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90节

妖怪传记_第9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0: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片刻,白气散去,一块巨大的冰山立在荒地之上,小月被牢牢的封在了冰里。雪妖狞笑着,走向冰山。
我只觉心中一冷,完了,胜负已定,看来只有我出手了。
这样想着,我从藏身处站了起来,还不待发威,突然,眼一花,雪妖和巨冰之间又多出了一个身影。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人出现在雪妖面前,再仔细一看,居然是那个浪可心。
这是怎么回事?
“不许你伤害我的小月!”
浪可心冲雪妖喊道,我头一晕,什么叫“我的小月”?只不过在一起吃了两顿饭而已,就变得这么亲密了么?雪妖可不管他说什么,上前一把,把他拨拉到一边去,继续走向小月。谁知,浪可心又迅速的蹿了上去,一把扯住雪妖的衣服领子厉声大喝
“有我在,你休想伤害我的小月一根寒毛!赶快把她给放了!”
雪妖停下了脚步,看着他,忽然阴森森的问道
“那么,没有你在就可以了是么?”
“你说什么?”
浪可心没听明白,可我明白了,雪妖这是要杀人,虽说那家伙自称是什么天道传人,但我可没见他露过真本事,万一被妖怪杀了,小月少不得怨我,我抬腿就冲……
“扑!”
不等我跑到近前,只听一声轻微的声响,那是兵刃入肉的声音,雪妖在浪可心话音落地的同时,以手上寒冰结成的冰刀刺入了他的胸口……
“啊!”
我忍不住叫出了声,都怪我的反应慢了半拍,终究还是晚了,雪妖轻轻的收回冰刀,可怜浪可心连半声都未发出,就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雪妖没有再向前迈去,他终于发现了我。我从观战伊始隐藏的妖气,现在已经毫无控制的释放了出来,一时间周围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的坟头上的荒草受到了我强烈妖气的侵蚀纷纷瞬间枯萎了下来。雪妖饶是老练善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了,怔怔的站在那里。我嘴角微微抽动两下,露出一抹冷笑
“对不起,我本来不想杀你的,现在想不杀都不成了,我得给小月一个交代。”
说罢,我运气凝结于手,一团绿惨惨的阴火在双手间腾起。
“喀喇……”
一阵碎裂声划过我的耳畔,我猛的抬头,赫然看到巨冰在变小,不对,是小月,她在把冰山吸入体内,一瞬间我想起了千年前昆仑一夜之间的剧变,对,那是变身!那个时候我没能亲眼目睹小月是怎样变化,把昆仑数万年不化的冰雪吞噬干净的,今天居然有幸看到此奇景再现。
只是,这变身的代价,未免也太沉重了些。
只是须臾之间,冰山消失殆尽了,只剩下一片残留的水气,小月半隐半现的被包裹在水气之中,好像出尘入世的仙子。她的样子有些许变化,洁白如雪的脸上呈现出一道道奇异的冰蓝色花纹,不仅无损于她的容貌,反而平添了一层绮丽高贵。我暗暗舒出一口气,她真的是变身了,不仅气质明显变得成熟,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强大了数十倍的力量,她终于再一次创造了奇迹。
小月缓缓走向雪妖,那妖怪随着冰女的一步步走近,竟然如同向阳的积雪一样,一点点的瘫软了下来。我起先不明白这是什么法术,片刻后才想起,这是两股相差悬殊的同系力量相互碰撞的结果,因为实力相差太悬殊,因此强的一方会吞噬掉弱的一方全部的力量。也许这样说各位看客们不明白,那么,你们见过大火吞噬掉小火的样子么,那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就像现在这样。
最终,雪妖倒在地上,缩做一团,现出了原形,一个全是长满白毛的怪物。
“原来是一只雪猿,看修行大约已经快成精了。”
小月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语气中竟有几分惋惜的悲意
“成王败寇,你不杀他么?”我奇怪的问道,
“何况,他杀了你的……朋友”
“不必了,想当年白猿母子对我有恩,我此生不会伤害他们的同类的,何况他的道行已经费了,我用不着再动手了。”
小月说着,看也不看地上瑟瑟发抖的雪猿,转而走向浪可心,
“小浪哥……”
她扶起浪可心僵直的身躯,轻轻的叫着,两行眼泪从泛着奇异花纹的脸上滑落下来,我也不禁凄然,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应该如此的呀!这样想着,忽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一时间想不起,急得我绕着坟堆转来转去
那厢小月还在流泪不停
“小浪哥……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你睁睁眼啊,你醒来啊……葻!”
