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妖怪传记 > 妖怪传记_第56节

妖怪传记_第56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6: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1
」”
“呸!好的不灵坏的灵!”
“你说什么?!”
“啊,念错了,啊!不要打我,不敢了!……”
夜幕降临,阿羽和小荷两个手挽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后面跟着两个妖怪和一个折掉翅膀的小仙女。
“你看,我就说他们很登对吧!”小月说道“虽然吵吵闹闹不断,但其实心里很在乎对方的。”红线女摇摇头说
“可是,他们的身份地位、性格爱好这些影响感情最关键的东西都相差太大了,所以才会成天吵架,这样下去,早晚变成怨侣。唉,我当时实在是太草率了,况且……”红线女欲言又止
“况且什么?”
“况且……他们的大限要到了。”
“大限?什么意思?”
“在今年的阴月阴日,根据天命循环,七世冤家的怨气如果不能被化解,则将在阴气最盛的日子被激发出来,到时候就是人间浩劫开始的时候,而这一刻,就在三天之后。”
“啊!怎么这么快!你为何一开始不说?”小月叫道,红线女苦笑,
“早说晚说有区别么?再说,我要是早说了,你们还会下注买「化解版结局」支持我么?”
“当然会,为什么不呢?”我微微笑“我和灵惜一样,始终相信感情可以创造奇迹,三天的时间不短,奇迹一定会发生的。”
“你还真是乐观呢”
“我不是乐观,而是我想到了好办法。”
“办法?天帝的规则是不准插手干涉凡人的事情的。”红线女话音刚落,小月立刻纠正
“你忘了吧,我们可不是天界的人,我们是妖怪!”
“而且,我说的办法并不是干涉他们俩,你们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定律:把一个不会游水的人踢进水里,反而会使他学会游泳。”
“没听过,这跟七世冤家的事情有关系么?”红线女迷惑的问
“当然有,我待会就踢他们一脚去,事情说不定会向好的方向转变的哦。”我嘿嘿的坏笑着走开了。
…… ……
从繁华闹市,到幽暗小巷,唯有路灯始终撒着点点柔和的光辉,默默陪伴着一路走来的两个人。
“羽,有件事跟你商量”小荷突然说道
“什么事?”阿羽问
“你,不要在那个广告公司里做了,不如我出钱供你念大学吧,大学毕业才好找好工作啊。”小荷有些怯怯的说出心底里的这番话,果然,话一说完,阿羽如预料中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一样不高兴了,
“小荷,我跟你说过了,不要再提这个了,你也知道,我天生不是念书的材料,而且,我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和生活。”阿羽放开了拉着小荷的手,自顾自闷头走着,小荷急了,紧走两步撵上他
“你看你,两句话没完就来脾气了,我这不也是跟你商量嘛”
“商量?你自己早就想好了才来劝我的吧”阿羽仍旧不回头,闷声说道
“说什么呢你!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呀”小荷也生气了,又开始数落阿羽
“你看看你现在,还自己很满意呢!每天像个苦力一样的干活,替别人卖命,薪水却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点,只够养活你自己一个人的,我真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将来?!我如果嫁给你,你拿什么来养家,拿什么来养?!”
“我知道,我会努力的嘛!”小荷把这些事实摆出来的时候,阿羽的争辩就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努力有什么用,如果你不去争取更好一点的环境,再努力也白费,你有空多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邋遢模样,和我站在一起不嫌丢人么?”
小荷越说越生气,喋喋不休的数落着,阿羽则低着头一声不吭,谁也没有看见,他原本澄清的眼睛开始泛红变得模糊。
他知道,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非常清楚,这个美丽的像天使一样的女子和自己根本不在一个国度里,他只敢偷偷的凝望她,从来没有想像有一天自己能够接近她,跟她交往。然而,老天却像开玩笑一样,竟然真的给了他这个机会,记得小荷第一次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感觉自己的魂魄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
和小荷相处的这一年里,阿羽拼命的努力工作,他知道小荷期望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都要去实现它。然而,现实和梦想毕竟是相差很远的,尽管阿羽已经尽一切努力去做了,但是他和小荷之间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间隙,随着时间的推移,间隙越来越大。这些日子不知怎地,阿羽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也许不能小荷在一起了。
“喂,我说的这些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小荷猛的一把抓住阿羽的衣袖“你傻掉了么?我在跟你说话啊!”
