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122节

妖怪传记_第122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0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3
点植物的平原,葻追杀了人面虎形奔跑如飞的大妖怪“梼杌”,我们得以安全的采集“棘枣”--黑炎地狱唯一的植物果实,虽然硬如牛皮而且又酸又苦,但是能充饥。
渐渐的,葻变了,变得和那些妖怪一样残忍嗜杀,有时候,她常常不因为捕食或者自卫而猎杀妖怪,她身上越来越多的充斥着难闻的血腥味道,我所熟悉的那个有一点蛮横,但是善良聪明的葻,一点点的消失了。
后来,我们来到了孤兀挺立在一片黑色岩石滩上的“炎魔火山”,从那些被葻捕获的妖怪口中了解到,这里是黑炎地狱最高的地方,我们费了很大力气才登上了火山顶,我差一点摔下去被那些如刀尖般锋利的岩石扎死。这里的确很高,站在火山口上,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但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到出去的路。
“我要在这里成魔。”葻突然这样说
虽然我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但从葻的嘴里说出,还是让我一震,我想我真的要失去她了。
我平生第一次,不顾一切的跟她吵了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不由自主。葻发怒了,因为我提起了她的狐精师父,发怒的葻也说了很多伤害我的话,不过我没什么可反驳的,在我一再故意激怒她之下,最后葻终于出手打伤了我。
如果真的不能达到心中的目标,我倒挺希望被她杀死,毕竟死在她手上要比死在那些妖怪手上好的多。但葻只是打了我一掌,却没有伤及我的性命,我离开了她。
葻去完成自己成魔的目标了,而我流着血,躺在黑石滩上,等待寻血的妖怪魔物来吃了我。谁知,这一等就是很久,直等得我饥肠辘辘头昏眼花,才从远方飞来了一只血蝙蝠。它在空中盘桓了很久,看我一动不动,大概以为我死了或是昏迷了,这才落在我身上大胆的吸起血来。我看着它吃的这么开心,自己的食欲也上来了,于是趁它不备,一把抓住了它,想也不想就咬掉了脑袋,大啃大嚼起来。
当温热的血肉流进胃里,我感觉舒服了很多,但一只血蝙蝠太小,勾起了我的食欲,却无法满足。于是我学了守株待兔的故事,继续躺着装死,以自己的血肉吸引对手的前来,至于会遇上什么样的妖怪,此时的我竟然半点也不在乎了。
说来也有趣,越是凶残的妖物,吃起食物来就越贪婪,不久后来了第二个想拣便宜的妖怪,是一只“马蝮”,样子像长着人脸的老虎,在人间的话也算厉害的妖怪了,他也如先前的血蝙蝠一样,在周围徘徊了很久,确定没有危险了才来到我身边开始舔噬我身上的血。他的舌头上有倒刺,刮在我裸露的伤口上非常疼,但我没有动一下,贪婪的他怎么会想到地上的“食物”会突然跳起来攻击他呢,结果,这只马蝮被我出其不意的一口咬断了喉咙,喷血而死,说起来他的肉味道还特别鲜美。
我以这种特殊的方法开始捕食,终于取得了独立生存的资格,当然,代价便是胸口永远不能磨灭的伤疤,随着我吞噬的妖怪越来越多,我的力量迅速的强大起来。我也明白了葻在这里迅速变强的原因--那些妖怪的内丹,吞食了它们,便吸收了妖怪的力量和修行,越厉害的妖怪,内丹的能量就越大。渐渐我也开始不为自卫和捕食而猎杀妖怪,取其内丹,助自己修炼。当然,偶尔也出过危险,记得有次杀死了一只“天蜈”,他的内丹居然有剧毒,差一点要了我的命。
蜈蚣是毒虫的一种,百年修炼成怪,能遁地,千年修炼成精,能飞天,我杀死的就是一只飞天蜈蚣,他的内丹赤红发亮,吞下去之后,体内如同燃起了熊熊烈火,烧的我肝肠寸断,痛彻心扉。我足足运行了八千多遍“小周天”,才将天蜈的赤毒内丹与自己的身体融合。那以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尽量不去碰毒虫类妖怪。
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黑炎地狱的妖魔们在结构关系上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出现了几个非常强大的魔头,一些不甘于每日为食物疲于奔命的妖怪选择了投靠。于是,妖怪跟妖怪之间的战斗逐渐发展为魔头与魔头之间的战争。为了夺得稀有珍贵的水源,更适合居住的土地,甚至是至高的统治权力,魔头们之间厮杀不断,黑炎地狱依然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我时常在想,不知道那些魔头里面有没有葻的身影。
很久很久以后,我终于又见到了葻。
那时的她,被四方的妖魔尊称为“魔尊”,统领着很大很大的疆域,她的魔物军队从大地上走过,就像黑云遮天一样。她比我相象中更加强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随意的召唤各种强大的灵兽和妖怪供自己差遣。这就是她心中的理想么?
