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129节

妖怪传记_第129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3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3
怪当真凶残无比,大凡妖物,伤人杀生,理由无出三者,一是食欲二是采补三是生存,但他却可以不为任何原因而轻松杀死一条生命。死在他手下的妖怪、走兽、凡人,一律穿肠破肚剖心剜肝。跟着他,几乎无日不见血腥场面,最初对着那些血淋淋的五脏六腑残肢断臂,我总是忍不住呕吐连连,吐了好久才慢慢习惯下来。
不过妖怪待我倒也不错,或许是做为利用我采补的回报罢。除了禁制之外再无任何不利于我的行动,无论我想要什么,想吃什么,想到哪里去,他都尽量满足。很快我便熟悉了这妖怪,他是只修炼了四百年的狐妖,名字叫做羊,一只叫“羊”的狐妖?!第一次听他说出口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很好笑么?!再笑我马上吃了你!”
他投来两道恨恨的目光,那是他第一次露出表情。
“你不会的,我对你来说还有好大的价值呢!”我得意的回敬他
妖怪的修炼生涯本就是漂流浪荡的,有时是在人迹喧嚣的城镇村庄,有时是在野兽出没的荒莽山林。我跟着羊频频穿梭于其间,恍然觉得和以前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跟着妖怪远比和魁一起来的更惊险有趣一些。羊似乎一直在追踪着什么人,不过这仅仅是我揣测,他没有向我透露过半点。可能觉得我不过是助他修行的一件物什而已,没有必要跟一件器物去吐露心事吧,跟羊生活在一起是有规则的,他不提起的事情我从来不问。
时间还是过的很快,数十年功夫一晃而逝,羊变得更加强大,大约要升为精怪了,而我居然也有了变化。或许是羊用我练功的时候,有时并没有将我汲取的精气全部抽干。毕竟这副身躯是修炼了三百年的,剩存下来的精气很快便被消化掉,化为了灵力。久而久之,即便我从未自己修炼,倒也积存了一点灵力,一点真元也越发的壮大起来,料想再假以时日,破除身上的禁制应该有望了。不知道羊有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他从来没有问起过,我便也当做无事。
夜里,通常是我为羊汲取月光精华的时刻,因而我总是彻夜不眠,直至天明时分羊醒来,从我身上取走那些精气之后,我才得以昏昏入睡。但是这一天夜里,我居然在汲取中睡着了,在梦中,我见到了魁。
“小钺,你瘦了,一定受了很多苦罢”
魁看着我,一脸的怜惜哀伤,我微笑着回答他
“恰恰相反,我过的很开心。”
魁怔了一下,转而眉宇间第一次现出了恼怒,星目炯炯的望着我
“为何你非要和这妖怪在一起?”
我迎着他的眼光坦然答道
“因为这样活的开心有趣。”
“你是在作践自己的仙身!”
“至少比做个无喜无欲麻木不仁的神仙强!”
魁无语了,好半晌,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好,你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我想起了星使者跟他的对话,那段我没有听完的谈话中大约揭示着我的命运吧,算了,不知道也罢!
“我一直跟随着你们,你知道么?”
魁突然问道,我点点头,缓缓的说
“我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的法术并没有像我一样尽失!”
“你、你一早就知道?”魁大惊,
“不,只是从不久前,我也开始恢复功力的时候起。”
我突然一笑,其实我没有怪他的意思,他一直隐忍自己的本事,宁可陪我一起吃苦受怕,我又怎会怪他?
“你终于决心要回天上去了么?”
我看着他一身玄底绣锦的华服,那是星君才有的打扮,魁点点头,忽的抓住了我的手
“我想,不,我求你,跟我一起走吧!凡间不是你待的地方,不要留在这里受折磨……”
他居然用到了求字,我心里微微的一酸,不由轻轻捏住他温热的手,感觉他的微微颤抖。是的,人间不是星君待的地方,陪我在此受苦,他做这一切,或许只是想成全我的一个梦想罢了,只可惜他却不是我梦想中的人。
“小钺,其实,一直以来,我……”
魁焦急的看着我,欲言又止,
“不必说了,我知你无法开口,”
我挥手止住了他的话语,我理解他,做为一个神仙有诸多不能说和不能做的事情,所以我才不做神仙,所以我才可以自由的说出
“对不起,我不想离开。” 我淡然却坚定的说道,
“我明白你对我的情义,一直都明白,只是我喜欢的是另外的人,我离开你,是不想辜负你。”
魁的身形猛的一顿,颤声道
“你果然、果然喜欢那个妖怪!”
