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130节

妖怪传记_第13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2:3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3
了百年前的那一场战斗,我和刃,也是这般以死相搏,只是我与他相差的太悬殊,最后拼得性命,也只不过伤了他的一只手而已。现在他早已做了执掌一方天地的星君了罢,没听星使者跟魁提起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封号是什么。“刃”这个名字蛮配他的,只是太过犀利,难免伤人累己,想必做了星神之后,朱雀帝自然会替他另取的。
正胡思乱想着,羊突然发出一声嘶吼,好像是受了伤,我一惊,几乎要跳出草丛冲上前去,不过又见羊身形依旧敏捷如电,这才略放下心来,耐住一颗乱跳的心继续观战下去。
两个妖怪俱是拼了全力,越斗越狠越斗越快,最后竟然各自显出了本相,须知妖怪一旦在打斗中显出本相,便是到了最后一步以死相拼的境地。狼精一身灰白,羊则是一身赤红,两下里战做一团,我再也看不清他们的招数和动作,只见白光和红光纠缠在一起,翻覆颠倒着。丘壑似的坟地被搅的坟堆踏平墓碑倒伏纷乱不堪,只把头上的那片天也搅的黑云密布青气横生。
我不是妖怪,没经过三劫九难,对于羊说的天雷劫,即便是尽力去想象仍是感受不到那份恐惧,不过眼前倒是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在这摆着。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推移,大约是狼妖大限的关头到了,只见他身形也渐渐的慢了下来,步法也乱了起来,每每出招都完全被羊制住。
月亮被遮蔽的透不出一丝光亮,大半的星辰都失去了光辉,狼精绝望的发出吼声,他也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无法平安度过这一劫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倘若当年他没有杀死羊的弟弟,那今日的劫难或许就可以度过,这便是因果报应么?那羊为了报仇,同样杀死了无数生灵,他的报应又将是什么呢?
突然,一颗青色的珠子从狼精口中吐出,登时放出万丈青光,击退了频频进攻的羊,这便是妖怪的元丹啊,果然跟我们的元神不同。狼精祭出元丹,仿佛是吃了仙药一般顿时精神大震,疯一样的攻击着羊,珠子也放出刺眼的光芒,逼得羊节节后退。羊一张嘴,也吐出一颗火红的珠子,两颗元丹在半空中各自发威,两个妖怪在地面上拼死争斗,我看得不由叹息连连。
吐出了珠子,那是最最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万一珠子毁掉,百年修行立刻毁于一旦,到时候打回原形,任人宰割,那是多么大的痛苦啊。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青光渐渐盛了起来,羊的红光被逼的节节退缩,最后仅剩下了一脚阵地。我抬头看天,虽是星光黯淡,但我也分辨出子时将到,子时一到,便是转天换日之时,一切都会逆转改变。看来狼精将要度过此劫了,狼精一旦得以生还,那么羊便要重倒他弟弟当年的覆辙了。
我暗暗运气,一股真气从隐匿中升起,渐渐游走便周身各处,最后进入到元神之中,元神瞬间壮大了许多。这便是我积攒了百年的一点功力,若拿在平时跟羊比起,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微乎其微的一点罢了,但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关头,一点微弱的力量往往也能够逆转局面。看着羊,我微微的笑了,修真之人的元神,便是一个小小的自我,现在它轻轻的自灵台跃出,飘飘然升向空中,身后,那一具没了用的躯壳徒然倒地。
两只妖怪的撕斗因我的出现而突然停顿了下来,纠缠而起的狂风也弱了下来,元神轻盈的飘到他们两个的头顶,他们都不由的从死拼中抬起头来,或惊讶或恐惧的目光看着。
“谢谢你,羊。你为我笑了那一次,圆了我的梦,我便这样报答你”
我轻轻说道,不知道那只赤红色的狐妖是否能听见元神的声音,但我看见了他圆睁的眼睛,惊讶过后,眼中似乎有闪亮的东西在流动,难道,他这样冷酷残忍的人,也会为我流泪么?
