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26节

妖怪传记_第126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0
。书生认定这是梦中白衣观音所赠,欣喜不已,便小心翼翼的将幼苗挖出,取了破庙中供香的铁鼎栽种。
经过书生的悉心栽种,幼苗渐渐长成了一株茶树,一年四季产茶不断,所产之茶醇香特异,使人一经饮过便终生不忘。因其是观音所赠,最初培植又于铁鼎之中,书生便给茶取名“铁观音”。
于是乎书生索性放弃了仕途之路,在这山上以种茶卖茶为生,不久便富裕了起来,盖起了几间房舍,开辟了几亩地做茶园,更娶上了一房贤惠能干的妻室,靠着这“铁观音”,生活日渐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美满。
听罢主人公的故事,我跟魁皆惊叹不已,原来小小一株茶树,竟有如此传奇,不过也见得主人公善人自有善报了,又与主人公把盏倾谈,直至深夜方罢。
虽然法力已失,但我仍不是凡人,在夜里有着比日间更敏感的知觉,子午交替的时分,我突然醒来,耳朵倾听到夜风中传来一阵不寻常的异动。魁仍在隔壁酣睡,他与我恰恰相反,在夜里的知觉比白日迟钝些,我轻轻披衣下床,踮起脚步走出屋子,茶园便在近前,不寻常的异动就来自其间。
悄悄走进园子里,园子不大,数十颗茶树茶苗错落有致,当中一颗格外粗壮,想必便是茶园主人公故事里提到的那颗,主人以它做了母本,十几年间繁育出一园的茶树。只见一团白影伏在树丛中,走近一看却是一个白衣女子,做匍匐状伏于树丛下,发出细若蚊蝇的泣声,纤弱的身子抖做一团。
“姑娘怎么了?”
我走上近前问道,女子闻得人声一颤,抬起头来,见了我,吃了一惊,借着皎白的月色,看出是个面目清秀佼好的女子,只是面上泪痕纵横。
“你是什么人?”女子不答反而问我
“我是在此间暂住的客人。”
我解释了自己,又问
“姑娘为何事深夜哭泣?”
“我,我……”
女子欲言又止,一副凄惶模样,我上下打量着她,女子身上散发出一股微弱的灵气,第一眼见到,我便知她是异类
“你莫非是这茶树精怪?”
“啊!你怎知道!”
女子大惊,踉跄着起身欲逃,我连忙叫住她
“别怕,我也不是凡人。”
“你?”女子站住了,回身仔细的打量着我,稍顷摇头
“我看不出你是什么精怪”
“我不是什么精怪,”我笑笑
“只是非凡间的人而已。”
“你,你是神仙?”
女子惊异的看着我,我无奈的摇摇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算是什么。只好岔开话题
“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深夜在此哭泣。”
白衣女子看看我,知道我并无恶意,凄惶之色也释然了一些,叹一口气,幽幽说道“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我追问到
女子不答话,凄然的目光看着茶园东面,那里是茶园主人公一家居住的地方,只是现在主人家夫妇已经就寝,黑洞洞的屋子看不到一丝光亮。女子望了半晌,颓然流下几颗晶莹的泪珠,我见了连忙劝慰,女子凄然叹到
“罢了,罢了,天亮以后,便再也见不到他了,想也是无用,哭也是无用了。”
我越发的好奇了
“究竟是怎样一回事,你可否讲给我听?”
女子擦了泪点点头
“讲给你听听也好,反正过了今晚,以后便再也没人知道了。”
女子幽幽细碎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清晰,她擦了泪,止住了哽咽,娓娓的把一个故事细细道来
“我本是百花宫里的一株仙草,因为犯了天规,被仙子贬罚下界,就降生在这荒山之上。他第一次上山之时我便已见过了,那时候他是少年书生,清朗俊秀,一面拾着柴禾,一面还不忘拿出书来读,读起来往往就忘了身外之事,常常到太阳下山暮色四合而不觉。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痴迷的人,那时候我便悄悄喜欢上了他,此后他每一次上山,自我身边走过,我便细细端详他,每一次都欣喜不已。”
女子说着,面上不自觉的露出神往之色,我心下暗暗思量,这便是凡人所说的情爱么?为何一个异类会有凡人的感情呢?
