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10节

妖怪传记_第11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1: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下愚昧,错怪公子了!请勿怪,请勿怪!”
青衣公子挥挥手,一副大度的样子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
书生刚刚心下宽慰,却不想,对方的下一句又出语惊人
“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我也懒得去计较。”
“啊!”
书生又是一吓,差点坐倒在地上,他颤巍巍的问
“要死的人?难道是说……我?”
“是啊,正是说的你。”
青衣公子点点头,一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这里除了你我二人难道还有第三个存在么?”
话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书生那颗刚刚落肚的心却腾地又蹿到了喉咙口,立时,这脚又站不稳了,晃了几下,终于再次坐倒在地上
“你、你不是说你不是鬼,不会吃我么?那我为什么还要死啊?你怎么如此言而无信呢?”
笑话!死到临头了还要跟人家讲信誉,这书生还真是个呆子!
好在青衣公子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慢慢的解释到
“我可没有言而无信。我不是鬼,当然不会吃你了。可是我没说过这里没有别的鬼啊,也没说过别的鬼不会害你啊,是你自己理解错了而已,可不是我说错了。”
青衣公子说的有条有理,仿佛是在辩经论文一般,可书生已经听的快哭出来了。
“别的鬼?这山上哪来这么多鬼啊,为什么非要吃我啊?呜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歹啊!”
“不对不对,你又说错了”
青衣公子秀眉一皱纠正到
“这山上虽然有很多鬼,但是吃人的,却只有一只而已。而且这只吃人的鬼也不是只吃你一个,它吃的是从此山路过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它一概都吃,从来不挑食的……”
青衣公子的话还未讲完,只听得咕咚一声,书生晕倒了。
“唉,你这个人,我还没讲完呢……”
青衣公子叹了一声,不说什么了。
良久,书生从昏迷中醒来,发觉自己又回到了破庙之中,看来他是注定离不开这座破庙了。坐起身来环顾四周,书生又看到了青衣公子,不过这次青衣公子没有生火烤馒头,而是坐在庙门口的台阶上,身边堆了一大捧芦苇,似乎是在编织着什么,一边还不时的转头看着庙门外。
书生经过了刚才那番惊吓,胆子似乎变大了一点,重要的是他认定了这青衣公子不是坏人。就是嘛,人家若是坏人,怎么会三番五次的救你呢?
于是书生轻声叫道
“那个,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呀……”
“公子……”
“喂……”
书生接连叫了几声,青衣公子仿佛没听见一样,头也不抬,自顾自的忙碌,书生觉得很尴尬,其实他叫青衣公子的原因,也只不过是--他肚子饿了。
过了很久,青衣公子总算是从忙碌中抬起头来。只听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唔……总算大功告成啦!”
书生奇怪的看去,只见青衣公子举着一个真人大小,用芦苇杆和野草扎成的草人左看右看,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真是奇怪的人啊,这个时候还有心扎稻草人…”
书生心里想着,不过鉴于刚刚的尴尬,他不敢随便开口询问缘由。正想着,青衣公子道先开口叫他了,
“喂,把你的头巾拿来!”
“头巾?”
书生摸摸自己的头巾,很是奇怪
“请问公子要在下的头巾做什么?”
“一会再告诉你,快点拿给我,不要耽误时间!”
青衣公子的口吻向下命令一般,一副不容质疑的样子,书生只好乖乖的把头巾摘下来递给了他。只见青衣公子将头巾戴在了稻草人身上,书生愈加奇怪了,
“请问公子,你这是……”
话还没讲完便被青衣公子强制的打断了
“你闭嘴,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这些,”
他说着,扛起稻草人放到庙门口的一颗小树底下,让稻草人靠着树干,像人一样的坐着。摆好了稻草人,他转身回来,一把拉起书生躲到了倒塌的佛像后面,沉声对书生说道
“你听好,现在起,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要把嘴闭的紧紧的,一声都不准出,否则,性命不保,懂了么?”
