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99节

妖怪传记_第99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0:5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3
虽然门外是青天白日,大太阳顶头照着,但是看到了这么一个黑乎乎还在动弹的怪物,别说是鄢如这么个小姑娘,就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恐怕也吓的一身冷汗。
所以,鄢如小姐就很自然的喊出了一声
“妈呀--!有怪物!!”
这王家大宅里,长工、帮佣、还有看家护院的保镖一干人等加起来少数得有三四十口,可是偏偏这天马具房周围连一个人也没有。鄢如小姐也算是个大胆的,喊了两嗓子,见无人答应,便自己拿起靠在门旁的一根扁担,壮着胆子走上近前。墨玉蝎子此时好比砧板上的肉,半点还击的力气也没有,见一个小女孩拿着扁担走了过来,不由得长叹一声
“唉,天理不公啊,想不到我墨玉蝎子竟然会葬身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
“咦?怪物还会说话?”
鄢如小姐停下了步子,惊奇的望着眼前的黑怪物,
“哼,我可不是怪物,我堂堂墨玉蝎子可是修行了千年的妖怪。唉,想不到没有死在玄狐手下,却要死在你这个小丫头手里,可笑,可笑啊!”
墨玉蝎子有气无力的哼到,
“等等,你说谁是黄毛丫头?!”
鄢如小姐显然是忘记了害怕,把手中的扁担在地上一顿,气乎乎的叫道
“就说的你,怎么样,少说废话,要杀要剐快点动手!怕死就不是妖怪!”
墨玉蝎子说着闭上了眼睛,反正横竖要死在人手上了,还怕什么。
却不想,王鄢如走近妖怪,对着他仔仔细细左看右看,看了半天,突然,咧开嘴,噗哧一声笑了
“哈哈,原来是一只死到临头的妖怪啊!”
晋地曾经是古时的六朝之都,老祖宗留下的文化沉积颇深。鄢如小的时候,从长辈们的口里也听过不少神狐鬼怪的故事,什么白娘子许仙啦,七仙女下凡啊,后来长大一点,识了字,看过《山海经》,读过《搜神记》翻过《聊斋》,对书中讲的妖怪一直觉得很有趣。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能够亲眼见到一只妖怪,而且还是一只垂死的妖怪。
“你等着!”
丢下这几个字,鄢如一转身出了房门,并且随手把大门关的紧紧的。
“难不成,这小丫头要去喊人?”
墨玉蝎子的心更沉了,他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想落得死无全尸。他记起了很久以前看见过的情景,一只道行未深的黄鼬,因为在街市上骗酒吃,结果醉了显了本象,被一群人当街乱棍打死,死后还被焚烧,皮毛被剥了挂在街口示众。人的心狠,过之妖怪数百倍,如今自己落在人手里,果真是气数以尽了。
“虽然我这一生做恶不少,但自问还不至于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罢?虽然我与那玄狐争斗,但那玄狐也未必比我善良多少啊,上天何以对我如此不公呢?”
“瞎嚷嚷什么呢?”
门呼啦一下被推开,鄢如一个人捧了一大堆瓶瓶罐罐的进来,又哗啦一下子倒在稻草堆上,吃吃的笑着
“我说过要你死无全尸了么?”
“那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救活你!”
鄢如得意的笑道,粉脸上两个小酒窝一颤一颤,一口小银牙闪着晶莹的光。
“救我?你怎么救?”
墨玉蝎子瞥了一眼身边的瓶瓶罐罐,虚弱的发出一声冷笑
“用这些寻常草药么?”
鄢如不高兴了
“你少瞧不起人,我们家有的是钱,这些,可都是最名贵的药材!”
“哼哼,你也太天真了,我可是妖怪,寻常的人间药草对我没用的!”
“啊?这样啊!那、那怎么办?”
鄢如皱起眉头,一副着急的样子
“什么样的药才能救的了你?你告诉我,我去找来!”
墨玉蝎子疑惑的看着她,
“你真的要救我?”
“当然!你看我像说笑么?”
“为什么?我可是妖怪啊!会吃人的妖怪!”
“我不管!”
鄢如摇摇头,“我娘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学校里先生也说过,救死扶伤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既然你让我遇上了,我就一定要救活你!”
居然有这样想法的人?而且还是个小女孩!墨玉蝎子实在想不明白,在他印象中,不论是妖怪还是人,活着都是为了自己的,哪有谁会去无缘无故搭救别人。他还没想明白,鄢如已经在催他了
“你快说啊,到底有什么办法能救你?”
“办法么……”墨玉蝎子想了想
“有一种叫月神草的,是夜里生长夜里开花,可以补充我失去的元气,但是得需要很多很多才行。”
“那草在哪里有?长什么样子?”