“只可惜,在他的眼中,我只不过是路边的一株野草,他根本从未注意过我,我即便使劲的挥动自己的叶子,拼命的迎风摇曳,也引不来他的半点目光。我越来越想见到他,想天天都看见他,可是这样的想法要实现是何其困难。一株草的修行何其有限,我已在山中修炼了百余年,却依然化不成人形。只能在有月光的夜晚依附着轻风一阵离开本体,去破庙里偷偷的瞧他几眼。
渐渐的,我发现了他喜欢饮茶,每每饮茶还要供奉那泥菩萨观音一杯,几番思来想去,我便有了主意。
我自毁了修炼百年的身体,化作一颗小小的种子,借了风儿的力量来到了他住的破庙前,那晚我的元灵潜入他的梦里,化作白衣观音的模样,指点于他。他果然聪明,第二天便在门前的乱石丛中找到了我,从此以后,他便天天对我奉若珍宝呵护备至。虽然我毁了修行百年的草身,更连再入梦的力量也没有了,但是却换来了与他的朝夕相对,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渐渐长成一株茶树,他便天天来采摘我的嫩芽,草木皆有知觉,新生的嫩芽被采摘,那种疼痛,仿若心头剜肉一样,但是为了让他开心,我欣然承受。他是个聪明能干的人,不但懂得采茶制茶,还学会了培植之道,见我长得越发粗壮,他便从我身上劈下枝叶,嫁接栽种。一株株茶树从我身上剖离开来,切肤断肢的苦,我也默默的忍了,只要他过的开心,我便开心。
渐渐的他靠卖茶赚了钱,搬出了破庙,盖起几间房舍,日子越过越好,再后来,他从山外面带回来一位年轻女子,那便是他娶来的妻。他们夫妻俩便日日一起劳作,那女子不甚美丽,却善良贤惠,懂得处处照料他的生活,他便更加开心满足,每日里都笑呵呵的。
我看着他跟妻子在一起的甜蜜样子,心都要碎了,那份痛,比心头剜肉,比切肤断臂,比什么都更难受!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只是一株茶树,我没有办法像女子一样去表达自己的爱慕,甚至连像女子一样的哭泣都做不到,我还能怎么办呢,只有继续为他活着,努力让他过的更开心。”
女子说罢,看看我,淡淡的一笑,笑容中很有些凄楚,但又不全是凄楚,或许还有一点甜蜜,我能分得出来,但我却不明白
“草木的修行何等不易,你怎么能为了他,就如此作践自己呢?难道说看他每日里都笑呵呵的,你便满足了么?”
我问道,世间的情爱竟然值得一个妖精付出如此的牺牲,为什么?
“是啊,一株草木的情爱,便只是如此而已。只要看着他开心,我就满足了,若不是我修业已满,百花宫要召我回去,我还想继续守着他,一直守到他百年之后……”
“怎么,你要回去了么?”
“嗯,昨夜百花宫仙子命风使者送信给我,说今日一早接我回宫,所以我才能离开本体,化为人形”
白衣女子的身躯有些微微发光,想是时辰近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你既然已经能化成人形,怎么不去见他一面,却在这树下哭了半夜?”
“这个……”
似乎被我说到了心里头,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本来是想在走前去见他一面的……但是后来想一想又作罢了”
“为什么?”我不解,
“你不是一直想出现在他面前么?”
“因为我想明白了”
她摇摇头淡淡一笑,随着这笑容,全身开始变得透明了
“原先我是一直梦想要化为女子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知道我的好,喜欢上我,甚至,和我做夫妻,哪怕只有一日也好……
可是昨晚现了形之后,自个却又犹豫了,他已经有了那么安逸幸福的生活,有了那么贤惠的妻子,他的生活已经那样美满,我还出现做什么呢?让他知道我的事情,不过徒增他的伤心罢了,倒不如让他一直以为是观音菩萨在帮助他,无忧无虑的快乐一生好了。”
女子说着,原本轻蹙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笑容也越来越恬静释然
“只是,一想到要再也见不到他,心里就难受的紧,自下得凡间,便再没有哭泣过了,这有了人形,索性哭个痛快罢,呵呵”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
看着她越变越淡的身体,我唏嘘不已,
“谢谢你听我讲了这么多,谢谢!”
白衣女子站起身来,淡淡的身影迎着微曦的晨光,显得十分渺茫
“这么些年来,第一次跟别人说出自己的心事,感觉很舒服,真的谢谢你!”
