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5节

妖怪传记_第5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26 12:27: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7
告别,我让他们多保重。凤凰是不死的神鸟,一对夫妻只生一只幼崽,一旦幼崽长成,父母就会离开孩子,飞入火山中涅瀊重生,小凤凰也将独自开始自己的修行。我知道这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俩了,不免有些不舍,但是也这是天理循环我没办法。在临走之前,凰送给我一颗珠子,他说如果我想改变自己的人生,这颗珠子会帮到我。我看了一眼,那是凰修炼一生得到的结晶——天珠,那里面包含了凰这一生的全部神力修为。我不解,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要懂得随缘、惜缘。
他们都走了,没有了凤凰的丹穴之山又变得一片寂静。我更加无事可做,忽然记起了凰告诉我的修炼方法,于是利用天珠的神力开始修炼,倒不是为了改变生活,只是不想太寂寞。
可能是以前和凤凰朝夕相处也具备了一点灵气的缘故吧,只用了一百年我就升入了精的级别,两百年后我就能够离开本体做短暂的游弋,但是这时的我已经不满足这些了,我有更高的目标。于是三百年后,我终于化身成为了一个人。
记得那日,我的元神离开了本体,幻做一个二八女子的形态,身着翠色滚边小袄,绣金荷色长裙,一头长发松松挽了个缙,斜插一根碧玉簪,身形摇曳若杨柳扶风。初次幻成人形的我欣喜非常,走到湖边向水中照照,水中映出一张清秀的小脸,虽然算不上花容月貌,但是我喜欢。俗话说像由心生,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天下最可爱的小树精。
离开了丹穴之山,我四处游历,遇到喜欢的地方就住上一阵子,越来越喜欢做小树精的生活,有水有阳光的地方就可以存活、修炼。我慢慢了解了人类,他们是很无知的生物,总是按照自己的见解去划分生灵的等级,他们砍倒树木用它们建造房屋(我就住在用自己同类建造起来的屋子里),他们猎杀动物,他们敬神怕鬼讨厌妖怪,岂不知自己死了也变鬼。总之我不敢太接近人类,即使生活在他们中间,也是小心翼翼,独来独往。
有一年人间的皇帝登基,忽然听闻京城出现了五彩凤凰,我又惊又喜,猜测着是不是它们重生了,于是起身前往京城。
京城果然非比寻常城镇,自是热闹之极,我走一路看一路满眼的新奇。精致的水榭楼阁,锦衣华服的王公贵族,金甲铁刃的士兵,这些都是过去我不曾见过的,不过我还没忘了寻找凤凰的踪迹。问过很多人,都说亲眼见到在太子登基的那日皇宫方向祥云缭绕,有五彩凤凰来朝,可是每个人描述的又都有所不同,我觉得他们大半是道听途说而已。凤凰乃是吉祥神鸟,区区一个皇帝登基怎能让他们轻易现身呢,多半不是真的。
尽管是这样但我还是决定在这里多呆些日子,拣了个僻静的地方住了下来,一个年少女子无亲无顾独居,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但是经过了这些年的游历,我已经学会了怎样应付人间的事,我开了一间小小的玉器店,出售一些年游历过程中收集到的藏品。普通玉器陪伴在我身边时间久了,沾染了我的灵气自然也就越发温润晶莹,很容易卖出好价钱。渐渐的小店居然也有了些名气,一些贵族仕女公子王孙也都慕名前来购买饰品,尽管我卖给她们的并非好货,但光顾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一日午后下起小雨,街上行人渐渐稀少,我早早落下了门口的竹帘,慵懒的倚在内堂的藤椅上打盹,迷迷糊糊间听见帘叶响动,知是有人来了,匆忙拢了拢有些松散的发髻迎了出去。看见一黄衣少年背负着双手正在看一件玉器,听见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好俊的眼神”我不禁在心底赞叹,少年相貌俊朗,面上稚气虽未退但眉宇间却隐隐有一股霸气,眼睛虽清澈但目光却犀利,连我都有些不敢对视,他所穿的虽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但细看下却质地颇为细腻华贵。
看到我瞧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天降小雨,叫我打搅姑娘清净了”,我笑笑,顺手奉上一杯暖茶,“开店本来就是笑迎八方客,公子但看无妨。”他接过,也不谢,只点一点头,眼光仍落在那玉器上。我寻着他目光看去,不禁眉头一皱,那是一对蓝田玉雕的蟠螭佩环,玉质青翠晶莹,蟠螭的雕工惟妙惟肖,玉体上天然的纹路恰似螭身上的鳞甲。这是我最喜欢的为数不多的珍藏之一,想不到竟被他看上,我很有些后悔把它们摆出来。
果然,他说道:“这对佩环蛮别致的,不知姑娘开价多少。”我更加后悔不已,只得强笑:“公子眼光果然独到,只是这对螭佩虽然精致些,但所用的蓝田玉料却不是什么上品,公子若喜欢螭佩我这里还有很多公子不妨多些选择……”话音未落便被他打断。
“不必了,我只要这一对,开价多少姑娘尽管报来。”看他志在必得的样子,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都怪自己一时大意白白失掉一件宝贝。出于恼恨,我随口说道,“公子若真是喜欢,那我怎好不成全,价钱么,二百金如何?”他怔了一下,我偷笑,这个价钱纵是王侯显贵听了也要三思而行。但他仅仅是怔了一下,便朗声笑道:“好!有道是金银有价美玉连城,这价钱公道,我买了”我一惊,他又说道“只是我现在身上并无二百金,姑娘可否将玉送到城北平阳公主府上。”
我脱口而出“一切皆由公子说凭以何为信?”他随手褪下小指上玉戒递给我,“以此为信好了,我在公主府等候姑娘。”说着转身走向门口竟是半点也不在意,我倒急了“那公子又怎知我可信?”
