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50节

妖怪传记_第50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6: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四处游历闯荡,遭受那么多的磨难,每次看见你不开心,我只恨自己没有本事变得更强大!”
“后来,与血妖作战,你我被卷入黑炎地狱,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简直难过的要死,我不害怕被其他妖怪杀死,可是我恨自己成了你的累赘,处处要你保护。同时我也清醒的看到,自己跟你的差距其实是永远也追不上的,你的天分你的悟性乃至你的妖怪体质,都是我这个走兽所不能比拟的!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在黑炎这种环境里,你可以蜕变成魔,而我离开了你,只不过是其他妖怪练功的补药而已。”
我依旧无语,但是我的心却渐渐疼痛,说到这里,嗥笑了一下,
“葻,你别看我当初说的那些大道理好像义正严辞的样子,其实我内心的想法只有一个,我怕你成了魔以后,我永远都比不上你,那样的话,我就永远都不能,都不能……拥有你了……”
我的眼睛一下子睁开,天,原来,原来,他竟是这样想的!我、我怎么配让他有这样的想法!我亲手把他打的半死,抛下他一人在黑炎地狱自生自灭,我一心想成魔,何曾顾及过他,我如何配让他这样想呢。泪水再也止不住,那么不争气的奔流出来,濡湿了他胸前的衣裳,我开口,努力的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你不要再说了,是我的错,我一生也不能原谅自己的错误,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
“不是的葻,不是的啊!”嗥叫道,
“不要再责怪你自己了,你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一切过去了啊!”他说着,使劲拍拍自己的胸口给我看,努力的装扮过去的傻样,只是他无论再怎么学也不像了。
“呵呵,别傻了,嗥”我悄悄擦掉泪水,勉强笑笑,是的,现在的他的确是无比的强大,连我都无法再看穿他的本象了,他成精了么?想不到他还是终于超过了我,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你如今还是比我强大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嗥欲言又止
“算了,不说也罢,反正我也没什么资格问”
我自我解嘲的笑道,嗥却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怎么了?”我奇怪的问
“你真的看不出来么?葻,你曾经也是这样的吧,看不出来么?”嗥说罢,直视我,双眼中忽然放出太阳一般灼盛的精光,灼烧着我的眼,那光芒是多么的熟悉
“啊!--”
我大惊,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能够轻易驱除我体内厉害无比的芒毒,明白了为什么刚刚伏在他胸口却听不到心脏的跳动,其实我本身的修为也已经接近「精」的级别,却根本看不到他的本象,一切都明白了,大惊之后,是短暂的沉默……
“呵呵…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啊”我竟然笑了,分明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砰」地碎了
“恭喜你啊,嗥!你成魔了!哈哈!好的很啊!”我凄凉的笑着,完了,一切都完了,
“小葻……”嗥露出痛苦的表情,嘴动了动,可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不许你叫我!”我吼到“你成了魔还回来做什么?!我不要你来救!”
“别这样,小葻……”
嗥哀求到,看着他眼中流露出和以前一样的可怜的神色,我几乎忍不住就要心软了,可是,他成魔了,我们之间什么都不可能了,以前的一切再也回不来了。我咬住牙,站起身来,冷声对嗥说到
“对不起,自古道魔不两立!青鬼葻当年在师父去世后已立下誓言,终生行善苦修以成正果!你是魔物,与我道不同,请你速速离开!”
嗥怔住了,他或许没想到我会这样说,愣了一下,还是坚决的说
“不行,小葻,你的毒伤未愈,我不能走!”
我负手长身而立,朗声到
“想我青鬼葻一生除强抚弱,行善无数,纵死无憾!不需要你这样魔物的救助!你速速离开昆仑!”
“我不会走的,你的毒伤未愈,随时都会发作。”不管我说什么,嗥就是这一句不改口。
嗥,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心底里轻轻叹气,怪只怪苍天作弄,让我一步踏错步步皆错,也罢,就让苍天收了我这条命去好了。
“你执意不走是不是?”我厉声问道
“不走!”嗥坚定的点头,眼睛逼视着我,我不得不与之对视
“那好,你听着!昆仑仙境,上通天界,下达人间,自太古起便是我等一干精怪灵兽修炼成仙的圣地,决不允许有魔物前来玷污。今日昆仑冰女不在,我且代她逐了你这魔物,还昆仑仙境一个干净!”说着我摆出迎敌的姿势“你出招吧!纵然你是魔我也不会有半点惧怕!”
