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40节

妖怪传记_第4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3: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世的我瞬间发生了变化,属于魔的力量由内心源源不断奔流而出,化成了金刚不灭的躯体和四肢,黑夜般的羽甲轻轻覆盖在身体上面,一对遮天闭日的黑色的翅在背后舒展开,全身散发着邪气的全新的我在微微笑,超越一切的心眼中已经看到远方奔流而来的片片火焰,那是我的魔军部下们前来迎接他们的主人归位。
“恭迎主人重返黑炎!”“恭贺主人重登魔尊宝座!”
耳边响起雷鸣般震耳的喊声,站在火山顶,望着脚下奔腾的地狱熔岩,还有象熔岩一样一望无际的魔军们,我的心渐渐兴奋。呵呵血妖,任你再厉害终究也还是妖怪,如何对抗的了如今的我。我大声向属下宣布“魔将士们听着,与本尊一同杀入人间界,斩杀血妖,称霸人间!”
“称霸人间!!”战士们的口号声、盔甲和爪牙的碰撞声混着滚滚热浪一阵又一阵,我闭上眼睛,接受这浪潮的洗礼。内心突然滑过一丝悲伤。
黑炎的魔王,哪个不是在血海与枯骨山上站起来的?!当年堕入黑炎的时候就已经有此觉悟,在这毁灭之地上,不是敌死就是我亡,杀戮才是生存的唯一法则。为了获取生存的权利,为了获取那唯一的至高地位,我舍弃了一切,包括亲情包括自己的肉身….我应该感到满足,可是,站在着万人之巅,内心却不禁有了悲伤,难道我做错了么?
来不及了,一切早有定局,来不及回头,我口中默念咒语,其实早在千年前我就已经创造出打通黑炎与三界通道的咒语,这就是我为什么能从这个被禁锢的地方逃离出来的原因,而今天法力重新加身的我,自然会将这咒语完成的更加完美。随着咒语的完成,昏暗的血红的天仿佛被蚕食般破开一个黑洞,黑洞慢慢展开,里面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暗,我从容的指挥魔军们进入黑洞,看着铺天盖地的大军们慢慢消失在黑暗中,我忍着心口的剧痛微笑。
良久,山颠上又只剩下我一个了,那通往三界的入口仍张开在等待着我,我轻轻越起,黑夜般的羽翅在身后展开,身体飞向空中,迎着黑洞飞去,渐渐隐没其中,面前铺展无边的黑暗,我不由微微阖上眼,空间的穿梭过程是我最不愿意经历的,但为了其结果,承受这短暂的过程还是值得的。突然,耳边传来巨响,额睁开眼只见黑暗中忽然打来一道划着蓝色弧光的霹雳,未及反映它已经准准的击中了我,瞬时间把我从黑洞中击出,象一只中箭的飞鸟从半空中坠落,肢体上传来巨大的痛楚,我一时凝聚不起力量,眼看着通道的黑洞在眼前慢慢消失。
怎么会这样!我成魔之前已经过试炼的呀,这霹雳从何而起呢,怎么会这样!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一直坠入熔岩奔腾的火山口中。
火山口下是岩浆的地狱,四周是血一样粘稠的红,当奔流的岩浆吞噬掉身躯时,疼痛已成为了最不重要的感觉,心念好像熄灭的死灰,忽然记起了许久以前听过的话:
当痛苦达到极限时,心中就是完全的‘无’。
号称不灭的魔的身躯在地狱的岩浆中消融了,接下来的就该是我的灵魂了,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打击,但是心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挣扎,静静的等待着灭亡。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响起一个小小的声音,听不清它在说什么,但能感觉出它是在呼唤我,我勉强打起精神睁开心眼,在一片血红中漫无目的搜寻呼唤的源头。良久,终于看见,在很远的远处有一点白色的光,细微之极,却又在这血红地狱中显得分外咯眼,我努力向那靠过去,再靠过去,原神在这地狱岩浆里穿行,缓慢而艰难,每一寸移动都伴着巨大的痛苦,但我已经不在乎。不知过了多久,最后,我终于到达了那里,看到了一串白色的小花。。
一朵一朵洁白的小花如一个个饱满而精致的铃铛,成串的倒垂在嫩绿的梗子上面,被宽厚柔软的叶子包围着,那分晶莹剔透似乎一碰就会化掉,原来是它--―铃兰。我不顾一切的朝着它扑过去,一阵凉爽的感觉袭来,痛苦消失了,感觉周身舒畅,眼前一亮血海般烈烈岩浆瞬间化作一片雪白。铃兰呵,你又救了我一次。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黑炎地狱的时候,这里的血腥激发了我的魔性,为了存活,我终于失去了理智化为嗜血的魔头,毫不怜惜的抛却了自己的肉身,甚至出手重伤了企图阻止自己的嗥。成魔的我,统率着被自己征服的魔军在黑炎地狱中纵横驰骋,消灭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敌人,取得了魔尊的至高地位。在这没有白天黑夜没有时间的诅咒之地里昏昏噩噩的活着,生命中不再有杀戮以外的任何东西,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直到遇上那朵铃兰。
