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94节

妖怪传记_第94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0: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在这里有过生意来往,没有一家店主不认识她。
“有新玩意么?”
灵惜随意的摆弄着柜上陈列的古玩,闲散的如同在自家一般,店伙计殷勤的给我们捧上茶,这通常是古玩店对熟客的招待,
“木小姐来的巧啊,刚刚好有批新货过来,您过过眼?”
胖乎乎的中年老板近乎于讨好般说道,灵惜在这一带的名气确实不小,因为她出色的鉴赏能力,各家店主都拿她当神仙一样的供。
“这副画是一个朋友放在我这里代买的”
店主小心翼翼的捧出一副卷轴,两个店员慢慢的展开,是一副工笔花鸟,
“朋友说,这是幅明代的真迹,因为印章模糊不可辨认,所以才作贱价托我代为出手的……”
灵惜只略略扫过一眼,
“不对,这不是明代的画”
店主吃了一惊,小心翼翼的反驳道
“不会吧?我朋友特别请文物馆的专人验证过,怎么不是呢?”
“什么人验证的我不管,总之这是幅赝品没错。”
自己的结论被置疑,灵惜有些不高兴了
“最明显的一点,叶子脉络的笔法不对,应该是清末民初的仿制品,仿的是明代「天门四杰」中唐寅的画风。哼,故意把印记弄的模糊不清,也算作伪者有些良心了,或许只是为了仰慕唐寅的画艺而为之吧。”
老板擦着一脑门的汗,面色惶恐,不住的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受教了,受教了,多谢木小姐!”
我抿嘴偷笑,做古玩生意的人大抵都好面子,即便是让赝品打了眼也决不肯透露给别人知道。那老板口中说的朋友托为代买,多半就是他打算从别人处收购,还没最后敲定价钱而已,灵惜刚刚的指点不蒂于是化去他一场破财的灾祸,大约今晚他会梦里偷笑吧。
“还有什么东西,拿来看看?”
灵惜喝着茶问道,老板立刻忙不迭的应着
“还有一件明代的钧窑瓷瓶……哎,那个谁,快去拿来给木小姐过目!”
“嗯,这件么,还有点意思……”
灵惜把玩着瓷瓶,总算微微露出一点笑容,老板趁机在旁边插话
“虽说是年代近了点,不过这东西做的还算精巧,形状好,窑变也自然,应该是过了几遍窑的,不像那些近代东西,做的粗……”
灵惜不等他罗嗦完,便很干脆的说道
“多少钱?我要了。”
“跟你们逛街真没意思!”
妙九糗着一张脸跟在我们身后嘟囔
“说好了逛街的,干吗不去百货商店,来这种地方?!”
“既然你是跟着我们出来,那自然要遵从我们的意见,我说的逛街就是来这种地方!”
灵惜一句话,噎得妙九眼珠子差点鼓出来,她龇着牙,但终究却没有还口,我小声问灵惜
“老鼠今天这么老实,你怎么着她了?”
“哼,我可没兴趣调教她,是她自己有求于我而已”
灵惜扬扬眉毛,十足的酷相,我便不再追问,能忍受住老鼠的死缠烂打她也算很不容易了。
又走几步,灵惜抬腿迈进另一家铺子,我抬头,木色的匾额上写着“独玉斋”三个古朴的大字,不由一笑。呵呵,终于遇到大家共同爱好的东西了,妙九也暂时停下了抱怨,跟着灵惜脚后进了铺门。
妙九虽然贪财,但是却不是任何值钱的东西都喜欢。或许是因为有在天界生活的经历,所以跟我们不同,她一向对那些字画瓷器之类的东西看不上眼。在人类制造的器物中,她唯一感兴趣的,也就只有珠宝玉器。
但即便是找到了共同爱好,妙九和灵惜两个家伙仍然停止不了互相抬杠。
“这是块岫玉,根本不值几个钱的,上当别说我没提醒你啊!”
妙九抄着手,一副内行的表情,灵惜轻哼一声
“别在我面前充内行,我开玉器铺的时候你还是个小耗子呢!”
“你太过分了!我好心提醒你,你!……”
妙九最忌讳被称作耗子,登时火冒三丈,不过长了半天嘴,那惯熟的三字经愣是没蹦出来,我皱皱眉头,这家伙今天真是太奇怪了。依照我的经验,除非是有把柄被抓住她才会这么老实甘居下风,可是听灵惜刚刚所说的,又不像这么回事。真是太奇怪了。
嗯……不过再仔细想想,还有一些可能
“嗯,妙九,雪尘又出国去了么?”
逛街休息的间隙,我们去了一间灵惜相熟的茶室,趁灵惜去点茶,我问妙九
“没有啊,你找他有事么?”
