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09节

妖怪传记_第109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1: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瓶儿的声音轻轻在身后响起。
我回过头,看见她立在那儿,温柔的笑着,就好像她知道我内心的苦闷一般,现在我也分不清楚,到底是我收留了她还是她照顾了我。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本来是睡了,不过刚刚醒来看到了主人在客厅里,我忽然想起今天太忙了,您好像还没有泡澡……”
瓶儿小心的解释着,我知道她是不想我误会她一直在看着我,我咧开嘴,想挤出一些笑容,不知怎地,却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赶忙又把脸绷紧了。

    唉,我对这只瓶子已经产生了亲人的感觉,看来我是彻底没得救了,算了算了!

    泡澡去也……
…………
水汽迷蒙的浴室里回荡着我难听的歌声,放心,我的浴室隔音效果超好,是专门用来在洗澡的时候一展歌喉的。

    不会吵到任何人,当初建造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呢。洗澡,不就是图个放松嘛!

    


    “啦啦啦啦……一只小鸭子……啦啦啦……跳进小河里……”
正当我陶醉的不能自已的时候,门突然

    “咚!”的一声被撞开了!瓶儿惊恐的脸出现在雾气里,“主人!!那个、那个……古董架、发光…石头!”
瓶儿慌张的语无伦次,


    “什么啊!乱七八糟的……”
我说到了一半,突然醒悟,是石头!南行带回来的石头放在古董架上!

    我顾不得穿衣,跳出浴盆裹上浴巾一阵风的来到客厅,顿时呆住了。
诡异的红光、冰一样的蓝光、耀眼的金光……数道光线在黑暗中纵横交错,刚刚还是好端端的客厅,瞬间变成了DISCO舞池。

    难怪把瓶儿吓得半死。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脑中好像有灵光一道划过,我下意识的抬起头,墙上那挂走时很准的老钟刚刚跑过午夜零点。

    
虽然是盛夏时节,可是我却感到一阵寒意袭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不是害怕这些发光的石头,而是,它们发出的光芒,是在与一股遥远的力量在遥相呼应,这更加肯定了我心中的想法——这些东西曾经沾染过魔气。

    
大事,不远矣……

第五十二章步云登仙

灵惜坐在我对面,面上带着一贯的淡漠笑容,就是那种似是而非的微笑,认识她这么久,我一直喜欢她这种笑容,因为只有她才可以让这种笑容显得风姿绰约而不是阴阳怪气。

    


    “看了我这么久,发现我有什么不同了么?”
她开口问我了,我笑着摇摇头


    “我要是能一眼看穿你,那我岂不是比你更高深了?”
曾经听说,两个朋友如果熟悉到极点,一个眼神就会彼此心意相同,然后就会变成话都懒得讲了。

    我知道我和灵惜不会变成这种朋友,再过一千年也不会,因为即便她可以猜的透我的所有心思,我也猜不透她的,她永远都比我神秘。

    


    “你不会是来找我吃喝玩乐的,也肯定不是找我逛街的,所以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是有东西要送给你所以才来的。”


    “哦?在哪里?”
灵惜素手一伸,轻轻佛过茶几,白光一闪,一副画轴出现在桌面上,她从来不喜欢带累赘的东西出门,所以常常使用隔空取物的法术,这个我是习惯了的。

    只是,平白送我一副画真是奇怪。我看看她不露表情的脸,伸手摊开了画轴,一副泼墨山水图呈现在眼前。

    
山,是孤峰挺拔怪石嶙峋的高山,山峰直插苍穹,山上云雾缭绕,缥缈绰约,几只白鹤晾翅山间,没有一丝刻意,仙风浩气卓然其中,落款处没有印章,只有洒然而提的三个大字

    “登仙图”。


    “嗬,好、好画,好漂亮!你又花了天价吧?”
我赞口道,论起书画,我绝没有灵惜懂的多,我只能大体判断出这是一副古画,而且根据画风可以大致判断出是应该是北宋时期的风格,至于更详细一点的我就看不出来了。

    
灵惜抿嘴笑了,脸上忽然挂了几分得色


    “没花一文钱,白捡来的。”


    “什么?白捡?”
我大为诧异,不由得再仔细定睛看看那副画


    “难道,这不是副真迹?”


    “当然是,百分百如假保换的北宋山水真迹,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名家的。”
灵惜故作不以为然淡淡的说道,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我弄糊涂了啊!”
后者歪歪头,露出难得的顽皮神情,沉默了半秒,她突然说


    “以前都是你讲故事给我听,不如今天换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

    灵惜给我讲故事??我不由得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道,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真是稀奇事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见怪不怪,不要大惊小怪!