那是一场激烈的战争过后,我的魔军大获全胜,把占领西北方拥有一处水源的魔族部落几乎赶尽杀绝,大战过后,我独自一人巡视战场,看着被战火烧焦的黑土和魔物残缺不全的肢体,想到新夺得的水源,心中有种强烈的满足感。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远处一个活动的白点,第一个反应是有敌人没被杀死,闪电般的飞身过去,却看到一只小小的白狐妖陷在一滩血泊里,身上沾满了血,正在费力的挣扎,血泊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缠绕着它的爪子。战场上的血泊是很容易引来吸血魔物的,缠着它的是一种依傍血泊生存的低级魔物,样子像红色的水母,有丝般的爪足,白狐大概是路过的时候一脚踏了进去被它缠上了。这是只没什么法力的狐狸,显然争不过那红水母,徒劳的挣扎只是被缠的越来越紧。这种弱小的生命在黑炎地狱里简直如蝼蚁般随生随灭,我完全可以视而不见,或者干脆帮红水母一把,然而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我竟然伸手把它救下了。
得救后的狐妖小心的跟在我身旁,这些聪明的小东西很清楚黑炎生存的规则,跟着我这样的魔头才有生命的保障,而我也不十分在意,比起抬手撵死这样一个小东西,我倒很有兴趣让它活着。它一直跟着我,我猜测它是对我新夺得的水源感兴趣,在黑炎这种地方,水源比什么都珍贵,除了成魔之外,谁也不能离开水这种生存所必须的东西,而这片诅咒之地上的水源屈指可数,几乎全部都控制在像我这样的魔头手中,像它这样弱小的妖怪想要取水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而它只要跟着我,一切就唾手可得了,还真是明智的选择。小狐妖会说话,时间久了,我和它之间有了些简单的沟通,这才知道它靠近水源并不止是为了生存,它是为了救它的哥哥。小狐妖的哥哥曾经是西北地区一个很厉害的妖怪,后来修炼魔道失败,不仅没能成魔反而失去了肉身,只剩下一个原神残存在内丹里面,小狐妖听人家说,如果让黑炎的土地开出鲜花就可以使它哥哥重获新生,于是它开始到处寻找水源。天真的小狐妖认为只要有了水源,焦黑的土地上就能种出鲜花,我知道这是非常可笑和愚蠢的想法,这片受诅咒的土地连一根草都长不出来。不过我并没有阻止它,每天看着它很努力但是很可笑的忙碌,过了很久很久依然一无所成。大概是我麾下的魔军队伍太庞大了,那个水源没多久被我们摄取一空,我又准备向其他地方进军,黑炎的地域是很辽阔的,即便是成为魔尊的我也有没去过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小狐妖跑来请求我带它去一个地方,就是刚刚坠落的那个火山口,那里传说是黑炎最高的地方,我问它理由,它却不告诉我。我完全可以不必费这个举手之劳但是我却答应了,火山正好也在行军的路线中,到达那里之后,小狐妖向我辞行,这时候我才知道它的目的,原来还有另外一个传说,如果有谁能够自愿从黑炎最高的火山口上跳下去,它的心愿就能实现。真是个更加无聊可笑的传说,我想这是在这片诅咒之地上痛苦挣扎的弱小种群为自己编织的美丽谎言,但是小狐妖却坚定的信了,我破天荒第一次开口劝它想清楚,跳下去可就万劫不复了,地狱的岩浆可是连灵魂都会融化。小狐妖却坚定的摇摇头,它说它已经想好了,自己只是个弱小的妖怪,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如果付出自己的生命可以让哥哥活下来,那么也算很值得了。它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下振动,因为这样的话似乎以前也有人对我说过,但是说这话的人到哪去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了。
小小的狐妖投入巨大的火山口的时候如同一粒雪花落入火堆中,微渺毫不足道,即使这样也让它付出了巨大努力,要不是有我的帮助可能它连火山口的边都挨不上就死掉了。小狐妖临死前给我这个魔头行了个他们种族的大礼,并且说以后一定要报答我帮助的恩情,我冷笑道你掉下去连灵魂都没有了,还拿什么报答我,它不语只是默默看了我一眼,然后纵身跃下。