嗥默默的望着我,良久不做声。
我开始发难了,这里是昆仑,天地间灵气最盛的地方,我顺行体内周天,周身大穴开启,广吸灵气使之充盈身体内,虚弱的身体上传来阵阵疼痛,呵呵,其实嗥是白费功夫了,他纵是能驱除我体内所以的芒毒,却不能阻止这副躯体的腐败啊,我终究还是要死的。
默默念动咒文,阴阴黑气在我头顶聚集起,很快成为一个深邃的黑洞,异域的生物从黑洞中源源不断的涌出,那些吸血的藤蔓,剧毒的丝茎,如毒蛇般蜿蜒而出,扑向嗥,缠绕起他的身体,吐出阵阵毒雾。
“小葻,不要这样了,你也知道这些对我没有用的。”嗥说着,身体动也不动。
“你是说我自不量力喽?哈哈,可惜我一生一直就是这么自不量力的,怕是到死也改不了!”我笑着回答,却暗暗加重了咒语
我一生没有什么别的可炫耀的,只是比较有悟性,伯阳老头子教会了我招魂役鬼的法术,却被我加以改进变成了召唤魔域生物的法术,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在黑炎生存下来的一个主要原因。当年离开那里的时候我便发誓不再用它来对敌了,因此我后半生在对敌时多半使用毒虫、阴火之类的小伎俩,然而今天对手是嗥,恐怕不破此誓言是不可能了。
头顶的黑洞越来越大,我怕伤害到昆仑其他的生物,隧以咒语结起禁制,罩住了自己和嗥周围很大一片土地。
随着黑洞的扩大,黑暗魔域中的生物不断的从黑洞中涌出,一些从上古便存在的妖兽也从黑洞中被召唤出来,赤蛟、炎龙、玄龟、夔牛……它们喷吐着洪水、烈火和毒雾,张牙舞爪的攻击嗥,嗥终于避无可避,与它们厮打了起来。
嗥过去的法术一直是由我来传授的,那时我见他修炼异常刻苦,总是担心他贪多急功伤了自己,教的很慢也很粗浅,他修炼了六百年方才成妖,七百年才化成了人形,我才逐渐的拿一些高级的法术与他一同研习。以至于到了黑炎地域,面对那些血醒环境下生存的对手嗥显得那样弱小,这都是我的错。
而现在我眼中看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嗥,他有沉稳冷静的表情、压倒一切的目光以及空前强大的力量,极为简单的一式「地动术」竟被他使出了天崩地裂的效果,随着震动颠簸,脚下的大地向着东西南北四方延展裂开,那些上古的妖兽大半都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嗥的力量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比起想当年成魔时候的我,竟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魔头,休得毁了昆仑的土地!”我怒喝到,驾起驭空术连同整个禁制一起升向昆仑的顶峰
“小葻!不要再打了好么!”
嗥用几乎是恳求的语气说到,唉,我在心底偷偷叹一口气,这个傻瓜,还不知道么,一切都完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既然已成魔,三界之大何处不能供你驰骋,又何苦回来人间呢?
“住口,我的名字岂是你叫的么?!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转眼间,我们已升上了昆仑之巅,这里是三千年前「离魂」、「夺魄」待过的地方,五百年前昆仑主人冰女茕月住过的地方,而现在,将是我葬身的地方。
在头顶,就是天界的入口,凛凛的风从上面吹下,
“拿出你真正的力量,嗥!认真的跟我打一场!”我大声叫着,风把我的声音吹成一段一段
“为什么?”嗥说
“为了当年在黑炎你所受的一掌。”
我轻轻的说,他没有听到,我结起手印,开始尝试平生最强大的一次召唤,禁制被我扩大到罩住了整个昆仑之巅,禁制外依旧是灿烂的阳光,禁制内却是黑云密布,电闪雷鸣,黑色的空洞覆盖了整整一片苍穹,我被来自洞内的强大气流吹的几乎站立不稳
“你要做什么?小葻?”
