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4节

妖怪传记_第14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1: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我,为什么我自称生在大罗天里但却沦落到做一只妖怪?”
“作妖怪不好吗?为什么要用沦落这个词?”我反问到“我本来可以成仙的”又是成仙,我越来越讨厌这个词,不过还是听故事比较重要,我忍住不满听妙九继续讲下去“天有三十六重,最高的是大罗天,再往下是三清天,再下面分三界:无色界、色界、欲界,人间不过是欲界的一部分而已。”我忍不住打岔道“这些个我都知道,你捡点主要的说好吗”妙九跟没听见似的,继续说下去“大罗天是无边无际的,那是万物之母玄玄上人,和元始天尊居住的地方,那里遍地金光耀眼,只有修成的真人才能看到听到,我就出生在那里。”
“你知道什么是火鼠吗?”妙九突然这么奇怪的问到。
“当然知道,我看过你的样子,不就是金色的小老鼠嘛,说起来还是挺漂亮的。”
那个不是火鼠真正的样子,说起来我根本不是火鼠精,真正的火鼠也不会成为妖怪。
听说过火灵兽吗?那是人们对生活在火焰中的动物的统称。世间有四种东西被称作火灵兽——火鼠、蝾螈、毕方和凤凰。凤凰也被称为火精,浴火而生,浴火涅瀊,拥有不死不灭的灵魂,是天生具有神力并能带来吉祥幸福的神鸟;毕方也是灵鸟,具有强大的神力,但地位稍逊于凤凰,是神仙们喜欢驾驭驱使的灵兽之一;蝾螈又叫火蜥蜴,当它爬进火中,就会把火的力量吸光,火也就熄灭了,因而既是火兽又可灭火;火鼠是最小的火灵兽,本来只生存在昆仑山顶的火山口周围,身形如老鼠大小,以食火为生,没有什么神力,但是却拥有一身青灰色美丽而且冰火不侵的皮毛。很不幸的,由于这个原因,火鼠成为了被昆仑的各种妖怪猎取的对象,被杀死,皮毛被制成衣服。长期以来的威胁使这种小小的兽族变得的聪敏、谨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来,千万年的生存、繁衍,一直持续到昆仑发生那场剧变。那以后,昆仑山顶的火焰熄灭了,山下的四条大河冻结了,一时间,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妖怪、灵族、神民死伤无数,大家都说神放弃了昆仑,一些幸存者纷纷离开了。在大罗天里的元始天尊感知到世间发生的一切,便来到昆仑,他看到的是满目的冰霜,以及空无一人的山谷。在冰谷中久坐后他明白了昆仑此劫的始末,并感应到此劫在万年后便会化去,昆仑会恢复原貌,正待离去之时,突然看见冰天雪地的山口中尚有一点微弱的火星在寒风中闪动,仿佛随时都要熄灭的样子,天尊大感惊奇,降下云头落到那火星面前,赫然发现一只死去的火鼠蜷缩在雪地里,在它怀中抱着一颗幼卵,有隐约的红光自卵壳中透出,好似一星将要熄灭的火苗,虽然十分微弱但在这漫天风雪中却确显得异常顽强。天尊有感于生命力量之强大,隧将幼卵带回天界。
四十九天后,一只幼小的火鼠诞生在了大罗天上。
空无一物的大罗天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小生灵,也平添了几分趣意。天尊每日除了打坐就是和弟子论道答疑解惑,小火鼠也每天伏在天尊脚边听。按说大罗天是至高至上无色无物的,抛却了躯壳没有了欲念的神仙不用吃喝,但是小火鼠却需要吃(而且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可惜无一物的大罗天上想要找点吃的也难,艰苦的环境下小火鼠学会了有什么吃什么,从元始天尊打坐的蒲团到众仙家的法器拂尘,所有能咬动的东西都被它尝了一遍(由火鼠沦落成了老鼠,可怜啊),最后发现最好吃的东西原来是众仙供奉给天尊和上人的长明灯。吞食了灯火和灯油的小火鼠迅速成长起来,它自己也许还不知道,它已经不是原先那个弱小的火灵兽了,神力在它的体内悄悄开始增长。那日,天尊在打坐,火鼠依旧伏在一旁,太乙真君前来拜见,天尊指着火鼠说道:“这小兽在此已整三年了,我每日论道时它都在旁聆听,应该是可造之材,你可把它带去教它些本领。”真君点头,小火鼠一听天尊要它走,连忙爬到天尊面前拼命摇头,天尊笑道:“你本来不属于这里,所以迟早还是要回你来的地方,跟太乙真君去学些本领对以后是有益的。”
