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27节

妖怪传记_第127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0
”魁说道,我突然觉得奇怪,
“魁,你为何知道这么多事情?”
“嘿嘿,我一直在读凡人的书籍嘛。”
魁又傻傻的笑,可我还是不明白,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这剑冢为何会从土里冒出来?”
“这,这我也不清楚了,书上好像没有写啊……”
魁皱着眉摇摇头,话音未落,面前巨大的石剑突然震动起来,魁大叫一声
“不好!”
推了我急忙后退,无奈通道实在狭窄,容不过两人,我被魁这么一推,脚下不稳,瞬时向后摔倒在地,害的身前魁也踉跄几乎被我绊倒。两人正在狼狈间,巨石却向我们倾斜了下来,我看的分明,吓得不由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巨石并没有倒塌,我也没有被压住,我悄悄睁开眼睛,赫然看到魁奋力伸开两臂,支撑住两边陡峭的石壁,以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巨石。我的眼睛睁的圆圆的,不敢相信毫无神力的魁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别愣着,快跑啊!”
魁叫道,他的脸因为用力瞬间变得通红,我醒过神来,连忙起身,伸出手去和魁一同支撑起巨石来。
“你走,快走啊!这石头太沉,咱们根本支撑不住,你不走……会死的!”
魁的声音显得很痛苦,有汗水从他的脸上滴落下来,也濡湿了我的脸。因为努力支撑巨石的关系,第一次和他如此靠近,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吹的我耳边痒痒的,我的脸变得滚烫,不知道是否也是由于用力的缘故。
我在他耳边艰难的说道
“我不会走的,你说过,同一时刻出生的星子,应该死在一起,这是再自然不过的。”
巨石仍然在慢慢倒下,我们两个渺小的如同蝼蚁一般,我几乎要跪下了,再一次闭上了眼睛,感觉魁把火热的脸庞和我贴在了一起,有一种朦胧的感觉从心中闪过,可惜已经来不及抓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身上感觉一轻,沉重的压力消失了,我的腿一软跪倒在地,随即睁开了眼睛,巨石不见了,一个握着一柄长剑的黑衣人出现在了刚刚巨石的位置上。
我和魁俱是一愣,看向那黑衣人,只见他穿着样式古怪的黑色铠甲,面目模糊不清,身形似虚似实,气息若有若无,我一时间竟看不出他的本相。倒是那把剑,散发出强大逼人的灵气,仿佛燃烧着的熊熊火焰一般,但在这灵气中却隐隐透着一股血腥。
“这就是剑灵吧?”魁喃喃说道语气中透着惊叹
“剑灵是什么?”
魁解释道“传说中得到仙真使用过的器物因为沾染了仙真的灵气,日久天长,有了灵性,更有甚者可以成精。其中剑因为时常沾染生灵血肉,所以最易成精。这黑衣人便是剑生出的灵,那柄长剑才是本体。”
“说得不错,不愧是得道的仙人。”
此时剑灵突然说话了,黑衣人发出空洞苍老的声音
“三千年了……我等了三千年才遇到有仙人自此经过,请与我一战!”
“战?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仙人啊!”魁急忙争辩道
“我不会看错,你们身上的确有仙逸之气,又能接住我的‘千斤压顶术’,必定是天人无疑。请赐招!”
剑灵说着,摆了个姿势,手中的长剑闪出夺目的乌青光芒,也不待我们答应,便风驰电掣般刺了过来。狭窄的通道中我们避无可避,生死攸关的时刻,魁突然上前一步,以胸膛迎着刺来的剑尖。剑灵几乎要刺中魁了,却硬生生止住了走势,剑尖在魁的胸前三寸处颤颤的晃,剑灵咆哮道
“怎么,你为何不战?!难道不屑于跟我一战么!”
魁喝道“我从来不打没有道理的仗,你至少先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仙人一战?”
剑灵停住了动作,沉默了一下,魁立刻趁此机会拉了我后退数步,与剑灵拉开了距离。
我明白,魁在诱导它,剑灵虽然只是一把剑,但威力却不可小视。想到刚刚的巨石也是它所化,我实在担心,俩个没有法力的家伙决计不是它的对手,惟有智取。
剑灵沉吟片刻,还是开口了
“因为我不甘心。我想知道称霸天下和得道成仙哪个更重要。”
空洞的声音中带着愤愤之色
“我的主人在三千年前,抛下了我,羽化成仙,他抛下的,不仅仅是我,还有他的千秋霸业,他的一切!我想了三千年,也想不明白,唾手可得天下,为什么要放弃?做天下的王者和得道成仙哪个更重要?”