“姑娘即便失信于我,我还是一样能够得到它们,不过是换一种方法罢了。”好霸气的口气。
“敢问公子尊姓”
“我叫刘彻”
说罢,人已在帘外。剩下我定定的站在堂前,拿起手中的玉戒细看,果然青玉的戒身上刻着龙纹。纵是我早就算定他是王侯之子,但听到他的名字却还是吃了一惊,他竟然是建元帝刘彻,那个刚登基不久的皇帝!我握着象征帝王身份的龙纹戒指,陷入了茫然之中。
既然信物已收了,我也无它法,只得忍痛割爱,将这对跟随我近百年的佩环擦拭一番用锦盒装好带着上路了。
平阳公主,当朝皇上的姐姐,初到京城时便听闻过平阳公主府的奢华壮丽堪称皇宫第二,但到底还是百闻不如一见。千回百转的花廊绵延不见头,一片片雕着神兽的岱色檐角仿佛要插入云霄,处处显示着主人华贵显赫的身份。
我捧着锦盒立于殿外,等候着宫人通报,一个少年从我身边走过,不经意撇我一眼。就是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一双清澈无比的褐色眼睛,时光仿佛一下子倒流,我回到了三百年前的丹穴之丘,树下跪着祈求凤凰羽毛的小男孩,他仰着小小的脑袋用那双如水的褐色眼睛看着我,我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青”柔和的呼唤把我的思绪拉回来,不远处一个身穿宫装的美丽少女轻轻呼唤着少年,“姐”少年愉快的应着并走过去。原来他这一世叫青,我记下了这个名字。
“今天怎么有空跑出来了,不怕他们回头又骂你偷懒?”
“今天的活儿我提前做完了,又惦记着姐姐就偷偷跑来了。”
少年和宫女亲密的说着话走远了,我来不及多看,公主的内侍就传唤我了。
阳信长公主几年前就下嫁给了平阳候曹寿,本以为应该是个雍容温婉的少妇模样,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她竟是个和年纪刘彻相差无几的女孩,一脸的天真大概是自幼生活无忧无虑的关系吧。我轻移莲步走到他们姐弟俩座前盈盈拜下,双手奉上锦盒。
“起来说话”公主的声音娇娇弱弱的蛮好听。“好清秀的丫头,叫什么?”
