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39节

妖怪传记_第39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头顶上也不再是玻璃天窗而是高高的青天流云,艳阳高照下湖面上盛开着大片的荷花,在荷花簇拥中一座青檐岱瓦精巧玲珑的二层水阁俏然而立,一条木质的游桥从荷花丛中蜿蜒伸展至脚下,走在上面迎着徐徐微风薄薄水雾真是仿若仙境一般。
我们一行在惊叹不绝中随着灵惜入了水阁,我偷眼看去,灵惜的得意之色言于溢表,这次她可是在大伙面前赚足了面子。不过大伙惊叹归惊叹,可是却没有人出声向她询问这翰湖这水阁是怎样凭空建出来的,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这里面玩儿的都是道行。灵惜的禁制虽然有改天换日的本事,但是这眼前这景,可是比上那吴越太湖啊,这种气势的景儿,绝不是单靠幻术就能造的出来的,更何况谁都看出,这楼阁可是货真价实的东西,造出这样的景观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使用空间法术打出一个通道,把别处的景观挪到了这里。维持这样的法术可是需要强大的灵力才能做到,这就看的出道行的深浅来了。妖怪的尊严,即使弱于别人,也不会轻易示弱,所以根本没必要询问这些来显示出自己的道行浅薄。不过话虽是这么说,我可不这么想“嘿嘿,灵惜,你大概把我送你的龙珠用在这上面了吧!”我不忍看着众人自卑的模样,一语道破玄机,灵惜倒也实在,微微一笑点头便认了“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不错,那龙珠便是这法术的力量来源,我把它放在了这花房的某处,有了它的支持,咱们就可以安然享受这仙湖水阁的美景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水上楼阁可是我实实在在买下的啊!花了我不少银子呢!”灵惜一副十足的地主相,惹的大家哄堂大笑。
席间瓶儿来回穿梭,送上一盘盘美味佳肴,这吴越水乡美食她也是颇为精通的,灵惜就向我借了她来,就地取材倒也方便,什么清蒸河蟹啦,虾仁鲈鱼卷啦,烟熏鲑鱼啦,粉蒸藕啦等等等,吃的我们是赞不绝口。
吃饱喝足灵惜又请我们登上了乌棚小船,来了个湖上泛舟,大家又是采莲又是捉鱼的玩了大半个下午,一直到暮色四合才驾舟乘兴而反。回到了水阁,瓶儿早已在二楼摆上了水果糕点,我们凭江临风边吃边聊等待着明月升起。妙九的酒瘾又上来了,吵着闹着要喝江南的米酒,好在灵惜知道她的性儿,早有准备,一坛地道的小曲米酒立时端了上来,打开封口,一股甘甜的米香混着酒香飘了出来,就连我这不爱喝酒的妖怪都闻之一醉,妙九更是乐的手舞足蹈。灵惜解释说当初就想过,太湖上摆宴怎可无米酒助兴,于是特地叫职员从绍兴捎来了一坛当地酒家的自酿,虽然价钱便宜,但这在北方可是绝无仅有的稀罕物。说话间瓶儿取来酒具器皿,在灶上热了一壶,米酒遇热更是香气四溢,众人未酌先醉。在妙九的大力劝说下,我也就斗胆喝了一小杯,当真入口微酸中带着绵甜,饮下之后觉得一股热气悠悠流入四肢百骸,混身舒畅,与那些烈酒辛辣的感觉决然不同。妙九还想再劝我喝一杯,灵惜笑着阻止了,“这米酒不同与寻常的酒,入口虽温和,但后力刚猛,以你的酒量,再喝一杯的话恐怕明天一天都醒不过来了。”我一听吓一跳,赶紧作罢,倒是几位男士喝起来没完。
转眼间天色便沉了下来,一轮大大的明月自水面上慢慢升起,鳞鳞湖水倒映着月色,如银珠散落熠熠生辉,从水阁上望去,我们与月亮竟是那样的接近。我忽然想起少时在山林中独坐的那些夜晚,月亮也是这样大这样圆这样亮,从山上慢慢升起,我静静的坐在突兀的岩石上和它对望,四周的山头还响起野狼的嗥叫,那时候心境很纯净平和,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咳,咳,这个时候应该吟诗作对,才配的上这么好的气氛吧?嗯..谁来一个?那我先来一个好了”妙九见此美景,似乎是诗性大发了,不过可惜她实在是才疏学浅,吭哧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
“嗯,这个,湖上升明月….那个…”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下半句,“好像这个应该是‘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吧!”小月笑着打断“我记得这是人家唐代的诗人写的,不是你写的!”
