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35节

妖怪传记_第35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2: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小姐闭月羞花,两人虽是隔着坐位,但却止不住那秋波暗传,眉目流转。绿依只觉的天昏地暗头晕目眩,原先未好利索的病根儿竟随着这股怨气给激了出来,胸口似是堵着一块大石,渐渐的气儿也难以接上,无奈戏场一开锣上得来便退不得,只有拼了力气去唱,绿依越唱调儿越高,锣鼓板儿琴几乎就要跟不上,这含血带泪的调儿竟引得台下老爷太太们一声接一声的喝彩,直唱到贵妃要上吊前的最后一句“百年离别在须臾,一代红颜为君尽!”突然胸中一痛,似是有什么东西断裂,一膛热血自口中喷出,刹时染红了手中捧着的三尺白绫。血喷过之后,绿依竟不觉的难受了,胸中通透了许多,只是眼前的事物变得昏花模糊,只听得台下几声尖叫和嘈杂的人声,踉跄几步,忽得眼前的天就黑了,身子一轻从高台上栽了下来…
事后,扬州城酒楼茶肆的闲人们论究起绿依的死,谁也说不清楚怎么好端端的人唱那么出戏就能唱死了,说来说去也只能怪施绿依命短,阎王爷招的急。倒是《施家班》跟着绿依受了牵连。吕家本是办喜事,被绿依的死这么一搅,顿生晦气,最后只得草草结束庆典,吕、宁二位老爷甚是生气,狠狠的责罚了施家班的班主,得罪了这二位扬州巨头的施家班,自此再无辉煌的日子,慢慢的淡出了梨园界。
闹了这么档子事儿的事主绿依到无人过问,只是一口薄棺殓了草草埋在城外荒山竹林,一个戏子的死,本就无足轻重,充其量为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聊添了话题罢了。几年之后,扬州依旧,吕小姐嫁做宁家夫人,没有人再记起这个一生怨苦的戏子,更无人知晓这一段着了孽的情。
其实更有一件事谁也不知晓,而此事也是促成绿依之死的原因之一,那就是:叫绿依来吕府教戏,真正的目的并非是吕涵月小姐说的那样,吕小姐想学戏不假,但叫绿依入府的正主其实是她的父亲--吕老爷。这件事的真相绿依在去吕府的第二次时就知道了,个中缘由不必细说,为了吕小姐绿依没有拒绝,但始终也没有答应吕老爷招他入府养戏班子的要求,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把这屈辱变成生活的全部。
“你死后一直没去投胎?”我问
“嗯”
“你想等她,想见她?”苦瓜点点头,(不知道现在是否应该称他为绿依,但是无魂无魄者不能称之为鬼,所以跟据实际情况来说,他已经不算不上绿依的鬼魂了,所以还是叫他做苦瓜好了)我不屑,对于一个害他到这步田地的女人,值得么“那你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子的?”我问
“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苦瓜摇摇头,“后来没多久起了战乱,城外那片竹林连同我的坟一起给烧成了白地,我尸首无存,眼看要魂飞魄散,只得把一点残魂儿附在竹子地下的根里,再过好久竹子又长出来,我也就得以继续存在,只是和那些竹子变成了一体,那些竹子长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算是什么。”苦瓜又看了看我“年初的时候小葻小姐的朋友购买了一部分竹子,我也就跟着过来了,后来无意中听人说到你的事情,我想你一定能够帮助我,这不正巧你的庭院要栽种竹子,我就…”苦瓜说到这里,脸上有些狡猾的表情,居然还露了一点微笑,比原先的苦脸好看多了。
“行,你放心,投胎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拍拍他肩头,毕竟跟冥府的人打了这么些年的交道,让他们挤个名额出来给苦瓜还是可以的(大概因为这个,某个倒霉的鬼魂又要为投胎等上很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久了)。
“那…”苦瓜欲言又止,我知道他在想什么,立时打住“别这个那个的,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你这家伙不要得寸进尺!”
