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32节

妖怪传记_第32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2: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少妖怪,但是对于青鬼的名字却是从未听过,她也不搭腔任凭妖怪继续讲。只听这个名叫葻的妖怪讲述到,虎怪的名字叫嗥,也有六百年的修行,他们师徒二人浪迹天涯四处游历。月前来到了滇中,正遇上罗刹鬼母在大肆行凶,一向疾恶如仇的葻立刻与之大战一场,怎奈道行不够力不能敌,不但败下阵来,更被鬼母所伤,一路逃到此山洞中,花了数日的功夫疗伤,不想却遇上了白鱼一行。
最后,葻请求白鱼和她一起对付罗刹鬼母,白鱼自然不肯,说既然你都力不能敌,何况是我。葻笑道,其实你的修为已与我相差无几,只是法术上有所不及,你我如果联手那么致胜的把握自然会大大增加,若是你愿意,我可传授一些法术与你,已备应战。见白鱼犹豫不决,葻又正色道,罗刹鬼母乃是三界互通的妖魔,法力之强人界鲜有匹敌,便是你我联手也未必能伤她性命,但倘若不赶走她,任她涂炭生灵,很快你我脚下这片土地也就即将不保,即使为了自保也必须要与之战斗。
白鱼听罢,心里计较一番,觉得葻所说也确实属实,再想想可以获得葻的法术,也就点头同意了。于是一人一妖自此结成同盟,也由此成就了一段延续几百年的友情。
小葻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承诺,认真把自己的法术传授给白鱼,并悉心的指导她与自己原有的巫术融会贯通,白鱼本就是悟性极高的人,现在又逢明师相授,因此不消多少时日巫术修为便有了非一般的进展,虽然功力尚且薄弱不能一时半刻就补齐,但只要加以时日必将名噪人间。
小葻是个在人世间活了数百年的妖怪,虽然尚属年轻,但是见识阅历却比白鱼这个人类要多的多,极为不可思议的是小葻虽然混迹人间这许多年,历尽了人世间的种种,却还是毫无半点邪恶之心,这只妖怪与白鱼的交往成为了白鱼生命中的转折点。与小葻共处的这段时间,白鱼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别人给予的关怀和温暖,与小葻在一起,白鱼好像突然记起了一切生命中经历过的美好回忆,突然记起了自己还是个双十年华的少女,那颗已经在权力欲望中迷失了本性的女魔头的心被一股纯净的清泉慢慢洗涤着。
转眼间战斗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小葻深知即便是准备再怎么充分,凭这几人之力赢得过罗刹鬼母的胜算还是十分微茫,因此最后临战时刻小葻布下了一个阵:百鬼阴煞阵,取一百零一节根空心竹,放以不同符咒入内,按天罡地煞方位插于地上,白鱼、嗥、葻以及四位得力弟子守住七个阵眼,待鬼母入阵之时念动咒语运行阵法,到时那一百零一根竹节便化为一百零一只凶神恶鬼籍着天罡地煞之力困住鬼母,然后再由七人控制阵眼不断变换同时释放法术,最终耗尽鬼母的法力,使其困死阵中。
大战那日,白鱼小葻一行诱罗刹鬼母至点苍北麋空旷的山谷中,在那里运行起大阵与鬼母打斗起来。那罗刹鬼母也无愧为三界魔尊,她左右手臂上缠绕着两个法宝:一个是“赤焰青翼鸟”,此鸟个头虽然不大,但却能源源不断的吐出来自十八层地狱之底的融化一切灵魂的烈火,还有一个是通体碧绿如玉的“金眼碧玉蟒”,它喷出的五色毒障便是神仙之身堕入其中也难免被浊蚀变成妖魔。那一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直杀得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山谷中飞沙走石铺天盖地,方圆几百里内的参天古木和飞鸟走兽全部枯尽死绝。
百鬼阴煞阵的确如小葻所料发挥了强大的威力,困的罗刹鬼母左右动弹不得,只可惜催动阵眼的只是他们几个功力低微的妖怪和人类,大阵的威力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鬼母的强硬攻势所破。最先死掉的是白鱼的四大弟子,他们功力低微受不住罗刹鬼母发出的魔音鬼吼,一个个相继五脏俱裂七窍流血而亡,白鱼仗着自小的修行以及小葻传授的法力勉强受住了冲击,但却也被震的内脏受损。四个阵眼一破,大阵就如长堤决口一般溃不成军,再也无法阻挡罗刹鬼母的行动,登时,五色毒障弥漫开山谷间不见五指,地狱之火所到之处一干凶煞恶鬼化为灰烬。白鱼带来的人已经全部死光,整个战场唯一未受重创的只剩下小葻,她趁罗刹鬼母忙于收拾残余的恶鬼之机,找到受伤的白鱼和嗥,画了个遁地符在他们身上要他们俩快走。若是在以前,白鱼自然会头也不回的走,但是现在却不会,她问小葻,你怎么办,还要和鬼母继续周旋吗?小葻点点头,示意他们快走,不行,白鱼断然摇头,我不能走,我走了你一定会死。小葻失笑,你不走我也是死,我要以“引魂破”跟鬼母同归于尽了。