“什么?唐代的诗人和我有共同思想啊,很好啊!这说明我很有文采呀!”妙九厚着脸皮喜滋滋的说,一向老实的雪尘则尴尬的直笑,我刚像开口糗妙九两句,忽然一阵噔噔的脚步声响起,瓶儿急匆匆的跑上楼来,附身在我耳边说道“主人不好了,煦儿他,他有些不大对劲!”我一惊,然而顾及妙九小月还在座上不好说出来,直向灵惜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和我一起悄悄起身离席,直奔楼下。
由于煦儿还小,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不得以带着他跟我们一起,大家吃喝游玩的时候,就把他放在厨间,瓶儿边干活边照看他。
我们赶到楼下的厨间,瓶儿惊恐的指指不断蠕动着的襁褓,我上前一步看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煦儿的脸比那日跟妖虫相斗时更加发红,一双眼睛更是红的诡异可怕,蠕动着身体似乎是想挣脱襁褓上禁制的束缚。灵惜也看见了,她脸色立刻变了,双眉一皱低声叫道:
“不好,我大意了!”
“怎么?”我出声问道
“我太大意了,只顾忙着筹备这个聚会,忘记了今天是八月十五!”灵惜神色变得十分焦急,我不解“今天当然是八月十五,你怎么不知道?…啊!”话一出口我就明白了,八月十五,仲秋之时,月光阴华胜平日月圆十倍,故而阴气也非常盛,如此强盛的阴气自然催化了煦儿体内的力量,而我们因为他是婴儿又蔬于防范,看来今晚要有大麻烦了。
“怎么办啊”我看着灵惜,
“兵来将挡,水来土遁!”说着灵惜又向襁褓的禁制贯注灵力。我的心里乱做一团,都是我太疏忽,万一这魔头破茧而出,妙九和小月她们怎么办?我看看灵惜,她娥眉深锁,额上一层密密的汗珠,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变得苍白,我的心也跟着沉下去,跟灵惜交往多年,她现在这个样子不用说我也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本来心里还有一丝依靠现在全没了。曾几何时,年少轻狂的我,以为自己和灵惜加在一起就可以打遍天下没有什么可以难的倒我,哪曾想过会有束手待毙的一天。
“要不,先想法把大家送走吧”灵惜说话了,声音极弱,我心里一紧,连忙点头出门去。
我回到二楼,想先把事情悄悄跟青锋他们说了,再跟大家说煦儿好像不太舒服所以想早点离开。却不想一上二楼登时傻眼了,才一会功夫,妙九竟然把整坛米酒都喝光,现在正开始发酒疯呢又是唱又是跳的,雪尘正在劝她,我还是悄悄跟青锋说了,青锋的脸色刹时就变了,还好大家都在忙活妙九没有人注意。费了好些力气才由雪尘和小月两个拉着妙九离去了,我和青锋玟冉送走他们三个出了门口,掉头就奔向厨房。还没走近厨房,就感觉到了阵阵热浪袭面而来,厨房里发出隐隐的红光,进去一看,一个金色的光球笼罩住煦儿的襁褓,里面隐约可见煦儿在拼命挣扎,那妖异的红光便是从襁褓中透出的。
灵惜虚弱的坐在地上背靠在桌腿上,我上前扶住她的肩,只见她满脸是汗,双肩在隐隐发抖。
“你怎么样?灵惜”
“我还行,只是没力气了,要封不住他了,快想办法”灵惜有气无力的说“看,那个禁制”玟冉手一指光球,只见红光渐盛金光减淡,禁制的壁变得薄如蝉翼,眼看就要消失了,大家都清楚禁制消失血妖归位之后会是什么后果,每个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断….断了那个通道…龙珠就放在食柜的隔板下面..”灵惜突然说到,我心神一凛,灵惜是打算把大家都留在这个靠法术打通的空间里,换而言之就是要跟血妖同归于尽。我迅速的打开了盛放食物的橱柜,果然在最里面的一个隔板下摸到了那个盛放龙珠的锦盒,看来这里就是和植物馆的连通点,我把它捧到灵惜面前,灵惜念动咒语,只见龙珠灵光一闪,便又恢复了那般混沌模样,我知道,门外小桥上的入口消失已经了。我看看左右,几个人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也是,当初留下煦儿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一刻的到来。
“灵惜,龙珠的力量够不够封印血妖?”青锋忽然问到,灵惜轻轻摇头“龙珠的力量很大…但它需要一个媒触来引发….我已经没有更多灵力去引发它了…早知如此我还耗费那么多灵力搞这个仙湖水阁干什么….”灵惜不断的摇头苦笑“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青锋挥手制止了灵惜的自责,“怎样触发龙珠?你教给我,我来!”说着,他把手抵住灵惜的后背,灌了一点灵力给她,好使灵惜有力气说话“这龙珠,只要佩戴在身上便可增强千年的功力,但是要完全引发龙珠内的力量却需要跟珠内残存的龙魄取得沟通,只是这一点就得花很长时间才能做到,至少我花了好几个月。”
