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98节

妖怪传记_第98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0: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是个妖怪,因为是传说,所以,来历和出处模糊不清,比较统一的一个说法是:他的本体是玉山上的一块通灵宝玉,漆黑如浓墨,光可鉴人,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忽然从玉山上崩裂下来,摔在山下,久经风吹日晒,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只蝎子的形状。
按说,这样浑然天成的机缘是何等的渺茫,或许几千万年也不会出现一次,但是偏偏就是这一次,便成就了一只墨玉蝎子妖怪。
宝玉本来就有聚集灵气的东西,又得天雕地琢有了活物之形,便更是具有了灵性,天地万物一草一木皆有灵,一旦身上的灵性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成精。
传说,从玉山崩落下来之后,它一直躺在墨玉河底,墨玉河的水是从玉山上流下来的,而玉山又是西王母种植仙草的宝地,墨玉蝎子饱受高山流水带来的灵气,又久经日月天地之精华,秋去春来寒暑交替,无数个日夜过去,它的灵性越来越大。终于,化成了一只妖怪。
墨玉蝎子修成人形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我不得而知,但那一定是很久很久的一段。因为,妖怪也分三六九等,一等的,是天生的妖怪,比如我;二等,是飞禽走兽修成的妖怪,比如妙九,三等,是草木、虫豸、魑魅魍魉这些弱小的生灵化成的妖怪,比如灵惜。
我的狐精师父,身为最有灵性的狐,修炼成精也费了千年,灵惜号称凤栖木,是天底下最有灵性的树木。又得凤凰的天珠相助,等于把凤凰修行的道行平白添加到了自己身上,即便如此,修成人形尚且还要花几百年的功夫。
至于那些石头之流,因为不是生灵,因此等级尚在草木之下,修行起来更加困难。所以我猜,墨玉蝎子修出人身至少用了数千年时光。不过,我先前也交代过,墨玉蝎子的来历,不过是后来那些妖怪们口耳相传时加进去的揣测,不足为信,所以我们大可不必去仔细研究它。
真正的故事要从他混迹人间说起。
自古,只有人类有善恶之分,而妖怪并无好坏之别,一心求仙得正道的妖怪只不过是一部分。其实,大多数妖怪的追求,只不过是能够在这纸醉金迷歌红酒绿的花花人间生存下来,并且活的比其他同类更优越。为了这点,妖怪可以杀生可以偷盗可以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墨玉蝎子就是这样一个妖怪。
不知何年何月何日起,墨玉蝎子开始混迹人间,他行事喜欢独来独往,不跟任何妖怪结伴。靠着打家劫舍强取豪夺发家,他虽然没有非凡强大的法力,但是却处事机敏果断,心狠手辣,总之是渐渐的在妖怪圈里混出了名声。
人间界总在按照一个的规律循环反复:那就是,平静和动荡的交替。过上几百年太平安稳的日子,然后又会开始动荡,而动荡的日子到了头就又会归于平静。
人类管太平安稳的日子叫做盛世,管天灾人祸生灵涂炭的日子叫做乱世。盛世兴盛到了头,就会开始衰弱,变成乱世,而乱世乱到极至就会生出一些力量强大的人类来把乱世给平下来,这种人类就被称为“英雄”。
人类常说的一句话是:乱世出英雄,就是说,没有乱世,英雄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所以盛世是没有英雄的。但是在妖怪看来,人间不过都是在命运的摆布下的一个棋盘,而那些英雄也不过是几颗重要的棋子,被命运无形的大手摆在了某个显眼的地方,去左右一盘棋的输赢。
对于妖怪来说,还是乱世比较适合生存,因为,人间越乱,给妖怪带来的机会就越多。一打仗,就会死人,妖怪有数不清的食物可以白吃,人类一旦流离失所,那些被他们霸占的宝贝和资源就会回到妖怪的手中。而且,一旦发生天灾人祸,那些愚昧的人类会四处求神拜佛保佑自己平安,有时候因为分不清楚,便连妖怪一起拜了,更平添我们的功德(不过,这种好事我一次也没遇到过!)。
总之,乱世的好处说不尽。
哈,又扯远了,还是回头说那只妖怪罢。
八十年前,人间又逢一场乱世,神州大地到处被战火涂炭,来侵犯炎黄帝的子民的外族是一批又一批,战争不断,杀戮不绝,好好的村庄城市都烧成了灰,人类的血都流成了河。