我叫什么?我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习惯了别人叫我姑娘、丫头。从未有人问我叫什么,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说:“回禀公主,小女叫灵儿。”是的,我是树精,我是树化作的精灵,就叫灵儿吧。
“好名字,名如其人啊,来坐下说话吧,”公主笑着吩咐内侍赐座给我。
我抬起头来看刘彻,目光正好与他相遇,原来一直都未说话的他一直都在看着我,我轻轻低下头去。也许是他的年纪太轻,总之我很难把想象中威严的帝王与他联系起来,再说自己本也不属于这人间,所以也就不怎么在意他们。公主大概是久居深宫百无聊赖难得有人陪,很快就像遇见故友似的拉着我聊起来没完,最后不但付了玉钱还多赠了二十金给我,要我以后常来陪她。刘彻则从开始到最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在听,直到我起身拜谢告辞他才向我笑了笑。
妖怪也是要生存的,既然是在人间生存,自然也需要钱,攀上公主这个朋友,以后的衣食就不用担忧了,这么好的事情我干吗不做。于是,我成为了公主和小皇帝的秘密朋友,平阳府成了我们聚会的地方。
几年的很快过去,我依旧开着自己的小店,依旧时常去公主府聚会,刘彻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我知道他很忙,在这两年里面他凭借自己的力量铲除异己扳到了几位权倾朝野重臣,把从他父皇手里流失的大权又重新掌握到了自己的手里。这一切都是在不动声色中进行的,每次看见他仍是那副闲散不经意样子,只是眉宇间渐渐多了沉稳之色。我知道,现在的刘彻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皇帝,君临天下的帝王了。然而我所关注的却是青,那次我见他以后没多久,他的姐姐子夫(也就是上次见到的那个美女)就被刘彻收入后宫做了嫔妃。他也在公主的推荐下入宫做了差,随后凭着自己的聪明能干得到刘彻的器重,官也越做越大,我见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偶尔他随刘彻来一趟很快又匆匆离去,不过每次见面我们都会对望一眼相视一笑,仅仅一眼足以明白彼此的心意。我有时想起凤凰说的话,惜缘、随缘,不禁莞儿,这也许就是注定的缘分吧。
九月的一天,长安街上突然热闹非常,无数的居民涌上街头,我不解,询问下才知道是我们在对匈奴的战争中得胜利还朝。我笑,人类真是喜欢杀戮和战争的生物。随便看了看身披铠甲浩荡的队伍,看见了一个骑在马上青衣青甲的熟悉身影,耳边传来少女羡慕的话音:那个就是皇上亲点的车骑大将军,此次西征四路人马就只有他一路得胜还朝呢!是啊,听说他是当今贵妃的弟弟只有二十几岁就立下如此军功,真不得了啊,你看他的样子,多英俊……
目光慢慢散开。
忽然记起当初遇见他时候的样子,一瞬间有了遥远的感觉。
当日黄昏,正要给铺子关门的时候青出现在了门口,换下戎装的他依然英武非常,他微笑的看我。
“灵儿,进城的时候我在人群中看见你了。”他在那么多人中还是看到了我,我的心轻轻的震了一下。
“是啊,恭喜你立了大功,被那么多人欢迎。”我微笑,青的脸上浮现出孩子样的兴奋,不过很短暂就消失了。
“皇上马上要封赏你了是吧。”
“是的,圣上刚刚召见过我,要封我为关内候。”青很随意的说道。
“我知道你很有才能,只要你愿意将来会有更大的成就,区区一个关内候算不了什么。”
“灵儿,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跟你说。”青的声音突然变的有点激动。
“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你愿不愿意等我?”我侧过脸看他,夕阳余晖中他的脸红红的,很有些紧张。
“你说什么?”我一边擦拭玉器一边问
“我知道,我出身是低微的奴仆,又是因为姐姐的关系才得以入宫做官,但是我一直很努力,所以能有今天,今后我也会更加努力,所以……所以,我希望……能和你一起……灵儿,你愿不愿意等我?”好容易说出了这番话,青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我放下手中的玉器,认真的看着青,眼睛还是一样的褐色,一样的清澈如水,只是模样已经不再是那个树下的孩子,不再是那个大殿前的少年。这一刻我清楚的看到,眼前这个男子辉煌的未来里面,没有我,也不应该有我。
“天要黑了,我要关门了,你还是回去吧。”
“可是,你还没回答我……”
“回去吧。”我转身走入内堂,不再看他,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有些明白凤凰的话了,缘分当真是留不住的东西,去的时候快如流水。暮色渐渐黯淡,一滴泪,悄悄的坠下。
也许我该就此离开长安继续漂泊,但是我却仍然留在这里,继续经营玉器铺子,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那天起便不再见到青了,只是一直听到他的消息,出征,获胜,封候、拜大将军……
平阳候死了,公主又继续做回阳信长公主,她更加寂寞了,常常唤我去陪她。我觉得她很可怜,一个在权利斗争中牺牲了幸福的女人,尽管她自己从来不说。不过皇族的习惯,很快会替公主再找个夫君的。
“灵儿,你说现在这些年轻的王侯中哪个比较合适?”一日公主这样问我,我想了一会说道:
“大将军挺合适的。”
“青?那怎么行”公主笑道“他以前可是我的奴仆啊,我怎么能和自己的仆人结婚呢,人家会笑话的。”我也笑了“话不能这么说,大将军现在和过去可不一样,过去他是做过公主的奴仆,但如今他不但已身为大将军而且他的姐姐又贵为皇后,不但身份显赫而且深的皇上的信任和重用,谁还能比他更配的上公主呢?”
公主沉默了许久,还是听了我的意见,其实我知道公主是喜欢青的,只是碍于身份不好开口罢了。
“你确信不会不妥?”
“公主放心,到时候皇上会钦点您的婚事的,一切会自然而然,没有什么不妥的。”
“你这个鬼丫头,你倒是什么都想的周全。那你怎么不想想自己呢?独自一个人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