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12节

妖怪传记_第112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1: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的不祥预感忽然清晰了,我有点明白灵惜的意思了……
“其实今天我来,是想向你告别的……”
灵惜终于犹犹豫豫的开口了,
“怎么?要出远门么?”
我试探着问道,心却在不断下沉
“我已经度过了三劫……要升仙了!”
她终于鼓起勇气,向我摊了底牌,她的话一出口,我的心里“咯噔”的一声,虽说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这句话还是我怎么也不愿意听到的。
“飞升……是好事啊……嗯,恭喜你灵惜!”
我说着,给了她一个微笑,灵惜也莞儿
“以后,你要多保重了啊”
“放心吧!不用担心我的!”
我把胸口拍的生疼,应着她。近两千年的交往,一起共赴过生死无数,在临别时候,却也说不出什么更激昂的话语。
这就是朋友啊。
“这幅画,从前我一直小心翼翼的收藏着,以后,就由你保存吧!”
灵惜开始交代后事了
“花行的经营权我已经交代律师移交给你了。你有空替我照看一下,交给那些家伙我不放心。”
“嗯,你就好好走吧!”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
我点点头,感觉眼睛开始发酸,连忙低下头佯装喝茶
“那个……就在这几天么?”
“差不多吧,你知道的,这种事情,跟生老病死一样,是有感应的”
眼前模糊起来,感觉灵惜的手轻轻拍在我肩上
“你就不要来送我了,只当是我出远门了,这样,我也不会有太多牵挂……”
她轻轻的说,我努力点点头
“嗯,知道的,你放心。”
“那么,我就走啦!”
灵惜站起身来,转身
“嗯,走好啊,我就不送啦!”
我故作轻松的说着,趁机别过头去,三两下把忍不住流出来的眼泪抹掉。
灵惜便自径走出了客厅,穿过了走廊,打开门,迈出脚去,却忽的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回过头来
“那个……你”
“怎么了?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么?”
我看着她,努力做出轻松的样子
“嗯,没事,其实我是想……”
灵惜明明还有话说,但她踌躇了许久,却又硬是忍了回去,
“我是想说,你跟皡都好好保重!”
“知道啦,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专心成你的仙吧!”
我响她挥挥手,我知道她要说些什么,将要成仙的她,怎会预见不出我的未来?还是不要说出口的罢。
“嗯,走了。”
防盗门门咣噹一声关闭了,我的眼泪终于如泉水一般涌出来。泪眼迷蒙中,看那幅“登仙图”愈加朦胧缥缈……
步云登仙,步云登仙!成仙的背后总是意味着离散,那些仙者们没有谁会在意,凄苦的只有那些留下来的人啊。脑中又回忆起大半年前,我想不辞而别的时候,灵惜站在门口等我情景。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我们从同样的地方来,一转眼我们都要走了,只是殊途,路不同呀!

第五十三章 人魔的真像

站在“聂氏天元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金字匾额下,我的喘息并没有加快,也就是说,我已经不那么紧张,不像刚开始那么害怕了。还是那句人间的老话“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怎么都会来,躲也无用,怕也无用。
这个什么狗屁生物科技公司的总部大厦,座落于南方边陲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里。南方似乎一直以来都是聂天势力的大本营,因此这座大厦也只能用“宏大”和“奢华”来形容。
我来到这座小城之后,先四处乱转,逛了半日,然后还吃了一顿当的风味小餐,最后才来到这栋大厦前。路是根本不用问的,因为这个巴掌大的小地方,无论在城南还是城北,只要你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这栋大厦的尖顶。
哼,居然像一座丰碑!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
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的前台小姐用带点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彬彬有理的问我。
“我找你们董事长”
我打量着这位漂亮的可以去当演员的姑娘,是纯种的人类,没有被附身,也不是修行者,但不晓得有没有特异功能。
“董事长他不在……”
“啪!”
前台小姐的话音未落,我一巴掌拍就在了大班台的案子上,吓的小姐花容一颤,后面惯例似的废话一并都省了。
“别拿应付外人的那一套来蒙我!我知道他平常都会呆在这里,是聂小姐亲口告诉我的!”
“聂小姐?”
前台小姐面露疑色,想是没明白我的话,
“就是聂天他女儿!”
我不耐烦的说道,她“啊”的一惊,像是反应过来了,顿时说话变成了结结巴巴
“那、那、你请等一下,我、我通报一声……”
说着抓起台子里面的电话开始播打
“快点快点,动作这么慢你这个接待是干什么吃的!”