我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魔军队伍,幻成各种妖怪的样子,混迹其中,亲眼目睹了她是如何指挥着千万魔军剿灭其他敌人,看到了她巡视战后血腥的战场时的得意表情,踏足在敌人堆积如山的头颅上时的满足笑容。
我甚至发现她早已掌握了打开通往外界通道的本领,她居然不愿意离开黑炎地狱,她满足于自己得到的一切。
于是我决定自己离开黑炎地狱,我如影随形的跟踪着她,学习能打开通道的方法。其实我的伪装并不高明,若不是她总抬着那颗高高在上的头,也许早就发现倪端了,然而,直到我学会了打开通道的咒文,离开她身边为止,她始终都未曾察觉。
费了一番周折,我终于回到了人间。
没有预料中的欣喜,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看着多少次梦回中才能见到的熟悉亲切的景物,脑中只有一个感觉:时过境迁,物事人非。
在黑炎地狱呆了那么久,人间的时光却没发生多少变化,仿佛我只是短暂的离开了一会而已,一切都没有改变,但是我的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个会开心会笑的嗥再也找不到了。以前的朋友们都依旧,他们大约以为我和葻已经遇难了吧,我没有再去联络他们,就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死了,这样更好些。
我一个人孤独的到处游荡,去一些以前和葻去过的地方。经过了黑炎地狱的磨炼,我的修为已经大异于从前,世间的寻常妖物根本不是我的敌手。但我已经无心继续修炼,我无意成正果,既然当初的目标已逝,再做什么也是毫无意义。
也许上天不让我就此安宁,也许上天要再给我一个完成心愿的机会。几年后,葻也回到了人间,并且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在渭水,葻初次拜师的地方,我从前只是听葻提起过,她在那里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童年时光,我想那里应该是个美丽的地方,于是想去看看。
渭水真的是一条很大很宽的河流,但是它缺不像葻描述的那样美丽,我到达的时候,正逢渭水泛滥,滚滚的洪流夹杂着泥沙,冲破了河岸,向人类居住的村庄涌去,成千上万的房屋农田被淹没,人类和动物的尸体漂流在浑浊的洪水中。
我只是个妖怪,没有担负拯救世人的责任,更何况这种大洪水多半是河龙王发怒的结果,贸然阻止是会触怒龙王的,我自然没有插手其中。但就在我冷眼旁观的时候,却发现有妖怪在做法治水,那个妖怪便是葻。
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过能再次看到她,当她出现在渭水河畔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我们竟然选择了同一个地方。看见我的她,显得非常欣喜,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仿佛任何事也没有发生过,而我们只是久别重逢。
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葻似乎是失去了在黑炎地狱的大部分记忆,她又变回从前的青鬼葻,而不是魔。
我不知道这样好还是不好,葻失去的记忆,我也不再提起,隐藏了自己的过去,和从前一样与她生活在一起。可是我渐渐发现,葻似乎得了很严重的病,她常常服食一种有毒的草药,服过药后,毒发攻心的葻显得异常痛苦。我偷偷去查了草药的出处,赫然发现那是魔域中生长的“芒草”,剧毒,但是具有保存尸体的作用,惊异间,我忽然想起以前从葻那里听来的话:大凡世间生灵,修炼圆满,成仙或者成魔时,自己的肉身驱壳都会毁去……
我一下子明白了,葻其实并非失忆,她只是在刻意逃避自己而已,而她现在的身体,大概就是所谓“借尸还魂术”的结果吧。葻无异于在饮鸩止渴,我不能看着她这样,但是我也清楚自己的能力,虽然现在的我也许已经超过了现在的她,但还远远不够能力帮助她,我需要更大的力量,需要变得更强。
一番权衡之下,我做了一个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决定,回去黑炎地狱。
只有在那里,我才有可能迅速变得强大,也只有在那里,我才可以不受时间束缚的修炼,神仙和魔的力量都是强大的,在这个世上,他们似乎是无所不能的,既然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让我可以成仙,那我就选择成魔。
就像第一次离开葻一样,我还是选择了与她吵架,呵呵,似乎这成了我从她身边走开的唯一方式。我告诉她,我有了更大的理想要去实现,不会再留在她身边碌碌无为了,她苦苦的相劝,挽留,一如当年的我,苍天就是这样喜欢做弄人。
“你这种德行,注定了一辈子只是个妖怪!”
