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17节

妖怪传记_第17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1: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吧,打就打,臭道士有什么招都使出来吧。”
“妖孽,找死!”道人掏出张红色的符纸,念动咒语,我一看,不由咧嘴道:“够狠!”
但凡道门中用的符纸大体分三种,黄色是最常见的,普通法术都能用到,其中一些实用法术即便是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也能使用(如文昌符、避邪符之类老百姓门前一般都会悬挂),还有高级一些的为紫色,这类符纸经法力高强的法师用药物和法术炼制过,书写一些级别较高的咒语,使用时威力较大;最高级的是红色符纸,书写的都是威力十分强大的咒语。此种符不但炼制方法复杂所耗时间长,而且不管对炼制者还是施法者的功力要求都非常高,功力不够的人根本催动不了,即便勉强催动也极容易引起反噬。
现在这个道士使用的就是一张红色的符咒,由此可以证明两点:第一他确实具有很深的功力,揣测其身份地位大概颇高,第二一出手就下这么重的符,说明他的确是个狠毒的家伙。
红色符咒一撒出,立时天昏地暗,无数道雷光交错着象网一样把我周围七尺之地牢牢罩住,并且不断缩小范围,我周身腾起一片火花。这是道术中的天雷咒,施法者以符咒召唤雷神的分身,模仿出天界雷劫的效果。虽然只是模仿出来的效果,不过这些雷光的威力仍然巨大,稍有碰触便会被电成焦尸一具,即便道行高深的妖怪能逃脱此雷网多半也会皮开肉绽,失去战斗能力。
眨眼间雷光已经要碰到我的身体了,我大吼一声:“离魂,你要在洞里呆到我被烤熟是不是!!”话音一落,一道乌青的光芒自洞内窜出,向我飞来,所到处雷光纷纷避开,光芒在我身前三尺处上下纷飞,好似一层乌青色的结界一般,天雷咒的雷光竟伤不了我半分。
道士见此情景大骇,“妖孽,想不到你竟藏有如此宝物。”什么话,离魂和夺魄就挂在我家墙上,谁叫你自持是名门正派,只打碎了我门口的石凳,也不进去看看(不过若进去了也难保不会被‘他俩’一剑刺死)。
“嘿嘿,你的天雷咒不行了吧,告诉你,这可是雷神的祖师爷来了,闲杂人等一概回避!”离魂听我如此说,上下舞动的更欢了,把我身前身后罩了个密不透风。
道士被我气的一分神,天雷咒失去了力量支持,立刻烟消云散了。我站在原地,神气活现的看着他“臭道士,还有什么伎俩,继续使出来吧!”
道士怒极反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好,好。既然你不怕天雷,那不妨尝尝这个,我看你如何抵挡。”说着,手一摸,又是一张红符,这次我看的仔细,符纸上用金汁画着一个圆形的象封印一样的咒语,符纸一离手便化为一团火焰向我袭来。
南明离火符?!我大惊失色,这个玩意的厉害我早就领教了,上次在古墓我们五个差点被它活活烧死,最后是请出了五龙神才脱的身,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别说请龙神是不可能了,就连冰女的玄冰结界都没有,难道我两千年的元神要被炼成离火精魅吗?
我急忙向空中一跃,架起舞空术要逃离,谁知,才到半空中身后的火球就追了上来,与上次在古墓中的不同,这次的离火只是一个火球,看来这个道士的功力还未登峰造极,对于离火的控制也还远未纯熟,不过仅仅能驱动离火已经算相当厉害了,至少能追得我到处乱窜。我在空中左躲右闪,火球始终紧紧追着我,只要我动作稍有不甚,立刻会引火上身。眼看要被火球沾上,我突然凌空翻了个身,直冲向道士处,既然不能躲开,不如转而攻击道士,把火引到他身上去,炼化万物的南明离火相信道士也不能幸免吧。
果然,道士被我这么一来,也手忙脚乱起来,即要躲避我的攻击,又要小心不让我身后的火球碰到他身上,他踏起八卦游龙步,想靠这套出奇怪异的步法甩开我,不过,这套依照八卦方位运行步法碰巧我也研习过,于是我顺着他的步子紧跟着他,虽然是差一步,但他却甩不掉。就这样,一人一妖外加一团火球互相撵着转了起来。
渐渐,道士体力不支了,步法渐渐不稳,虽然在快速动作下我却看的清楚,豆大的汗珠正顺他脸颊淌下,意料中事,论体力,即便是壮年人也不能跟妖怪相比,何况是已经衰老之人,终于我瞅准机会一步撵上了道士。然后使出我最无赖的招式,从背后一把抱住他的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转,哈,轮到道士和自己制造出来的南明火球面对面了!