书生本来是有一肚子疑问的,不过,听了“性命不保”几个字,他立刻想起青衣公子说的那只吃人的鬼,一肚子的疑问都给吓没了,只剩下点头的份。于是两人就在佛像身后藏好了,屏息凝神的等待。
没过多久,大约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吧,庙外忽然刮起了大风,呼呼作响的风,卷着残枝落叶和尘土一个劲的向庙里灌,破败的窗棱子也被风吹的吱吱嘎嘎的响。过了一会,风更大了,庙里的一切都开始晃动起来。
书生躲在佛像后面吓的直哆嗦,他担心这破庙不能承受如此大的风力,一会就要坍塌。他想跑,怎奈胳膊却被青衣公子抓得紧紧的,想跑也跑不掉。风越来越大,忽然,书生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腐臭,又有点泥土的腥气,仿佛是腐枝败叶混合着泥土的味道。
这味道随着风吹进庙里来,越来越浓厚,书生被熏的想呕吐,可是他才刚刚一张嘴,一只手立刻捂了上来。书生一扭头,看到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正在瞪着他,吓得他连忙把刚泛上来的酸水硬生生忍了回去。
再说那风,来得快去的也快,刚刚还几乎要刮倒破庙的,片刻功夫,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时,破庙外面有了动静,书生侧耳倾听,那是一种树枝刮过地面的咝咝声,听起来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大大的扫帚在扫地。书生忍不住好奇,于是悄悄的从佛像后面露了一点头,向庙门外看去。
这一看,立刻吓得他一魂出窍二魂升天,没魂儿了。
前面提过,这一晚天气极晴朗,月光十分明亮,庙门外的树木不甚茂密,于是,书生便得以借着月光清楚的看到庙门外面立着一只怪物。
怪物的样子么,高高的,瘦瘦的,直立着走路,看形状倒像个人,可是全身上下却被枯枝败叶包裹着,只有一颗头看起来还有几分像人,只是那乱蓬蓬的头发,还有那老树干一样干枯的脸皮,看起来三分像人,却有七分像鬼。
只见那怪物缓缓的向庙门口的小树走去,本应是手脚的地方,却生出枯瘦嶙峋的树枝,划在地上发出咝啦咝啦的响声。怪物的个子比常人高出许多,迈起步子来也大,他哗啦哗啦的几步来到了树下,伸出长长的,枯枝一样的爪子,一把抓起青衣公子刚刚扎好的草人
“嗬嗬嗬嗬……”
怪物口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两只爪子一交错,草人的头便被扯了下来,骨碌骨碌的滚到了一边。此时书生已经吓得魂儿丢掉一半了,他不敢再看下去了。这时,身边的青衣公子却一下子站身来,大喝一声
“破--!”
瞬间,只听“嘭!”的一声炸响,怪物手中的草人炸了开来,变做一个喷火的大火球,怪物仓猝不及防,炸开的火花喷到了身上,枯树样的身体如干柴碰烈火,呼啦啦的烧了起来。
“嗷--嗷!……”
怪物顿时发出凄厉的吼声,枯瘦的爪子凭空乱舞,时而绕着小树奔跑跳跃,时而跌倒在地,不住的打着滚,试图扑面身上的火焰。但那火焰如同着了魔一般,任它怎么打滚也不能扑灭。
突然,怪物伸出那只没着火的手臂,开始撕扯自己的身体,把烧着了的部分一块一块生生的扯了下来,一边撕扯,一边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片刻功夫,怪物身上的火便灭掉了,但是它的身子也只剩下半边了。受伤的怪物哀嚎着,一瘸一拐的隐入了丛林深处。
等怪物完全消失了,青衣公子这才放开了书生,谁知他才刚一松手,书生便如烂泥一般,稀哩哗啦的瘫倒在地上。青衣公子露出鄙夷的神色
“哼,真是没用的人,起来吧!它已经走了。”
好半天,书生才从地上爬起来,直觉得混身软绵绵的好像没了骨头,汗水把内衣外衫都打得尽透,他喘息了好一阵子,方才惊魂稍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着青衣公子倒头便拜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日后定当结草衔环相报!”
青衣公子显然没有料到书生来这么一下子,怔了一下,随即摆摆手
“用不着这么罗嗦,我没救你,不过是利用你引那老鬼出窝而已”
“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书生愣了,一头雾水的杵在那里,只听青衣公子又道
“我跟那老鬼势不两立,就算没有你,早晚我也是要找它算帐的,恰巧你这倒霉头从这里路过,我很清楚那老鬼的习性,知道它是肯定要吃生人进补的,于是就利用你当个诱饵喽。”
一番话,书生听得哭笑不得,不过想想,虽然青衣公子这么说,但若是没有他的话,自己大概还是要被那个怪物吃掉的,所以,还是应该感谢他救了自己一命。
“那请问公子,那个怪物是何物啊?怎地样子如此吓人?”