我敲打着大班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引得大厅里面的人们纷纷侧目,我则满不在乎在左右张望,余光看见两个保安正在迅速的向我靠拢。哼,想不到这贼窝里的治安还蛮严紧的嘛。
“小姐,你有什么问题么?”
脑后传来毫不客气的质问声,从气息上来看,这两个也是普通人类,只不过是强壮一些的学武者而已,我转过头,摆出一副无赖似的表情面对他们。
“怎么了?你们有什么问题?”
“对不起,小姐,你防碍到别人了。”
“防碍到谁了?在哪里?”
我左右张望两下
“哪有人?根本没有嘛!喂!那边的胖子大叔!对,就是你别看别人!我有防碍到你么?有你就点点头,没有吧?…哎,那位戴眼睛的穿超短裙的小姐?哦,也没有吧!……”
“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们请你出去?”
两个保安开始面露狠色,向我了步步逼进了,
“不是吧?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做绅士风度?我好歹也是淑女呀!哎,别动手啊……”
一只肌肉膨胀的胳膊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接着……
“嗷--!”
很难相象,看起来这么粗壮的男人,连这点疼痛也受不了,还叫的如此大声,我赶紧抽回手来捂住了耳朵,别伤害了我宝贵的听觉器官。
“等等!住手————”
这次喊声是我背后传来的,前台小姐的电话打完了。
“您是……葻小姐吧?董事长让你上去……您请跟我来吧!”
前台小姐怯怯的说道,看她的一脸糗色,八成是刚刚在电话里挨过一通训斥
“OK!前面带路!”
我说着,一巴掌拨拉开眼前的两个家伙,然后大摇大摆的跟着漂亮的前台小姐朝电梯走去。
当步子迈出的那一刻,我可怜的后背顿时被无数道“杀妖”的目光射成了刺猬,那些火辣辣的、愤怒的、疑惑的、不怀好意的……异类的目光。
我只当没感觉到,依旧大摇大摆,昂首阔步。
到了聂天的地盘,不管自己是人还是妖,都要万分小心,自从踏入这栋大厦起,我就开始步步为营了。如果说第一次的白屋之约只是揭开了黑暗王国的冰山一角,那么这一次,我将要触摸这黑暗王国心脏了。
电梯一直升一直升,似乎过了很漫长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我看清了电子屏幕上的数字“三十”,好像是顶层了啊。哈,真的像游戏里面说的那样,最终BOSS永远都是住在顶层的。只是不知道,我这个闯关小将会不会在半路上遇到BOSS爪牙们的伏击呢?
半分钟后,我有了一个深刻的教训,没事不要乱想那些倒霉的事情,否则就真的会发生!
从电梯门出去,拐了一道弯,前面是一段宽敞但却不甚明亮的走廊,两边是一扇扇华丽的大门,都紧闭着,其实这个时候不用小姐带路我也已经知道了,按常理来说BOSS的房间永远在走廊的尽头。于是我果断的甩开那个小碎步走路,像老太太一样碍事的前台小姐,大踏步向前走去。
走了大约十几步吧,这是我自己估摸的数字,反正离走廊的尽头还很远,忽然,两股带着杀意的气息分别从我左右前方冲了出来。我早就防备着呢,在脑袋开始搜寻对方信息之前身体就已经做出了迎战反应,劈手便向虚空中抓去……
“噗嗤……”
两道很轻微撕裂声,两个妖怪在半空中显了形,下一秒,他们如枯萎的花儿般坠落下来,无声的摔在铺了波斯地毯的走廊上。
我连低头看一眼都懒得,抬脚大步迈过继续向前走,鞋子在厚厚的地毯发出渍渍的响声,有种轻微的陷落感,那是因为踏在了刚刚形成的血泊里。我拔出脚来,在干净的地毯上蹭了蹭。
杀死他们,我的心很平静,我想他们一定也在终日盼着有天能被对手杀死,对妖怪来说失去自由供人驱使,不如一死。
身后,小碎步还在继续跟着,她居然没有被吓的大喊大叫,我奇怪的回过头,看到女孩子漂亮的脸蛋已经被吓的血色褪尽,但是她紧紧的捂着嘴,拼命忍住了不吭一声。于是我笑了。
呵呵,看样子被训练的不错,我就说嘛,能在这里工作的人类,都是不简单的。转而又一想,这女孩的表现也许还有另一层深意,看来踏上这层楼的不速之客,不止我一个呀。
剩下的不到百米的走廊上,我又遇到了两次伏击,很让我惊讶的是这些家伙全部都是凭空出现的,在他们出手之前我竟然完全感知不到任何一点气息。这完全说不通,我开始猜测,在这段走廊上,是否有连接着另外一个空间的门户。
