因为担心小月,实际上也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嘿嘿,我的“追魂系统”已经好久没用了!(关于追魂系统,在拙作第一集《花香四溢》中有介绍)
记得上次使用还是在帮助小花妖寻找妈妈的时候,唉,这孩子走之后,最初几个月还有寄几张明信片给我,往后就没有音信了,也不知道生活的如何,偶尔想起来还满挂念的呢。我一边浮想联翩,一边插好接收盒,打开电脑,启动程序。记得上次搜集整个人间的各种信息,居然只用了两个小时,这在从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再一次惊叹人类所创造的这种称之为“科技”的东西。
妖怪的力量来自于身体,而人类的力量来自与头脑,妖怪修炼一副强大的身体需要上千上万年,而人类在头脑中创造一样东西可能仅仅只需一瞬间。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妖怪总是赶不上人类的原因吧。
这次,我只是搜索一下本地区可能藏匿雪妖的地方,整个过程仅仅用了两分钟,居然比我安装一个游戏还快!!来不及继续感叹,我看着搜寻出来的结果,愣住了,个叫咽气的家伙居然住在……八里墩坟场?!
…… ……
第三天的清晨,踏着薄薄的雾气,茕月如约来到了早已被废弃的,荒无人烟的,兔子都不来便便的八里墩坟场。谢天谢地,她总算记得挑战这回事,这两天里都跟没事儿似的照常吃喝玩乐,我还真担心她忘了呢。
虽说现在已经是春天,但这野地里的晨风还是那么冷飕飕的,吹过那些连墓碑都烂掉的没主坟丘,上面的荒草发出簌簌的声响,白日里也透出一股阴森之气。不过,天生没有冷暖之感的冰女,对这一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只苦了悄悄尾随跟梢的我,把要打喷嚏的冲动忍了又忍,那种感觉,一个“惨”字怎了得。
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却没见约定的对手出现,我离着远远的,找了个合适观景的地方藏下身来,单等好戏开场。
“喂————!你不是要挑战我的嘛?快出来呀————!”
小月把嘴长得大大的朝旷野中喊道,半晌,没有动静,小月又喊
“我数三个数,你再不出来我可走了啊!一……”
我一听差点没从藏身的地方骨碌出来,看她的表情,我绝对相信她说得出做的到,这个丫头,她以为这是小孩子做游戏,可以说不来就不来的么?!
一字还没落音,一道白影就忽的出现在她眼前,那是一个又矮又瘦又小的妖怪,一身的白衣,刀背儿一样窄窄的脸上根本看不到血色,头发胡子眉毛统统都是银灰色的,难怪小鬼们会形容他为“白乎乎”的家伙。
此刻,这白乎乎的家伙正眯着那一对细小的眼睛,青灰色的眼珠子来回扫视着小月,射出两道寒光。
小月被这冷不丁的变故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两步,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眨来眨去,我知道,她根本没看清处对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这次我可看得清楚,那个家伙,竟是从小月身边一个坟丘后面钻出来的。
难道,这些天这妖怪一直居住在坟丘里?我想着,背上不由冒起一阵恶寒,不是为他住在那样恶心的地方,而是我担心小月。
如今的妖怪大多都学会了在人间享乐,即便是修炼,也没有谁再肯像从前的妖怪们那样坚忍耐苦了。这个雪妖,放着舒适的城市不住,选择这样偏冷僻静的地方栖身,行踪诡秘没测。他这样子,简直像极了老一辈的妖怪的作风,一个如此谨慎坚忍的妖怪,没有理由不强大。
“你、你就是给我下战书的那个、那个……”
小月翻翻眼皮,大概在是在想人家的名字,我只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这丫头,今日怕是要把我们几个老妖怪的脸都丢在这乱坟场上了。
“在下正是雪妖严七,昆仑的冰女,你好。”
妖怪沉声说道,声音和他的名字一样,没有一丝感情色彩,冷冰冰的。
“哦,对对!你是严七,你好你好,呵呵!”
小月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这副样子,不像是在跟挑战对手说话,倒像是在街上遇见了多年不见的朋友。我悲哀的叹口气,安慰自己,想开点吧,怎么说这都是她的第一次,没退缩,已经很不错了。
“那么,可以开始了吧”
雪妖说着,活动下周身的关节拉开架势,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传来,我疑惑起来,难道这么瘦小的他也是力量型的妖怪?这样的话,说不定小月有赢的胜算,因为小月的冰雪法术中,玄冰禁制有着强大的防御肉体攻击的能力。
“等一等!”
