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30节

妖怪传记_第3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2: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好研究一下小丫头的事”
“是,是,我这就叫阿云收拾客房”
“现在呢,有一件首要的大事你赶紧去办一下!”我摸摸肚皮道“下飞机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吃饱喝足之后已是黄昏,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宽松的休闲服,我倚在二楼走廊的朱漆栏杆上迎着微微的山风看风景。这楼院依山而建地势颇高,从廊上对面可以看见连绵的群山,蜿蜒如蛟龙卧野,黄昏的落日渐渐隐没其中,火红的晚霞好不艳丽,寂静的四下里只偶尔听见一两声倦鸟归巢的鸣叫,好个清幽美丽的所在。看着忽然就厌倦了城市里纷纭嘈杂的生活,厌倦了尘世间争名逐利的纷争,两千年了,也许是时候寻一个这样的去处好好休息了。又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这片土地上,跟阿鱼相识,一起生活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不知不觉间眼睛就湿润了。这么多年了,时光已经反复磨砺过我的心,我已不会再去质问为何身边的每个人最终都成为我生命中匆匆过客,只是偶尔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流露出悲伤。
小丫头悄悄来到了我背后,把我驰骋的思绪拉了回来,我收起刚刚的表情,回过头来,“我爹叫我来,跟你说…。说…”她微黑的脸庞憋的泛红,两只大眼睛不住的东瞟西看,就是不敢看我 “说什么?”我故意盯着她, 她被我看的更加不自在,小拳头攥的紧紧的“嗯…嗯…”她吭哧了半天,终于一咬牙一跺脚用极快的速度说了一句:“对不起!”
“嗯,这才乖嘛”我笑眯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嫣儿是个乖孩子!”伸出手来本想摸摸她的头,做做长辈的样子,结果这样却激怒了她,她一偏头躲开了,浓浓的眉毛一挑,小嘴一翘,连珠炮似的对我开工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老妖怪嘛!干吗阿爹还有那些伯伯们都奉若神明的对你,我偏偏看不顺眼!我知道自个儿本事不到家,打不过你,就算被你杀了也没关系,可是你竟然在我爹面前羞辱我,害我被阿爹骂,自从娘不在以后阿爹这还是第一次骂我,我讨厌你!”
“是么?被我杀了也没关系吗?是谁吓的哭爹喊娘叫我救她的,反过头来就说我讨厌,嗯?”我慢悠悠的一句话就把小丫头噎住了,她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来对我,使劲哼了一声,嘴里很快的咕噜了一句什么话,掉头跑掉了。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怅怅的叹了一口气,一样的爱好,一样的倔强,实在太像阿鱼了。
第二天一整天,我只管吃饭、睡觉,阿云做的云南菜真叫一绝,吃的我肚皮鼓鼓的,吃饱了就四处闲逛,虽然宅子四周寸草不生(那些花呀草呀树呀的都在他们养蛊炼蛊的时候被当做了试验品了,可怜啊…),但是不远处还是照样山明水秀鸟语花香地。在离宅院不远处的林子里有一眼天然的泉,泉子生在山岩缝隙中,巴掌大的一个泉眼不住往外冒着涓涓细流,都流到了岩下,那里静卧着一个小潭,碧绿色的水不知有多深,喝上一口冰凉甘冽让人混身舒服。我整个下午都坐在潭边,享受着清凉无比的水气,看着各种小动物前来喝水,说来这小潭到也热闹,一下午的时间里,我总共看见了三只马鸡、两只兔子、一群不知名的小鸟,甚至还有一只红狐,它小心翼翼的一边喝水一边东张西望观察敌情的样子真好笑。黄昏的时候我正准备离去,空中传来扑拉拉的羽毛拍打声,接着两只美丽无比的稚双双飞落,以非常优雅的姿势踱着步来到潭边开始喝水,五彩的羽毛在太阳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环,它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羽毛色彩分外艳丽的是丈夫,黯淡些的是妻子,喝水的时候丈夫让妻子先喝自己则在它周围走来走去保持警戒。我忍不住显身出来跟,两只美丽的鸟儿被我的突然出现惊了一跳,但很快又平复,自小生长在大山至中的我有能跟任何动物交谈的本领。这么美丽的鸟儿即使在整座山林里也是不多见的,刚跟它们打过招呼还没聊上几句,雄鸟突然发出了一声警示的鸣叫,拍拍翅膀转身飞起,雌鸟紧紧跟着丈夫一起飞走了。接着一边的灌木丛发出声响,小丫头钻了个脑袋出来,笑嘻嘻的说“我看见了,你在跟它们说话!你会说它们的语言?”我笑不语,她轻巧的从灌木丛中钻出来“听阿爹说在滇中有人能以语言驱使鸟兽,看来是真的了”我还是笑笑,她又说道“真奇怪,为什么它们不怕你?我一来就都飞了”边说边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孩童天真的笑容,我不再笑了,定定的看着她“那是因为它们感觉到了杀气,飞禽走兽的感观比人类强无数倍,它们更能准确的察觉危机的来临。”
“是么?你可真会说,哪里来的杀气我怎么没感觉到?”丫头还是笑嘻嘻的,圆圆的大眼睛弯成两个月牙儿,唇边泛起一个小酒窝,天真无邪的让我很不适应“你怎么来这里的?”我问她 “云姨做好饭了,叫你去吃。” “哦,你先去吧我过会就去。”我还是坐在水潭边没有起身,小丫头看我坐着不动,只好转身离去,不想没走两步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潭边的青苔上,摔得小丫头惨叫一声,我连忙起身去扶,把她拉起来她还在叫唤,“哎哟,我的脚扭了,好痛!”