原来小葻早有打算,万一百鬼阴煞阵困不住罗刹鬼母,那么还有最后一招,那就是“聚魂爆炸”也叫引魂破,以法师的功力发挥至极限,聚天上地下游魂散魄之能量,达到一个不能承受的极限,然后由法师自体内引爆,威力可使天地变色(威力等同核弹,但是绝无污染!前面的章节介绍过),这个终极招数的效果视施法者功力修为深浅而定,以小葻当时的功力来说,尽可以炸平半面苍山把纵深的北麋山谷填为平地,到时即便罗刹鬼母炸不死也得在下面埋个几百年的,到时候小葻再以自己的元神为封印镇住此地,便万无一失了。
你从一开始就料到会是这种结局么,为什么还要送死?白鱼问小葻,小葻不答反问,难道你应承我的时候没有料到这种结局么,为什么还是同我一起作战?白鱼不语,片刻间罗刹鬼母已将所有竹节化成的恶鬼消灭以尽,转而逼进他们三个,小葻腾身迎敌却被白鱼拦下,引魂破需要时间来完成,你可先行运功,我暂且来抵挡她一会,说罢纵身跃去,丢下最后一句话在风中我要跟你一起死,做生生世世的朋友。
小葻看了眼身边的嗥,后者会意,长啸一声追随白鱼而去,小葻心头一热,自语笑道,真是傻人,还不知道这阴魂破一出便落得神形俱灭,哪里还有生生世世啊。
语罢便运功,虽然这招师父教得仔细,但因是死招,却也从来没有练习过,只凭师父当年所口授诀窍运行,不消片刻真气盈满全身,周身生风呼呼作响吹散一干瘴气,头顶天空开始电闪雷鸣,只觉天地间无数游魂散魄被吸入体内,直撑的全身骨骼皮肤无处不断裂般的痛,在意识尚能控制躯体之前,小葻把元神聚于顶门预备在爆炸前一刻离开身体,虽然那样爆炸的威力将减弱一些,但为了能够彻底封印鬼母也只得如此(真是混身上下一丝一毫都不浪费呀)。前面不远处白鱼与猛虎嗥在死命与鬼母抵抗,以求尽可能拖延时间,小葻闭上了双眼,很泰然的迎接最后时刻的来临….
多年以后,当事者葻回忆起那段历史,仍然忍不住热血沸腾难以平复,倘若那时三个人真的死了,也不失为一代英雄豪杰了。
事实上战斗最后的结局,没有山崩地裂,没有魂飞魄散,但依然很壮丽。就在三个人准备与罗刹鬼母同归于尽的时候,万丈金光突然从天空中直射下来,瞬间照亮了整个山谷,浓浓的毒雾烟消云散,枯黑的草木也登时恢复了青绿的生机,罗刹鬼母好似被无形的绳索捆住一般不能动弹,白鱼等三人沐浴在温暖的金光地下,顿时全身舒畅无比,伤痛都轻了许多,即将引爆自己的小葻身体一轻,昏倒在金光下。
苍穹之上传来朗朗佛号,白鱼抬起头来,看见白衣的菩萨踏着莲台站在高高的云端,慈眉善目的脸上带着让世间万物祥和的微笑,扬起手中净瓶,将罗刹鬼母收入瓶内。菩萨告诉白鱼,罗刹鬼母因作恶多端,佛祖特地遣人下界捉拿,汝等能不畏生死为民除害实属难得,希望汝等能继续广修善缘早日得成正果。
想不到费了这般功夫,还险些搭上性命的事情,竟然被菩萨如此轻轻一下就完结了,白鱼也不禁双腿一软瘫痪在地上,看着菩萨收起祥云化作金光远去了。嗥不知何时早已匍匐在地颤抖个不停,唉,妖怪什么时候也是惧怕菩萨的…
点苍山谷一役,白鱼的巫教虽然损失了不少弟子,但是却名声大噪,整个苗疆的巫术界都以白鱼为荣,而白鱼和小葻的友情也经过了这次生死患难更加牢固了。
又过了些时日,小葻和嗥要离开滇中继续游历,白鱼挽留不住,两人洒泪相别。作为一个妖怪,小葻在任何地方都不做过久的停留,因为害怕看见身边的朋友一天天老去,直至离开自己。对于极其漫长的生命来说,活着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的折磨。
小葻离开后,白鱼顿时觉得孤独了起来,生活中缺少了一个时时关怀自己的身影一切变得索然无味,面对这个权力与纷争的污浊世界,白鱼的一颗心又渐渐冰冷。
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闯入了白鱼的生命中。
这个男子来自西域异族,英俊、冷傲,孤身一人来到滇中腹地,白鱼遇见他的地方就是在与罗刹鬼母战斗过的山谷。自从那次战斗过后,这个不知名的山谷就被命名为“伏魔谷”,白鱼的教徒们还为她在谷口的崖边立了一块石碑作为纪念。而白鱼对这个历经过生死的地方也颇有感情,干脆命人在崖边盖了一座木楼,不时过来小住几日。