小月突然叫了起来,雪妖和我俱是一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听她道
“不用打仗这么激烈吧,你喜欢做昆仑的主人,那就让给你做好了,反正那么安静的地方我也不想回去住,你管理昆仑的时候记得注意一下环境保护就行了!”
我有种被撞到头的感觉,脑袋里嗡嗡作响,这、这还是挑战么?妖界向来崇敬强者鄙视弱者,这样的话,亏她说的出!
“战书既然下了,那就不可不战!”
雪妖阴郁的声音响起,看来他并没有被小月的说辞所动摇
“我要得是用实力赢回来的昆仑主人,你出让的,我不要!”
嗯,这才像个顶天立地的妖怪嘛!我连连点头,为很久没有看到如此有气节和性格的妖怪而激动!(喂,你到底帮是那一边的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好好挑什么战啊,的非要打个头破血流才好么?”
小月不满的嚷嚷道,可惜雪妖已经不打算跟她浪费时间磨嘴皮了,身形一闪,向着小月扑了过去。霎时,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还好小月这次反应机灵的多了,一侧身闪过,随手结起了一层薄薄的玄冰禁制。
我说过,玄冰禁制是小月第一次变身的时候自己悟出来的禁制法术,不仅水火不侵,而且在抵御肉体攻击方面相当有效。估计小月没事的时候自己也不断练着玩,此刻,她把禁制缩小为薄薄的一层罩在身前,既保护了身体又不妨碍施法,与护体神功有异曲同工之妙。
雪妖的攻击还在继续,这家伙果然是力量型的妖怪,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快如流星,手起腿落,带着一声声尖锐的破空之响。虽然伤不到小月的身,但带出的气浪也震的小月摇晃不已。
小月不得已,也开始急速的腾挪跳转分拆招数,但总是技差一筹,不多时已经身中数招,幸亏有玄冰护体,这才没伤着,但是看得出她越来越辛苦。我越来越担心,情形不容乐观,若是战斗一旦持久,小月体力不支,那么禁制的力量就会随之减弱,如果失去禁制的保护,小月的结果可想而知。
小月的绝技是瞬间冻结一切的冰气,但是这个法术必须凝神灌注集结灵气于掌心方可实施,像现在这样一刻也不停的防守,根本没办法实施法术。我想,也许雪妖在战前做了十分细致的准备,他早就针对小月的特点制定了战术。现在小月与他,就好比是温室里出来的兰花遇上了野生野长荆棘草,缺乏实战经验的小月纵然有高妙法术在身,也被逼得发挥不出半点威力。
渐渐的,小月的动作越来越吃力,相反那个雪妖却越战越勇,禁制的力量已经在悄悄减弱了,我叹一口气,微微调整气息,准备上场了。这次战斗,让小月吃点苦头就好,我自然不可能让她有什么意外,因此才不远数十里巴巴的跟了来,又在这草堆坟堆里蹲大半天。
只是有一点,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能出手的。
这种挑战,规定的是一对一,不打到一方无还击之力是不能停手的。如果我出手护住小月,就代表小月违犯了规则,犯规,比输了更糟糕,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她的一生都会是个耻辱,她将在妖界再难抬头。所以,我一旦出手,就只能彻底毁灭雪妖,决不能让任何妖怪知道今天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杀戮,因此,现在只能祈祷有奇迹出现,让小月可以反败为胜了。
小月节节败退,禁制力量越来越弱,雪妖眼看时机成熟,突然使出了杀手锏。一时间,随着他的出拳,四月的天空里居然飘起了片片雪花,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极为寒冷,很快,雪花又变为了拳头大小的冰雹,噼里啪啦的砸向小月。我心中一惊,居然是冰雪法术!难怪这家伙自称是雪妖,没想到除了肉体攻击之外还懂得跟冰女一样的冰雪法术。
冰女是不畏寒热的,但她毕竟也是生灵,普通的风雪冰霜对她来说无足轻重,但如果气温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她也会有被冰封起来的可能。
说实在,在遇到小月之前,我也曾见过一些使用冰雪法术的妖怪,但是和小月比起来,他们的那点伎俩都显得太幼稚了。如果单单论起冰气的厉害,小月的力量决不逊与身为冰雪灵兽的雪尘,可惜,就是拥有这样本事的小月,却不懂得最起码的战斗技术。
说是迟那是快,小月终于在雪妖的冰雪加拳脚的攻击下脱力倒地了,倒下去的一刹那,身上薄薄的蓝光一腿,禁制消失了。雪妖瞅准这个机会,一股白气突然集结起来,如一条巨大的白龙,投江一般猛烈的向小月冲了过去。跟小月在一起这么久,我自然认得那是极寒的冰冻之气,只见来不及防备的小月,一下子被那白龙吞噬下去。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