“这么说咱们几个今天算是完了?”玟冉问到“差不多吧,不过垂死挣扎还是要的”我耸耸肩膀,做出乐观的样子“没错,就算死,也要让这魔头永远记住咱们!”青锋点头,狠狠的望着变成血红的光球,我想了想,走上前去张开双臂围住了血色的光球,同时聚集灵力在双掌之上形成一层气壁,然后隔着气壁抱起了光球“你这是?”他们不解的问我,我不答,径自出了厨房“跟上她”灵惜在我身后说,无论我做什么,灵惜总是一眼就能明白,我走上了水阁二楼,透过四面打开的窗子,我看见那轮皓月已经升至中天了,现在便是今晚阴气全盛的顶峰了,我纵身一跃飞出了窗口,从湖面上踏水而过,向湖中深处飞去。与此同时,手中的光球骤然消失,通体血红的煦儿出现在我眼前,禁制消失后的煦儿如蜕壳的金蝉般不断长大,很快我的双手便无法承担了,我就张开怀抱紧紧抱住煦儿,一阵如火烧般的疼痛在全身扩散开来。我知道,这是血妖的邪异体制在吸取我的精血,即使血妖元神还未苏醒但这个本能依然存在,我仍然紧紧抱住不放手,脑中忽然想起无数次夜里煦儿哭醒,我和瓶儿轮流抱着他哄他入睡的情景,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但我好像已经把煦儿看作了自己的孩子一般,而现在我却要亲手灭掉他。
已经来到了湖中深处,我伫立水面,血妖的妖气冲天,直逼的脚下湖水都向四面退却,再看他,已经长至少年般模样,身体的血红也已经消退,只是全身的皮肉泛出奇异的花纹,一双眼睛微微有些张开。
“煦儿,”我柔声唤他,他双眼微阖,似乎没有睡醒的样子。
“煦儿,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现在我要带你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过你不会孤单的,我会陪着你一起去!”我默默念动咒语,四肢百骇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冲向颅顶“小葻,不要啊!等等我们!”身后传来了灵惜的呼唤,他们赶来了,我想叫他们退开但是法术眼看就要完成已经来不及开口说话了,也罢,既然他们一路赶来,那就一同去了吧。
我不知道,这最后一招是否能有足够的威力使血妖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但那已经不是我考虑的范畴了,因为爆炸之后我就真的会消失在天地之间了,元神破灭后,就是绝对的‘无’,到时候我也用不着再担心这世上的一切了。
灵力全部灌入颅顶,我全身燃烧起熊熊火焰,血妖受了刺激,微阖的双眼忽然一下子睁开,他本能的逃脱,使出强大的力量要挣脱出我的怀抱,正在这时,一阵沉闷的爆裂声自我体内响起。
(第二十三章完)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铃兰
(更新时间:2004-10-13 1:07:00 本章字数:4621)
四周一片漆黑,这是哪里?
我的意识刚刚从混沌中分离出来,没有五蕴六识,没有肢体的存在感,不知身处,看见的只有一片漆黑,长久以来的经历使我养成了遇事不乱的习惯,静待其变,不一会听觉渐渐恢复,耳边隐隐传来了凄惨的哭嚎声,又过了一会视觉也恢复了,我看清了周围的情形。
仿若火山地脉一般的情景,几乎看不见光的黑红的天,巨大的黑色岩石充斥满视野,暗红色的岩浆如粘稠的血液流动在石缝间,四下里不时爆出一团团烈火,传出一阵阵鬼哭狼嚎,那是灵魂被彻底毁灭时痛苦的嚎叫。
依旧没有感应到躯体的存在,没有躯体的我,发不出任何声音,连象那些灵魂最后的哀嚎都做不到,我的心本能的在恐惧颤抖,如果它能哭泣,现在早已泪流成河了。
黑炎地狱,想不到我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仿佛打开了心底的一道暗闸,失去的记忆瞬间如潮水般涌出来,被忘记的在黑炎的日子一下子全部记起,我立刻被淹没在记忆的洪流中,那些漫天横飞的血,那些对手被斩下的头颅,那些充满仇恨和绝望的眼睛….我被这些冲击的几乎昏厥,可是终究没有昏厥,我清楚的知道,那便是我在黑炎的真实生活,与我后半生向人提起的完全不同。明白了我为什么会认为嗥成了魔,为什么想到嗥我会心痛,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那么一心向善,那是因为--早在一千年前,在黑炎地狱中,我便已经成了魔!
是的,青鬼葻早就成了魔,甚至于身上的这副驱壳都不是自己的,我的身体早就在成魔的那一刹那毁灭了,我一直都是躲在自己编造的谎言与幻想中的可怜虫,什么受伤,什么失忆,都是骗自己的鬼话!事实是,我在黑炎地狱这个没有时间没有轮回没有界限的毁灭之地上战胜了其他魔头,已经取得了至高无上之位。
想起了前缘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