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9节

妖怪传记_第9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26 12:27: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7
合,生下的婴儿入土即变成新的玫瑰。长大后的花妖可以随意操纵他的本体玫瑰,随时两者合为一体,变成种子、幼苗或是花。我眼前的这个打扮新潮又帅气的少年就是其中之一。在听完他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的种族和家乡之后,我盯着他看了看,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简单点说,大老远来找我想让我帮你什么事?”
“咦!我都什么还没说你就知道了?难道你会读心术?”苏莫拉夸张的瞪大了眼睛“哼,别以为我是傻瓜,打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明白的很!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远方漂流的人’是谁么?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嘻嘻,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苏莫拉露出标准的阳光式笑容,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冲着我又行了个礼。然后大大的褐色眼睛望着我,充满祈求的对我说:
“我想找的一个人,她是个花神”
“花神?!哪种花的花神?名字叫什么?”少年摇摇头摆出一副不懂的样子,我顿时觉的眼冒金星一个头变两个大。
“这世间有多少个花神你知道不知道?她们分散在世间各个角落你知道不知道?没有种族、没有姓名,我怎么帮你找啊!你真的是个花妖吗?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你至少应该知道她的姓名”我的样子大概太凶吓到了苏莫拉(也不能怪我发火,在过去数百年里那个该死的‘漂流的人’总是给我找这样的麻烦,在他的关照下我一直从事着相当于爱心大使的工作),少年露出很无辜的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向真主起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必须找到这个人。”
“为什么?她欠你很多钱吗?”我没好气的问到“对不起,我不能说。”苏莫拉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样子像一个饿了3天,祈求一个馒头(要么就是面包)的可怜小孩子,我还能说什么呢“唉,好吧好吧,反正他从来也没给我找过什么不麻烦的事情。好吧,孩子我尽量帮助你,只要那个该死的花神她还活着我一定给你找到她。”
花神?
花神!
花神……
如果说天地间还有一种最没用最可有可无的神仙,那便是花神了。她们数量繁多而且行迹遍布神州,可是地位却是那样的无足轻重,她们其实算不得神仙,亦不等同于妖怪,她们是精灵。
混沌初开时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后有日月星辰昼夜更替普照大地,地上万物受天地间灵气催化开始繁衍,因而也诞生出了以灵气凝聚成形体的灵族。它们有着最柔弱和轻盈的身躯,敏锐的感观,靠汲取日月精华生存,由于没有实体大多数灵族的生命脆弱到朝生暮死,但也有个别的因机缘巧合依附于别的有能量的物质(如水、火等五行元素的集合体,又如各种植物)而长久的生存下来,有的甚至于自己的宿主融和为一体获得永生不灭的生命和实体。它们是比人更早于来到这世上的生灵。
天帝掌管天界凡间之后曾经大力提拔凡间有修为有法力的生灵入天界做官,于是一些有修行的妖怪和灵族纷纷受昭入天成为了大大小小的散仙、神官,花神的角色也就是这样诞生的。追溯其根源也不过就是些依赖花儿活命的灵族,虽为花神,但即便没有了她们花儿也是一样的开,可说是毫无用处。人们对神往往迷茫的崇拜,所以小小的花神到也跟着享受了人间不少香火供奉。
在我年少随师父出游时曾经见过一两位花神,皆为面目娇美的女子形象,身形娇小婀娜穿梭于繁花之中。我问师父,被告知:此乃花之神灵,我不以为然:若是神灵,怎地毫无神力。
之至现在,我仍对这些脆弱美丽的小东西没什么好感。本来也不是神仙,枉得虚名倒不如做个妖怪来得实在些。不知小花妖苏莫拉要找的是哪一位呢。正想着,一股微弱的灵气突然由身后袭来,我知道是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使役回来了,头也不回的问到:“有什么线索了么?”
团蓝色的火焰浮现在半空中,一个细小的声音自火焰中发出:“托大人的福,属下找到一位花神,就住在离大人住处不远的地方,大人要不要去问问她”
这些死脑筋的家伙,我皱皱眉头:“我都说过一百遍了嘛,现在这个社会不兴叫大人什么的了,多难听!你以为还是秦皇汉武那会儿啊,现在要叫老板,你们都是我的雇员,我不是有付给你们薪水的吗?”
“薪水?”
“就是上次烧给你们的衣服和玩具啊,笨蛋!”
“哦,这个呀”
“总之明白了吗?!来,叫一遍听听!”
“是,老板大人!”
我:◎#¥!!