“哦,不不,我随口问的”
又一个可能被否定,我想想还是不死心,又试探的问道
“那么……你帐户里没钱了么?”
“没有啊,老公上月发的薪水还没花完呢。”
妙九抓起点心咬了一口,狐疑的看着我
“问这些干吗?你有什么不良企图?”
天呢,真是好心遭雷劈,我这明明是关心她嘛,她那种很不友好的眼神直接刺痛了我善良的心,于是我索性直接明了的问
“什么困难都没有,那你干吗跟在灵惜屁股后面委曲求全?”
“谁说我没有困难的!”妙九一瞪眼,“老娘我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啦!”
“啊,什么?!”
我吃一惊,从来只听说雪尘被妙九赶出门去,还没听说过妙九被禁止回家的
“这么严重啊!出了什么事情?”
“我、我……”妙九几次张了张口,“不行,不能说!”
“你说出来嘛,好歹大家一起帮你解决啊!”
虽然我拿出很有诚意的眼神,妙九还是闷不做声
“怎么了?”我愈加奇怪
妙九闷了半天,没头没尾的说了句
“你别管了,是朋友就陪着我躲一阵子,其他的别问了!”
说这话,妙九的神色怪怪的,也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发愁,总之认识她这么久没见过她这样。我点点头,没再问下去,算了,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再要刨根问底的就讨没趣了。
于是,我转移注意力,开始专心解决面前的这堆看起来很可爱的小点心,嗯……吃起来也挺可爱的……
“这些点心里面掺了今年清明前的第一茬新茶叶磨成的茶粉,怎么样,味道很清香吧?”
灵惜在我塞的满嘴点心的时候回来了,我抽不出嘴巴说话,只得一个劲儿点头,不消说,酷爱吃甜食的老鼠自然也是拼命点头。
木头虽然是素食者,但这并不防碍她成为一代美食家。在美食鉴赏方面她的功夫绝对不在我之下,大到罗汉全席小到茶果点心,她全部都能点评的头头是道。能获得她青睐的美食,不单要有绝佳的色香味,而且还要有与众不同的材料花样和巧妙的心思方法在里面才可以。
只不过有一点跟我不同,这家伙只知道吃,半点都不会做。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种叫做「诺果」的东西?”
灵惜在桌子边坐了下来,问我们,我和妙九同时摇了摇头,这时,茶端上来了,是早春的毛尖,茶汤清爽,香气袭人。我刚刚吃的太快被点心噎到了,当下也顾不得细品,连忙拿起杯子咕嘟咕嘟灌下去,窘迫是解了,不过喉咙也被热茶烫的生疼。再看妙九,情况也不比我好看多少。
只听灵惜娓娓到来
“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故事,相传,居住在滇中深山里的苗人女子,因为山区闭塞的缘故,都向往能找到一个住在山外的英俊高大的夫君。但是由于苗人对故土的依恋,她们不愿意走出深山到外面生活。
很久以前,有个汉人男子进入滇中深山采药,不慎迷路,所幸遇到了一位的苗人少女相救。少女便让男子在家留宿,男子见少女娇美可爱,又对自己处处温柔体贴,便忍不住想与她欢好。少女便央求男子娶她,这男人其实在故乡早有妻儿,但是他被少女的美丽迷住了,就答应了她的要求,两人成了亲。
男子在山里一住就是两年,苗女对他千依百顺,两人恩爱有加,两年后,男子日渐思念起故乡和自己的妻儿老小,最后他忍不住,便对苗女说要回家探望。苗女知道强留他不住,便答应了,但是与他约好,一年内定然要返回,男子满口答应。苗女为夫君准备了丰厚的礼物,送出了山,洒泪挥别。
话说男子回家之后,骗家人说采药受伤,在山中人家修养了两年,家人不疑有它,男子便在家中安心住了下来,完全把对苗女的承诺忘的精光。
眼看快要到一年的期限了,一日男子在家门口闲坐,一个游方的郎中从门前路过,忽然一把拉住他,面露惊惶神色,问他是否曾到过滇中腹地。男子点头,郎中更加惊惶,言称男子中了苗家的毒蛊,不日将死。男子大惊,便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诉了郎中。郎中听罢,长叹,谓此毒名「诺果」,吃下的人如若不完成自己的承诺,时辰一到,腹中便会长出千百条毒虫,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死。男子顿时吓的泪如雨下,乞求郎中救自己一命,郎中摇头说,此毒是苗家密制的,外人难以化解,当下之计唯有赶快赶回苗家,苗女自会替他去毒。
男子听罢,立刻动身像苗疆腹地出发,然而,山高水长路途遥远,男子倾尽全身力气星夜赶程,依然来不及。最后,当约定之日来临时,男子刚刚赶到了与苗女相遇的大山中,再行一程便可与苗妻相见了,但男子中的「诺果」毒也开始发作。登时血流了满地,男子挣扎着向前爬了一段,终于气绝身亡。
此时,苗女也刚刚好来到山中,见自己的丈夫倒毖在地,顿时又哭又笑泪流满面,哭的是丈夫死去,笑的是丈夫终究没有背叛自己。哭笑一番之后,苗女取出毒药自己服下,然后倒毖在汉人夫君身畔。”
听完这个故事妙九忍不住又发表了一番见解,内容我懒得复述了,无非是指责那个男人又花心又负心,应该由此报应云云。滇中苗人擅长放蛊这是尽人皆知的传说,对于这种故事我听说过许多个大同小异的版本,不过灵惜讲故事的水平并不在我之下,所以我也乐得再听一次。
可是,她此刻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呢?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
“你知道我为什么讲刚才的那个故事给你听么?”