“哪只脚?我看看”我正要俯身查看,余光却瞥见小丫头脸上忽然诡异一笑,一道黑色的烟雾从她嘴里喷出,不等我反应过来已经吸入了不少,顿时感觉眼前发黑四肢发麻,恍惚间听小丫头笑道:“妖怪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一样要死在我的五蛊毒障之下”眼前继续黑下去,耳边最后听到的声音是落水声。
“唉呀,还有比我更毒辣的人呀,就连小葻你也吃亏了!”妙九兴高采烈的打断了我“是啊,马有失蹄啊!看把你乐的”我不屑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呢然后呢?”妙九急急的问,雪尘也关心道“那小葻你有没有怎样?”
“唉呀,你们看她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讲故事就知道她没事了,多此一问”灵惜边说边剥着葡萄皮“唉,可惜可惜”妙九不胜唏嘘
我微笑的看了灵惜一眼,不愧为相交这么久的知己,她知道我的一切,也知道我心里的一切想法,感谢她没有把不该说的说出来。我说过的,朋友们是用来分享快乐的,别的么,就不必了。什么?你们想知道真实的情况?也罢,那就告诉你们。
四周是一片黑咕隆咚的,我封闭了五蕴六识,听不到看不到感觉不到,但是我知道自己现在在水潭潭深处,这水潭虽小,但却当真深不可测,我身在其中,不沉不浮。体内那障毒正四处乱窜,伺机侵入真元,化也化不了逼也逼不走,还当真厉害呢,我无声的笑了,运行起真气,像赶羊一般把障毒赶至右手臂,那里卧藏着一根要命的红线,既然两厢都是无法克制之毒,索性就让它们打去吧,看看到底轮到谁来要了我的命,哈哈!
随着两毒交战我只觉混身发烫,意识在不断流逝,直至昏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那是一个女子的背影,我知道那是谁“很久不见了,鱼”我说,身影没有回头,但幽幽的声音响起“是啊,葻,你老了”
“老了么?也许吧,你还是那么在意这些,不过还是你比较幸运,在那样的年纪死去,不用担心自己变老”
“咯咯,你总是逗我开心”空冥中响起女子的笑声,转而又化做幽怨“那个人,我还是没有遇到”
“也许是你们缘分已尽吧,造物弄人这你也知道的”
“唉,那我这么多年的等待….我不甘心啊”身影越来越模糊,似是鱼渐渐走远,我急喊:“鱼!请求你一件事”,身影顿了顿“你放了嫣儿吧,这孩子是无辜的,她还小,别让她承受这么多痛苦”我恳切的说,鱼的影子忽然四分五裂,耳边传来咆哮“她是自作自受!跟我没有关系!”一股强大的推力把我抛了起来“啊!”我一下子醒来,一张嘴水咕嘟咕嘟灌进嘴里,我猛地从水潭里蹿起,落在潭边的草丛中,混身上下湿漉漉的真不舒服,我正要运真气烘干衣服,突然记起方才中的毒,忙抬起右臂查看,好家伙,红线又长出了好长一截,已经接近手肘处了。毫无疑问自然是红线赢了这场战争,虽然吞并了毒障的红线加速了生长,但好歹我也可以再多活些时日,总比立时毙命要好的多。
呵呵,结果还不算太坏嘛。我烘干了衣服,活动活动在水潭中呆的有些僵硬的四肢,哼着歌离开了树林,外面已是深夜,看来我在水里呆的时间不短。乌家宅院大门紧锁,我也懒得敲门,纵身轻跃过院墙,落地之时传来“咕噜”一声,这是肚子发出的强烈抗议,我思量着要不要先进厨房瞧瞧有什么吃的。这时,一些细小的声响引起了我的注意,在这深夜里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进行,我屏住声息慢慢的接近,绕过厅堂,堂屋后面是一个小小的院子,算是这宅子的后院,日间我已来过,除了布置有一些山石外,还有一口已经没有多少水的深井,也是一样光秃秃的没有一颗草。此时月光正盛,如水的银白洒满了玉石铺砌的光洁的地面,泛出让人眼花的白光,一个黑色的身影匍匐的井边,发出低沉的呻吟。
我念动咒语,一个亡灵之灯出现在院子上空,幽幽绿光照亮了井前匍匐的黑影“丫头,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下午使那么大力气推我下水不累吗?”