剑灵原本空洞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激动,最后滔滔不绝起来,一段三千年前的往事在我们面前浮现出来。
三千年前,凡间的人类比现在更加愚昧无知,战争似乎是生存的唯一途径,谁能称霸群雄,大败所有的敌人,谁就能得到天下最肥沃的土地,尽情的生存繁衍。而剑灵的主人,便是一个勇猛无敌的战神,统治四方的君王。
剑跟随君王征战四方,饮遍无数生灵的鲜血,帮助君王创下丰功伟业,看千万人臣服膜拜在主人脚下,它感觉万分自豪。
君王有一位王后,和君王一样是一位勇猛无敌的女战神,她如同君王的左膀右臂,辅佐帮助着君王的基业。替君王南征北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甚至数次在最危急的关头拯救了君王的性命。
虽然君王有很多妻妾,其中不乏倾国倾城的佳丽,但他却只爱王后一人,独自一人时君王常常自语,就算失去天下间所有的东西,也不愿意失去王后。但是他的这位王后,却因为常年作战积下了累累战伤,在很轻的年纪便因伤病发作香消玉陨了。君王动用了倾城的财宝来为王后陪葬,但却仍然不能化解自己心中的哀痛,自此以后,君王再也没有开心过。
王后死去后,君王渐渐的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不再喜欢征战杀戮,不再为千万人拜倒在自己脚下而开心,也不再以得到天下的土地为目标去奋斗。终于有一天,他抛下了自己千秋霸业,抛下了帝王之位,躲进深山里开始追求虚无飘渺的求仙之道。
剑不再被挥动,不再饮血,而是寂寞的被搁置在一旁,君王依旧携带着它,只是为了对着剑凭吊曾经和王后一起共同生活过的岁月。
很多很多年后,昔日的君王经历了苦修,最终成功得道了,羽化成仙之日,他抛下了人世间唯一陪伴自己的长剑,升天而去。剑饱染过无数生灵的鲜血和自己主人的灵气,早已有了灵魂。被埋入土中的数千年里,它怨恨,它苦思,它不明白主人为何要抛弃一切,不明白成仙的意义。
最后,它决心向仙人挑战,想知道成仙和千秋的霸业究竟哪个更值得去追求。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啊!”
听完了剑灵的叙述,魁忽然大笑起来,我吓了一条,生怕他会惹怒剑灵,可魁却显得满不在乎,剑灵果然恼怒了,雷鸣般的怒吼道
“你笑什么!你藐视我么?不屑于我么!”
“我一点蔑视你的意思也没有。”魁笑着说
“我只是感到可笑。你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主人,真是枉陪伴了他这许多年。”
“你说什么?!”
剑灵更加震怒,乌青的剑身在微微抖动,仿佛随时就要劈将过来一般,我能感受到自剑身传来的愤怒力量,面对剑灵的愤怒,魁显得格外平静
“称霸天下的梦想,只不过是让人永堕苦海的根源,你可知你的主人为什么失去他的王后么?”
“你什么意思?”
剑灵一怔,强烈的气息也是一顿,魁趁机继续说下去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
“正是因为他的千秋霸业,所制造的杀戮太多,积攒的罪孽太重,所以累及妻子早殁。而王后的芳年早逝也使得君王觉醒,明白自己最可珍惜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君王放弃了一切,投入苦修之中。我想他不只是为了自己得道,更多的是替自己和王后赎回所犯下的罪孽,以求她能早日脱离六道轮回之苦。以他前半生的所作所为,除非是做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历练,否则是没那么容易洗却一身杀孽,得成正道的。可笑你枉称他为主人,做为他在人世间最后的陪伴者,却一点也不能理解他的心意,可笑,可笑啊!”
一番话说完,长剑上灵气火焰明显弱了下来,气息也变得纷乱,像是在思考魁的话,过一会,剑灵开口了,声音变得有些迷茫
“你是说,我错了?”
“是的,你错了,枉你自己在地下修炼了三千年,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同一块顽石,一截废铁没什么区别。”魁毫不客气的回答
“那我,我该怎么办?我只是想与主人重逢,继续陪伴在他身边,没有了主人,我便没有存在的意义,我什么都不是!仙人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剑灵慌乱的问道,完全没有了最初的威风之气,魁想了想说道
“仙鬼殊途,你身上的血腥太重,想要跟成仙的主人重逢,难。但是,你既然已经拥有自己的灵魂,说明还是有机缘的。从今以后,你便在这里以自己的能力去帮助经过这里的旅人吧,那样可以化解你身上的戾气,等到戾气散尽之时,便是你跟主人的重逢之日了。”
“原来是这样……”剑灵恍然大悟
“谢谢,谢谢!……三千年了,我终于等到答案了!谢谢仙人指点,谢谢……”
剑灵不住道着谢,消失在了空中,没有了剑灵的阻挡,我们清楚的看到了前方的掩映在苍翠古柏间的那条幽深小道。
路上,我问魁,为何会说出那样的一番话,魁想了想,只说了四个字,他说
“大道天成”
什么是大道天成?我似懂非懂,难道说成仙得道必须历经一番苦难么?过去我所想的成仙,难道是太过简单?