她一下子把头扭向我,
“你不是懂得跟亡灵打交道的么,你把小狼哥救回来吧!求求你了!”
“我?人都死了我怎么救啊!”
“你把他的灵魂带回来吧!求你了……”
小月梨花带雨的说道
灵魂?!
我突然明白哪里不对了,刚刚真是昏了头!那个家伙如果死了,我怎地看不到出窍的灵魂?!联想起云梦泽见到他召唤神兽的力量,怎么看也不像如此不堪的人!我转过身,一把揪开小月,然后对着直挺挺躺在地上的浪可心的“尸体”狠命的一脚踹过去
“TMD!我叫你装死!我踢死你!!”
“啊哟!别、别踢,疼死啦!”
一声哀号响起,“尸体”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
“你们这些妖怪,下手一个比一个黑!刚刚挨了一刀已经够疼了,现在还要挨你踢!我招谁惹谁了我!”
浪可心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着屁股,龇牙咧嘴的叫唤
“小浪哥你……你怎么没死?”
小月怔住了,忽闪着大眼睛看着浪可心,浪可心一见,立刻飞快的把龇牙咧嘴换成了满脸堆笑
“当然没死了,只是昏过去了而已,你看,多亏小葻那一脚把我救活了!”
“你怎么知道小葻的名字?你们认识么?”
小月奇怪的问,
“啊,这个呀,说起来话就长了,不如咱们先离开这个鬼地方,找个适合说话的地方慢慢聊好么?”
浪可心边说边拉着小月向坟场外走去,
“哦……小浪哥你的伤真的没事么?”
“当然没事,我可厉害着呢,小小一个毛妖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可是,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啊!小月,我刚刚居然没有发现,你的脸……好漂亮啊!这些花纹,太美了!配在你的脸上,简直是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美丽啊!”
“真、真的么?我、我有那么漂亮?……”
“我难道骗你不成?你等着,过会进了市区,你这么美丽的样子准会惊的那些凡夫俗子不顾上走路,到时候马路上会堵车的……”
看着他们俩的身影我长叹一声,看来,这场戏始终没有我什么事儿,罢了罢了,安慰自己,总之,一切的结果还是好的,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也跟在他们身后慢慢往回走去。
后记:
妖怪的成长就意味着强大,但这强大似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还好,小月的经历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的闹剧。其实说归说,我又不是傻子,我自然知道浪可心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出现,为什么会故意雪妖让捅上一刀,为了这小月,我得感谢他的。不过,感谢归感谢,我还是不赞成小月跟他这种油腔滑调的家伙交往!
瓶儿:主人,你太专制了吧,小月又不是你的孩子,你应该……
葻:少说废话,我起码也是她的长辈!哼!就是不赞成!

第四十五章 拜师的代价

车站是一个人类聚集的地方,如果你能够静心在车站的角落里坐一会,保证能看到一幕幕像即兴话剧一样有趣的表演。随着汽车的到来和离去,开场、散场,演员,则是那一群一群聚集而来的等车的人们。
一个年轻男人立在站台一侧,拿着手机,时不时打一个电话出去,只见拨打,并不见说话,大约是没有人应答。男人的面上露出很忧郁的表情,和头顶上快要下雨的天色一样灰,每次有车停靠,他的眼神都会一下子亮起来,然后把目光投向人丛里去寻找一番,随着车子的离去,眼神恢复黯淡。我不需要用读心术刻意去窥视他的内心,他这样的神情我已经在人类身上见的太多,我猜他多半是等不来他要等的人了,他想要等待的人也许正跟别人在一起,也许他要等到的东西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站台的另一边,一群老人穿着运动衫背着登山包,看起来精神抖擞的样子在等车,仔细听他们谈话,大约是准备去爬崂山。虽说今天不是个好天气,但似乎丝毫未影响他们的好兴致,听他们兴致勃勃的谈论着行程计划,我不禁微笑。虽然,从我眼中看去,他们中的几个,生命的光芒已经相当黯淡了。
车子再一次停靠,一些衣着打扮十分鲜亮的年轻男女走下来,手里拎着精致的公事包,梳理妥帖的头高高的昂着。男子们三五成群,边走边抽着烟,笑着高声讨论足球或者网络游戏,女子们大多独自走着,单薄的身材,单薄的衣裙和漂亮的皮靴,脸上淡然干净的妆遮盖了一切的表情。
这是一群在附近高级写字楼里工作的年轻人,接触着人类世界最前沿的讯息,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写在脸上,然而我却一样清晰的看到,在他们春风得意的面孔下,掩盖不住的衰败痕迹。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把自己的生命透支的所剩无几了,身体像被白蚁蛀空了的山,随时准备坍塌。
这世上所有的生灵,包括人类和妖怪,在拼命想获得某些东西时候,总会相应的失去另一些,这是天道始然,本来没有什么,只是大部分家伙都分不清楚到底哪些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城市里的人们太忙碌,很少有谁会有兴致坐下来看这样的表演,妖怪也是一样。只是我例外,现在我很闲,闲到无事可做,也无事想做,所以我有心情坐在车站的长椅上,一场一场慢慢看下去……怎么?这样说你们也相信?拜托!我有这样无聊么?我也是在等人而已!