“小荷,不如我们分开吧”阿羽突然抬起头来说了这一句,话一出口,他自己也惊呆了,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
“你说……分手?”小荷站住了,惊讶、愤怒、悲伤……各种表情在脸上不停的变换,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然而生性要强的小荷并没有让这泪水在阿羽面前留下来。她看着阿羽在路灯下有些模糊的脸,阿羽没再说话,也没有低头回避,仿佛在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心底里一直惴惴不安的某样东西突然落实了。也许,也许这一天总是要来到的,阿羽这样告诉自己,也许这一切本来就不该发生。
远处大街上的喧嚣显得更加遥远,所有声音都几乎不可闻,时间也突然停止了流动,两人就着样静静的对视着,最后还是小荷开了口
“分手是吧,好的,我知道了。”
装做若无其事的说出这句话,小荷忍住眼里的泪水,转过身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自己最大的力量说道
“那就从现在开始吧,咱们都转过身去,各自走各自的路,不要再回头。”
说罢,就径自向前走去,阿羽觉得自己眼睛热辣的很,有滚烫的东西呼之欲出,他出声叫道
“小荷!”
小荷单薄的身影应声住下,隔了一秒才幽幽的问道
“干什么?”
“你…”阿羽忍住哽咽轻声道
“你走反方向了,你的家,在那边。”
…… ……
深秋的小寒风飕飕的吹着,我捧着一罐从自动贩卖机里摇出来的热咖啡,慢慢的度着步,时不时的瞅两眼前面不远处走的踉踉跄跄的阿羽。按理来说,失恋的他这时应该去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再唱着失恋歌曲在马路上划醉拳,又或者找个不顺眼的家伙打一架,被人家整的鼻青脸肿。可是,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他竟然什么都没做?!而且,居然一口都没喝就走路像喝醉了一般!给这种家伙牵红线,红线女果然够没眼光的。
小月忽闪一下出现在我身边,冲我点点头
“葻,我准备好了!”
“二号目标呢”
“在来这里的路上,大约二分钟之后就会赶到。”
“!按计划行事。”
“不会有危险吧?”
“放心,本游戏绝对安全,简直是老少咸宜。”
“哈哈,有那么夸张么!反正我相信你,那就开始吧!”
小月说完,一闪身又消失了
下面趁这一点时间我介绍一下这个老少咸宜的游戏的名称玩法和注意事项,简单点来说就是两个字--撞车。
说是迟那是快,阿羽晃晃荡荡的走到了路口,此时正是红灯,我暗暗念动法术,在阿羽朦胧的泪眼中红灯变成了绿灯,阿羽不疑有它,晃悠着向马路中心走去。这时一辆货车恰到好处的从黑影中驶出,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阿羽的身体被撞的飞了起来,好像一只皮球一样,划着完美的弧线,落在了马路对面。
“啊!--”
一声女子凄厉的尖叫传来,我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这是小荷的声音。
货车撞人之后便扬长而去,小荷像疯了一般飞奔过去,抱起阿羽的身体,拼命呼喊他的名字,阿羽紧紧闭着双目,任她怎样叫喊也不应。小荷拿出电话叫急救车,又跑到路中央拦车,一辆出租车停下了,好心的司机帮助小荷把阿羽运上了车,直奔医院……
三天后,市立医院“心脑血管病房”
“你男朋友是个很特别的个案”
“如果当时的车速真的如你所述,那么他应该受了非常严重的撞击,但是很奇怪,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骨折和内脏破裂现象”
“他的心律很弱,脑电波活动也很弱,肌肉反射基本消失,全身机能几乎停止,也就是我们医学上所说的「植物人」”
“至于他什么时候会醒,很遗憾,我们不知道,目前只能观察,你最好多跟他说说话,这样有助于他恢复意识”
…… ……
苍白的床单,苍白的病房,还有一样苍白的小荷立在床头,她已经在此守候三天了,阿羽在这座城市里没什么亲人,小荷静静的陪着沉睡的他。
“怎么样,你说的阴月阴日阴时昨晚已经过了,什么怨气冲天,结果没有吧?”我坐在病床的栏杆上,得意的摇晃着二郎腿,看着身边的红线女。
“你耍诈,封了他的五蕴六识,这不合规矩!”红线女不服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没你那么老土,再说,我也没有将他封住,他依然保留了听觉和思想,而且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醒来。”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不是不可能,是你什么都不懂,学着点吧!”红线女一脸的迷茫,我暗笑,虽然是小仙女,但论起法术来,又怎能及得上我们这些久惯沙场的妖怪呢?而且,我还没告诉她,如果这对七世冤家真的已经集结了冲天怨气的话,纵使我真的封了他们的五蕴六识也毫无用处。傻傻的红线女现在还不知道,其实她的那根红线真的牵对了。
“呵呵……”
一直如泥塑般坐在床边的小荷突然轻声笑了起来,红线女吓了一跳,
“不好!难道要发作了?!”说罢转身欲跑,我一把抓住了她,还是用力过大,捏的她龇牙咧嘴
“哎哟,疼死我了!我说过多少遍,不准抓我!”