我安慰她道
“忘了这些事情吧,希望你回百花宫之后,能够过的开心一些。”
“不,你不明白的。”她摇摇头
“其实最开心的,还是在人间,与他相对的这段日子,或许回去之后,我的记忆会被洗去,但这种感情,我定然永远不会忘记……”
白衣女子终于消失在了第一抹初升的阳光中。
太阳升起来了,青青天白白云,又是一个好日子,勤快的茶园主人夫妇已经出门,准备一天的劳作了,我微笑着和他们打过招呼。看着他们在茶园中忙碌采摘,想起了白衣女子所说的切肤之苦剜心之痛。
当日我们便告别的茶园,我并没有把这个夜里发生的故事告诉魁,往后的一路上我独自细细的回想茶树女的故事。原来,爱可以是这样的痛苦,或者说,爱可以是承受了这样的痛苦,去成就别人的幸福。爱为什么有这样的能力?我想不通,怎样也想不通。
七 剑灵
或许我们特殊的体质决定了我们在人间的历程不会平静,总会有一些特别人,特别的事情找上我们,又或者是我们找上它们。
川中蜀地,传说中人间仙人辈出的地方,我和魁慕名前往见识,未见到仙人,却饱览了巴蜀的高山大川。巍峨的峨嵋,天下之幽的青城,百转千迴的大小三峡,风光无限,仙意飘然,不过其中最让我喜欢的,还是川中的剑门蜀道。
不见蜀道,绝难以想象,那些毫无法力的凡人,是如何在悬崖峭壁上硬生生用一根根木头支撑起一条长龙似的栈道的。那样如盘龙般的紧贴于峭壁之上,蜿蜒于千山之间,是耗费了多少人的心血和生命才成就出来的呢?
走在此间,我被深深的震动了,便是一路贪恋风景的魁也唏嘘不已。
“或许,这脚下每一根古木低下都埋葬着一个可怜的灵魂”
魁双手抚摸过栈道的古木栏杆叹息道,
“或许没有你说的那么悲凉,但这样的人间奇迹也必定是葬送的无数凡人的性命才得来的,都说凡人渺小,可咱们在凡间游历数年所见无数奇迹却都是凡人所创,可见凡人并没有神仙说的那样渺小。”
“小钺,你越来越像凡人了”魁叹到
“是么?难道这不是好事么?”我反问他,
“凡间实在比天上有趣太多,来到凡间我才发现,我们原先所追求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魁,你说是不是?”
魁一反常态的沉默了,我不是傻子,近些年来,早已注意到了他的变化,表面上魁和以前一样简单快乐,但每每说起此类话题,魁就会沉默。我想他是心里有事瞒着我,但我也不想追问,魁的心里是藏不住什么的,事情总有明了的时候。
狭窄的蜀道只能容得一个人通过,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默默走着,每每遇到难走的地方,魁都会向后伸出手紧紧拉住我。他不常拉我的手,只有在危险的时候才做,或许是延承了太阳的体质,他的手什么时候都很温暖,让我感觉很舒服。我也习惯了如此,同样紧紧抓住他,两个人彼此依靠着,度过人间的所以路途。
艰险的剑门蜀道终于要走到尽头,依照地图所示,前面便是“翠云廊”,一条由无数存活了千年的翠柏遮蔽而成的林荫小道。可是我们却看不见,因为狭窄的出口被一块巨石挡住了。
好大的一块巨石,大概有二丈来高七尺多宽,好似一把从天而降的重剑,直插入栈道尽头的泥土中,把狭窄的通道占了个满。我和魁打量了巨石半天,均是倒吸一口冷气,对视,面面相墟,不知为何会这样,我把魁向前推了推
“去,把石头推开。”
“这、这怎么可能?!”魁睁大了眼睛
“我又没有法力,怎么奈何的了这巨石?”
“哪怎生是好?难道咱们原路退回去不成?”
我瞪眼嗔到,怎么可能,这艰险的栈道我是绝不想再走第二遍了。
魁来到巨石近前,细细打量,口中啧啧称奇
“奇怪、奇怪!这石头像是才落下不久的,你看,连四周翻起的泥土都还是新的呢。”
我也走上近前,果然如此,
“可是,这石头是从哪掉下来的呢?”
我举头望去,两面山崖陡陡,石壁光光,怎么也找不到崩裂的痕迹呀?
“难道是从地上冒出来的不成?”
“你刚刚说什么?”
魁忽的转过头看我,吓了我一跳
“我,我说或许,是从地上冒出来的……你干吗如此激动?”
“你看这巨石像是什么?”
“好像……好像一把剑,对,刚刚就觉得这石头的形状很像一把剑!”
我望着高耸的巨石喃喃道,忽听魁说
“这种石头应该叫剑冢”
“剑冢?那是什么东西?”我奇怪的问道
“相传,人间蜀地历来神仙真人辈出,那些得道的仙真羽化升天时,便会把自己在凡尘所用之物弃下,后人称之为‘衣冠冢’,这剑冢便是其中之一了。”
“可是,这么大的一把剑,又是什么人用的呢?”我惊讶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既然已经化成了石头,想必也是上古之物了吧。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