我前面讲过南明离火的厉害,一旦沾身就会无休无止的烧下去,知道连对方的元神都炼化为止,而且和天雷咒不同,发出之后不需要施法者持续供给力量,火焰会自行寻找燃烧的能源,炼化的灵魂越多火焰就变得越大(由此再次证明那古墓里的大火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命)。
不亏是久经战斗的法师,如此剧变下尚能不乱,道士当即抽剑隔空劈下,想把火球中的离火符毁掉。岂料,一剑劈下火球却一分为二,变成两个火球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一起向他冲来。道士大叫一声,不好!
原来是南明离火咒反噬了!躲在道士身后的我毫不犹豫的抓起他的身体闪向旁边,同时,左手一扬,一个绿色的火球自手中飞出,与追赶来的离火撞在一起,两种火焰一碰之下,犹如寒冰遇烈火般同时弱了下来,我腾出空来又发一枚,这下实力相当,四个火球纠缠一阵之后竟然一起消失了。
“你,你竟然破了南明离火?用的这是什么法术?”身边的道士看的惊呆了,直到火球消失殆尽才回过神来颤颤的问,完全忘了我是他要消灭的对象。
“哈哈,这叫以火制火,我的独门发明!五百年前,我吃过南明离火的亏,从那以后我就想尽办法研究破解之术,结果后来终于给我想到这个以火制火的办法。那绿色的火焰叫阴火,是地狱里千万死灵凝聚一起形成的,阴邪之极,比究极尸毒、障毒更加厉害,常人沾染一点即可变成妖怪。它和至阳至刚的南明离火性质完全相反,它们碰在一起则如火遇冰,都想熄灭对方,如果实力相当,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同归于尽。”
“妙、妙!绝妙的办法啊!”道人长叹一生“原来你早就有破解之法,却故意引我入套,唉,可惜我火阳子一生苦修,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妖怪。也罢,我输了,你杀了我罢。”说着抛下手中长剑,一副引颈待宰的模样。
“咳,咳,别误会,我绝对没有想杀你的意思。”我拾起道士的长剑还到他手里“只是你弄坏了我的东西,所以我才稍微吓唬你一下,其实以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功力已经很不错了,希望你以后别总是想着杀戮,也许会在法术有更大的境进。”
接着我照搬玄灵老头的话对他讲了一番,听的他脸上又是红又是白的。
最后道士留下自己的名号下山了,好像说过要回去继续苦修希望有生之年能再和我打一场。唉,我白费了那么多口舌,看来他一点也没听懂。
“你说那个火阳道人是这两个小鬼的太师父?”
“那个火阳子说自己是白云观的观主,算起来也差不多啦,听说他在江湖上倒也有点名气,只是在我看来还是杀气太重,不像修道之人,难怪到最后也没什么大发展。”说道这我不由的想起玄灵子来了,那个老头现在大概投胎去了吧,当初要不是他领着道士们抗击侵略中原的逶寇被杀死……真想再和他下盘棋呀。
“说曹操曹操到,两个小鬼来了!”妙九指着车子前方,果然一团红色的妖雾在前如逃命般急冲,后面追着的是那两个青年法师,两人手上均拿着桃木剑,好一副少年天师降妖图,我看了不禁失笑。
叫红鬼去找个小妖怪来客串诱饵,结果他问了半天也没人愿意演这被人追杀的角色,没办法他只好自己化装成妖怪上场了,装的还蛮象那么回事!
“葻,下一步是什么你还没说呢?”妙九问我“下一步嘛,是开门,放狗!”我说完打开车门,一脚把妙九踹下车。
(我发现自从跟她住在一起之后我似乎变得比她还要坏了,真是近墨者黑,嘿嘿)
陈清玄和朱清平追逐红雾不知不觉来到一块郊外的荒地上,前方的红雾突然散去。两人正在不辨东西南北之时,前方又出现一个妖怪,不对,是一个一身火红打扮的漂亮的女子,只见她正在气急败坏的敲打一辆汽车,边打边骂:“葻你这个混蛋!禽兽!流氓!◎#%◎……”
两人一愣,随即陈清玄反应过来,妖气!比刚才猛烈上百倍的妖气从那个女子身上散发出来!
陈清玄怒喝道“大胆妖孽,青天白日竟敢为非作歹!”说着一道闪着弧光的霹雳击向妙九,这家伙比起火阳子倒是实在的多。
妙九在电光将要击到自己的时候轻巧的一跳闪开,然后指着陈清玄破口大骂:“小混蛋,这是老娘的车,老娘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关你个屁事!就这一丁点微末道行也敢学人家出来捉妖?!简直让人笑掉大牙!还敢偷袭我,想找死是不是!”
“大胆妖孽,竟然口出秽言!”朱清平看到师兄被骂,不禁也气愤起来,桃木剑一挥,又是一道霹雳击下,妙九只是轻微一闪身,随即躲过。
“哈哈,耍来耍去,只有这两招,你们师父是怎么教你们的?你们不如改拜老娘为师,让老娘教你们两招怎么样?”