“是 ,是”苦瓜连忙点头,那一句话终于被我压住再也没敢提起来。 我这人办事情干脆利索,当下便唤来五色小鬼,给冥府掌管投胎的十殿转轮王去个信,让他给安排一下,他素来跟我交好,再说这种小事他一人说了算,办起来痛快利索,第二天便回了信,说是已经安排停当,当晚半夜便派鬼使来接引。
于是,这个非鬼非妖非灵的苦瓜便顶着别人的名额投胎去了,隔了两百多年的他重新开始了做为人的生活。
说到这里,似乎这件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不过我就是喜欢在结尾的时候插上一点题外话,苦瓜走后,我就去打听了一下当年的事情。绿依死后没多久,天下就乱了起来,先是太平天国打下了南京,后来又是洋鬼子兵在广州开战,这些都是历史上的大事自不必细说,总之是全国上下乱作一团,最后连皇帝佬都离了京城跑到成都避难去了。烟花富丽的扬州也不再有昔日的风光,大商贾们都纷纷携家带口的逃到内地避难,大盐商宁家举家迁移山西,宁门吕氏,也就是吕涵月,身染恶疾死于迁徙途中,可以说她并没有比绿依多活几年光景。绿依只因为当时自己魂魄不全,所以没能在奈何桥上逢上他想见的吕小姐,这也是造化所至,如今那吕小姐已经不知转了几世了,大概想找也得翻上它几天的冥府卷宗。
说来他俩的姻缘如此,不是前世种下的果,便多半是月老头子老眼昏花点错的谱儿,没法说了。若不是遇见我,苦瓜还不知道要苦上多久,帮助他投胎,我算是碰巧做了件善事,但愿他以后的日子能扫尽前缘变的一番风顺。
(第二十一章 绿幽完) 
后记:“主人,浇竹子吧?”
“不了,你去吧”(谁知道那些竹子下面还没有埋别的什么鬼怪)
“那主人你吃点蜜汁凉瓜吧,解暑降温”
“呕…我再也不吃了。”
“主人?怎么了?”
一边凉快去,别烦我!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血之子
(更新时间:2004-9-10 12:35:00 本章字数:9332)
“你觉得我今晚出门穿哪件衣服比较好?黑的套装还是蓝的?”我一边问一边在镜子前比量新买的衣服,最近我的消费有所增加,黄土埋半截的妖怪了,还节省什么?
“穿黑的更显得你长得黑,穿蓝的等于没穿--你一身皮不就是蓝的嘛”
“那穿什么最好?”
“不穿最好”
“去死!”我狠狠的骂,书房里传来matrix放肆的大笑,我也不禁笑了,跟它聊天越来越觉得有意思,matrix--我给雪尘的妖怪程序取的名字,灵感源于科幻电影《黑客帝国》。跟瓶儿比起来matrix更像一个朋友,虽然是冰冷的逻辑代码组成,但却有着独立的性格,虽然有事的时候不一定为你想出最好的解决方案,但至少可以使你开心和宽慰一些。
今晚的东主是青锋玟冉,由于玟冉不擅长厨艺,再加上他们俩特殊的饮食,所以家里难免会储存一些看起来令人倒胃口的东西,因此大家很少光顾他们家,怎么说大家都是斯文妖怪嘛,和一堆血淋淋的东西共处一室毕竟是不舒服地。但是今天特别,这两口子特地把屋子打扫干净请我们去,是有件要事相商。
血 回来了。 
这是今天下午matrix上突然出现的信息,我当时正在和它一起在站网打反恐精英,就在我憋足了劲儿要阴死敌人的时候,游戏画面突然中断,然后它来了这么一句,闹的我半天没反过神儿来。等白过来以后顿时觉得头痛欲裂,心跳加速,胸中有面战鼓在咚咚的敲,为什么我的反应如此激烈?因为让我和嗥坠入黑炎地狱的,正是这个家伙!而如今它又回来了。
Matrix有一部分是通在互联网上的,所以雪尘选择用它来跟大家传递消息,不过有时也不如电话方便,(比如灵惜那个笨蛋,她就不会用计算机)这个消息最初是由青锋玟冉发出来的,依靠鲜血生存的他们能够比任何人都敏锐的感知到那个家伙的出现,于是他们通知了大家。
出门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既来之,则安之。
青锋玟冉果然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大概所有僵尸的生活都是比较陈旧且单调的,他们家里真是简单的不得了,偌大的客厅里除了沙发、桌子等必备的物品以外,就是一个书架一台电脑一台电视,厨房里也是空空的连厨具都没有,只有一个非常大的雪柜,这大概是全家最昂贵的一件东西了,不过相信没有人会有兴趣参观一下里面。这两口子的生活也简单的不得了,青锋给几家军事杂志做撰稿人,写一些枪械武器的介绍,基本上属于soho一族,(似乎这家伙闲暇时间也做杀手,当然这是妙九说的,我可没查证过)玟冉因为不喜欢跟生人接触所以也就没出去工作过,这两人在家里就是一个上网一个看电视,然后过一会再换一下位置。