“很多地方都有,我在晋地的时候也见过,三尺来高的草,细细的梗上有竹枝一样的节,开的是一簇一簇的小白花,在夜里很好认的……”
“好,我一定把那个草给你弄来!你等着!”
鄢如点头应了,转身便出了屋子,
“真是很奇怪的小丫头……”
墨玉蝎子感叹到,话音未落,只见门一开,鄢如又折返回来,二话不说,抓住墨玉蝎子黑乎乎的身躯,使劲往草堆深处拖
“你要干什么?!”
“你躺在这里,很容易被人看到的!”
说着,又在蝎子身上盖上了好些的干草,
“先这样凑合一下吧,别乱动,等着我回来!”
不待蝎子说什么,人影一闪,鄢如又跑出了门。躺在草堆里,墨玉蝎子不觉好笑,纵横人间千数年,历险无数,这还是头一次被个小丫头救了命,还要躺在又冷又脏的草堆里苟延残喘。
不过,说起来,刚刚那小丫头,她的小手很白皙,也很软,虽然蝎子从前没少吃人,但是还是第一次注意小女孩的手呢,这样的手,吃起来也很美味的吧?胡思乱想着,墨玉蝎子昏睡过去了。
再次醒过来,是被那双很白又很软的小手推醒的
“黑妖怪,醒醒,醒醒!还没死吧?快醒醒!”
墨玉蝎子费力的睁开眼睛,只见眼前堆满了开着小白花的“月神草”,鄢如正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
“是不是这个草?快交给我怎么用?”
“没错,是这种草”
墨玉蝎子点点头,缓缓说道
“你去把它们都烧成灰,然后拿来撒在我身上,越多越好,最好能把我整个埋起来”
“好的好的,你等着,我这就去!”
鄢如费力的抱起一大堆月神草,墨玉蝎子见她的身上沾满了泥土,好好的绸缎衣裳弄的污渍不堪,不由问道
“你采这些草很辛苦吧?”
“还成,原来庄子后面的山上就有很多,只是我不擅长爬高,又不敢叫别人替我去采,所以费了些事。”
鄢如笑笑,做出轻松的样子,蹒跚着转身
“你等着,我这就回来啊!”
墨玉蝎子心里头突然涌上一阵热热的感觉,在这之前的几千年里,从来没有谁为他做过什么,在此之前他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感激,
“小丫头…嗯,那个……”
“别叫我小丫头!我有名字!”
鄢如回过身来,头发上还沾着草屑,样子有些狼狈,但气势却一点不弱
“黑妖怪,你听清楚了,本小姐我的名字叫王鄢如!以后不许叫我小丫头,还有黄毛丫头也不许叫!”
“好,那你也听着,我叫墨玉蝎子,以后别再叫我黑妖怪。”
墨玉蝎子回道,一抹弱弱的笑容悄无声息的浮现在他嘴边,只可惜被乌黑的外皮遮住了。
鄢如很快就把月神草的灰拿来了,看起来很多的一堆草,焚烧过后只剩下那么一小捧灰,往墨玉蝎子身上一撒,只有薄薄的一层。
“啊,真是太少了……我、我再去取!”
不等墨玉蝎子说话,鄢如又急急的跑出去了,蝎子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一种特别的感觉,怪怪的,说也说不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出。
月神草是妖怪的叫法,在人类看来那只是一种不知名的野草,但对于妖怪,还算有点用处,它能够补充微弱的精气,有些像人类疗伤的金创药。只是不知道这看起来娇弱弱的小姐是怎么爬到山头去采摘那大把大把月神草的。
但是,鄢如真的做到了,月神草的灰烬终于把墨玉蝎子埋了个严严实实,鄢如像耐心的园丁培植花草那样,不断的添新灰,换旧灰。每隔几天,便杀一只鸡,给墨玉蝎子采补。
“喂,听说你是吃人的,但是在我这里只能有鸡可以吃。”
看见墨玉蝎子对着鸡忍不住皱眉头,鄢如气乎乎道
“没关系,鸡也很好。”
墨玉蝎子立刻收起眉头安然回答,他已经越来越习惯了这个不见天日又冷又黑的马具房,习惯了天天萦绕在耳边的清脆声音
“你饿了么?不吃东西不饿么?”