“葻、葻,对不起我来晚了!”
一声急急的问候,一个白衣服的小姑娘匆匆向我跑来,圆圆的娃娃脸因为奔跑而显得有些红晕,大大的眼睛里含着些许忧郁,来到我身边冲我笑笑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有关系,反正我每天都很闲。”我笑笑
“咱们走吧”
“嗯。”
这个女孩叫江小琪,今年十七岁,是个高中学生,父母在一个多月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昨天刚刚过了“六七”。因为她是我一个故人的后代,所以在料理完父母的丧事后,我便接她来家里居住,以方便照顾。
“只有这么少的行李么?”
我看着她单薄的背包问道
“因为要守孝,有颜色的衣服都不用穿了,有这几件够换洗就可以了。”
她回答道,我点点头,没再问下去,在这个敏感时期,任何一个话题都有可能激发孩子的眼泪。
从坐上车,一直到家里,小琪都默默无声,尽管她努力做出很淡然的表情,但我知道她其实很想哭,两年之内接连失去所有的亲人,这种悲伤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可以承受的。其实,接她来住,不光是应故人的遗愿照顾她,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她,因为这个女孩的身份实在有些与众不同。
妖界和仙界通常所指的“半神”,或者也叫“神民”的,都说得是远古大神的在人间界的后裔。但也有一些个别的并不属于这种情况——他们是一些神与人结合的后代,遗传了神的力量却保留着与人类相近的躯体。
因为神人的结合是十分禁忌的事情,因此,这样产生的后代也非常稀少,而且,这种类型的半神,其神力多半不能遗留给后代,所以他们不会像那些远古大神的后裔一样,世世代代享有与众不同的力量与长久的寿命。
看起来,他们似乎跟正宗的神裔比起来有些吃亏,但其实不然。正因为这些弱势的半神没有值得长久仰仗的力量和上天的庇佑,所以,为了要在三界众生面前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们会比一般修炼者更加勤奋和努力,结果,也往往会取得一些惊人的成绩。
典型的例子么,比如说二郎神杨戬,比如说劈山救母的沉香,比如说牛郎织女的一对儿女,现在又多了一个江小琪。
…… ……
许多年前,住在斗枢天上南斗宫执掌人间生杀变化的七杀星君,奉朱雀帝之命到人间办事,无意中爱上了一个凡间女子,并与她结合诞下一子。后来斗枢天派使者追查下来,烈性子的七杀星君自封了仙身与法力,变做凡人一个,誓要与心爱的女子厮守终生。朱雀帝也拿这个一身煞气说一不二的将星没有办法,于是便许了他在人间逗留一世。
谁承想天意不可逆转,七杀君深爱的女子却因为与神仙结合反而折了自己的阳寿,年纪轻轻便撒手人寰。七杀君没有回到天上,而是按照与心上人的约定独自把幼子抚养长大,守护着他结婚生子,就这样,有了江小琪这个孙女。
与那些著名的半神不同,江小琪的父亲并没有遗传到任何神力,这个善良老实的男人从生到死都过着普通人类的生活,对自己的奇异身世一无所知。而属于天界的奇妙力量却隔代降临到了孙女江小琪身上,她自出生起就跟爷爷一样,拥有一双看透三界六道的慧眼。
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她的生活过得与众不同,从小到大都被那些存在于人间的异类们纠缠和窥视。这种情况在七杀君升天后尤其严重,江小琪尚在休眠状态的力量被那些急于提升自己修行的妖物和鬼怪们当作了增强功力的补药,使得这可怜的孩子随时随地处于危险状态中。
我曾经答应过七杀星君,要在他离去后好好照顾他的后人,但是我没有做到,人类常说的一句话是“天意难违”,有时候我也深有同感。江小琪父母的早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