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26节

妖怪传记_第26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2: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子上摆满了食物!从水果糕点到大菜一应俱全,。以前总抱怨自己是个厨子命,交往的朋友中没有一个会烧菜的,一直都在为别人烹制美味,却从来没享受过别人的照顾,可是眼前………??直到我坐下来开始大快朵颐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啃完最后一只红烧猪蹄,心满意足的抹抹嘴皮再打个饱嗝,享受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看看外面天还没全黑,吃的有点多的我决定出去散散步,于是就出了门。你问我为什么不想想是谁如此照顾我?我想不出,也懒得想,虽然五小鬼平时也有帮我打扫房间,但是它们根本不会烹饪,其他的人就更没有可能了,所以不想也罢,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在街心广场坐着看小孩子们踢球,回家时天已经黑透了。探头向厨房一看,吃过的碗盘也洗干净收好了,嘿嘿,还挺有始有终的嘛。随手把刚刚在广场边买的一把蒲菖花搁在桌子上,开始翻上捣下找我的水晶玻璃花瓶。我喜欢花但是却没功夫养它们,灵惜说过好多次要送我几盆花都被我拒绝了,喜欢喝牛奶也不一定非要养头奶牛不是?我找了半天,才想起来我那只漂亮的花瓶已经在上礼拜被妙九‘失手’打碎了(哼!凭她的身手和速度,我敢断定她是故意的,她想报复我偷喝了她调的美容药)。真是的,早记起来的话就不买了,家里竟然没有大一点的瓶子能盛下这一大把蒲菖花,总不能插到浴室水盆里吧,最后我目光落在了客厅桌上--那个陶瓶。虽然我是打算要对它好好研究一番的,不过先拿来用用也无妨啊,还它本来的用途而已嘛。别说,朴质的瓶子配上紫色的大叶子蒲菖还蛮有一番韵味的,我于是安心的睡觉去了。
漫漫长夜里可能发生好多事情,只是我实在太累了,沉沉的睡去,无暇顾及。
第二日上午醒来,一脚踏进客厅便望见那束大叶子蒲菖竟然全部衰败了,仿佛在一夜之间被吸干了精髓似的,绿色的叶子变得萎黄,原本娇艳的花瓣呈现出死亡的黑紫色。一起床就看见这样的事,我气恼极了,要不是和买花的大姐熟知以久,我真的会以为她卖给我的是喷过盐水的过期花。我跺着脚大喊“别再躲着了!快给我出来!”
半晌,没人答应,我又喊一遍,还是没人答应,真是气死我了!它隐藏的实在太好,我一向骄傲的鼻子居然半点不管用,没办法,还得诈它。
“你再不出来,我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打烂!”(放心,我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这可都是我自己的东西啊)
终于有个声音在墙角里响起
“别发这么大火嘛,我出来就是了………”
怯怯的声音,带着柔媚的味道,接着我就看到了一个女子从角落的黑影里幻化出来。该怎么形容它呢,我看着这个窈窕的美人,脑子里滑过那些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类的词,但远不足以形容它的样子。作为一个纵横四海的妖怪,我见过的美人无数,梦幻样的鲛女、玲珑娇美的花神、妖异冷艳的山魈、圣气浩然的吉祥天…。但是眼前的女子与他们都不同,她全身充满了生命奔放的美丽,蜜色的肌肤象洒过了阳光一般,粉红微张的唇犹如沾了露珠的花瓣在晨曦里闪着光泽,长及脚踝的头发是深褐色的瀑布,肆意倾泻下来遮盖住裸露的躯体,最要命的是那双眼睛,乌黑的瞳仁里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太久对视我也害怕被摄魂。
“对不起啊………我,我以为你会喜欢…”它有点不安的搓弄着头发,拿眼角来瞟我。难怪我一直感觉不到它,站在它面前我完全感觉不到妖气或是任何异类的气息,它,它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只不过没有人类应有的呼吸和心跳。
“喜欢?!喜欢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么?”它一副无辜又无害的样子,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摆出这种样子。
“你弄坏了我的花!”我没好气的冲她吼(其实是想吓唬她),她吓的向后退了一步,拼命摆手“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饿了…”像是怕我会吃它一样,它紧紧抓着沙发一角身体使劲向后倾,我的样子有那么可怕吗?自己不禁抓起镜子来看了看,天!头发蓬乱,两眼发青,红口獠牙……(为尽量不破坏葻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以下删去XX字描述)刚起床的我看起来是够吓人的。
“你站这儿等等,我马上回来”一阵风似的跑到浴室,洗脸刷牙梳头…大约十分钟之后,梳洗穿戴完毕的我重新回到客厅,它还乖乖的站在那里。
“好了,告诉我你干吗弄坏我的花”
“我需要有生命的东西补充力量,刚从瓶子里解脱出来,又给你做了那么多事,我实在支持不住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从它看我的眼神里我失望的发现,一番梳洗打扮并没有对我的形象改善多少。
“那些吃的都是你做的?还有房间也是你收拾的?”它拼命点头,样子跟我手下那些马屁小鬼像极了“那么,先谢谢你了!”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的,但是它的身份仍旧可疑“接着请回答下面的问题: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些事?”