这就是我的小跟班——红、黄、青、蓝、紫五色小鬼之一的蓝鬼。它们打从一千三百年前起就跟着我了,虽然我很少指使它们(除了用来打听消息外偶尔召唤出来娱乐一下,嘿嘿),但是它们五个还是很忠诚可靠的,虽然脑子有点不开窍。
居然有花神生活在肮脏吵闹的都市,真是让我不可思意,记得中的她们可都是些喜欢假装高雅圣洁的家伙呢。但是蓝鬼得到的消息不会有假,我决定去见见那个花神。
蓝鬼给我的地址,她住在……“天外天”夜总会?天哪,这是什么世道!
我从小就喜欢爬高,因为站在高处看到的一切会跟平常不同,正如我现在站的这个位置:本市最高的建筑物“海皇帝大酒店”的楼顶天台,再确切点说是天台的巨幅广告牌上。现在是夜晚,一切的亮光包括广告牌上的射灯都照不到我,所以我不用担心被当成是疯子或者轻生者(其实这么高也没人能看清楚)。深秋的风还是有些冷的,隐藏了妖气的我和人类一样怕冷,不由的打了个冷战双手也缩入袖中。放眼看去,脚下是一片灯火阑珊,再看仔细一点甚至可以看见秋风中匆匆而过的路人。
唉,即使如此繁华的都市也难免秋天的萧索。四季更替,湮没多少岁月痕迹,人妖仙魔试问谁能真正超越岁月的拘束抛却红尘的绊牵?
“飕——!”什么东西缠上了我的腿然后一扯,接着我从广告牌上笔直的摔到了地上,还好我反应够迅速在落地前一瞬间翻了个身儿“啪!”四肢稳稳的着地,虽然样子难看了点但好歹没摔着。
“哈哈,我再次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妖怪,喂,你的前身是猫猫变的吧?你落地的样子……哈哈,看了就好笑……哈哈哈哎唷笑死我了”
老祖宗说的没错,妖善被妖欺!由于这些天我待他太好了,以至于他对我的作弄一天天变本加厉。我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瞪着正笑出眼泪的苏莫拉“我说苏苏,打断别人欣赏风景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啊。”
“少来了,今天咱们来这里可不是你闲着没事看风景的,不是说花神就在这里吗,快点带我去见她!”苏莫拉收起了玫瑰藤鞭(这就是他的武器之一,收缩自如的玫瑰藤上面带有钩刺)
“还有,我再重复一遍,我的名字叫苏莫拉,别乱起名字!”
“横竖是个小毛妖怪,叫什么不都一样么?”
“你在咕噜什么呢!”
“呃,我是说咱们还是赶快下去吧!”我心里默默祈祷,但愿待会能一次碰对,也好让这个凶巴巴的小妖怪快点完成使命回他的阿拉伯老家去,这些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随时还要被作弄一番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
这座大厦号称本市最奢华的建筑,集吃喝玩乐于一身,据说来这里随便吃一顿早茶的花费就少不了四位数。当然这还是小事的,这里最著名的地方是地下一层的“天外天夜总会”,不说别的,单是里面用来表演的舞台和大厅就有六个之多,规模和布置超过了全国任何一家影剧院,每晚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员在这里进行着各种合法和非法的表演(至于节目我就不得而知了,嘿嘿)来这里的客人基本都在午夜左右光临,裹的严严实实的还戴着帽子,被豪华轿车载到门口,然后一溜烟的钻进去,他们多半都不是本地人。
“用隐身的么?”苏莫拉小声的说眼睛盯着夜总会的大门,那里站着四个人高马大的看门人,所有的客人都要出示会员身份证才能通过检验进入大门,看来他们搞非法表演也并非是无所顾忌的嘛。
“你会隐身术么?”
“当然!”仿佛受了侮辱似的少年狠狠的瞪着我“父亲从小就教我各种法术的!”
“哦——”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我故意把尾音拖的长长的“好吧小子现在咱们进去了。”
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虽然以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也曾随老板去过豪华酒店谈判,但和这里一比还是差太远了,一进大门先是一个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大厅,周围是很多大门,客人们刚一进来马上就有身着可爱短裙的漂亮女侍上前接待,然后根据客人的需要带他们进入相应的大门,看来这里真如传说的一样是用金钱买梦想的地方。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再看看那些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大门,我想起了当年的汉墓迷宫,稍微有点茫茫然,不过在苏莫拉这个小毛妖面前我可不想显露出来。
“葻,你也是第一次来?”小毛妖抓着我的手不放,看来他更不适应这样的场面“谁说的,我只是有日子没来而已,别吵,我要感觉一下她的气息了。”(闭目、做神秘状……)
片刻后,真的有股微弱灵气进入了我的感应范围,在排除了是过路的游魂或是狸猫之类的可能后我拉着苏莫拉向一个门走去。
一个豪华的礼堂,古罗马装饰风格,厚重的丝绸和繁复的廊柱围出一个圆形舞台。让我想起了残酷的角斗场,不过吸引目光的还是圆台的中央——一个由细如发丝的钢丝编成的笼子,里面关着一个娇小可爱的美女。说她娇小一点也不过分,虽然样貌俨然是青年女子,但身长却比芭比娃娃还要再矮一点,要不是她拍着身后一对小翅膀飞来飞去大家多半会把她当成一件精致之极的工艺品。
“那个就是?”