闪着金光的元神已经把所有力量注入了那颗赤红的珠子。红色的光芒立时大盛,瞬间一片铺展开来,盖过了青光,把两个妖怪都罩在了其中……最后,一阵排山倒海般的爆裂之声响起,盖过了一切。
因我的相助,羊胜了这场殊死搏斗,但他或许也算不得胜利者,祭出了珠子的他,抵挡不住狼精元神爆裂时的巨大冲击,最终与狼精殊途同归。我已经尽了全部力量,唯能在空中默默的看着他们一起化作一股腾空的烟雾,又凭空消失。原来今晚应劫的不止狼精一个,或许还有羊。
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但是我却感到了巨大的悲伤。自从来到人间,还从未像凡人一样放声痛哭过,现在真的很想那样哭一场,可惜已经没了机会,元神是流不出眼泪来的。无处发泄的悲伤,原来是这样痛苦,胜过了肢体上的任何一种伤痛,胜过了真气被抽空的难受,胜过了所有……
神志变得混沌起来,我再也看不见,再也听不见,那以后的事情,再也不知道了,朦胧中,只觉元神无比轻盈,一直向上升去,先是寒冷彻骨,而后渐渐有温暖的感觉传来,
冥冥中有朗朗之声响起:
千神万佛出无极 逆旅回头谢俗缘
听着这朗朗清音,元神安定下来,是的,我的俗缘已了结,已经无牵挂,无执念,一颗心渐渐无比舒畅。眼前又能看见事物了,所见的一切皆是三百年来熟悉的景物,我看见了银光闪闪的朔月剑出现在空中,水精石发出一闪一闪柔和的光芒,那是在等待它的主人归来么?是的,我回来了,回到我该来的地方了。
九 归天
“玉堂殿下回来了”
仙雾缭绕繁花锦簇的缥缈山上,玄衣的星使者站在列宿天聚星阁的大门口迎接我,我笑笑点点头谢过使者,玉堂,朱雀帝赐予我的封号,隔了一百年才落到我身上。原来我的运格当真是这般曲折,非是到得山穷水尽方才见柳暗花明,只有几乎消亡了元神才能够重登仙位。
“天乙君呢?”
我左右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遂问道
“已经登位的星君不能随意下斗枢天,天乙殿下在斗枢天南斗门的紫光阁恭候玉堂殿下。”
呵呵,原来上面竟还是另一个囚困之地,不过好在不用像做星子时那样凄苦,我释然的笑笑,随使者入了大厅。
第二次踏过那青色的莲花,我已没了当初的种种想法,随着莲花冉冉升起,我变得心无旁骛,一种安谧祥和之意悠然而生。
忽而又一朵莲花自下面升了起来,速度甚快,转眼间已与我同齐,我望去,遂一惊,上面站的赫然是刃!不、不对,他的面上没有伤疤,应该是羊,不、也不对,羊是妖怪呀!
他见了我,微微点头一笑,带着高傲冷峻的霸气,虽然在笑却全无半点温和之意
“你是哪一个?”我不禁脱口问道
“这位是羊刃星君殿下,今日与玉堂殿下一同赴斗数天归位”
身边的使者代为答过,羊刃?一同归位?我惊异,迷惑,不死心,又追问他到
“你不是刃么?”
他朗声到,
“升为星君的那一刻,旧有的一切便该抛却了,新的一片天地将展开,玉堂君何苦执念呢?”
声音竟然不似以前的沙哑难听,说罢,不再看我一眼,径自驾起莲台飞快的升上去了,只留下呆立当场的我。
还是身边的使者替我解开了迷惑,使者见莲花悬在空中迟迟不动,遂说道
“其实,在当年前的星神大会,三位新选的星君当日无一登位。”
“什么?无一登位?”我几乎要叫起来,
“正是,”
使者不疾步徐的解释
“玉堂和天乙殿下双双坠入凡世,刃殿下虽然做了冠军,却因为的玉堂殿下最后的一剑而折了手,从此不能再使用兵器。他本应升入北斗宫,却因为仙魄不全而被阻于北斗门外,不能顺利进入斗枢天。”
“仙魄不全?那是怎么回事?”我不解道,
“所谓仙魄不全,跟凡间生灵的魂魄不全同理,皆是少了一半元神,不能称之为仙,自然也就不能进入斗枢天” 使者恭敬的回答
“那又是为什么会这样的?”