“哼,那个老鬼,不过是机缘巧合得了个躯壳,便如此嚣张,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青衣公子似乎十分疲惫,说没两句,便靠着庙墙缓缓坐下,长长的吞吐了几口气之后,闭目静养。
书生也不敢惊扰,只得在一旁坐下静静守候,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青衣公子方才睁开眼睛,这才把一切徐徐道来:
从前,这山还不是荒山,山上有宽阔的大道,时常有行人出没,山下有农田有村镇,这庙里的香火也是很鼎盛的。后来,一场大旱灾,使得山下没了人烟,渐渐的山上的庙也荒了,大路也被草埋没了,山这才变成了荒山,除了偶尔抄近道的赶路人,再也没有人迹。
一百年前的一天,天气十分炎热,一个路人因为贪凉赶夜路,星夜从这山上经过,结果正巧与一伙路过的剪径强盗碰头,那些强盗见了路人沉甸甸的包袱,便起了杀心,他们不但把路人的银钱抢劫一空,还把他砍了头,尸首抛进了山沟。路人的魂魄因为尸首不全因而无法投胎,便整日徘徊在这山里,怨气越积越深,渐渐的化作了厉鬼。
鬼是没有实体的,再厉害的鬼,也不过只能干些迷人心智,诱使人自杀的事,可是这个厉鬼不同。当初那伙强盗砍路人脑袋的时候,随手一抛,正好把那路人的脑袋抛到了一颗老树的树洞里,结果,因为这样的机缘,使得那老鬼有了实体。
“原来它变成了树啊!”
书生恍然的点点头,难怪那怪物看起来就像一颗会走动的树,
“不是树,”青衣公子纠正道
“正确的说,是一个半妖半鬼的怪物。”
“半妖半鬼?比厉鬼还可怕么?”
书生回想起刚刚看到的情景,背后立刻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是因为,它附身的那颗老树不一般。那是一颗千年古树,而且已经快要成了精,只不过是在修炼的时候,不提防遭到了雷劈,身上被烧穿了一个大洞。那路人的头颅便刚刚好落进了那个洞中。老树吸收了那路人的血肉,提升了修行,而那路人的魂魄也因此与老树混成了一体。”
“啊,真是一件蹊跷的事情呀。”书生恍然
“蹊跷?!哼!作孽还差不多!”
青衣公子神色颇为不悦
“那老鬼,自甘堕落也就罢了,可恨却连老树的千年修行也给毁掉了。那老树向来与世无争,即便成了精也不会祸害旁人,如果机缘合适,修身成仙也都极有可能。却不想,阴差阳错的吸收了那老鬼的怨气,结果迷失了本性,成了一代祸害。这些年,它的道行越来越高了,这山上的其他生灵皆受她所害,就连过路之人也无一幸免!真是可恶之极!”
“那、难道,就没有办法能除去它么?”书生问道
“如果有办法的话,我也不必用你来做饵引它上钩了。”
青衣公子怅然叹了一口气
“我早就想除去这个祸害了,只是苦于技不如它。须知,人的元神与精怪的身体结合而成的妖物最是厉害,况且,它在合体之后又修行了百年,已经把人的元神紧紧的溶入了树妖体内,若非有高出它数倍的道行,否则连靠近它的身边都困难。因此,我不得已,只好用了你做饵,设下陷阱,方才引它上钩。”
书生脑中不由浮现出钓鱼用的香饵的模样,虽然已经认命,但还是忍不住在心底里悲叹一声,唉……
“哦,原来是这样……那刚才的稻草人是怎么会事?”
“那个草人里面,藏有我特制的符咒,刚才那火,叫做「三味真火」,这种火触之即燃,不烧得对方化作灰烬决不熄灭,是草木精怪的天敌。但这法术的缺点是必须近身施法,所以我才用了草人做你的替身。草人上我做了手脚,又取了你的头巾带上,沾染了你的气息,那老鬼虽然厉害,但它只会凭气息辨物,所以才会把草人当做了你。”
“咳!早知如此,公子直言相告便是,在下定然会将头巾双手奉上的啊。”
“哼,还双手奉上呢!”
青衣公子一脸的讥色
“就凭你刚才的表现,我若是照直了说,你不撒腿就跑才怪呢!”
“呃,这个、这个……”
书生被说的汗颜不止,确实,他的胆子实在太小,自小便连家里杀鸡都看不得,实在有悖于男儿大丈夫的精神。可是这胆子大小是天生的呀,强求也强不来三啊!他连忙转移话题
“那在下还是有一事不明,为何在下今日离去之后,在这山中走了半日,却走不出山,又回到了这破庙?……难不成……”
书生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也是公子施的法么?”
“哼,才明白啊。那老鬼到处在找你这个「新鲜人」,若不是我使了禁制把你困住,你以为你可以活到现在么?”
青衣公子忽的摸了摸鼻子,言语中添了几分笑意,
“这都想不明白…真是个书呆子呢!”
书生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形容不出来,只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