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24节

妖怪传记_第124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1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0
霄峰,一线金黄色自星宿海东边的水平线上出现,苍穹被照亮起来,天地间一切都给染上了一层金色,有种暖暖的感觉。魁总是说日出很美丽,可我却不觉得,三百年来每天都是这一幕,有什么特别的么?回头举目向山上望去,那个黄色的身影依稀隐没在云雾间。
想起他那张傻兮兮的笑脸我就觉得不解,列宿天上的每一个星子都是天地间的孤儿,从出生起便按照注定的模式生活,为了三百年后的那一刻而每日拼命修炼,如果不能从同类中胜出,那么活着将毫无意义。每个人都是冷漠麻木的,因为我们实在感觉不到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是值得高兴的。
只有魁,这个另类的星子,一张脸上时常挂着笑容,好像每时每刻都开心无比,时常荒废修炼,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常常是我结束修炼后,看到他在沙滩上拣那些五颜六色的小石子,或者是去山上采摘新鲜的花蕾酿蜜,常常兴高采烈的敲我的门,向我展示那些没用的东西。还有时候,几天不见他出门,我跑去看,却发现他躲在房间里捧着些稀奇古怪的书籍看得如痴如醉走火入魔。更有时候他干脆是什么也不做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云彩发呆,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将来的命运如何。
我一点也不明白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同一时刻出生的星子,拥有同样的天赋,同样威力的神兵,我们一同修炼了三百年,他却连跟我打平手都做不到,若不是靠着一点天赋和望日剑的力量,他可能连跟我过招的能力都没有。 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那么开心?我真的不明白。
二 刃·流光
星宿海并不是一望无际的海,只是一个硕大无比的湖,湖水平如镜面,湖中小岛如星罗棋布,在深不可测的湖底,蕴育着无数繁星。湖水每隔一千年,便会有一次涨落,潮水落下后,一些初生的星子便会浮现出来。而天上每一颗星辰,无论大小,待到寿尽之后,便会陨落坠于湖中,如此往复,生生不息。
凌霄峰下,星宿海畔,有一座建筑在山崖间的巍峨宫殿,那就是南斗宫,我的家。因为受了月轮的影响,白天我的法力只能发挥出三成,因此白天的时间我通常用来休息,所以魁说的十分美丽的星宿海日景,在三百年里我很少见。不过这些天有些例外,我缩短了休息的时间,只为了看一个人。
站在窗口前,向星宿海边眺望,就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蓝色身影,面对着湖水在修炼,无数道幽蓝的光芒宛如昙花般在他身边绽放。蓝光触到湖面,纵深的湖水便破开一个个漩涡,泛起白白的浪花。
这样远的距离,我听不到那里的声响,但我知道,能让平如镜的星宿海泛起波涛的,定然是相当了不起的力量,决不亚于望日击碎凌霄巨石。
南斗宫几时出现了这样一个星子?为何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
我是一贯不关心旁事的,但这次为这个家伙,我特意去问了魁,他告诉我那个星子叫刃,是长老收留的一颗孤星。没有人知道他是几时从星宿海中浮出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属于哪一片天空,只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是某一天,幼小的他被发现在南斗宫的殿门前,长老便留下了他。那道幽蓝的光便是他与生俱来的兵器,据说在抱起他的那一刻,长老竟然被那蓝光划破了手腕。
于是这颗孤星便有了一个名字--刃。
每一颗星子在年幼的时候,都会在修炼场里,由长老来教授法术技能,我从来没在修炼场见过刃,可见长老没有传授过他技艺,可他却有如此的能力,这不由让我觉得莫名心悸。
连续几天的观察后,我突然想去见一见他。
我第一次在白日里出了南斗宫,下得山崖,来到湖边,未及走近他,一股凛冽的罡风便扑面而来,风中似乎挟卷着无数利刃,吹得我脸上生痛。
再走近一些,突然“嗤!”一声,白色的袍袖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风中竟然真的带着利刃,刹那间,感应到了我的危机,银色的朔月不经召唤便径自出现在我面前,风轮一样的旋转,替我挡下带着利刃的罡风。
察觉到了背后有人,刃猛的转过身来,望着我,我暗暗吃了一惊。星子虽不是天神,但总归是应九天灵气而蕴生的精灵,至少身形相貌上是接近神仙的,都具有非一般的飘逸俊美气质。而眼前的刃,却身材瘦削,细长的双目射出如野兽般的光芒,最可怖的是两道深深的疤痕交错成十字状横于面颊上,这样的星子,我三百年来从未见过。
就在我迟疑的一刹那,无数道蓝光向我袭来,我猝不及防,幸好有朔月为我挡下了大半,但仍有几道利刃划破了我的袍服,隐隐的疼痛自身体上传来,似乎袍服下的肌肤流出了血。一见面便攻击对方的星子,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顿时气愤无比,若此时是夜晚,我定要与他厮杀搏斗一番的,可惜现在拼了全力也只能勉强防住蓝光的攻击而已。
他大约看出了我不是要与他打斗,遂伸手收势,蓝光凝结在他掌心,此时我方才看清,那化作千层昙花一样光芒的,居然是一柄小小窄窄的匕首,薄薄的刃上闪着幽幽蓝光,想来那无数道光芒都是它的分身了。只见小小的匕首慢慢收入他掌心的肌肤中,竟然像猫儿的脚爪般伸缩自如。
我原本的气愤在看见了这样精巧的武器之后忽然消散殆尽了,想说什么话自己都忘了,不假思索脱口问道
“你的兵器叫什么?”