随着经历的越来越多,我的疑问也越来越多,似乎有一团迷雾疑云遮蔽在我的心中,若是拨开了,我便能得到明亮,可是我还做不到。我也越来越不懂魁,自从离开列宿天以后,他从前的大部分行为我都慢慢理解了,他以前那些看起来很傻的爱好,原来是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可是他却继续在变,当我在向他靠拢的时候,他的心里似乎又装进了别的东西。
八 摸骨少年
七月初七,人间的七夕女儿节,也是凡间有情男女们的节日,凡人们相信一个“牛郎与织女”的爱情传说发生在这一天。不管是城镇还是村庄,在这一天都格外热闹,各种店铺里外披红挂绿装扮的异常漂亮,大街上尽是一对对携手而行的情侣,我跟魁并肩默默的走着,看着身边的各色行人,想着各自的心事。
自从那次在剑门蜀道上经历过刹那生死开始,魁看我的眼神中便多了另一层色彩。我隐约的感觉到我们的关系似乎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不再是一起长大生活的同伴那么简单。我开始不由自主的回避他,并不是讨厌他,只是不愿意看到他眼中隐隐射出的火光,因为看到它,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魁从来没有对我表达过什么,大多时候,他只是陪在我身边,同我一起经历一切,一起开心或者不开心。
“只要是小钺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他总是这样说话,我听的习惯到麻木了,不,确切的说是对于魁的陪伴,我已经习惯到麻木了,我想,这样未必就是爱吧。
“小钺累了么,咱们去找点东西吃休息一会吧?”魁关切的问
我抬头看看天,已是晌午时分,不知不觉已经在这城中逛了半日,于是点点头,正巧前面是一间茶肆,于是便和魁一起走了进去。
拣了个临窗的位子,一边吃喝一边闲看街上的各色行人,我喜欢像看客般的默默观察这些凡人的言谈举止,有时像一副副会动的风景,有时则是一幕幕的戏。只是我不是个好看客,总是在不经意间便融入了戏中。
斜对面的墙角下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盲眼少年,我注意了他半晌,发现他很特别。坐在炎炎烈日下,脸上丝毫不见辛苦之色,一副再悠闲自得不过的样子,仔细看去,一张脸虽然污秽不堪,但五官却生的颇为清秀俊朗,只是一双盲目浑浊模糊,让人看了不由叹息命运对他如此不公。
在人间行走久了,也见过大江南北各色乞丐,只是他与众不同。面前虽然摆了一只瓷碗,但却不见他如一般乞丐那样又是磕头又是花言巧语的乞讨,只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如泥塑一般。这样自然很难讨到施舍,我一顿饭已经吃完,而他面前的瓷碗还是空空如也。我觉得不忍,于是向魁要了一块碎银,走了过去放入他碗中,也不待他道谢便走,岂料刚一转身他却在身后说道
“姑娘留步。”
我一惊,猛的转回头来,他又道
“我并非乞丐,不能平白收姑娘的银子。”
我大惊,自己刚刚并未发出半点声音,他怎知我是女子?再一次仔细的端详少年,双目僵直浑浊灰暗,一丝光彩也无,的确是目盲,不由脱口问道
“方才我并未出声,你怎知我是女人?”
少年微微一笑
“瞎子肉眼虽瞎,心眼却未瞎,以心眼去瞧,照样见得世间万物,总是强过那些肉眼虽明却不辨是非真伪的愚人。”
一席话决然不似这般年龄所能出口,我愈发惊奇,又问
“你说自己不是乞丐,却又为何坐在此间,面前还摆着空碗,分明是在向人乞讨啊!”
“非也!”少年摇摇头
“瞎子做的是替人解命,收人钱财的生意,从不向人平白乞讨。”
“解命?”
我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卦签之类的一应器物,再问
“你拿什么替人解命?”
“瞎子会摸骨”
“摸骨?”
这似乎是凡间相术的一种,不过我只是听闻却从未见过
少年伸出一只满是污渍又骨瘦伶仃的手,
“姑娘既已给了银子,且伸出手让瞎子替你摸一摸罢。”
“你能摸到什么?”我问道
“前世宿命今生机缘,无所不能知。”少年认真的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