“你口渴么?哦,你不用喝水的啊”
“感觉好一点了么?能动弹么?”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城里的动乱结束了,王老爷要女儿回去念书,鄢如却说要留在老家陪伴母亲,王老爷只当是女儿在这天高地阔的老家玩野了性儿,见她开心便由得她。可是谁会想到,知书达理的王家三小姐竟然在大宅马具房的草堆里藏了一只妖怪,而且一藏就是一年。
月神草的药力虽然弱,鸡血的营养虽然少,但是随着暑去寒来时间的推移,墨玉蝎子还是在鄢如的照料下渐渐康复了。
一年后的一个月夜,当墨玉蝎子第一次踏出马具房,看见玉盘一样的月亮挂在天上,西北地区干燥,天空总是很晴朗的,月亮的银辉毫无保留的撒在院子里。墨玉蝎子舒展一下双臂,轻盈的跃上了屋顶,如鱼得水般尽情享受月光的照耀,所有的力量都回到了身上,他知道自己离开的日子要到了。
但是在离开之前,墨玉蝎子还有一件事情未做,那便是他此行的唯一目的--血纹刀。
早在墨玉蝎子恢复神智后不久,血纹刀散发出来的阴骛之气便入了他的感应范围,那时他便知道了玄狐并没有得手。于是他静静的等待时机,等待身体复原,现在,这个时刻终于到了。
墨玉蝎子轻轻从屋顶落下来,像一片柳絮一样无声无息,他凭着血纹刀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深门大宅中轻车熟路的游走。最后,来到了一座飞檐高瓦的大屋前,隔着紧闭的雕花木门,血纹刀的气息源源不断的从里面传出来,墨玉蝎子大喜,略一动手,门上的铜锁无声的打开,蝎子伸手推开大门。
门内,是一幅佛堂的布置摆设,神龛,蒲团,供案,一应俱全,但是却没有点燃长明灯。映着射进门来的雪亮月光,墨玉蝎子看到神龛上供着的是一尊一人多高的金身塑像。
这塑像塑的不是菩萨,也不是众所熟知的天神,而一个面目狰狞的恶神。恶神有三张脸,每一张脸上俱露出穷凶极恶的表情,恶神身披作战的铠甲,手中持着的,正是那柄闪着阴寒之光的血纹刀。
“好好一柄宝刀却被拿来供这劳什子的破烂神,真是暴殄天物。”
墨玉蝎子极为不屑,伸手便去取
“还是便宜我,得来全部费功夫”
“别动!”
一声娇叱响起,墨玉蝎子打了个冷战,他竟然未发觉有人到了自己身后,猛回首,却是鄢如,提着一盏夜灯站在大门口,灯影绰约抖动,映的她娇小的身躯也飘飘遥遥。
“不想死就别动!”鄢如冷声重复
“怎么?你忘记我是妖怪了?谁杀的了我?”
墨玉蝎子回过身来笑道
“我若动了便又如何?你杀了我么?”
“我说的都是真的!”鄢如急了,“你快过来!别靠近那神像!”
墨玉蝎子见她真的露出焦急的身躯,心中一凛,便退回到门边,
“那神像怎么了?”
鄢如眼睛直直的盯着神像,面露惧色
“这神像是家父去南疆边境做生意时候带回来的,说这是一位古时的凶神,供奉在家中能保佑家宅安宁,外灾不侵。当时,卖这尊神像的人对家父说,这神像还缺一样兵刃,如若能找到一柄可与之匹配的古刃,神像便可发挥出无比的威力。因此,父亲便到处搜罗,去年才从河北购得此刀。你还是不要去动它的好。”
墨玉蝎子听了不以为然
“说的这么玄,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你如何就知道这神像有威力?”
鄢如看了看他,默然了半晌,突然道
“我自然知道!一年前,就在你受伤不能动的时候,有一天夜里突然电闪雷鸣,第二天,一只混身乌黑的狐狸就死在这堂前,就是你刚刚站过的地方!”
是玄狐?!墨玉蝎子心中一惊,怪不得玄狐没有拿到血纹刀,原来它已经死了。只听鄢如继续道
“我从前听人说,妖怪与人不同道,是不会贸然跟人来往的,妖怪若是靠近人,必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你们……你和那只狐狸,都是为了那把刀而来的吧?”
墨玉蝎子无语了,他默默的看着眼前的鄢如,原来什么都瞒不过她,原来她一早就什么都知道,可是她明知道自己是奔着血纹刀而来,还是那么尽心尽力照顾自己,为什么呢?
沉默了片刻,鄢如打破了僵局
“那把刀,是宝贝么?”
“是,它是宝贝,”墨玉蝎子点点头
“你真的想要它?”
“是,我受这一身的伤就是为了想得到它。而且不单是我,很多妖怪都想得到它。”
事到如今墨玉蝎子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把所有事情都跟鄢如说了个明白,鄢如听了,点点头
“好,那我替你拿。”
“你不是说这神像很厉害的么?”
墨玉蝎子疑道,鄢如微微一笑
“你别过来,在这儿等着!”
又是这一句,墨玉蝎子有些动容了,只见鄢如慢慢的走近神龛,把夜灯搁在供案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雪亮雪亮的东西,墨玉蝎子看的清楚,那是一柄短小的匕首。鄢如用匕首在自己白皙的掌心划了一道,殷红的血立刻流了出来,鄢如放下匕首,取过供案前的铜碗,把掌中之血尽数流于碗内。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