“我、我、我就是你买下的那个瓶子啊”它被我的一连串的问题抢的都结巴了,看我没说话,它定了定神继续说“我是被人做出来的,没有名字,你买了我就是我的主人,你可以随意给我起名字呀”接着绝美的脸上飞快的堆出讨好的笑容,我心猛一动,这样的笑容是经了多少调教才练就出来的呀!过去的这数千年里,这瓶子究竟经历多少个主人?受到了什么样的境遇?
“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些?”
“你买了我,就是我的主人,无论你要求什么我也会为你做的。”我看着它柔媚的笑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好吧,无论如何,先去穿件衣服,虽然这里没有男生,但是你这样光光的我还是感觉很别扭。”
“是,主人”在答应的同时,它身上出现了和我身上一样的衣服,我怔了一下,不是惊异于它的法术,而是惊异于它的体质,很明显的它和那些空虚的灵体不同,它有瓶子作为本体,但是又不同于妖怪,它的气息几乎接近于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吃过了它弄的早餐,我开始详细的询问它,哦,由于它一再说自己没有名字,于是我暂且叫它瓶儿。在询问前,它又给了我一个惊异,那个瓶子--它的本体,里面的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水晶一样的结晶块!那晶莹如冰的东西把瓶子装的满满的。
“这叫泪水晶,只要把我的瓶子里面装满水,我就会把水变成泪水晶。”瓶儿一面说一面把泪水晶倒出来摊在桌子上,泪水晶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瓶儿听以前的主人说这个很值钱,如果主人喜欢瓶儿会天天替你做!”呵呵,它认自己名字倒快,这种快速适应新环境的本事也是练就出来的吧。
“做这种东西会耗费你的力气吗?”我拿起一块来随口问到,瓶儿愣了一下,很快说到:“没关系的,只要主人偶尔给一点东西吃,哦,就是像那些花一样有生命的东西,瓶儿可以不停的为主人做!”泪水晶在我手中散发出彻骨的冰冷,仿佛手中握着的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
“老龙王是你以前的主人吗?”
“不是,瓶儿以前的主人是个商人,瓶儿天天替他做泪水晶,后来力气用光了就睡着了,不知怎地就到了东海龙王的宝库中,宝库里有封印瓶儿怎么也出不来,要不是主人把瓶儿买下,瓶儿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天日呢!”它一副感恩德戴的表情。我揉揉脑袋,感觉自己好像收留了一只流浪狗。(能替主人赚钱的流浪狗!)
接下来的询问没什么意义,这只瓶子能清清楚楚的讲出自己每一任主人的所有事情,别的却什么都不记得,连自己是怎么从瓶子里幻化出来的都不知道。难道瓶子也会得失意怔么?!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它没完没了的回忆“你侍奉了这么多的主人,难道没想过逃跑吗?既然他们对你又不好。”
“逃跑?为什么?”它摇摇头,脸上是茫然的表情,“知道什么叫自由吗?你既然有如此的法力,那么摆脱那些讨厌的主人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凭自己的本事可以在人间的任何地方生活的很消遥自在!你不懂么?”
它摇摇头“我是一只被人做出来的瓶子,谁买了我谁就是我的主人,我会听从他任何的吩咐。”
我顿时晕倒!简直不可思议,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真存在远古的契约奴隶么?!(我有必要重申一下,那五色小鬼可不是我的奴隶哦!我跟它们只有口头约定,而且它们为我做事是有报酬的,严格的说也就是老板跟员工的关系)再说了,即便真的有谁跟这瓶子定下了契约,随着主人的消逝,契约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呀!例如那些灵兽,被某位神仙或者魔王捉住并控制,一旦主人死去马上就能重获自由,决不会再有任何牵绊。更何况,这瓶子的每一任主人都是毫无法力的凡人!实在是想不通啊。
看来非得专家出马了!虽然动用专家得付出点代价,但谁叫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妖怪呢!忙活了一上午,做了好多小点心,又配了几种不同口味的水果茶,幸亏有了这个能干的瓶子帮忙,干活速度快了很多。
下午2点以前,妖怪们就到齐了,今天不是周末,上班的还特意请了假哩,嘿嘿不是我夸口,就凭我青鬼葻的厨名远博,就是想请菩萨下界也不是难事啊!
