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20节

妖怪传记_第2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1: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使者一见到龙神便哭着跪下,求龙神救救他们的公主。原来,青鸦自来到北冥后没有一日不是在伤心中度过的,鲛神心疼女儿,派人广告四海乃至陆上,为女儿寻求如意郎君,但所有慕名前来求婚的男子均遭到了青鸦的拒绝。不久前几个风神国的风灵路过北冥,在仙岛上休息,他们有着世上最敏锐的眼睛和耳朵,到过天下任何的地方,鲛神请他们为青鸦公主说些四海奇闻掌故,聊以解忧。偶然青鸦从他们口中听说三界中所有生灵死后都会转生,人类和天神死后会转生为飞禽走兽,妖怪及灵族死去后会转生为人类。这本是闲话闲谈,青鸦却当了真,不管风族的话真实与否,为了能与心上人再续前缘,她决然选择了死亡。
龙神听罢,当下命人备船,对长老和大臣们的劝说阻值置之不理,抛下所有事物,亲自驾海龙船飞速赶往北冥。然而从东碧萝到北冥路途遥遥数万里,纵使海龙船行驶如飞,鲛人使者与龙神一来一回待感到时已经过了数日。但凡为死者赎魂起死回生,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做到两件事:第一件是死者必须肉身不坏,生机不断,但有时候肉身也可以用一些仙物代替。最重要的是第二件事,那就是死者必须是新亡不久,若是时间过长魂魄必然归入阴府转生,再也无法招回。
我在龙神体内修炼了数万年,期间吸收了无数强大妖怪的元神,积蓄了无限的力量,起死回生只是小事一件。可惜青鸦已经耽误了太久的时间,当龙神赶到盛放她的紫水晶棺前把我吐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施展出所有的神力,在天地间拼命搜寻她的残魂,尽了最大的努力,终究没能够招回她全部的魂魄,魂魄不全的她仅仅是醒来了一小会,最后还是香消玉损。
醒来的那一小会,由于魂魄不全,青鸦的始终意识处于模糊之中,但她还是认出了母亲和龙神,她用微弱的声音对母亲说她很喜欢这样的结局,如果真的能转生也许真的能有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机会,请母亲不要为她担心。
最后一句话她是对龙神说的,很弱很弱的声音,伴随着吐出每一个字都能看见向外逸出的魂魄。她说:对不起,是我负了你,如果能生生世世的转生,但愿有一世我能还你这片情意。
情,也是可以还上的吗?
由于我施展了过多的力量,龙神变得很衰弱,不过也许是由于太过悲伤,我是龙神的心,却最终也不能完全明白龙神的感情,那是因为我连自己也弄不明白。我变了,不再是一颗晶莹剔透泛着紫气光华的龙珠了,变成了青蓝色灰蒙蒙的,好像一颗泪珠。
龙神的心,已经死了。
当龙神舍弃我,舍弃他自己万古的修行,化身为凡人的时候,我丝毫不奇怪,反正一颗死了的心也没什么用,但愿他有了一颗人类的心之后,能多些快乐,少些痛苦。
我被留在海底,当初龙神修炼的深窟中。虽然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但我剩余的力量随海水波动微微逸出,还是引来了大批水族和妖怪,我体内剩下的这些力量对这些修行短浅的家伙来说已经如瀚海一般了。
于是接下来的岁月中,我就在众人的争夺抢掠中度过,我无所谓了。
最后唯一记得的,是他们给我起的新名字,叫我:海之精魄,哈哈,什么精魄,我觉得我应该叫做:海之泪。
当我和大家从幻境中恢复意识时,雾气已散去多时了。我左右环顾,发觉每个人都是泪流满面,我也是。
“好悲伤的故事啊,想不到太古龙神竟然是这样的。”茕月边擦眼泪边说“不知道龙神、青鸦他们后来怎样了。”妙九说道“不用担心,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我站起身活动活动麻木的腰腿,这一场戏竟然看了两个小时呢。
“大家回饭桌去吧,马上就吃饺子了!”我边系上围裙边招呼大家于是众人又重新坐到饭桌前,手里还捧着先前预备的零食,接着吃,反正也没浪费,边吃边继续讨论刚才的故事。
“妙九上哪去了?”有人问到“好像还在客厅吧……”
我走到客厅一看,妙九正盘腿坐地上,把一尊半尺多高的铜鼎硬往蜃壳里塞,她身旁摆着好多珠宝、玉器、瓷器、古画、旧书、桌子腿、破抹布……
一边塞一边嚷嚷“蜃,快张大点嘴,我还要看电影!”