虽然不明天尊说的意思,但是天尊说的话却不能不听。无奈,小火鼠告别了金光万丈的大罗天和美味的长明灯,随太乙真君去了三清天。三清天共分三层,是得到真人与星君居住的地方,由于这里大部分神仙都来自人间,故而这里的环境倒和以前山明水秀的昆仑有些相似,只是多了些云雾缭绕,座座仙山也显得虚无飘渺,到处是奇花异果、鸟兽争鸣、仙乐飘飘。小火鼠没有见过自己的故乡昆仑,但在它看来这里比大罗天来的有趣,而且更有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太乙真君又叫太乙救苦天尊,是这三清天中最高的神仙,为人慈悲和善,一生都在为世间人们的苦难奔波,时常下到凡间,化成各种模样帮助厄运缠身的可怜人。人间的疾苦是千万年不断的,因此真君永远都是那么繁忙,自然也没什么时间认真的教导小火鼠,只是匆匆指点了它一些道学道术的入门之法。好在小火鼠资质甚佳,再加上长期天界的生活,使它的悟性远远超过了一般灵兽,无论学什么只需稍稍讲解便能领会其中精要,不过多久,不用指点小火鼠也能自己修炼了,又兼真君座下几位童子无聊时也常常与它斗法作乐。寥寥数十年过去,小火鼠的法力越来越强,渐渐超越了寻常灵兽,俨然与散仙不相上下。虽然变得厉害了,心性却依然如孩童一般,常常溜出上清天到处游玩,也见识了各种神鬼精怪。天界中有的是法力强大的灵兽,但他们大多都被神仙驾驭驱使,平日里自由奔走于天界的山巅云端,一旦被召唤则变成一件工具一样去完成神仙的命令,还有一些灵兽是高位天尊帝君的坐骑,被圈养起来,连自由都没有。小火鼠本能的厌恶这些,同时它也害怕自己有朝一日变得和它们一样。
一日,真君座前捧香仙童灵珠子因失手误伤东方苍龙七宿中的角宿星神,被罚贬下人间迎劫。灵珠子虽为仙童,但他的法力却在三清界一般神仙之上,拥有如此法力却要被贬为凡人大伙不禁为他深感难过,不期灵珠子却笑到:人人都说天上好,其实天上哪有人间自在,我此去享尽人间欢乐,高兴还来不及呢。
原来人间比天上更有趣,小火鼠一下子开了窍,认为终于找到了一条出路,于是它开始在拼命闯祸,咬坏神仙的法器,跟别的灵兽打架(太强大的不敢惹,只好去欺负些弱小的)竭尽所能争取早日被贬人间。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很快小火鼠就成为了三清天头号恶兽,众仙人人愤恨,要不因为它是太乙真君的弟子,早就动手收拾它了。不久太乙真君云游归来,告状的神仙立刻挤满了太乙神殿。真君听罢众仙的愤诉,再看看殿下趴着眯着眼显得很得意的小火鼠,不禁拊掌大笑道:天尊所言果然应验啊。而后遣散众仙对小火鼠说:以你的资质勤加修炼的话是可以得正果的,可你终究还是要回去原来的地方,也好,你去吧,记得要多行善少做恶,不然必遭天遣。
天界的规矩是分明的,自由下界与被贬是完全不同的待遇,那灵珠子就是从太清天轮回池被扔下去的,凡从轮回池坠下的一身仙骨尽失,灵魂投身凡胎。而小火鼠则是得到了太乙真君的获准大摇大摆从太清天正南门走出去的(单凭这一点大概三清众神们都会恨的咬牙切齿吧)。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小火鼠在天上呆这许多了年,人间已是变了又变。不过在它看来,一切都是新鲜的,从未经历过的,一段崭新的人间生活摆在它面前。
此时的人间正逢盛世,一个叫大唐的独一无二空前绝后的王朝统治着整个中原,其威远震四方。国盛则民富,民富则商兴,一时间四海各国商贾云集中原,一条条商路从沙漠从海上延伸至京都。蜂拥而至的商队带来的不仅仅是贸易,还捎带促进了一些其他生意的兴旺,其中自然包括某些无本万利的买卖。
黄沙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一首唐人所作的《凉州词》,道尽了戍边将士的凄苦苍凉,也描绘出了大漠敦煌玉门关独特的风光。这玉门关正是往来中原的商队必经之路,这条自敦煌以西分经玉门关、鄯善北行,直达中原的商路就是后世人们所说赫赫有名的丝绸之路。
此时,玉门关外西北三百里的大漠上,驼铃声悠悠荡荡,一队波斯来的商队正在沙漠中行走,为首的商人大概是第一次来中原,对于即将要踏上的异国土地即兴奋又有些紧张,不知是第几遍用波斯语问向导:“还有多久才到。”
“快了。”驼队的向导是个汉人打扮的少年,虽居大漠,但清秀的脸上并无多少大漠居民惯有的风霜之色,一双清澈灵气的眸子反倒有几分象中土人。
“昨天你就说快了,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到?”
“你很心急吗?”少年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抬手一指“翻过前面那座小山,再走三百里便是了。着急的话你一开始就该走快些,歇息的时间也不该那么长,你是第一次出门做买卖么?”