听着妙九在车外如泼妇骂街般的叫嚣,我躲在车里捂着嘴直乐,看来把她踢出去真是英名睿智的决定。
“不许你侮辱我师父,你这妖妇,我杀了你!”陈清玄平生未受过这样的辱骂,他满脸通红,刚刚的偷袭是因为感觉到敌强我弱,想先发制人,现在盛怒之下,敌人的强弱已不再是考虑范畴了,陈清平满脑子里只有杀死对方这一个念头。
突然他从怀里掏出个圆圆的镜子样的东西,大喊一声:“妖妇,受死!”我坐在车内一直透过读心术来观察陈、朱二人,当他掏出镜子的那一刻我从他脑中读出了这东西的由来,不由一惊,忙用心语提醒妙九小心,却还是慢了一步。镜子一接触到阳光,突然发出万丈光芒,照向妙九,幸好妙九闪的快,只被照到小腿,但还是疼的她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这个东西说来还与妙九有些渊源,这面铜镜乃是三清界太乙天尊的法宝之一:乾坤照妖镜,妖物被照到或现出原形功力大减,或灰飞烟灭,如此厉害的法器不知何故为茅山道所得,成为了白云观镇观之宝。被恩师的法器所伤,妙九若知道了大概会很悲伤吧,当然妙九现在并不知道这些,不过吃了一疼的她,此刻已经是怒火中烧了。
“好小子,竟然把我弄伤,今天老娘我亲自指点你道门法术!”妙九伸手一指,平地腾起一圈两丈多高的火墙把陈、朱二人围在中间。
“这是你们道门的绝学南明离火咒,今天让你尝尝它的滋味!”妙九尖利的声音自火墙外传入,本来就不知所措的朱清玄一听,登时吓的腿都软了。
“师兄,怎么办?她,她怎么会咱们的法术?”
“别慌,她骗人的,妖怪怎么学的了咱们的绝学。”陈清玄强自镇定的说,话音刚落妙九在火墙外大笑起来“哈哈哈,小鬼头别逞强了,不信你尽可以使出你的本事,看你如何出的了这南明离火阵!”
陈清玄念起避火咒,火墙不见一丝变化,反而包围圈在逐渐缩小,地上的土已经烤的散发出焦糊的气味,隔着鞋子都感觉到热量。他又试了寒冰咒,冰锥还未到火墙跟前就汽化了,这下他才真的感到怕了。
其实,妙九的确是在骗人,南明离火的法术是妖怪的体质所不能修炼的,即使是火属的妙九也不例外(如果以她当年灵兽的体质或许还可以),这火阵其实是三味真火,只不过妙九已经把它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已。
再说火阵里的两个人,朱清平望着师兄:“怎么办,师兄,我们要死在这里吗?”虽然是七尺男儿,虽然也经历过生杀场面,可是面临自己的生死,还是怕的想哭。
陈清玄抬头看了看火焰,火窜的比刚才更高了,约莫有三丈开外,他想了想一咬牙“我们跳过去!”
“不行啊,太高了,也许师兄你还可以,但是以我的轻功,肯定过不去啊!”
“不试试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来咱们一起跳,放心,有我在。”陈清玄握了握师弟的手“那……好吧。”
两人运足了内力,突然齐齐发足跳起,朱清平脚先离地,陈清玄稍迟了一点,待师弟朱清平跳起约有一丈半的时候,陈清玄从后赶上,超过朱清平后,突然脚尖在其身上重重一点,凭借此力高高弹起,从火墙内一跃而出。朱清平身在半空中毫无依靠,受师兄一脚之力后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急速向火墙扑去,火焰的热浪立时包围了他,他吓得闭上了眼睛……
陈清平空中翻了个身后,稳稳的落了地,死里逃生的他庆幸之余,想到对不起师弟,心中愧疚之意顿生,不过眼下敌人厉害,逃命要紧,他从怀里掏出迷魂珠往地上一摔,登时浓烟四起,他转身向后奔去。不料,才奔了几步,发现眼前黑影一闪,以为刚才的妖怪追来了,定睛一看,却是另一个女子,相貌普通,表情温和,但是却散发出比刚才红衣女子更加猛烈的妖气,陈清玄腿一软,扑通一声瘫倒在地。
“哼,卑鄙的小混蛋,你以为牺牲你师弟的性命就可以逃出升天了吗?”说话的是刚才的红衣女子,陈清平睁开眼睛,看到师弟朱清平完好无损站在她身边,并且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眼神看着他,陈清平不敢与之对视,他回头,刚才的火墙不知何时无影无踪了,只剩一地焦黑的泥土。
“师弟,我……”
“哼!枉我叫你师兄,那么信任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