“嗯,那就是一个花神。”
“她为什么被关在笼子里?”
“大概是用来表演吧,就像马戏团里的狮子老虎。”
“啊,这么惨??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花神!”
“呵呵,人就是这样的动物。”
随着全场绅士淑女的热烈鼓掌,娇小的花神完成了她的表演,刚刚还空空的金丝笼子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开满鲜花的花篮,嫩绿的藤蔓甚至从笼子的空隙钻出来像八爪鱼的触须一样肆意伸展。花神就坐在自己制造的花丛中向观众挥手致意。
“我们怎么见她?”
“当然是后台见啦,笨蛋。”
演出结束了,我们随着灵气追踪至后台也就是地下二层随即大跌眼镜。与一层的奢华辉煌截然相反,二层昏暗、低矮、潮湿通道上的路灯半明半暗让人觉得好像进了矿坑或是墓穴。二层的面积和一层一样大,大部分房间都做的像牢房一样,不过也有一小部分看起来好像是人类化妆休息的地方,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有光透出来的门那正是灵气的来源。我们俩迅速的奔了过去,除了花神外并没有人类的气息大概是被关起来了吧,这样也好还方便了我们,路上我答应了苏莫拉不论是不是要找的人都救她出来。
一路上见惯了人类的罪恶的我们推开门倒吃了一惊,应该说这是一间化妆间,有镶着灯的梳妆台有衣橱鞋帽架,只不过一切都特别的小,就连房间也小到和人类的大衣厨一般,可是由门外看上去却看不出一点特别。
“这是……”
“空间结界,一种可以置换和扭曲空间的法术,结界内的可以任意变大变小或者和不同地方的空间对调,这类法术中最著名的一个就是”缩地成尺“。
另一个让我们惊奇的就是化妆台上坐着的小小美女,真的像个退台的演员一样正在忙活着卸装,见到我们连忙招呼,声音像银铃一样好听:“快进来呀别光在门口站着,刚刚在台上我就注意到你们了,呵呵就猜到你们会来找我。”我也笑笑然后拉着苏莫拉迈进了门,苏莫拉怕碰头赶紧蹲下身子,其实这个结界只要一进入身体就会相适应的随着结界改变根本不用担心,苏莫拉随即也发现这个问题脸立刻红了一下。
我走近花神,两千多年来第一次仔细看这种小小的神灵,和小时候见过的一样如雪的肌肤精致美艳绝伦的五官背上一对闪着光的翅膀。
“你好”花神向我伸出了小小的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厉害的妖怪呢,嗨,小家伙你也好,你也是和我一族的吧”
苏莫拉仍像那天和我初次见面时候一样弯腰行了一个阿拉伯式见面礼“你好花神姐姐,在下苏莫拉请多关照。”接着对我摇了摇头“不是这个姐姐”
“啊!你只看一眼就知道不是么?多看几眼再下结论吧。”
“不用,如果是要找的人她会认出我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什么凭证都没有还这么自新能找到。”我失望之极,又白忙活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小无赖不知道又要缠着我多少天。花神看看我又看看他“原来你们在找人啊,你叫苏莫拉?难道你是西域人?”不等我们回答什么她就一副恍然的样子“哦,我知道你们在找什么人了”
四只眼睛霎时一亮,花神不理会我们瞪大的眼神自顾自说下去:“我听桃花仙子说过一件事,几年前有个花神跟一个西域来的花妖结了婚,本来对于我们这种小神仙来说和外族通婚也没什么,低微的地位使我们向来不讲究门户相当,可是他不仅是个花妖而且还不信奉佛祖,更有甚者他们成婚后要一同前往那个异教的国度,这是我们的领袖不能容忍的而且就算领袖能容忍天帝知道了也会发怒降罪的。于是他们被拆散了花妖被驱逐出了中土花神则受到惩罚”
“怎么惩罚的?”我想起了变成双剑的彦和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