    @$%^&&^*……
于是我欣然点点头,


    “好啊,那我就洗耳恭听啦!”
于是灵惜就开始说故事了,她不是专业说故事人士,像上次蒙妙九那样讲个短篇还凑合。

    若是说起长篇故事,那是决对没有我在行的,那些如何使故事变得精彩的技巧她是一概不懂的,所以这个故事的开头很平淡无奇……
(我是实话实说,假使你们觉得这个故事还算精彩,那也不要误会,一定是由于誊写的时候经过了我的加工所致)
话说北宋末年,人间战争纷纭,世道很乱,一个书生进京赶考。

    


    “停!”
灵惜开头的第一句就被我打断了


    “这故事编的也忒离谱了啊,北宋末年,辽人兵临城下,皇帝都要性命不保了,还有哪个书生会去赶考啊!”
灵惜瞥了我一眼,很淡的说道


    “可这个书生的确是去上京赶考的,至少,他自己就是这么说的。如果你怀疑,那你就去找他证实吧。”
灵惜就是灵惜,不像妙九那么粗鲁,对待别人的反驳总是用骂的,也不像我那么有幽默感,唉,她连说笑话都显得一本正经,我无语了。

    
于是故事继续……
这个书生很穷,没有马匹也没有雇车,只是独自一人背着包袱走啊走,累了就捡最便宜的客栈投宿。

    这天,他路经一座荒山,天黑了,找不到投宿的地方,眼看要露宿荒野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座破庙。

    


    “停!停!STOP!!”
我挥手打住灵惜的讲述


    “你还真是缺乏编故事的天赋啊,又是书生赶考,又是荒山破庙的,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在破庙里书生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姑娘?!”


    “咦,我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了?”
灵惜一挑眉毛,表现出了一丝惊奇,我几乎要晕倒


    “拜托!「倩女幽魂」你看过没有?影视剧都拍得稀烂了!电影版是张国荣王祖贤演的,电视剧版是大S徐熙媛演的,动画片版是…唉,算了说了你也一定不认得!总之,那里面的剧情跟你的故事一模一样,而且比你说的还要更精彩十倍呢!”
我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再看灵惜,只是漠然的摇摇头


    “没听说过。”
唉!我悲哀的叹一口气,说这么多都白费了,看来她是真的没看过。

    算了,不说她了。以她那颗缺乏浪漫的木头脑袋,能编出这样的故事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如果这故事她能早讲二十年的话,没准我还可以成为一代名导演呢!

    
于是故事接着继续……
书生赶到破庙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了,而且先到的人还在庙堂地上生起了一堆火,火上还烤了两个馒头,这一切对于一个饥寒交迫的赶路人是多么有诱惑力的啊!

    但是书生就是书生,知书达理,满腹经纶,深谙礼仪廉耻,他并没有去打扰那位先到的人,而是自己在庙堂中找了个角落安歇下来。

    
不一会,烤馒头的香味飘了过来,书生摸了摸自己的背囊,里面还剩下半块面饼,又冷又硬,书生拿出来,一口一口艰难的啃着。

    
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给你,接着!”
书生闻声抬头,只见一件东西向自己飞过来,书生本能的伸手去接,立刻

    “哎哟!”的叫起来,这东西热的烫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烤好的馒头。

    再看那火堆边上,那个先到的人依旧背对他,拨弄着火堆,仿佛根本没有回过头,但是那火上烤的馒头却只剩下一个了。

    
书生拿着热乎乎香喷喷的馒头心想,既然人家主动给自己了,那再推让就未免显得太虚伪了,所以他站起身,对那人深施一礼


    “多谢这位公子!”
然后便坐下,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填饱了肚子,书生就地和衣而卧,准备入睡。

    不过,山中寒气大,这破庙又阴暗潮湿,地上实在冰冷难耐,书生辗转反侧仍难以入眠。

    正在难受间,忽听得一阵丝竹之声,原来是火堆旁那人吹起了笛子。这笛声宛转悦耳,使人心生安谧,书生觉得自己仿若置身于花海丛中,蝴蝶翩然起舞,阳光和煦的照在身上……竟也不觉得冷了,很快便安然入梦。

    
清晨,当书生在唧唧喳喳的鸟鸣中醒来时,赫然发现自己躺在燃尽的火堆旁,身上还盖着一件厚实暖和的斗篷。

    书生记起,这斗篷是昨晚位公子披着的,他一骨碌爬了起来向四处张望。

    
几缕晨曦透过残破的屋顶射进来,照亮了破庙,只见庙堂之中除了一尊倒塌的佛像,一只缺了足的香鼎,一方残破的供案之外就再无旁物了,哪还有昨晚那位公子的踪迹呢。

    


