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31节

妖怪传记_第31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2: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的规矩,可是爹不许,后来娘不在了,这事儿也就没提过”说着人已经走出了院子,我正要走,忽然瞥见井沿儿下搁着的那个器皿,拾起来细瞧,触手冰凉,原来是墨玉雕成的,上面饰有繁复的花纹,似乎不像是古物,但做工也够的上精巧了。只是皿里有只古怪的蛊虫,长的肥肥胖胖花花绿绿的恶心之极,想必就是五蛊毒障的生产者,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后来的事情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我虽然本意不是为了参加万毒大会,但是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阿鱼的诅咒已然解开(关于白鱼的诅咒起因请看另一个故事《巫之咒前篇》,看官们不要扔砖头骂我,因为这篇实在讲不过来那么多内容),掌权的大长老也给我面子应允了我的要求,我也就勉强去列席了大会。大会一结束,我就匆匆忙忙的赶回来了。
“不对,你的故事好像漏掉了很重要的情节!”妙九突然说道“有么?没有吧”我暗暗擦汗,莫非她看出了什么?
“有!就是有!”妙九又一次蹿到我面前“你还没说那个叫乌什么的家伙送你的玉器你放哪了!快说!”
“呃这个嘛,好像属于下一个故事的内容了,今天暂且不提,且听下回分解”
“啊,雪尘,你不是有东西给我看嘛,咱们赶紧切入正题如何?”
雪尘:“嗯,好好,请跟我来书房,有一套新的程序刚开发出来,很适合你用….”
妙九:“等等!我的问题还没解决呢!小葻你跑不了的!”
(巫之咒完)
后记:
在妙九家闹腾到半夜才告辞,灵惜和我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木头,要不要上我家睡一晚?享受一下有仆人侍奉的生活”
“呵呵,不了,没你那个福气,对了,介不介意我看看你的右臂?”
“不用了吧,我胳膊张的很难看的,你要干吗啊”
“唉,你骗的了他们还骗的了我吗”灵惜幽幽的说“你替那小丫头解的毒一定又转移到自己身上了是吧,你呀,真是嫌命太长了”
我默然,灵惜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只有她和小瓷(那只很可爱的的黑毛小狐狸,在《人面桃花》中出现过的)知道我的秘密,他们也一直忠实的为我守口如瓶。
“葻,答应我,要好好活着,活下去,你知道的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灵惜停下脚步,用几乎是恳求的眼光看着我“是,我明白,”我点头,并把手放在她手心“放心吧,我会的”
正文 第二十章 白鱼
(更新时间:2004-7-11 22:39:00 本章字数:10810)
第二十章 白鱼 
白鱼是一个名字,属于一个清丽脱俗总是穿一身白衣的女孩,她生活在很久很久以前。
白鱼出生在湘西南部的一个宁静美丽的小村子,父母都是白苗人,儿时的她问母亲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时候,母亲指着村口的那棵五六人合抱的老树告诉她:有一年天降大雨三天三夜不息,第四天清晨,赶早的她母亲在村口老树的树洞里发现了一条巴掌大小通体雪白的小鱼儿,一时好奇就用瓦盆成了带回家来,不想在进门的时候绊了一跤,瓦盆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水噗啦的溅开来,母亲忙用手接,却一把抱出了个小娃娃。小娃娃皮肤白白眼睛大大的煞是可爱,这就成了后来的白鱼。
白鱼从小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因为她的皮肤确实白皙的与众不同,而且泛着一层娇艳的粉红,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轻易的吸引众人羡慕的目光。白鱼有个长她十岁的姐姐,童年的时光是在姐姐的呵护下度过的,在白鱼眼中姐姐是这世上最温柔美丽最心灵手巧的女孩子,姐姐念过书识得字,能写会画,女工刺绣更是小小年纪便在村里当头,白鱼儿时的衣服玩物大都出自姐姐之手。
宁静的村庄,幸福安逸的生活都在六岁那年被终止,那年夏天天气很热,连村里的狗都不在白天出门,白鱼一个人蹲在村口老树下玩,不知为什么她从小就有寒暑不侵的本事,一个路过村口的巫师看中了她,找到门上,用几乎是恳求的方式征得了白鱼父母的同意,把她收为弟子,从此六岁的白鱼被送到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学习巫术。