这些情形,我在从前的故事里提过,现在就不多赘述了,单说妖怪们。人间打得乱哄哄一团,妖界也不太平,因为战乱,使得一些已经久埋人间的杳无踪影的宝贝像海底的泥沙一样被翻了出来,引起了妖怪们的你抢我夺,其中有一件东西引起了墨玉蝎子的注意。
说起这件东西,我觉得有必要详细介绍一下,各位看客可不要怪我罗嗦,嘿嘿,其实对这个东西我自己也都很感兴趣。
那是一柄千年古刃,名字叫做“血纹刀”,传说出自千余年前大唐时代一个手艺高超的神秘匠人之手。
这刀之所以是宝物,并不因为它锋利,削金如泥,断玉无声这些自不必提了,这柄刀的名气其实是在于它的“邪恶”。
据说,它是用九天落下的陨铁锻造而成。那匠人锻造的时候,第一次出炉,所有人就都已经看出这是一柄好刀,用它砍什么东西都是迎刃而解。但是只有匠人自己不满意,觉得这刀不应该只是锋利,而应该具有自己的灵魂。人们都劝匠人不要钻牛角尖,但匠人就是不听。
为了让刀拥有自己的灵魂,匠人向天起了誓,然后封了炉子,在大路边等。过了数天,终于等到了一个刀客路过,匠人把刀给了刀客,并且和他约定,要他用这刀杀满十个人之后再把刀归还自己。刀客觉得奇怪,但还是答应了匠人。
不久,刀客用这刀杀了十个人,又还给了匠人,匠人把刀重新扔进熔炉,再一次锻造。果然,这一次出炉的刀比原先的更加锋利,而且还多了一层摄人的寒光。所有人都说现在这是柄绝好的刀了,可是匠人仍然不满足,他又一次故伎重施,不过这一次,他要刀客杀满一百人再把刀还他。
刀客又带着新铸的刀走了,但是这次他没有再回来,大概是他还没杀满一百人自己就做了别人的刀下亡魂。匠人等啊等,一直等到了白头。
几十年后,终于有一天,有个衣着破旧的少年来到匠人的刀庐,要求匠人帮忙把自己卷了刃的刀重新打磨一下。
白发苍苍的匠人揭开缠在刀上的破布,那是一柄伤痕累累的刀,刀柄已经没有了,刀身到处是细小的裂纹,刃上布满缺口和卷边儿,已经没有一处完好。任谁咋一眼见到,也一定会认为这刀已经废了,没有用了。但是如果再靠近仔细看一下,便会闻到一股浓重的阴骛之气,这是从刀身上撒发出来的。
只有资深的刀匠或者杀人如麻的魔头,才能明白这样浓厚的阴骛之气得费上多少生灵的血肉和灵魂才造的成。
匠人细细抚摸着刀,混浊的老眼渐渐湿润了,虽然事隔半生,但他也认出来了,眼前的刀,正是自己等了一辈子的东西。
匠人颤抖得几乎不能自持,他把刀第三次扔进了熔炉。
第三次出炉后,这柄刀已经不再是雪亮的银色,它的刀身上出现了奇异的暗红色花纹。当刀迎着阳光被举起的时候,突然自己震动发出尖利的长鸣,而那些花纹就像淋在刀身上的鲜血一样,泛出诡异狰狞的红光,摄的人睁不开眼睛。
所有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少年刀客看着焕然一新的刀,惊讶的合不拢嘴巴,匠人望着刀疯狂大笑,他终于让这柄刀有了自己的灵魂。
自古,宝刀名剑都有自己的名字,而对于这柄刀,名字似乎来的晚了一些,匠人为它取名叫做,血纹。
匠人取的名字刚刚一出口,犹如画龙点睛一般,那刀便疯狂的晃动起来,好像巨鸟振翅欲飞一般,匠人抡了一辈子铁锤的手竟然控制不住它。在人们惊恐的叫声中,血纹刀插入了匠人的胸口,饮到了它新出世以来的第一口血。
当夜,刀庐突然被从天而降的雷火劈中,坍塌变做一片堆瓦砾。人们纷纷传说,这是由于匠人制作出了邪刀,惹得上天发怒的缘故。但是,那柄刀和少年刀客都失去了踪影。
不久以后,一个带着一柄邪刀四处杀人的魔头出现在江湖上,江湖人谈刀色变。所有人都在说,持刀人已经被寄宿在刀里的魔鬼摄取了心智,由那邪刀控制着四处作恶。事情闹的越来越玄,最后就连当朝的天子也对那柄邪刀产生了兴趣,派出了许多又法力的道士去收服邪刀。
从那时起,妖界也在流传一个说法,这刀因为是天铁制成,本身天赋异秉,饮尽了无数生灵的鲜血,又经过了三次回炉,相当与经历三次生死轮回,已经具有了魔性。妖怪们认为,如此魔刀落在寻常人类的手中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样的宝物应该为妖怪所有才对。
于是,大批的妖怪开始四处寻找那刀。
然而,这刀却在人间消失了,一点踪迹全无。是不是被道士或者厉害的修行者收服,这个无人知道,“血纹刀”成了妖界众多悬谜中的一个。
这个悬谜一直持续到了八十多年前,一些土匪趁着兵荒马乱之际,掘开了几座巨大的古代帝王墓,把里面的财宝抢劫一空。盗墓后不久,掘墓的土匪们便悄悄拿出一些墓葬中的器物来拍卖,买家都是些财大气粗的官僚和商贾。