一日清晨,白鱼自木楼中走出,清晨的阳光刚刚斜射入谷口,把草叶儿上的露珠照的如同白珍珠一般,白鱼舒展筋骨,施展轻盈的身手,如穿花蝴蝶般掠过草丛进入谷中,准备开始每日必做的修炼,阳光如织布一般一寸寸照入谷中,在地上织就出一张金色的锦毯,白鱼也被融入这锦毯之中。突然,眼前的阳光被什么挡住了,白鱼奇怪的抬起头,看见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面前,姑娘,我从遥远西域来,在此地迷了路,不知道姑娘可否为在下指点迷津?充满魔性的声音这样说着,白鱼站起身来,看见的是一张混合着天神与恶魔双重气质的英俊面孔,微圈的褐色的长发,衬着棱角分明的脸,微微有凹槽的方正的下颌,剑一般的浓眉下掩藏着一对细长深邃的幽蓝色眼睛,那眼睛里似乎有蓝色的火焰在跳动,白鱼只看了一眼,年轻少女的心便被紧紧的揪住,再也放不开了。
那日,白鱼并没有给男子指明道路,而是把他留在了木楼中。男子自称叫摩西,是一位西域大法师的后人,学得了大法师一身的绝学,打算游历中原遍寻名家高手比试。听闻滇中地区有一位法术高超的女巫师,于是特来寻访。白鱼看着他说话时不自觉流露出的高傲自负的神情,回想起数年前的自己,越发的喜欢,当然她并没有让摩西知道自己的身份。
摩西在白鱼的木楼里住了七天,这七天里白鱼带他游遍了点苍美景,随着两人的不断接触,摩西也喜欢上了美丽聪敏的白鱼,在云弄峰下的蝴蝶泉边,两个人终于忍不住互诉情衷向对方表白了心底的爱慕之情,摩西向白鱼承诺,若是此次比试能够胜利归来,定然取白鱼为妻,从此携手浪迹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白鱼怀着复杂的心情,微笑着答应了他的承诺。
第八天一早,白鱼依依不舍的送摩西出了伏魔谷,并指点了他去巫教总坛的路。摩西走后,白鱼独自一人默默的整理行装,思量自己这一生,从未曾动过情爱二字,特别是少年时姐姐的逝去更是让她对这二字讳莫如深,不想如今,自己也会陷入这其中,而且竟然也是如此的决然无悔。摩西这一走,把她的心也带去了大半,正是应了后来人写的那句诗:平生不會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白鱼赶近路先于摩西回到总坛,首先提拔执法和护法几大弟子为长老,把教内外事物托付给了他们,然后宣布自己要暂时离开一段日子,由于白鱼平日里就性格乖张,行事异于常人,再加上一教之主的决定不容任何人置疑,因此对于白鱼的决定弟子们并无异议。一切安排停当之后,刚好弟子来报,摩西在教坛外请求与教主切磋法术。白鱼褪下平素穿惯了的白衣,换上举行大典时才穿的教主礼服,一张可怖的药叉面具遮了悄脸,这女魔头的角色最后一次扮演,今日过后,她便只是人间一个普通女子,便要开始属于她自己的幸福生活,想到即将到来的一切,为之所做的牺牲还是值得的。
在教坛外,是庄严肃穆的半月形祭坛,坛前是空旷坦荡的广场,四周是雕刻了圣兽的粗壮的白石柱,平时是教内举行重大庆典活动的地方,今天被选来做了比武场。白鱼临风站立在祭坛高高的台阶上,看着下面的男子,后者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眼睛里闪着残忍的光芒,昨日的温情还清楚的留在心里,而眼前这个人已绝然不同。不,这不是真正的他,这是因为他把我当成敌人才会如此,白鱼在心底里告诉自己,一颗本来镇定的心却在最后关头慌乱起来。但事以致此,绝无反悔的余地,一切已不能回头,白鱼暗自把银牙咬住,毅然出招。
摩西的自负果然没有错,他的法术的确精湛无比,功力也远高于白鱼,出招手法诡异离奇,如水过无痕,让人防不胜防,若不是白鱼已得小葻的传授,恐怕不出十招便已败在其手下。转眼间两人已过数十回合,仍是平分秋色。白鱼觉得时候已到,当下装作急于求成的样子使出一招金蛇狂舞,以真气幻出一条碗口粗的金黄大蟒,飞舞着袭向敌人。这招看似一般幻术,但实际上却比真正的毒蛇还要厉害百倍,由于使用的是施法者的真气,因此只要真气不散,施法者就可不断以功力催动金蟒,不至对方于死地决不罢休。但这招也有一个致命弱点,若是施法者太过急于求成,必然将自身全部功力倾注于金蟒以求给对方致命一击,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