刃收好了匕首,用毫不客气的目光打量着我,
“流光”
他回答道,声音沙哑难听,如碎冰沙沙
“是很特别的兵器啊,就是它割伤了长老的手腕么?”
我听到了自己语气中居然有羡慕,三百年来,我第一次对一个星子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它不是我的兵器,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刃冷漠的说道,没有,或者是不屑于回答我其余的问题
“你走吧,我还要继续练功,留在这里会伤到你的。”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但我听出了语气中对嘲讽和蔑视的意思,我的自尊再一次被伤害
“星神大会,咱们战场上见。”
咬了咬牙,丢下这一句话,我转身疾走,身后的刃没有用语言回应,但我却清晰感觉到一股煞气忽的腾起。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运起一点点真气,两臂上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我却怎么也无法入静,脑中总是不由的想起那幽蓝的匕首,流光会比我的朔月更快么?一直以来坚如磐石的心,渐渐乱了。
三 万丈星楼
九重天之下,是被称作凡间的广阔无边的大地,那里生活的是凡人,居说,当那些凡人遥望天空的时候,便对天上的繁星产生出种种幻想。
位列天籍的神仙中有一些来自凡间,他们偶尔也带给我们一点凡人的故事,其中的大半听起来都非常可笑。那些凡人居然相信,如果有能盖起一座非常非常高的楼,就可以摘到天上的星星,真是不可想象,他们居然想摘天上的星星!只可惜他们是没有神力的凡人,这样的想法永远也不可能实现。
其实,能摘到星辰的楼,倒是真的有一座,当然它不在凡间,这座楼就在列宿天与斗枢天之间,名字叫做“望星阁”,星子们都称它做星楼。
在星宿海的中央,有一座悬浮在云雾里的山,终年云雾缭绕,缥缈而不可及,因此叫做缥缈山,在山上,立着一座直耸入云霄的万丈高楼,那便是望星阁。它连接着众星子们生活的列宿天和四斗大神们生活的斗枢天,聚星楼的大门每三百年开启一次,那一次便是星神大会召开的日子。
星神大会是每一个星子们盼望却也害怕的时刻,因为大会的主要内容,便是一场盛大的斗法比赛。南北斗四宫中所有年满三百岁的星子都可以参加,凭着自己的法术和技能战胜同伴,最后的四名胜出者便可升入斗枢天,成为位列仙班的星君。
从盘古开天地,三界六道十二天众生各安其位之日起,星神的选拔便开始了,无数次的星神大会中诞生出了数不胜数的伟大星神。然而却不是所有星子都能获此殊荣,大部分星子从出生起一直到陨逝,穷其一生都无法离开这片星宿海。
今天便是星神大会召开的日子,我们这一群刚满三百岁的星子,在南斗宫长老的带领下,渡过了星宿海,第一次踏上了传说中神秘的缥缈山。
与其说它是山,倒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悬在如明镜一般的湖水之上,在这巨石之上,是一座用无暇白玉砌成的高楼,硕大的门楣上书着三个铆金大字,“望星阁”。
一群群初出茅庐的星子在各自长老的带领下,聚集于此,等待着星楼大门的开启,我看去,所有人的脸上依旧维持着淡漠苍白,但眼中仍忍不住露出恐慌和好奇的神色,每个人都在尽力的伪装自己。
“好高啊,真的看不见顶呢!”