(桑田变完)
桑田变后记:妙九述:他妈妈的!葻这家伙运气咋就那么好,居然能在珠宝店买到龙珠!打死我也不信!为了证实她在撒谎,我特地去了一趟她说的那家叫翠什么阁的店,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混蛋在骗我!那里根本不买古玉,就连她描述的那个长得挺帅的男经理也根本没那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居然耍我!555……
第十二章 双树园 
“开张这么久,我一直没来道贺,真是不好意思呢,祝你新年发财哈!”
站在灵惜的花行门口,我正上下打量,不错,很有气派,灵惜大概把这些年倒卖古董赚的收人都投到这里了。花行开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是一座白色的仿欧洲古典风格的建筑,歌特式的浮雕,繁复的罗马柱,门口居然有喷泉,简直把旁边的市府大楼都要比下去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用客气,上次的礼物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灵惜满脸堆笑“不过今天请你来,还是有件事情想请教你。”
“哦?”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一是小店刚开业请小葻博士来参观指导,二是发现了一颗有趣的树,一时认不出来,请你看看。”
“我没听错吧,还有你认不出来的植物?那可得好好见识见识。”
我随着灵惜进入了这所豪华建筑室内布置的更加华丽,宽敞的花卉大厅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分为许多个区,都用玻璃密封隔离开,有各自独立的换气和温度装置,从而保持了不同种植物所需的温度和湿度。我随着灵惜在大厅里转了一大圈,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花草树木同居一堂,让我恍然有种游遍天下的感觉。
“这哪是花行啊,简直是世界植物园嘛!灵惜,真有你的!不愧是神木。”
“哪里哪里,我只是觉得,活了这么久,受了别人无数的帮助,不做点什么有愧于心。你看,在这个花行里,所有珍稀品种和濒临灭绝的植物都可以受到很好的照顾,在最适合它们的环境下繁衍,等到数量增多以后我还会把它们散布到外面更适合它们生存的地方。能为它们做点事情,不是很好吗?”
“嗯,我绝对支持你,加油哦!”我拍拍灵惜的肩,她这些年越发的成熟了,从前那些心气都没了,我看大概距飞升之日不远了。
说着说着,来到了二层,这里是工作人员办公区域,比下面一层小了很多,布置如一般写字楼那样,一条走廊通到头,两旁是一间间半透明玻璃墙隔断的办公室,没有一层的华丽装饰,阳光从外面能直射入每个角落,我想在这样的环境工作一定很清新舒适。里面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的,灵惜介绍说,这才是花行真正赚钱的业务中心,每天都有来自国内外各地的几百笔单子在这里来去,大到政府部门礼仪用花,小到街头花店每日供货,啧啧,果然这年头卖花的也发大财啊。
走廊尽头是两扇大门,里面是灵惜的办公室,一进门我马上就注意到了摆在她案头的那株小树,有一尺多高,笔直的树干,小小的暗绿色心型的叶子,栽在青花白瓷的盆子里面,咋一看似乎是个盆景,我猛的一下定住在原地。
“你怎么了?”灵惜来不及止步,一头撞在我身上。
“你从哪弄来的那棵树?”
“上月不是去云南采购来着,这是那边前几日发来的货物里面夹带着的。那批货物是盆景榕树,我发现这个以后曾发电邮回去确认,那边说货物清单里面没这个东西,不清楚是怎么冒出来的。”灵惜见我死死的顶着那棵小树,吓了一跳“有什么问题吗?”
“你有注意到这棵树有什么特别吗?”我反问灵惜,凭她三千年的道行,居然没发现问题,也太大意了。
“呃,你这么说的话,倒是有一点,自从把它搬到这里以后,这屋里的几株花好像越来越不行了,我还奇怪呢,在我灵气范围内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它有毒?!”灵惜有点紧张的看着我,我白了她一眼,还神木呢,一点见识都没有!
“比有毒更厉害!这株树名叫‘双树’,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死亡之树’,幸亏你道行深,不然死完了花就该死人了!”
“啊!有这么可怕!那怎么办?”
“这还用说!烧了它!”
“怪可惜的啊,你知道我对植物可下不来手的……啊!你怎么这就动手了?!”
我哪等的了灵惜罗嗦完,大手一挥,绿色的火焰立刻席卷了案头,在绿色火焰的燃烧下,那青瓷花盆里面的东西最终化为了灰烬。跟妙九那什么都烧的三味真火不同,我的阴火只烧有生命有阳气的东西,以至邪的阴气来吸光对方的阳气,阳间的生命沾一点便可毒化为妖物,稍重点则灰飞烟灭。那死亡之树虽然本身也具有阴性,但终究是活物,而且这棵尚在幼年,还未害人,所以阴气较轻,自然抵不住我的阴火。
“不过是一颗小树苗,再可怕也有限呀,我好歹也是神木,怎么也不至于被它弄死吧,干吗非要烧了呢,看到我一眨眼把小树烧了,灵惜还念念有词满口抱怨,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你要是也经历过我经历的,你恐怕比我还急于烧死它呢!”