灵惜偏过头来,和蔼的看着妙九,我心中一紧,灵惜一旦露出温柔和蔼的表情,来多半不会发生好事
“为什么?我怎么知道?”
妙九对暗藏的危机毫无察觉,灵惜和颜悦色的启发道
“其实,这个故事的寓意就是说,食言背信的人要受到惩罚。你今天早上在给我电话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来着?”
“我答应、我……这个……”妙九突然语塞,
“她答应了什么?”
“自然是讲她为什么如此狼狈的原因给我听了!”灵惜轻笑道
“她不愿意说你就不要强迫人家了嘛!”我劝道
“哼,挖掘老鼠心中的痛苦是我最快乐的事情之一。”
听了灵惜的话,妙九气的把尖牙都龇出来了
“臭木头我警告你,谁都有点儿背的时候,你不要逼人太甚!”
“哦?我哪有逼人太甚,你是人么!”
“我是妖怪!”
“不,你是只耗子。”
“你!你!……”
妙九气的俏脸通红,眼珠子咕噜咕噜乱转,我猜,她是想骂的话太多不知道哪一句先出口才好,但是还不等她想好,灵惜又说了
“你刚刚吃的点心中已经被我放了「诺果」。”
“什么?!”
妙九愣了一下,随即睁圆了眼睛“不可能的,你唬我!”
“我什么时候唬过你?痛快的说出来吧,省得一会儿遭罪!”
灵惜温和的劝到
“那个,不是要等一年才发作么?”
妙九怯怯问道,灵惜眉目一转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么?早就被我改良了,再过十分钟就发作了,现在说还来得及!”
这样说着,灵惜依旧面带三分笑,只是现在这笑看起来更像笑里藏刀了。妙九瞅瞅灵惜的表情,再低头看看自己,呆住了。
妙九这家伙从五百年前就对灵惜颇为忌惮,到现在也是如此。再说,灵惜向来是言出必行,她若说要下毒,妙九定然会当真。我偷笑,假意出言和解
“灵惜,你也太夸张了吧,套个话而已,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
妙九忙不迭点头:就是就是!
“其实要妙九说实话是很容易的,几只鬼蚂蚁就解决了嘛!”
妙九两眼发青……
“怎么样,痛快说了吧?”我和灵惜同时开口道
“我、我……士可杀,不可辱!”
妙九把头一扭,牙一咬,仿佛下了横死的决心
“哈哈哈……”一看她这副模样我就忍不住笑,不等灵惜开口,便替她把老台词重复出来了“你不过是只老鼠……”
我话音未落,忽然,妙九像被九天落雷劈中了一样,“噌”一下桌子上跳起来,差点把桌上的茶也碰倒,只听她口里叫
“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出去躲躲!有人问起千万别说见过我啊!”
说完,就风一样的消失在我们面前。
我和灵惜面面相墟……
“几天不见,妙九的身手已经更上一层楼了,动作真快啊!”
“是啊,我都没看清她是往哪跑的。”
“呃,对了,她为什么要跑啊?”
“不知道哦,她今天太怪异了”
“算了,喝茶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嗯……”
端起茶盅,突然,眼前一晃,一个男孩子出现在我们桌前
“呃,那个,请问,刚刚离开的那位穿红色衣服的小姐是你们的朋友么?”
我打量一下他,身材高高瘦瘦的,长得很帅帅的,穿一身名牌休闲服,笑容温和而讨人喜欢。我看看灵惜,想征求她的意见,但她却面无表情的看我,于是我转头对男孩子说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她”
“可是,我明明看到她刚刚和你们坐在一起的啊!”
“哦,她是过来问我时间的。”
我看着他,说了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理由,男孩子看看我们俩,皱了皱眉头,一脸沮丧的走掉了。等高瘦的身影走远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