那巫师来自一个古老濒临消逝的巫教门派,巫术诡异超群,他看中了白鱼身体的潜质,想让白鱼继承本门的香火,因此对她的训练极为严厉,白鱼做弟子的日子苦难可想而知。年幼的她根本不喜欢自己学习的东西,只一心想着回家,和父母姐姐过开心的日子,无奈几次逃跑都被师父捉回,换来的只有更严厉的惩罚和无尽的羞辱责骂。渐渐的,白鱼娇柔的性格被残酷的生活一点点磨砺掉,她变得坚韧冷漠铁石心肠,不再对美好的事物抱有任何幻想,不过既便是这样,在她坚硬的心底还是留有一点柔软的地方,那里存放着童年美好的回忆和对姐姐亲人的思念。
学徒的生活持续了十年,在第十个年头上,师父去世了,。尽管师父收她做弟子的时候已经是暮年,但一直身强体健百病不侵,至于突然去世的缘由,白鱼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这其中自然有些秘密,但习巫术之人,多半是一生害人无数,本来就没有几个能得善终。重要的是,白鱼因此获得了自由。
她匆匆料理了师父的后事,就立刻赶回了家乡。十年过去,家乡美丽宁静依旧,只是童年熟悉的人事都已变得陌生,而村人也不认得这个清秀美丽的女子就是当年的白鱼了。白鱼回到了小时候生活的家,父母已老迈了许多,见到女儿回家欢喜的不得了,拉过来在怀里翻来覆去的瞧,又忙活着张罗吃食。白鱼的眼睛左瞧右看,就是不见姐姐的身影,不禁焦急起来,不过转而一想又释然,姐姐长她那许多岁,想来早已嫁人生子,哪还会呆在家里,倒是自己傻了。父母久别重见,拉着她不住的问这问那,她一直没得空询问姐姐的近况,总算等到了饭后,母亲为她铺好干净舒适的床缛,催促着她早点歇息,她一眼瞧见那床兰花花的被子是当年姐姐用过的,坐上去似乎还有姐姐的气息,遂顺口问到母亲,姐姐嫁到了什么人家,生活过得怎样。哗啦一声,母亲手里正洗着的碗摔到了地上,父亲本来明亮亮的眼睛登时黯淡下来,白鱼追问着,隐隐觉得不妥,可是姐姐遇人不淑?母亲渐渐抽泣起来,父亲拿起烟袋走到院子里去吧哒吧哒的抽。
你姐姐的她,早在两年前就死了,这都是命啊。
母亲的话如晴天霹雳,打得她晕头转向,不会的,姐姐好端端的怎么会死呢!她拼命的摇着母亲的肩,一时间十年未流过的泪,淌满了脸颊。
从母亲断断续续的抽泣中白鱼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姐姐的美丽是白鱼从小就知道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二十出头姐姐的美貌便已经是远近闻名了,求媒的人几乎要踩穿门槛。心疼姐姐的母亲便在这些求婚者当中左挑右拣,一定要找出一位配的上姐姐才貌的男子。姐姐二十一岁那年,六月六歌会在集上举行,村子里的未婚姑娘们都去参加,姐姐也和女伴们结伴而去,谁知回来的时候人多走散了,眼见着众女伴都回了家,就是不见姐姐的踪影。母亲等急了,央人去寻,寻的人出了村口,便见姐姐远远的走过来,脸上带着微笑,两颊泛红,眼神迷离,仿佛没看见众人似的自径回了家。
从此后姐姐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同别人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不时喃喃自语,露出诡异的笑容。父母问起缘由,姐姐只说遇上了自己今生要嫁的男子,至于男子的家身姓氏等一概不知,父母觉得姐姐病了,请遍了远近的医生大夫,皆不能确定病因,村里有些见识的老人对母亲说,姐姐怕是遇上洞神了。
被洞神看上的女子,必会被召走,姐姐已经等同死人无异了。
父亲母亲不死心,不让害怕姐姐离开,以铜锁锁住姐姐的屋子,母亲开始答应求婚的小伙子前来相亲,不论身家相貌,只要人品端正心地善良的,就把姐姐嫁给他。可是姐姐却誓死不嫁旁人,每每有相亲的人来,都被姐姐拒之门外,久而久之人们都知道了姐姐的事情,再也无人上门。
姐姐一天天削瘦下去,脸上始终泛着奇异的红晕,每天夜里屋子里的灯都通宵亮着,不时传出低声细语,可当父亲踹开门进去时,却只有姐姐一个人在对着灯火发呆。凡是见过姐姐的人都说,姐姐活不了多久了,事实也如人所料,不到两年的时间,姐姐去了,一缕芳魂香消玉陨。姐姐葬在后山的竹林,一怀黄土,一块墓碑,埋葬了一个美丽痴情的女子。白鱼在第二天清晨看到了竹林里姐姐的坟墓,母亲擦着眼睛絮絮的说,姐姐下葬那一天,天特别晴朗,棺椁抬出村子时,每一个人都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芳香,仿佛是姐姐的灵魂在向大家告别。
看过了姐姐,白鱼的心彻底的死了,她没有再留恋,当下离开了家乡,从此闯荡天涯。