那些不识几个大字土匪们未必知道什么叫做古董,我看他们多半是觉得瓶瓶罐罐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不如金银珠宝来的实惠。
倘若只是掘出来一些寻常古董珠宝,那自然不会惊动妖怪。可是在拍卖中突然传出消息,有个山西的大商贾花高价买到了一柄带着血色花纹的古刀,这一消息立刻在妖界中传了个遍,无数对血纹刀期待以久的家伙立刻闻风而动。
唉,只可惜当时我正在山中躲避战乱,消息极为不灵通,倘若我知道的早,那刀断不会落到墨玉蝎子手中。
却说那个墨玉蝎子也和其它妖怪一起,追踪血纹刀的踪迹一直追到了山西晋地,终于找到了宝刀的确切所在。那之后,众妖怪们立刻拉开阵势,开始了一场厮杀争斗。妖怪行事一向如此,未确定宝物行踪时,大家或许还会互相利用,一旦确定了宝物为囊中物之后,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把其他同类统统打跑。
墨玉蝎子虽然本领不是十分强大,但总算也有数千年的道行,心思缜密,更加上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辣作法,那一些抢夺宝物的妖怪们被他一番智取力敌,解决了个七七八八。
最后,只剩下一只玄狐。
狐妖也分三六九等,像那九尾灵狐,那可是天生的妖怪,至于玄狐,虽然只是后天修炼而成,但是,据说狐过了千年才算得上是玄狐,所以,玄狐也算是个厉害角色。他与墨玉蝎子同时从夺宝的一干妖怪中脱颖而出,当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他们便约定,挑了一处无人的荒原,一对一打上一场。赢者便可以取宝而走,输了,免不了赔上性命。
这一战两个妖怪均使出全力斗法,从白昼打到了黑夜,打得是天昏地暗,忽而暴雨倾盆,忽而狂风大作,忽而飞砂走石,把日月苍穹都遮蔽的失了辉,附近十里八乡的人们不明就里的,还当是天现异像,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
然而,墨玉蝎子使出了浑身解数,乃至拼了一条性命,也没博得最终胜利,技高一筹的玄狐虽然自己也伤的不轻,但仍然有力气,最后一击重创了蝎子。眼看胜负已经分出,墨玉蝎子要死在玄狐手中,突然,天降雷电,斗大的火球一个接一个的从天上往下落,瞬间功夫,边把周围数百丈外的所有树木都劈了个干净。玄狐登时吓的钻到了地下,头也不敢露出。
蝎子只剩一口气,想跑也跑不了,他总算见多识广,心里明白这多半是自己和玄狐斗法惹怒了一方神灵,故而降下雷电以示惩戒。但是他气数将尽,也无处可逃,便索性闭目等死。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一辆宽辕大车由两匹骏马拉着正朝这里驶来,车上遮着密实的蓝布帘子,从外面瞧不到车里面的情形。赶车的把式是个粗壮的汉子,两条胳膊跟车轴一般粗细,驾着两匹高头大马在滚滚惊雷下狂奔如飞,愣是把大车赶的不摇不晃。
就在车子从墨玉蝎子身边驶过的一刹那,蝎子不知拿来的力气,突然发力一跃,扒上了车后的木檩子,随着大车一起离开了这片险恶之地。墨玉蝎子这一举动纯属是求生的本能,他并不知道这车子是驶向哪里的,或许是天意如此,就是一跃,反倒成就了他与血纹刀的一段缘分。
这车,是山西有名的商贾,一户王姓富豪家里的,车中坐的是那王老爷的第三个女儿。那王三小姐原本在外地念书,因为战火四起,外头不太平,因此王老爷才急急的命人去接了小姐回老家躲避。
而那位王老爷,却正是那个购下了血纹刀的大买家。墨玉蝎子这一招自救可说是因祸反而得了福。
当夜这大车便载着小姐进了王家大宅,黑灯瞎火的,谁也没发现车底下还有个气息奄奄的家伙。墨玉蝎子在放马具存车辆的库房里一躺好几天,他本想待伤好之后离开,但是无奈伤的太重,元气大损,最后连人形也维持不住,退回了从前漆黑一团的妖怪模样。
这天,三小姐在闺房里闲着无聊,便出来走动。
这王三小姐芳名鄢如,年方二八,十岁就被父亲送到大城市去上洋学读洋书,思想观念新潮的很,性格也如男孩子一般开朗活泼。自从回家之后,天天无所事事,真是闷的要命闲的发慌,眼见几个哥哥跟着父亲走南闯北的做生意,鄢如心里羡慕极了。怎奈父亲说外面太乱,说什么也不让她出门,简直要把鄢如气死,只有在自家宅院里转转,散散心。
说来也巧,老宅的大院里房间繁多,鄢如转来转去,无意间就走进那间马具房,一推开门,正好看到了地上稻草中趴着的黑乎乎的妖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