我微微摇头,“他只是一个影子而已,其实,我和你一样,喜欢的人永远也得不到。”
“影子?”
魁糊涂了,我微笑着看他
“你不觉的他很像某个人么?”
魁依旧一脸茫然,也许他早已淡忘那个逼得我跳下望星台的人了,我也就不再解释。要感谢魁,直至今日今时在他面前,我终于坦然面对了自己的感情,过去我的不懂,只是无意间的逃避,不敢,也不愿去想。我一直爱着那个击败我的,孤傲的高高不可攀的人,或许是从坠下望星台以后就开始了,也或许是从星宿海边看见他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忘记过。
“你走吧,一路保重。”
我说着,轻轻的抽回放在他掌中的手,想来,这手以后永世无法再握了吧,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也许魂飞魄散,也许堕入妖道,总之不会再与他有相见之日了。
魁久久的注视着我,那眼光仿佛要把我整个人刻入眼里带走一般,太炙热,我与之对视了一畔,还是别开了头。良久,魁开口
“其实,那日自你离开,我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其实,我今日来,也不过是向你辞行的,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自己的路,那我也只有选择离开……那你,也多保重罢……”
声音越说越低,最后竟然透着无限的孤凉,末了,忽而又缀上一句
“我想,朱雀大神说的话总是会实现的,我还是在天上等你!”
人影渐渐淡去,我自梦中醒来,天色已微曦,腮边一丝凉爽,用手一佛,居然有泪痕。
想不到,我的第一滴眼泪竟然是为他而流。
七 兄弟
魁走后,我更加一心一意的跟随着羊,像一具器物一样,为他的修行忍受着痛苦。我已经完全理解了当年茶树女的所作所为,虽然我所表达的对象不是心中真正所想,但在我的眼中他们两个已经没有什么分别。爱真的可以有如此力量,让经历着的人甘愿痛苦,甘愿卑贱,甘愿牺牲,却又是如此心安理得。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结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下场,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转眼又过了一百年。
终于,从某一日开始,我们不再四处游荡,羊带着我搬到了一片坟地附近居住,他的采补开始变得频繁,甚至要求我昼夜不停的吸纳日月精华,我猜他是有什么大日子要来临。
妖怪的大日子,无非就是三劫九难,或者是升级得道,但是羊似乎不是为了这些。我依旧不问,只是默默咬牙支撑着,忍受着昼夜不停吸纳的疲惫和每日里被抽取精气的痛苦,时常累到昏迷,但醒来后依然默默继续。
一日,从昏睡中醒来,看见羊立在我身边,依旧板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我挣扎着爬起来,正要走到屋外开始打坐吸纳,突然他伸手拦住了我。
“怎么了?”我茫然的看着羊
羊默然不出声的看着我,突然出手在虚空中划了个符咒,瞬间解开了我的三重禁制,我大愕,
“你干什么?”
“你可以走了。”
简简单单的说完这一句,羊回到榻上坐下,开始闭目运功,我明白了,他的大日子到了。
羊的这次打坐运功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我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等着,太阳照得我困乏极了,可是我不敢睡着。太阳下山,天色渐沉,我点起油灯,昏黄的灯光映照着羊的脸庞,羊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瞥见了我,眼中露出冷酷的光芒
“你怎么还在?我不是说过你可以走了么?”
“我好奇而已,想留下来看将要发生什么事”我微笑着解释
“好奇心会让你没命的。”他恶狠狠的说
“无所谓,我不在乎”
我耸耸肩,羊先是惊奇了一下,继而点点头
“那好,你就留下罢,只是别碍我的事。”
于是我们就这样默然相对而坐,羊向来很少说话,我早已习惯,不过这样两个人什么也不干的坐着还是第一次,多少有些不自在。我偷偷端详着羊,他两眼出神的看向虚空里,仿佛在回忆,又或者在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羊突然出声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走到窗边看看,月朗星稀,
“应该是戍时”
羊点点头,双眼继续茫然的望着前方,口里喃喃自语
“还不到时候……”
我实在忍不住了,便脱口而出
“你到底在等什么?不打算告诉我么?”
羊收回茫然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这是我第一次对他提问,我以为他会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然后叫我别多嘴,结果……
他的嘴角突然向一边咧了一下,这个动作看起来非常古怪,好半天我才明白过来,他在笑!天,他居然在笑!真是不可思议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我什么”他说
我说“我以为你永远不会笑”
说完后,是片刻无言的对视,最后还是我笑了,自从来到凡间,我便会笑了,而且时时在笑,常常在笑。所以我不理解生活在凡间在羊为什么从来不笑。
“我以前是会笑的,”
羊说道,语气中突然多了些许生动
“而且很喜欢说话,那是在我小的时候。”
“当你还是狐狸的时候么?”