失去了姐姐,白鱼觉得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以前所憎恨的巫术反而成了她生命中唯一的东西。白鱼不断寻找厉害的巫师,向他们挑战,以提高自己的修为,把她带入巫法世界的那位巫师虽然不是好人,但他所传授的巫术却当真厉害无比。随着死在她手下的巫师越来越多,她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很多人惧怕她,很多人出于各种目的跟随她,两年后白鱼落脚滇中,创立了自己的教派,广招弟子门人,渐渐的白鱼成为了独霸一方的女魔头。
那时候的滇中地界很不太平,由于地广人稀,再加之山水灵秀,很容易便成了妖怪聚集的风水宝地,各类妖魔鬼怪毒虫猛兽真是数不胜数,不时有人类受到它们的攻击。白鱼的巫教建立之初为了笼络人心在当地站稳脚跟,四处宣扬能替百姓降妖处魔,实际上白鱼也派弟子出马消灭了不少道行不高的妖怪,一方面向外人显示一下自己的势力使众人信服,另一方面也是扫清自己地盘上的障碍。滇中的人们对于巫术的崇拜是十分狂热的,白鱼的做法赢得了很多民众的支持,没几年的光景巫教就壮大起来,教坛周边,方圆百里的村寨每年向白鱼进贡,同时选送子弟入教,整个巫教达到了全盛时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空前绝后的浩劫降临到滇中,不知是什么原因,一只强大的妖怪突然出现,这妖怪名叫罗刹鬼母,生得是青面獠牙赤发蓝眼,身高数丈,有数千年的法力道行,有通天入地的本事。此妖怪嗜血成性,专食十岁以下之小儿,而且每日必吞噬婴儿孩童数名,此妖在滇中盘踞月余,便使得家家有新丧之儿户户有夜哭之妇,一干民众怨声载道,不由都来求助白鱼。白鱼起初也曾派人前去剿灭,但派去之人有去无回,尽数丧于鬼母手中,白鱼不愿牺牲更多实力,因此任凭百姓哭号连天也不再理会此事。
某日,白鱼率众出游巡视巫教各分坛点,一行人行至山间,忽见一处山洞内隐隐有红光透出,白鱼停下观望片刻对弟子说道,这洞内必有妖怪,而且正在打坐运功,弟子中有人不信,言道这洞内的红光或许是藏有宝物所致,白鱼笑道尔等不妨进洞一观,便知我所说虚实。一干弟子们你推我搡,终于有大胆的结伴潜入洞里去,果然见一个青皮蓝发的妖怪,紧闭双目盘腿坐于石台之上,弟子们连忙出洞报告。白鱼听了弟子的描述,判断洞内的妖怪大概是受了伤病之类,于是叫了几个得力的弟子跟着亲自进了洞。白鱼判断的不错,那妖怪真的是受了伤,而且几乎伤及性命,现正在闭息疗伤,可说是半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白鱼打算取其元神助自己修行,正欲走上前去动手,忽闻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从山洞深处蹿出一只斑斓猛虎挡在众人面前,几个功夫不弱的弟子上前与之撕斗,猛虎虽然身躯硕大,动作却轻灵如灵狐狡兔,半晌,竟不能胜。白鱼大怒,念动咒语施起巫术,一时间十几个混身火红的小鬼凭空出现,将猛虎团团围住,欲群起扑上去嘶咬,谁知,猛虎一张口吐出一道黑雾,把众小鬼们淹没其中,一阵鬼哭传来,众小鬼消逝殆尽,原来这猛虎已经修炼成怪,普通法术皆能化解。白鱼大为惊异,须知猛虎修炼成怪实属不易,却甘愿做那青皮妖怪的护卫,却不知那妖怪又是什么来头。白鱼顿时兴起,运起真气与那虎怪斗起法来,一人一虎在狭小的洞中来回穿梭,白鱼越斗越好奇,这虎怪所使的法术看似与自己的巫术有同源之处,但细比之下却又更加高超精妙,幸好这虎怪修行年数不甚久,尚未掌握其中精髓,白鱼终于技高一筹胜了虎怪。虎怪眼见要败,口中凄厉的咆哮一声接一声,似是在催促自己的主人快些醒来,白鱼手上毫不停歇乘胜追击,突然石台上红光大盛,青皮妖怪真的睁开双眼醒了过来。妖怪一醒来,便出手放出一道金光禁制,把自己身前丈余的地方全部罩住,白鱼此时正在与虎怪相斗,一个不提防便被罩在金光之下,登时四肢僵硬动弹不得,心下大骇,思量着捉妖不成反要葬身妖手,周围一干围观的弟子眼见师父被擒立刻吓的一哄而散走了个干干净净。青皮妖怪慢慢自石台上下来,走向白鱼,此时白鱼虽强自镇定但仍止不住内心的恐惧,平日里视生灵如芥草的她也终于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你很有本事
这是青皮妖怪对白鱼说的第一句话,妖怪看着白鱼用人类一样很诚恳的语气说:
你能轻松赢了我的徒儿,想必在人类中也是很杰出的法师了。
白鱼不知道妖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把头撇向一旁不吭声,妖怪也不以为忤,反而以人类的方式很有礼貌的介绍起自己来,原来妖怪名叫葻,是一只有千年道行的青鬼,在此之前虽然白鱼也见过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