“刃殿下为何少了一半元神,这个属下不得而知。只知道,当时北斗白虎帝君降下旨意,要刃殿下去凡间界找寻自己的另一半元神,于是刃殿下便下了凡界。时至今日,终于寻得了自己的另半边仙魄,ωωw^∪МDtxt^còm¥ūМd/tΧt小说*下载也就归位了,白虎帝君赐刃殿下封号‘羊刃星君’。”
星使者的话说完了
我低头沉思半晌,方才醒悟了,原来,刃和羊原本就应该是一个,难怪他们如此相象却;难怪刃的眼中从来没有表情,不是因为他冷漠,而是因为他迷惘,一个只有半颗心的人,不论多么强大也只能如此迷惘吧。
刃强大却茫然,羊执着却内心脆弱,两个不完整的灵魂拼在一起,才有了刚才站在我面前的那个自信、霸气的星神……
如今的他不是刃,也不是羊,而是一个崭新的星神。正是因为我的下界,从而成全了他们,冥冥之中的事情,又多少是能够说的清楚的?回想起来,在凡间的种种,却像虚幻一样,倒好似是因我的一时妄念,横生出来的一个梦一般。
我揉揉眉心,自己依然有执念么?不会,只是好奇罢了,那个梦做了一百年,早已了结,从此以后等待我的将是一个崭新的天地了。心头的迷雾彻底被拨开了,一切都明朗起来,身心清朗释然。
抛下了所有包袱,莲台随即飞快的升了上去。
斗枢天果然是另一翻繁华盛景,日月交映,星耀生辉,紫气聚而不散,一座座精妙楼阁富丽堂皇,南斗门的紫光阁外,一身玄锦华服的魁正带着笑容等着我,还是那样温暖的面容和灿烂的笑脸,看着我温温的道一声
“你终于回来了”
我冲他莞尔一笑,
“是啊,我初做星君,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了。”
“这是自然的,不用说这些见外话”
魁欣喜的不像个神仙,急急的拉着我,
“走,带你去看看你的天钺宫,我的就在你对面”
“看来,这以后真的要一直朝夕相对了”
我微笑着,由他拉了,向宫殿走去……
从此以后,我便跟魁永远相伴,晨夜轮交,司值一片天空,庇佑一方众生。
和魁在一起,或许不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但确实最适合我的,尽管是我一直想逃避的,却真的是上天注定的,正如没有日的光芒就没有月的光亮,有天魁的地方才有天钺。
后记:
魁星钺星,南斗的两颗最重要的辅星,传说中的贵人星,天魁司昼,天钺司夜,相映相对,庇佑人间,缺一不可。凡人出生逢魁钺相照,此生必得上天庇佑,福气临门,灾祸不触,纵是遇险也能逢凶化吉。只是凡人出生逢夜贵天钺者,必先自助方才得他人相助,福气不似日贵天魁那般直接明了。
擎羊星,又名羊刃,北斗的浮星,四煞之一,有凶厄的倾向。擎羊好像是一面锋利的刀,代表的是不断的攻击。积极的奋发执着,却也容易一意孤行,伤人累己。如何正确把握它的力量,全在自己的念度之间。
(星错 完)

外篇 梦幻神兽动物园

(南行一集气氛实在沉重了点,所以来个恶搞外篇轻松一下,注意,是恶搞哦!)
急促的敲门声,按照节奏来判断,门外的家伙非妙九莫属,瓶儿去开了门,妙九一阵风似的飞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个大箱子。
“葻,特大新闻!特大新闻!特大……咦,人呢?葻?出来啊!有好玩的事情跟你说哦!”
正当妙九东张西望的时候,有很痛苦的声音从她脚下发出,
“快把脚拿开……你踩到我了……”
妙九低头一看,一张扭曲成窝黄瓜的脸从茶几下面探出头来,吓的妙九“啊哟”一声急忙跳开,黄瓜脸的主人从茶几下面钻出来,妙九才看清楚原来是满头汗水的皞,自己刚刚踩的大概是他露在外面的一只手吧。
“吓死我,你没事钻桌子低下干吗?!”
“葻的茶桌脚坏掉了一只,我正给修呢……哎我可怜的手啊,踩一下也就罢了,居然还一直踩一直踩,你不觉得咯脚么?”
皞捧着红肿如猪蹄状的手,欲哭无泪。妙九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给自己找个理由
“嘻嘻,真对不起哦,都怪我今天穿的鞋不好,不好意思……”
皞这才注意到,妙九今天的个头好像长高了不少,低头一看,原来她今天穿了一双加厚底的长马靴,足有七寸的鞋底走起路来活象踩了两块发糕。也是,穿这样的鞋子踩到水泥钉都不会有反应,何况是一只手呢,皞只有自认倒霉,叹口气低头继续干活了。
尴尬过后妙九想起了今天来的目的。
“葻呢?怎么没看见她?难不成还在睡觉?”
“答对了!”
瓶儿走过来替妙九沏上茶。
“有没有搞错,都十一点了耶!”
“主人昨晚整理南行的手记一直到天亮才睡的呢!你再等一下吧。”
从来没听说过妙九肯等人的,当下撂下东西,一头钻进了葻的卧室。见惯了这场景的瓶儿习惯性的捂住了耳朵。片刻后,一阵拳打脚踢外加惊声尖叫的噪音从卧室传出来。
大约十分钟后,披头散发穿着睡衣和拖鞋的葻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身后是同样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妙九。看来为了起床,两个妖怪都付出了点代价。
“给我一个好的理由,不然我就……啊……呵欠”
葻打了大大的呵欠坐到了沙发上,揉揉眼睛,看到了桌子低下的皞,大喝一声:
“啊!你在这里干什么?”
“给你修茶桌呀!”
“哦,早说嘛,我以为你想搞偷窥呢!”
皞:无语……
心想:明明是你今天凌晨一个电话把我吵起来,先说叫我起床嘘嘘,然后又说让我替你修茶桌角,最后才告诉我,其实就是你刚刚整理完手记正准备睡觉特地问候我一声。
“好理由,当然好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