“嗨,豹子好久不见了!几时回的国啊?”自从灵惜生日以后半年没见他了,雪尘笑笑“上周刚刚回来,哦,这个是送给你的!”递过来一个红色的礼盒,我也不客气,马上拆开一看,是一本厚厚的书“《法国料理大全》?这是送我的礼物还是培训我的教程??妙九的主意吧!”我瞪着眼睛,雪尘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嘿嘿,这个么,妙九说你多学点东西充实自己的厨艺也是好的,嘿嘿…。其实,我另外有东西要送给你,不过现在还没完成,过两天请你到我们家去玩,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哼,好吧”我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同时招呼大家就座。由于夏季快到了,我在客厅里更换了新的藤编沙发和染了淡爽颜色的蒲草软垫,连茶几也换成了竹制的,大家都在东摸西看品头论足的当儿,瓶儿乖巧的捧上了水果茶和各色夏季点心。美丽温顺的它又引的大家一番赞叹,当然其中也夹杂了某些人的酸言酸语。
一切停当,我把事情的来去介绍了一番,请大家定夺,当然其间又少不了被另外两位当时也在场的家伙大骂一番“吃独食、没义气”之类的话,我脸皮厚权当没听见。
骂归骂,大家还是提出了不少有用的见解,当然我最希望听到的是雪尘的意见,因为他本身也是一只灵兽,而且曾被神仙召唤过,后来又通过努力获得了自由(在以后的章节里会提到这一段故事),关于契约之类的问题他经验比我要多。
“我有个猜想,”雪尘考虑了一会之后说,“这位瓶儿姑娘可能并非因为契约才受制于人,我想她也许是受了某种诅咒。不过我这也仅仅是猜想,并不确定。”雪尘说着看看灵惜,灵惜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大的,见识自然在我们之上,灵惜也点点头“雪尘说的也是我刚刚想到的,这个瓶儿应该是受了什么人的诅咒,而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诅咒的力量一定非同一般。”
“嗯,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如果一个诅咒能从黄帝时代存在至今那么必定非常强大可怕,恐怕也是无法解除的。”我自己是没想到过诅咒这一节的,但是两位资深专家都这么说了,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
“要说无法解除那也不一定”灵惜说道,虽然咒术不是她的所长,但她看的书多,对这方面也有过研究“诅咒的种法与解法有很多中,想知道一种诅咒如何解除就必须知道它是如何种上的,然后对症下药或许可能解除。”
“可这又是问题的关键!那个瓶子什么都不记得,怎么去查呢?”真是麻烦啊一直不做声的小月突然说道
“那个,不知道‘蜃’会不会唤起受过诅咒的物体的记忆呢?”
灵惜一拍脑袋,“哎!怎么把它忘了!多亏有小月提起!可以试试的”
“对啊!诅咒应该只是禁锢了瓶儿姑娘的记忆,对于瓶子的历史是无法抹去的,这个办法值得一试!”雪尘也说到呵呵,还是小月聪明!
灵惜使出五鬼搬运法,巴掌大的蜃王(详见第十一章桑田变)出现在眼前,我取来瓶子本体,用个空间法术使它变得更小一些很容易就放进蜃壳里,然后大家都屏息等待着。(为了不引起麻烦,我把瓶儿的灵体封了五蕴六识禁制在另外的屋子里)
大家的推测都对了,蜃王不负众望,真的为我们重现了瓶子的经历,只不过,那是一个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故事。
瓶子的来历和我推断的一般无二,它的确是轩辕帝亲手烧制出来的二十八支瓶子其中之一,这二十八支陶瓶有一个共同名字:轩辕四象樽。
当它们被做出来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用来做祭祀之用,轩辕帝以后,尧、舜、禹这些传奇人物都使用它们做过祭祀,久而久之这些陶瓶沾染了灵气个个都有了灵性。到了禹以后,人类社会制度发生了变化,人们不再沿用祖先们的很多规矩和物品,陶瓶们也被弃置不用,渐渐损坏、流失所剩无几,幸而有轩辕一族的后人发现并保管起来。轩辕族的人把这几只陶瓶当做祖先的遗物供奉起来,每日焚香牺牲祭拜,在这些继承了轩辕血脉的人们不断的供奉中,瓶子们享足了香火,渐渐的都修成了精。每每夜晚降临时便结伴出去修炼。只有瓶儿与众不同,它不想做一只瓶子,也不想做妖怪,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