嗥已经消灭了我唤出的所有上古妖兽,巨大的残骸堆积在他的脚下,黑色和红色的血液交织着流淌,嗥踏过它们,一步步向我走来。而就在这时,我长长的咒文也终于完成,脆弱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我身子一萎,歪倒在了地上。
“小葻!”嗥焦急的唤着我,向我奔来,却又不由停住了脚步,因为,他惊异的看见,禁制内的天空竟然下起了雪花,一片片硕大的雪花,被来自极寒苦地的凛冽的大风吹送着飞舞在昆仑之巅
“这是?……”嗥的疑惑很快被一声怒吼所淹没,伴着怒吼,一条苍龙飞舞着从黑洞中冲出,巨大的青色鳞甲在风雪中闪闪发亮,硕大的龙头张开着,吐出阵阵冰雹雪霜。嗥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天地四神之一的「苍龙化身」竟然出现在昆仑,看着他惊讶的表情,我得意的笑了,你终究还是有不及我的地方啊。
自盘古开天以来,苍、白、朱、玄四兽就是天地间最厉害最强大的大妖怪,被道家尊为天地四神那是后话,就它们本身的实力而言,四个加起来的话应该不在盘古大神之下。然而自从三界化定,一切风清气祥之后,四神兽便各执一方,各司其职不再在人间出现了,人类再无从见识他们的强大,唯有借着祭祀和崇拜,取得与他们沟通的机会。但身为妖怪的我却知道,其实他们跟大神一样,有着无数化身,有的化身高居天上用来司掌天地万物,有的则留在异界,保留了妖怪的本象,法力高强的法师,是可以通过咒文和祭祀将它们的化身召唤出来的。
我方才使用的那段咒文,是从五龙符的咒文中受到启发演变出来的,以前从实际未使用过,这次的成功也实属侥幸,因为我并未达到神仙境界(甚至连「精」的级别都不到,唉……),勉强使用这样的召唤咒文,其结果是我所不能承受的,不管成功与否,我都再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苍龙?!小葻,你……”嗥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到了,我终于成功的唤出了「苍龙化身」,虽然只是一个化身,但也是以我的生命作为代价,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被抽空,就连嗥为我灌输的真气也完全消失,这次我真的感到了寒冷。
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苍龙化身」怒吼着冲向嗥,我想这也许就是我预料中最完美的结局……
…… ……
两千两百年前,泰山
青皮蓝发的少年妖怪和一只斑斓猛虎扭斗在一起,半晌功夫,少年妖怪已经将猛虎打倒在地并制服
“怎么样?还打不打?”
“嗷~~~”
“嘿嘿,服我了吧?!服了就叫师父!”
“嗷~~”
“嗯,为师今日就收下你这个弟子,”
“嗷~嗷~”
“咳咳,还挺乖的嘛!好!为师给你取个名字!唔……这样好了,你这么能叫唤,就叫「嗥」吧!”
“嗷呜~嗷呜~”
“呵呵,孺子……那个可教也!乖徒儿,以后可要跟着师父好好学习啊!”
“嗷~~”

第三十章 灵猫的重生

“小葻,磨蹭什么呢?”妙九不耐烦的叫道。
“稍等,我在换衣服。”我口里应着,手上忙个不迭。
“换什么换,反正穿什么都那么丑!”
“不许再你说我主人的坏话!再说的话,以后我再也不做点心给你吃!”
瓶儿听不下去,站出来气鼓鼓的嗔到,妙九被她这么一说倒也没声音了,
“哦,原来老鼠也有忌惮的时候!”
“是啊,和每次毫无新意的嘲笑小葻比起来,瓶儿做的点心才是更为重要的东西,这个道理馋嘴老鼠还是懂的。”
灵惜和小月笑嘻嘻的调侃着,客厅里一时间谈笑风生。我换好了出门的衣服,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人类年轻的女子面孔,不大不小的眼睛,不高不矮的鼻子,圆脸,黄皮肤,半长不短的黑头发,中庸、平凡,即便是配了这一身的高级套装,也增添不了几分颜色。我一直对自己的扮相很满意,就借用妙九的话说吧:「本象就是那么丑,幻象再漂亮又何用。」记得以前人类社会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化的时候,我为了行走方便,大部分时候还都是幻做中年男子的样子呢。
前些日子的一场大病使我元气大伤,好在有大家的照顾和瓶儿悉心的护理,我恢复的很快,现在,除了身体偶尔有些不自在的感觉外,已经基本无碍了。至于大病的原因,大约是因为和厉害的妖怪作战而受伤,这是灵惜对我说的,我似乎有些失忆,和什么样的敌人,怎样作战的事情已经记不起来了,灵惜说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不过也无妨,我是个乐观的妖怪,相信是自己的记忆,早晚会回来的。
另有一个好消息,远远的盖过了伤病带来的不适以及失忆的烦恼--在外漂流多年的嗥回来了!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些不敢相认,这是嗥么?面前的他,全身上下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和以前记忆中的那个他完全不同,怎么说呢,应该是变得很成熟了吧,我猜测,他的修行如今应该已不在我之下了。不知道在外面的这些年他是怎么过的,失忆使我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模糊的记得,我们似乎分开了很久的时间。似乎当初他是因为有更大的理想所以才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的理想实现了没有,很想问,但是他一点也没有提起,于是我慢慢的也就释然。既然都已经回来了,我还问那么多干吗,不管怎样,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