另一个让我费解的事情来自这些妖怪本身,按照我从前得知的情报,聂天这个家伙是百分百的普通人类,没有非人类的血统,也没有任何异能,而被他控制的也仅仅是一些一两百年道行的末流小妖。但事实却是,刚刚攻击我那三批妖怪,单就力量而言,丝毫不在妙九之下,想必也是近千年道行的大妖怪,我实在不能理解一个普通人类是如何能网罗和控制这样一批强大家伙的。
你们也许奇怪我为什么能够顺利的一击得手,其实很简单,他们根本没有跟我硬拼,一心求死罢了。我猜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来历,袭击我可能不是出于他们主人的意志,但也或许我是一厢情愿的瞎想,说不定他们是聂天这个变态的家伙派来成心要让我耗费体力的。
百米的走廊转眼到了尽头,我脑中也产生了许多个疑问,其实,疑问越多,那么在其背后的真相就越可怕。
“吱--”刺耳的门轴滑动声
厚重的大木门被我推开了,真奇怪,为什么所有BOSS们的家总喜欢把大门搞的那么沉,难道说这样子看起来显得有身份么?
我冲进去,对着那个背身坐在靠背椅后面的家伙喊道
“喂!你们家的大门该上油了!你听听这声儿!还大财团呢,真寒碜!”
“哈哈哈,光上油是不解决问题的,该撒些石墨粉才好!”
靠背椅子后面传来一阵沙哑的比门轴声还难听的笑
“谢谢你的提醒,我这就叫手下人去办!”
我一下子坠入了冰窟里,不是为他说的话,而是,这声音竟然如此熟悉!下一刻,他从椅子后面转了出来,我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非常阴郁的脸,而这张脸居然冲着我在笑。
他比我相象的要年轻一些,看起来年龄像是人类男子的四十岁左右,有宽大的额头、方正的下巴和很深的眼窝,这使他的五官看起来非常有棱角,跟我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不同。
当然,这并没有让我感觉放松一些,虽然这副面孔一点都不丑陋,甚至可以称得上英俊了,但是它却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阴郁气息,这样的气息,是活人身上绝不可能有的。若不是我可以感受到他散发出的生命气息,我简直要把他当做一具还魂的尸体了。
“欢迎你的到来,葻!”
他微笑着说道,他叫我“葻”,而不是“葻小姐”或者“青鬼”什么的,他这样称呼我,好像我是他多年未见的好朋友一样。我轻轻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承蒙聂先生厚爱,多谢你上次的款待,我想我早就应该来拜访一下了。”
“哈哈哈哈…你真是客气了,咱们如此有缘,总是要聚头的嘛!”
他笑了起来,隔了一千多年再次听见这笑声,还是觉得有些不寒而栗,我也盯着他冷笑,
“呵呵,说的没错,不是冤家不聚头嘛。”
“请随便坐!”
“谢谢!”
我坐到了他对面,我们俩隔着宽大的大班桌对视着,对持着。片刻的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用眼神交战,他的眼神像刀子一般凌厉,我想我也一样。我极力的想透过他的眼睛看清楚更多东西,他也是一样。
片刻之后,他忽然开口问道
“枫儿那丫头给你添麻烦了吧?”
没想到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他忽然提起了这个,我怔了一下,如实回答
“还好,我蛮喜欢这个孩子的。”
“唉,都是我教育的不好,真是抱歉啊,那丫头向来很任性,自从她母亲去世后,我基本上管不了她,这次也是,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唉,实在是不象话呀!”
他揉着眉心,表现的像个真正忧心子女的无奈父亲一样,我真想替他的演技叫绝
“不好意思,我想提个问题,”
我受不了他的惺惺作态,于是毫不客气的问道
“枫儿真的是你的亲生女儿么?”
“当然是的。”
他回答的相当干脆利索,再次出乎我得意料
“枫儿是我和已故的夫人生的,我夫人姓唐,娘家在云南也算得上是名门世家了。夫人去世的时候,枫儿才九岁,那以后她跟我的关系就一直不好。她一直不愿意跟我姓,我知道不想承认有我这么个父亲,不过,她身上流着我的血,这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对你的了解还真是太少了啊。”
我感叹道,聂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