“烧都烧了,你就别夸大其词吓唬人了。”
灵惜不屑一顾的说到,看她这个样子,我忽然记起来,这个三千多岁的树妖居然还跟小姑娘似的害怕听恐怖故事,于是我嘿嘿一笑“好,那我就给你讲讲我经历!你可别听完了吓的睡不着觉哦!”
这句话果然奏效,灵惜马上改变了态度,瞪着眼睛,一副既想听又害怕的表情看着我,我抿着嘴走到老板椅前,一屁股坐下,然后吩咐灵惜“来,把最好茶给我沏上!有没有什么好吃的一并拿来!”看到后者忙不迭的样,又加上一句“动作快点,不然不给你讲故事!”
双树,和彼岸花一样,是来自阴间的植物,只有充满死气与亡魂,暗无天日的地下才是它们生长的故乡。然而,这本不该出现在人间的死亡之树,却来到了人间,吸引它们来这里的,是血腥、残暴和罪恶。
经历了许多乱世,也看惯了人类、妖怪不休的征战杀戮,但现在回忆起那段经历来,仍能感觉到随记忆一起涌来的阵阵恶心的血腥。
事情发生在六十多年前,正逢乱世,那群来自琉球诸岛的逶寇,几百年前因为骚扰中原而被中原人痛打过的海贼的后代,在近些年里强大起来了,始终窥视中原土地的他们终于开始了向中原的全面侵略战争。空前的战乱、疫病、灾荒席卷九州,不仅是人类,就连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妖怪也不得安生。
我因为友人新亡(原因可参考第十章),再加之居住之地燃起战火,我不想被侵扰,不得已开始又一次云游。
大概是久居山林,对下面的人世渐渐无所知了,离开山里才发现,如今的人间界已经没有一片干净的土地了,无论走到哪里,见到的都是被战火烧灼过被污血浸泡过的焦土。
沿黄河北上来到晋地,晋地从夏商起便是历代帝王盘踞的中心,自古就是个人类密集的地方,有着便利的交通和发达的商业。不过如今沿途所见,这里也不能幸免与灾难的侵袭,想想那个曾为数代王朝首都的城市如今被蹂躏在外邦强盗手中,纵然是妖怪也不免叹息。
人类自己的文明自己的生命,最终还是要毁在人类自己的手上的。
妖怪不问世事,本想入深山隐居,可越发往晋中走,沿途见到的伤残流民就越多,一问才知,前方山岭上刚刚打完仗,已经是尸横片野血流成河的战场,几十万士兵战死在那里。心里不禁一片戚然,不知哪里才是战火烧不到的地方。
途中一开始还能见到一个个荒废的村落,不久人迹渐渐稀少,直至全无,走到后来路没了,前方是了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荒地。踏上荒地的一瞬间,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踏上的是一片死地,荒地上干干净净连一颗草都不生,头顶上的天是灰蒙蒙的,没有太阳,空气中没有风,就连时间好像也死掉了。我走了很久也没走出这片地,在我的记忆中整个晋中根本没有这样的地方,心中的感觉越来越不祥,凭我两千年的道行本来不怕什么,可是这里充满着令一切生灵窒息的死气,我想离开,但是晚了,仿佛进到禁制中一样,无论使出怎样的法术也无法离开这片死地。同时我发觉力量在不知不觉中流失,我变得越来越衰弱,现在想来若不是因为修行亡灵法术以久,体内深厚的阴气能够与外界所抵制的话,自己绝撑不了那么久,更不可能见到这荒地的主人——双树。
因为时间停止了,所以我辨不清昼夜,感觉是走了好几天的样子,就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视野中出现了一棵树,笔直的高高的树干,暗绿色细小的心型叶子,这样一颗不知名的树出现在寸草不生的死地上,无论怎样看也透着一股诡异的恐怖,更何况我的感觉告诉我,这里的阴气比刚才更重了,越接近树死亡的气味就越浓烈,我相信这棵树就是这荒地的源头。妖怪的直觉告诉我一定不能接近那树,可是双脚却不住的向那里走去,越来越近,越来越冷,仅有的一点生气被从身体里抽走,而我却越来越麻木而不是恐惧,这样的情况在两千多年里还是头一次。
走到树下了,我的元神已经快要出窍了,不能再拖了,我拼着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力气燃起了阴火,不是烧树,我清楚那没有用,如同火上浇油。
我烧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