我忍着心痛,嘲笑她,拂手而去。
第二次到黑炎的经历已经不值得我再回忆,我只是有了和葻感同身受的体验,原来成魔的代价是如此之高。成魔意味着你失去的不是自己的一部分,而且全部。
从黑炎回到人间,已经是很简单的事情了,人间依旧,葻也依旧,但是我变了,变得已经不愿意再生活在阳光下,更不愿意出现在葻的面前。
我还是悄悄跟随着她,如今我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不能令她察觉,偶尔我也周游世界各地,或者回到黑炎地狱,更多的时候是隐没了气息,在黑暗里默默的看着她。
她还是那么喜欢帮助别人,但在我看来,那也许是为了赎罪,于是我便时常将需要受到帮助的人引到她的身边,让她完成她的心愿。
葻一直是个聪明的妖怪,我想她虽然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但也应该猜测到了我的存在,于是我为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名字“远方漂流的人”,也许这层伪装并不能骗到她,但至少可以让我自己感到安慰。
不管怎样,我终于实现了最初的理想--永远在她身旁保护她,我想这便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完美的结局。

离魂夺魄之外篇 傻丫头和傻小子的故事

我们是两把剑,“离魂”和“夺魄”,也有人给我们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太古神兵”,不过,给我们起这个名字的那个人,其实自己从来也不敢碰我们一下(妙九:阿嚏!阿嚏!哪个该死的在骂我呢?!)。
其实,在天地初开的时候我们不是剑,我们是一对夫妻:雷兽“彦”和水神“瑶”。我们有着很浪漫的爱情和很悲惨的经历,这些后来都被一个小丫头写成了故事,那个丫头叫“葻”,哦,忘记说了,她不是人类,她是个妖怪。
说起来,我们对于这丫头也是有一点亏欠的--我们因为种种不可抗拒的原因,害死了她的师父,虽然那并非完全是我们的错误,但害这丫头难过实在是我们所不愿意的。
我们曾经一度被分开,各自经历过不同的主人,也曾沾染过不同人类的鲜血。不过所幸,那段时间并不长,丫头的师父死后,她遵循师父遗愿找到了我们,使我们两个得以团聚。所以,也可以说我们欠了这丫头的情。
我们俩的后半生就和这丫头朝夕相处在一起,虽说不是看着她出生,但总算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她的开心和不开心,她经历的每一件事情,我们都知道。
这丫头有个伙伴,叫“嗥”,是个虎妖。他们俩的关系么,说是师徒,其实,更有点像人类的青梅竹马,我们都看得出那个小子喜欢她。只是那个傻丫头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我们俩是经历过大悲大喜的人了,很愿意看到天底下所有的有情人都能成眷属,我们可是一直在祝福他们俩的,只是他们俩自己不争气而已。嗥那个傻小子总也不向葻表露心迹,非要什么等到自己有了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葻,真是傻话,就凭他那点微末道行,那得等到哪年月啊?!我们俩都替他着急。
葻那丫头也是,明明把人家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自己却浑然不觉。我们早都看出来了,每次打仗也好,冒险也好,她总是照顾着道行不如她的嗥,有几次面临危险,这丫头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护嗥那小子周全。这是什么?这分明就是喜欢人家的表现嘛!
本来么,感情的东西也可以慢慢来,反正这俩小妖怪有的是时间,过个百八千年的他俩总会开窍的。我们两口子虽说当初是一见钟情的那一种,可也是经过了几百年的分合才确定了彼此的感情的呀。
可惜,这老天爷他就是不长眼,多好的一对孩子,硬要生出个事端来给拆开。要不是那时闹了“血妖”那么档子事儿,丫头和小子没准现在都抱上娃娃了!唉,想起生孩子这档子事儿,我们就心酸,这辈子是甭想了,哎呀,跑题了…
其实,要说那个“血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不就是比一般妖怪多修行了几千年么?!在我们俩看来,还是小毛妖怪一个!不过性格倒是忒狠了点。我们俩当初也是做过妖怪的,妖怪世界的规则,还不就是成王败寇那么回事儿嘛,谁厉害谁就当老大呗。可那血妖,居然想把所有的妖怪都赶尽杀绝,这也就难怪被所有的妖怪们群起攻之了。
结果倒好,血妖是被消灭了,妖怪也死了一大批,别人死了我们不管,可怜我们的丫头和小子也消失不见了。
唉,其实也怪葻这丫头太傻,太死心眼,放着我们俩这么厉害的武器不用,非以自己那点道行硬拼干嘛!若是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