除东主外,参加会议的只有三个人,我、雪尘和灵惜,月儿和妙九则没有通知她们,毕竟这不是去郊游野餐。大家坐定,玟冉端来茶水,青锋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次叫大家来就是要商讨一下如何对付‘血 ’,在这之前还是由我来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等等,”灵惜打断到“鉴于雪尘没参加过那次战争,所以还是把前因介绍详细一点的好”
“好,那么先从最初说起”青锋喝了一口‘茶’清清嗓子,“整件事说起来还是蛮长的,不过我不擅长说长篇的话,还是简略一点说好了”

,这里各位不要见怪,不是我漏了字,是因为那个名字实在是不能提起,在妖怪的世界中有一条暗自里的约定:如果提到了‘那个家伙’,一定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否则便会把他招来。即便是后来我们几个经过那次战争,确认已经成功的打败了他,逼得他投入了轮回之后,依然没有妖怪敢大声说出他的名字。其恐惧程度可见一斑。
“我这么说你会不会以为我夸张?”青锋忽然问雪尘,雪尘摇摇头“我虽然一生大半都呆在天界,并没有亲历过当时的情景,但是那个家伙的名头我还是略有所闻的,你尽管讲就是了”
自古以来在我们妖怪的世界中,没有最强只有更强,(听起来好像广告词是吧?其实事实真的是这样的)我们比天地间所有的动物甚至是植物有着更早的起源,即便是很多太古时期就存在的大神,他们最初也同样是妖怪,所以妖怪不像也不屑于像人类那样去进化去发展,我们能在比人类更残酷的竞争环境中取得生存的地位,假使有朝一日人类都不在存在了,妖怪依然可以存在。
从太古到现在,强大的妖怪屡屡出现,然而不论多么厉害,往往也只有两个结局,成魔或者变为天神,再而不论是成魔或者是成为天神,最终也逃脱不了毁灭或者堕入轮回命运,所以说强大的妖怪时时有,能活到如今却不多。而他,就是那为数不多的仅存者之一。
他的名字其实有很多的,但大部分都是别人起的,正确的说,当年的他应该被称作:血妖,青锋在桌子上用茶水写下了这两个字,雪尘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妖魔界中依靠鲜血生存的种族有很多,比如僵尸,比如妖蝠、血蛾等等,高等拥有智慧的可以称为妖,低等一点的称之为怪,而再低级些的只能叫做虫了。它们或人血为食或以飞禽走兽的鲜血为食,或拥有强大的力量或生命脆弱卑微,或躲藏在阴暗潮湿的洞穴中或大摇大摆的混迹人间,然而所有这些妖怪之中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像血妖那样强大无敌。
没有谁知道他的来历与前身,一千多年前他就像从黑暗的地狱中忽然冒出来一样,带着血腥的风暴席卷了妖魔界,他的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快如迅雷的身手,能够排山倒海的力量,还有神秘没测的法力,似乎没有谁能够打败他,他的性格也凶残到不可思议,杀戮并不为取食或者生存,大多数仅仅是为了发泄和取乐,无数厉害的妖怪死在了他的手下,其中甚至包括一些神兽与灵族。本来在妖怪的世界中,弱肉强食是自然的法则,如果有妖怪可以战胜所有同类,使自己立于妖魔界之巅,那么他会被尊为王者。血妖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可是因为他这种凶残的个性任何一个妖怪也不能忍受,他的做法不仅没能在妖魔界建立至高地位,反而引起了所有妖怪的反抗,最后各地的妖怪联合起来跟他对抗,发动了一场浩大的战争。
说道这里,青锋停顿了一会,我知道他回忆起了当时的惨烈情景,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况且那场战争对于我的伤害又何止是在战争本身。
“后来呢,我听说的结局是他战败而亡,是这样的么”雪尘问“嗯,他是战败了,但消亡的只有他的肉体,他的灵魂带着无上的力量投入了轮回之中”
“带着生前的力量?怎么会”雪尘不解了“不论是什么样的灵魂,进入轮回时都是赤条条来去的,怎么可能还会带有生前的力量呢?”
“是的,就连帝释天堕入轮回时也变成了驴子,血妖是不可能带着生前的力量去转世投胎的,但是当时在他肉体消亡的那一刹那,并没有任何力量外泄出来,而且他的元神也不知去向,所以我们只能推测他应该是把自己力量藏在了人间与冥界之间的某处。当年大战的幸存者们--其中自然也包括我们,一起缔结了盟约,用自己以后的生命看守血妖的灵魂,无论他投胎转世多少次,都要予以消灭。哦,正确的说小葻应该除外,她当时因为失踪被我们认为已经死亡了,”
“听起来蛮可笑的是吧,好像人类才擅长做这种事情,可我们当初就是这样做的,而且一坚持就是一千年,虽然在这一千年里他并没有重生过,在这期间其他结盟者或者死去或者失踪离开了我们,所以现在血妖重生来临的时刻只剩下我们几个可以去对付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