虽然不怕那些人类听见,但我还是冲她做了个“嘘”的手势
“不要吵,继续看!”
小荷笑过,轻轻抚着沉睡中阿羽的脸,慢慢的说起话来
“说起来,很久没有仔细的看你脸了,那天你说要分手,我太激动,没仔细看,现在看来,你比我第一次见的时候,要瘦多了,都是因为我吧?”
“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那时你好脏啊,呵呵,脸上尽是汗水和油污,不过,你的眼睛,好清澈!是在这个城市里几乎看不到的清澈,那样看着你的眼睛,我不由的就冲你笑了。”
“记得咱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是在东部那间最出名的音乐茶餐厅,你居然穿着工作服赴约,尽管那件衣服其实并不太脏,但我还是很生气,于是点了一桌子东西叫你买单,你当时那个糗糗的样子真好笑!”
“记得我们第一次去看电影,居然是「哈里•波特」,我还以为应该看一部爱情片呢,当时好多学生仔都去看,散场的时候我被两个男人推倒了,摔破了腿。人家不道歉,你竟然冲上去和人家打架,结果被人家追着打,害我要瘸着腿跟你跑,后来你告诉我,原来你从来没跟人打过架,真傻!”
“还记得我过生日的时候么,你在外地做工程,说好当天下午赶回来为我庆祝的,结果我等你到晚上七点都没见影,就和同事出去吃饭唱歌了。十二点回家的时候,结果发现你等在楼下,那天突然降温,结果你冻得鼻涕哈喇的。我以为你是工作很忙没赶得及,结果一问才知道,你居然坐错了长途车,白白在路上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你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傻瓜,哈哈!……其实我也知道,你坐错了车只是因为中途下车去给我买了一盒我喜欢吃的土产「周村薄脆烧饼」。”
“咱们认识一年多来,你没有给我送过花,因为你说其实鲜花不如白菜实用价值高,因为我也说送花太老土太俗气。情人节那天你来约我出门,一开门便递给我一支红玫瑰,非说是刚才在门口垃圾桶边捡得,觉得扔了可惜,就拿进来了。哈哈,你知道么,我看你说这种老套乔段都说不溜嘴的别扭样子时候,多么想笑,可偏偏得忍着,还得随着你的口气说,是啊,扔了怪可惜的,不如找瓶子插着吧。”
“在一起这么久,说来也没有什么特别浪漫或是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你比较傻乎乎,我比较凶,你总惹我生气,我老是打你骂你。你说你以前没有恋爱的经历,我倒是谈过男朋友两三个,但是他们和你一点都不像。我不知道咱们这样算不算是情深义重,但是我现在很清楚,很确定的知道,如果没有你,我真的,真的会过不下去……所以……请你务必要醒来……”
“……你要醒来啊!阿羽!求求你了……醒来吧……”
说道这里小荷已是泣不成声,我身边也传来了小小的抽泣声,红线女哭的淅沥哗啦的,没想到仙女流起鼻涕来也这么龌龊,可怜我今早刚换上的衣服啊。
“呜呜呜……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呜呜呜,如果这样的有情人还成不了眷属,那还要我这样的红线女何用!”
“嘿嘿,知道自己没用了吧?那还不闪一边去看我的!”
小荷还伏在阿羽身上哭泣,没有看到那些测试仪器的数据正在产生着变化,看来他自己也想醒来了,于是我乘其所愿,伸手撤消了禁制。
阿羽慢慢睁开了眼睛,嘴唇翕动着,缓缓说出三天来的第一句话
“小荷……不哭……”
…… ……
七世冤家的事情终于圆满解决了,我始终不承认这是由于我和小月的关系,红线女顺利的复职了,并且据说成了月老宫的名人,她和七世冤家的事迹传遍了三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妖怪传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