身边的魁突然出声,带着深深的仰慕惊叹到,
“真了不起呵,站在它脚下,立刻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周围的星子们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他们瞧不起心无城府的星子,尽管他们自己心中也许正和魁想的是一样,魁见大家都来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又露出了习惯性傻傻的笑容。我不悦,回瞪那些星子,冷电似的目光逼得他们一个个都别过头去,之后转而回过头来教训魁
“说话小声点,没有人把你当哑巴的。”
“哦。”
魁点了点头,可是没安静多一会儿,又扯扯我的衣角,我转头,见他紧咬着嘴唇
“小钺,一会就能看到四相大神了,我好紧张啊。”
“有什么可紧张的,你看见大神,大神未必看得见你。”
我不屑道,魁抹抹额头,一脸的希翼与兴奋
“可是,可是比试的时候,大神们都盯着看呢!想想就觉得心跳的厉害。”
看着他兴奋的脸都红了,我忍不住泼一盆冷水上去
“哼,与其紧张大神,不如紧张你自己吧!呆一会我可不想看到你血溅当场。”
“嗯、嗯,我会小心的”魁点点头,
“嘿嘿,我知道你关心我的,放心吧,我即便没有胜出的本事,自保还是可以的。”
我默不作声,我关心他么?当然不是,只是不希望和我一同到斗枢天去做星君的是那些没有交情的家伙而已。
“你总是这么镇静,说实在的小钺,我很羡慕你,你是南斗宫最厉害的星子,我知道这次你一定能胜出的。”
魁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我要的不仅仅是胜出,我要的是夺冠,四斗宫之冠。”
我抬起头,望着冲入苍穹的星楼,那楼的顶端要比凌霄峰高上一万倍,站在那里俯视脚下一定是很威风的事情吧
“夺冠?那,那,……”
魁吃了一惊,结巴了两下才说道
“那也一定是可以的,嗯,不管怎样,你一定行的。”
三百年来,魁总是这么说,他相信我或许是因为他无知,我不在乎别人的观点,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只是,这一次,我能相信我自己么?前面传来一阵隆隆的声音,星楼的大门开启了,一切的思绪都被打断。
一身玄衣的星使者缓缓从门内走出,清朗如电的目光缓缓扫视过众人,星使者是侍奉四相大神的仆人,也住在斗枢天里,地位比列宿天四斗星宫的长老还要高一些。年轻的星子们在使者审视的目光下不禁微微颤抖,只听使者高声说道
“各位星子们,四相圣神以及众星神已经在瞻星台等候大家了,”
瞻星台是望星阁的最顶层,也是举行大典的会场,星子们跟随着使者的脚步,默默的进入大厅。白玉无暇的地上,卧着一朵朵巨大的青色莲花,金色的莲蓬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踏上去,莲花会带你们上去”使者命令道
星子们顺从的按照吩咐三五成群的走入莲花中,莲花稳稳的升起,越飞越高。我轻轻从巨大的青色莲瓣中探出头去,看到脚下宽敞广阔的大厅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白点,忽然有一种想跳下去的念头冒了出来。
居然想到跳下去?
我被自己的念头弄的迷惑了,为什么会这样想?要知道,即使我现在跳下去也不会死,纵使不使出驭空法术,朔月也一定会接住我。但还是忍不住这样想象,如果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跳下去,会怎样?
……
原以为瞻星台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高台,到了方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像祭坛一样的广场,东南西北四个角上各立有一座华丽精致的亭阁,里面坐着威仪万丈的四位大神--南极斗的赤帝朱雀、北极斗的玄帝真武、东极斗的苍帝青龙、西极斗白帝白虎,以及四斗的各位星君们。
星子们只能围坐在亭阁脚下,不过倒也能够一睹自己本宫大神和星君的仙容风采,大部分人还是欣欣然满足的。
趁南斗宫诸位星子们忙于盯着朱雀帝的风姿发呆时,我给自己和魁找了个不错的位置,不需费力仰视便可看到亭阁的众神。赤帝朱雀,一袭火红色的羽翼披风,一身赤金的战甲,是一位丰神俊秀的天神。
虽然说四斗大神的年龄几乎是与天地齐寿的,但是朱雀看起来却显得十分年轻,完全不像玄武青龙那样一脸的沧桑。而坐在他身侧的七位星君,无论男女,看起来也都各个飘逸潇洒,有着与星子截然不同的高贵气质,原来做神仙就是这样子的。我看着他们,不知不觉的微微扬起了嘴角
魁忽然拍了我一把
“天哪,小钺,你居然笑了呀!”
我回过头,他惊讶的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你已经两百年没有笑过了啊!发生了什么事?”
“我有笑么?你花眼了吧”
我说着恢复了一贯的漠然表情
“还是看场上吧,大会要开始了。”
四 跳台
夜晚来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