那以后,我还是继续着自己的生涯,只是杀戮和争战带来的满足感日渐消退了,心中总是有种难以派遣的落寞与空虚,我知道作为魔有这样的心态是何其的危险,它代表着我已经不再完美,有了弱点的魔就不能再称之为魔了,早晚会落入敌人的金戈之下。但是我即使再怎样努力,终究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状态。最后一切果然发生了,我在一次特别艰难的战争中败于敌手,被夺取了力量,失去了魔尊的地位。我的对手没有杀我,就像我当初不屑于杀小狐妖一样,潺弱的我,从顶峰滑落至谷底,已经失去了在黑炎地狱生存的资格,我的生命如风中之烛,杀与不杀都没有异意了。就在我躺在黑炎的焦土上,等待生命之火熄灭的时候,我惊奇的看见,混合着死尸腐肉散发着腥臭气温的焦土上,居然开出了一串串洁白的小花,花朵像一个个精致的小铃铛,散发出草木的清香,小狐妖居然成功了,它以自己微小的生命创造出了奇迹,而我,也因此得到了新生。
那以后,黑炎地狱的传说又多了一条,而且这条要比其他传说更加可信,那就是:不论你是谁,以前做过什么,如果你能看到焦土中开出的铃兰,那么你将获得新生。
我的回忆至此已经基本完整了,我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正趴在火山脚下的岩石上,青鬼的躯体完好无缺,在手边岩石的缝隙里,开着一支洁白的铃兰。我轻轻的伸手摘下,铃兰散发出沁人心肺的清香,一尘不染的花朵上似乎还有露珠的痕迹,我握着它,心底里默默向小狐妖表示感谢,我想,我该回家了。
(第二十四章铃兰完)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生日
(更新时间:2004-10-27 23:06:00 本章字数:6673)
醒过来的时候,是被阳光照到了脸上,眼睛眯眯成一条缝,看见了微开的窗子,有秋天的风从外面吹进来,好像还带着一点零星的小雨,撒在我脸上。咦,有阳光怎么会有雨呢?我从床上坐起来,看看窗外,风轻云淡,灿烂的阳光透过在窗外的树叶照射到我的床上,象细碎跳跃的金子,哪里有雨的影子?我百思不得其解。
谁都不在,连瓶儿也不在,洗过热水澡的我穿着睡衣,懒散的在屋子间穿梭,寻找可吃的东西,饥饿的感觉提醒我,活着真好!还好瓶儿在保鲜橱里留下了新做的土豆色拉和烤黑麦面包,美美的吃了一顿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出门一趟,凭感觉,自己好像沉睡了很多天的样子,这些天里都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既然我没有死,那血妖是否被消灭,大家是否有受伤,这些都是我急于要去了解的。
奇怪,人都哪里去了?我去过了灵惜的花行、妙九的家、小月的家、甚至连僵尸的家都去过了,不是人不在就是铁门紧闭,真奇怪。从僵尸家出来,一个人走在街上,看着别人忙忙碌碌的走过,突然有种很落寞的感觉,本以为一醒来就会看到很多熟悉的脸还有关心的笑容,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早已经被大家的关爱所宠坏,原来早已变得这么怕孤单。算了还是回家去找Matrix聊天吧,说不定它知道些什么呢。这样想着于是抬手招了辆出租车,“麻烦你,去xxx路。”刚说完突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呵嚏!--咦?”好浓烈的味道,这是……我不禁抬起眼看着司机,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灰黄的满是皱纹的脸,瘦削的脸颊尖尖的下巴,两只透着精光的小眼睛,啊,原来是只黄鼠狼,难怪味道这么难闻,真不明白,这么臭干吗还要做出租司机。
“实在对不起,车内清新剂用完了,”知道自己被我一眼看穿他很不好意思的解释,“这个……要不这车费给您优惠一点?”
我宽容的笑了,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不过是我的鼻子灵了一些而已,“不用了,出来讨生活都不容易。”毕竟一个有正式工作的黄鼠狼要比那些只会偷东西或是附身的同类要有出息的多。从僵尸家到我家的路程不短,难得坐一回黄鼠狼的车,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就跟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能在太阳底下长久的维持人形,你修行了不少时间了吧”我问他,象黄鼬狐狸这种灵性动物修成的精怪在道行尚浅的时候都喜欢在晚上出来活动,月光的阴华有助与帮他们变化形态。
“呵呵,我修行还浅着呢,只有两百八十年。”黄鼠狼很谦虚的说道,他眨巴眨巴小眼睛:“您的道行很深吧?”
“一般了。”我随口说到,这个城市的妖怪一半以上都认识我,就算不认识的也都听说过我,这只黄鼠狼肯定是新来不久的。
“您别谦虚,我看的出来,跟您离的这么近,一点气味也闻不出来,要不是您说话,还真看不出来您也是妖怪,只有大妖怪才有这样的本事。”黄鼠狼的话还挺多,一边开车一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