面前的嫣儿披散着长发,白日里红润的脸色变的青白狰狞,一双大眼睛倒是赤红赤红的,黑紫的嘴唇一开一合,正在吞吐着黑雾,在她面前放着一个样式古怪的器皿,里面不知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突然见到我,嫣儿大惊失色,张大了嘴似是要喊却又没喊出声,停了两秒,忽然口中流出了黑血,整个人向后栽过去。
我生平最不擅长也最不愿意救人,可偏偏这一生却救了无数人,看来老天也有意成全我,要我做一辈子的救星。我看看怀中的嫣儿,气若游丝,一张脸血色全无,唉,好端端的炼什么五蛊毒障嘛,本来已是伤身,偏又逞强,非打败我,硬是以自己心头之血催动尚未炼成的毒障,以至于引得毒发攻心,再加上刚才的一惊,这下怕是即便救得过来,也是半个废人了。也罢,谁叫她身上有阿鱼的影子呢,算是还阿鱼一个心愿吧,希望嫣儿历经此劫之后可以重新做人。我抬起右手,注真气于掌心,轻轻覆在嫣儿的顶门之上,片刻功夫,有青烟自嫣儿顶门冒出,毒气一出,嫣儿慢慢的脸恢复了血色,气息也渐渐平和。不一会儿她便醒了,看看我又看看她自己,张口欲叫“你!..”
“嘘~”我以手堵上她的嘴“你刚刚恢复,还是不要用力说话的好,一切我都知道”
嫣儿的眼睛更加睁大,挣扎着想起身,但又无力,我依旧把她搂在怀中,轻轻的拂了拂她额前的乱发,“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用解释。其实我也知道你炼这个并不是存心要害人,只是希望在即将召开的五毒大会上夺得教主之位,替父亲争得荣耀,是不是。”嫣儿点点头,眼中有泪光,“我家世代是三巫教的人,娘去的早,阿爹又耿直不懂得圆滑处事,因此虽然一直都在为教内的资金张罗出力,但还是不得大长老的重用。这次大会名义上说是选拔新任教主人选,但实际上他们早有内定,我若是不在比试中击倒所以对手,今后阿爹在教内就再没有地位了。”
“难得你如此的孝顺,可你也不能逆天行事强练毒障啊,以你现在的身体,就算在大会之时能够击败群雄,自己也必定一命归西,这又何苦呢。难道你就不想留着命过过三巫教主何的万人景仰风光无限的生活?”
“我才不要!我讨厌做巫女,讨厌炼蛊,讨厌巫教,讨厌这一切!”嫣儿呜咽到“阿爹说,娘是身体不好生病死的,其实我知道,娘就是因为助爹炼蛊中毒而死的,我真的不想再做这些了,我希望自己没有生在养蛊世家…”
“好了,不哭了可怜的孩子,”我轻轻帮嫣儿拭去泪珠“你的已经愿望实现了,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能炼蛊不能做巫女了,因为刚刚虽然替你解了侵入五脏的障毒,但是你十年修行的功力也随之失去了,今后你只能做为一个正常人生活了。”
“真的?”嫣儿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肯定的点点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替你去向大长老他们解释,从此以后你和你爹都可以脱离巫教,过正常人的生活,绝不会有人敢为难你们。”
“可是,我几次想杀你,你干吗还对我这么好?”
“这个嘛,因为你像一个人,”我笑笑“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好朋友”
“你的朋友也像我这般坏么?”嫣儿调皮的问道,逐渐红润起来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呵呵,差不多啦,她的故事我以后会讲给你听”我轻轻的戳了一下她的小脑门儿“天快亮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你该好好和你爹谈谈,他很紧张你的”
“恩,我知道,”嫣儿挣开我的怀抱,努力扶着井沿儿站起来,呵呵,这丫头,什么时候都这么要强“葻姐姐,谢谢你。”
“不用谢,有件事想问你,这五蛊毒障的制法是谁教给你的?”
“是一个白衣的姐姐,有天我在这院子里试炼毒蛊,她就突然出现然后传了我这套毒障的制法”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
“还有件事,你娘可是姓白?”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我娘姓白,单名一个莲字,她是白苗人,你认识她?”
是了,原来真的是这样,一切如我所想,我随口应到“哦,你娘可能是我一个故人的后裔”
“是吗?那么我也应该是喽,”
嫣儿边扶着墙走边说“你知道吗,我本来应该跟随我娘姓白,据说是娘家族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