我带着戏谑的口吻笑问道,现在的我已经对一切都没有了惧怕,世上无畏的人无非两种,一是无知者,二是将死者
“我是天生的狐妖”
羊居然也不生气,
“我的父母在相遇以前便是将要位及仙班的天狐,他们在升仙之前诞下我,因此我生来就是妖……”
羊第一次对我讲述他的经历,故事其实非常简单,像妖怪生涯中必然遇到的事情一样。
羊的父母生下了两个幼子,羊幼年的时候是同弟弟一起相依伴着长大的。一心想成仙的父母并没有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孩子,只是遗留了些许灵力在他们兄弟体内,使得两只小狐妖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身成孩童模样混迹凡间,生活过得十分开心自在。或许太过美好的东西总是会招来嫉妒,一只狼妖盯上了这对年幼的兄弟,两个拥有灵力却没有多少法术的小东西在老辣狡诈的狼妖眼中,无疑是两块肥嫩幼滑的香肉。
狼妖几经追踪,终于抓住了两只小狐妖,当着哥哥的面,撕扯开了弟弟身体,剖心挖腹,把那颗刚刚成型的元丹吞入了肚子里。转而要吃哥哥的时候,忽然一道天雷劈将下来,原来狼妖吞食了元丹之后功力立时骤增,结果竟然使得天雷劫提前而至,总算是因果报应。
狼妖被突如其来的天雷劈的皮焦肉烂,虽不至于死,但也应付的手忙脚乱,无暇顾忌其他,借着此功夫,哥哥负着伤拼命的逃脱了,捡回了一命。幸存的小狐妖被这一场血腥经历从此改变了命运,逃出后他发誓要讨回血债。此后的日子,他四处游荡寻找狼妖的踪迹,然而狼妖因为吞食了弟弟的元丹,又熬过了天雷劫,已经晋升为了精怪。想要对付这样一个敌人是非常困难的,因此,狐妖想尽各种办法拼命采补来提升自己的力量,一颗怀着仇恨的心渐渐扭曲,最终变成了现在这个残忍冷酷的妖怪。
故事说完了,羊站起身来,
“时候到了,我已经连续跟踪了那狼精许多年,今晚是他应‘天、地、人’最后一劫的时候,我要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一举杀死他。”
说着,人已经走出了屋子,我默默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他回头看我,露出迷惑的表情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
“你真的不怕死么?”
我点点头算是回答
“可我用你来采补,让你受尽痛苦,你为何还跟着我?难道你也想借机杀了我么?不过就算我给你这个机会,恐怕你也没有这本事”
他说着咧了嘴想笑,却显得古怪诡异,我没有理会他的嘲讽,突然问道
“你的弟弟……他否跟你长得一般模样?”
他愣住了,没有想到我居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努力的想了想
“应该是很像的罢,太久了,我记不清楚了。唯一醒目的记忆,就只有他被撕成两半的样子。”
我点点头,比较满意这个答案,拍拍他
“走吧,别耽误了你的大事。”
本来无风的夜,突然开始刮起了风,本来是朗朗的月,也被突然而至的云雾遮蔽了去,这样的晚上,是注定要发生些什么事情的吧。
八 决绝
风吹的茅草发出呜呜悲鸣,我伏在草丛里,这个位置不错,可以清楚的看着羊走向那个狼精。那狼精想来是眼看要升为妖灵了,周身撒发出骇人的妖气,站在空旷的坟地里,幽蓝的眼睛放射出凛冽的寒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羊。
“你是谁?什么来头?为什么这些天总跟这我?”
狼精想来是完全忘记了羊,
“我是你的劫难!”
羊微微一扬嘴角,这一次的笑显得自然多了。
两个妖怪斗了起来,狼精的法力显然更胜一筹,出招老辣狠毒,丝毫不给羊留一丝机会。而羊得了我的精气相助,近些年来功力大增,再加上他的机敏冷静,出手果毅凶悍,与那狼精斗了半天,竟也是不相上下。
羊是个做事缜密的妖怪,此次的决斗他是做足了功夫的,就连时间都算的分毫不差,所选的时间、地点,都是最不利于对手的,这一战,他志在必得。
我看着他们,突然想起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