    “难道人家一大早出去了?留下这斗篷,怕是还要回来的吧?”
书生揉了揉脑袋,又看了看手中的斗篷和地上的灰烬,心中腾起无数疑问。

    
书生在破庙里坐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那位公子回来,最后书生等不得了,还是赶路要紧,于是他把斗篷叠好,放于供案上,起程离开了破庙。

    
这座荒山可真大,书生走啊走,从晌午走到傍晚,也没能走出山去,眼看又要天黑了,还是找不到可以投宿的地方,正发愁呢,忽然看到前方的树林中隐约露出屋檐一角,像是有人家的样子,书生大喜,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赶去。

    
走近了一瞧,又是一座破庙。书生心下思忖,真奇怪,这山里连个人家都没有,庙倒是一座又一座。

    咦,这一座庙和昨晚投宿的那座倒是蛮相似的,不知道是否供的菩萨也一样呢?

    
不管怎样,有座破庙也好,至少不用露宿荒野,书生于是便迈步进去了。

    
进了破庙,书生一眼瞧见一个事物,吓得他猛的住了脚。什么事物呢?

    原来书生看到,在破庙正中的供桌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件斗篷。
当时书生那个冷汗啊,顺着脊背一个劲的往下流,他记得自己明明在晌午离开了破庙,向着京城方向走了整整一个下午,怎么会又回到了原地呢?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么?书生越想越怕,立刻掉头准备离开,那知刚转过身去,身后却忽然响了起一声人语


    “你回来了啊!”
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温度,书生不用回头便知道,这声音正是昨晚跟他一同投宿破庙的那位公子。

    本来,整整一天书生心中都在感激这位好心的公子,心里还想着,如果能再见到他一定要当面致谢,可是现在,他却怎么也不敢回过身去看对方一眼。

    
为什么?书生方才进庙的时候看的分明,破庙里空空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这公子是如何凭空而现的呢?

    
荒山遇鬼……这几个字从书生募地心中闪过,书生只觉得混身的寒毛都要炸开了,他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书生一路狂奔,山路崎岖,其间书生被山石树根绊倒了数次,手足头脸也被树枝钩刺挂破了数道,但他却一点也不敢停下来,生怕一旦停下,便会被鬼怪抓住吃掉。

    他就这么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全身力气用尽,腿软的抬不起来,最后

    “咕咚”一下摔倒在荒草地里,这才停住。
书生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档儿,脑子里也没闲着,无数的念头不停的闪过,他把从昨天晚上入庙投宿开始一直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回忆了一遍。

    越想就越认定那公子是个鬼怪,回想他的言行举止,怎么看都不像是常人,书生是越想越怕,越怕还越想。

    
有句成语怎么说的来着,“疑人丢斧”?好像就这句吧,就说的是他这幅样子。

    
正想着呢,忽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书生连忙挣扎者想爬起来,却发现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一点力气可以站起来。

    他只有惊恐的抻着头,看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来者渐渐靠近书生……
片刻,一双沾满泥土的白靴出现在书生的眼前,再往上看,是一袭青灰斗篷。

    


    “鬼啊!”
书生叫唤起来,双手抱住头,身子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的人啊……”
冷冰冰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在书生听来,这仿佛是索命厉鬼的阴吼一般,他抖的更厉害了


    “饶命啊!鬼大哥饶命啊!不要吃我啊!”
这书生也是个呆子,这种垂死的求饶根本就是废话,若是妖魔鬼怪想吃你,你就是再求上一百句一千句,它也不见得会改变心意啊。

    
可是这次的情况有些出乎意料,只听那鬼说道


    “谁说要吃你了。”


    “什、什么?!”
书生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不敢置信,战战兢兢的问道


    “鬼、鬼大哥你,不吃我了?”


    “你才是鬼呢!胡说八道!”


    “鬼”似乎生气了,冷冰冰的声音里多少带了一点语气,


    “你……不是鬼?”
对方只重重的哼一声,话也不说一句,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书生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去,青灰斗篷下,包裹的是一副十分瘦削的身体,再往上,是一张清秀文弱的脸孔,此时正好有月光照下,书生分明看到,那背后的地上透着一道长长的影子。

    
影子?!有影子就说明不是鬼喽!
书生的一颗心

    “咣噹!”一下落到了肚子里,随即又想,既然人家不是鬼,那自己这番举动岂不失礼的很?

    当下连忙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摇晃着作了个揖,口里连连道歉


    “对不住对不住!是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