商人提出置疑反被少年向导抢白一番,只好噤声。虽说是第一次来中土,但商人特有的谨慎还是让他不禁对这个两天前在沙洲驿站雇到的会讲波斯语的少年有所怀疑。听说过了沙洲驿站不到两天的路程就应该进入玉门关了,可走了两天连玉门关的影子都见不到,这个小孩子该不会靠不住吧,早知道就该找个识路的伙伴一起前来。
转眼走到山下,说是山,不过是个高耸的沙丘而已,正欲上山,忽听得头顶有人高声叫喊,喊的是汉话,商人听不懂,抬头一看,山顶上不知何时冒出了黑压压一圈人,清一色的黑袍黑马黑纱蒙面,当中有个人自身上拔出马刀高高举起吆喝了一句什么。此时不用翻译商人也全明白了,(全世界打劫的开场白都是一样的),当下两腿发软,一跤跌在地上。身边有人扶起了他,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老兄,他们只劫财,不伤人的。”商人转头一看,少年向导正面带笑容看着他。
“你,你怎么知道!?”商人说话也不利索了“因为我是他们一伙的呀。”少年笑的更加灿烂,商人只觉浑身瘫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少年冲山上做了个手势,强盗们蜂拥而下……
在这片大漠里混饭吃的强盗有好几拨,其中名头最响的当数‘黑煞’,他们行动时清一色黑色袍服黑纱裹面,来去迅疾神出鬼没,个个能打善战,他们只劫财不伤人,但是对于敢抢生意的同行却是格杀勿论。以至于其他强盗看见他们都会退避三百里。至于他们的首领,据说是个智勇双全善于用计的神秘男子。
玉门关往南两百里处有一座小小的山峰,每当晴好天气时,沙山便发出丝竹般悦耳的鸣响,倘若有大风,沙山则发出如战鼓擂起般隆隆的鸣响,故而此山被称作沙鸣山。山脚下有一眼小泉,其形如新生之月,泉水清澈甘冽,不枯不竭,此泉叫做月牙泉。黄昏,落日照在鸣沙山上,投下一片影子在山下在泉中,小泉清澈见底,即使是大漠的漫天黄沙也并未影响到它半分,好象一块晶莹的宝石,又像少女微笑的明眸,泉边疏疏沙杨红柳,如碎玉点点。沙岭晴鸣、月牙晓澈,实为大漠上罕有的一道风景,若是文人墨客见了这些,不知要写出多少妙词妙句来,不过现在它的身边正聚集着一群大杀风景的客人。
“弟兄们辛苦了!”一个高大魁梧,相貌伟岸,颇有些将军风彩的黑衣男子站在一颗红柳树下,他的周围远远近近坐了近百个和他一样打扮的人,男子又道:“今天的生意不错,我们收获颇丰!一会大家到二当家那里分东西!”话落众黑衣人一阵欢呼。不用猜,他们就是刚才打劫的强盗,也是敦煌大漠最出名的‘黑煞’。在远处靠近水边的地方,坐着刚才那位带路的少年,此刻他除掉了头上的帽子,一头红棕色如瀑布般的长发披在肩上,原来是个娇美的少女。
“阿九,一会给大家分东西了!”魁梧的男子喊她道,阿九回过头来笑着应道“早就准备好了,大哥!”说话间落日的余晖照在脸上,阿九原本清澈的双眸中映出两道火红。
谁也想不到,离开天界的小火鼠选择的是这样一条人生道路。
原来那日自太清天正南门走出后,首先入眼的是三十六重天下的天山诸峰,白皑皑的一片,小火鼠一点也不喜欢,继续向前走,过了天山不几日便来到了敦煌大漠,火热的沙漠吸引了小火鼠,于是她停留下来。
世人皆道大漠凶险可怕,但在小火鼠眼里,大漠中美丽的地方多的是,不说那巍峨壮丽的莫高窟也不说那神奇的鸣沙山那美丽的月牙泉,只是那烈日下如昙花一现的海市蜃楼,就足以让人目眩迷离,远远的天边腾起一片雾气,云雾中隐隐露出鸟语花香的仙山仙岛,又或是金色的宫殿楼阁,又或是一大片醉人的绿洲,稍纵即逝亦幻亦真。自从第一次看到过这沙漠奇景后小火鼠就开始翻山越岭的追寻,希望能再一次目睹,这个过程中她结识了在人间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她的义兄——一只白狼。
白狼名叫陈八,是个修成精的妖怪,有七百多年道行,生活在大漠里靠做强盗打劫为生。幻成少女模样的小火鼠一踏入大漠陈八便感觉到了她的气息,灵兽是与妖怪完全不同的等级,所以白狼抱着很谨慎的态度约见了小火鼠,不想一见面便很投缘,小火鼠的天真活泼,白狼精的率性开朗让两人一见如故,隧结成了兄妹,陈八替小火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