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妖怪传记 >妖怪传记_第66节

妖怪传记_第66节

作者:Cinder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7: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看见你跪在这儿,抱着那个老鬼大叫我的名字……”嗥费力的解释一番,我才确信,自己真的中了焰鬼的迷惑,差一点伤及性命。
“唉,想不到,天下第一聪明,多年行走江湖从未失手的小葻,居然也会着了别人的道儿,哈哈。”嗥一路走一路开心的笑
“哼!”我翻翻白眼不理他
“好了,别生气了,我逗你玩的,我知道你是因为关心我才上当的。刚才你一定是看到了对我不利的事情了吧?”嗥拉过我的手,被我挣开了,
“呸!少臭美了,自以为是!你很稀罕么?”
“嘿嘿,还嘴硬,脸上的泪花还没擦干呢!”他指着我的脸笑道,我急忙抹抹脸,
“胡说,哪有?!”
“心虚了吧?哈哈哈”
“啪!啪!”“哎哟,好好的干吗打人啊你!”
解决掉那两个老鬼之后,路上再也没有阻挡,又走了几分钟,我们就看见了那所传说中的“白房子”。
那是一座灰瓦白墙的建筑,与其说它是房子不如称之为神殿或者灵堂,看着它宽大的门庭,高耸的门柱,以及飞扬的檐角,让我想起了南方村落里常见的祠堂,只是前者显然比那些祠堂更巍峨壮丽些。不过,在我眼里,这白房子的与众不同的地方仅在于--它是这里唯所透出一点生命气息的房子。
我们穿过那排洁白的廊柱,进了大厅,地面上铺着光洁如水的云石,穿皮靴的我不得不挽着嗥的胳膊以防滑倒,这让他很是得意。大厅很大很空荡,什么人也没有,甚至连一点摆设品都没有,空白的三面墙对着我们。若不是有门口的阳光照进来,这白色的屋子就会阴森到噬骨入髓,住在这里的人,一定得有非一般常人的毅力才可以吧。
“我猜,住在这里的人,一定生活的很悲哀。”嗥忽然这样说道
“为什么?”我问他
“感觉到的,你呢?有没有听见?”他这样回答,证实了我心中的感觉,这所房子的主人,灵魂中悲伤的呜咽,已经传到了我们的耳边。
寻找房间的入口并没有费太多功夫,在这个空无一物的大厅一角,立着一尊半尺高的白银少女塑像,我想将它拿起,却发觉异常沉重,塑像连同底座是直接埋在地下的,于是我试着轻轻转动它,直冲门的白墙像舞台的大幕一样徐徐落下,一个明亮到耀眼的密室出现在我们面前。
说它是密室的确很贴切,这间房子无门无窗,唯一的出口便是那堵大幕一样的白墙,但这样的一间密室里却撒满了不知从哪来的阳光。我迎着强烈的光线抬起头,看到密室的天花板居然是透明的,至少从屋子里看上去是透明的,南国日照时间长,这样可以让密室在不用开窗的情况下长时间充满阳光,只是不知道这是用了什么高级材料,又不像是玻璃,有钱人就是爱炫耀。
在白亮的光芒里,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我走上前去,看到女孩穿着白色的睡袍,背对着我们,坐在一辆轮椅上,她的一头长发是银白色的,像丝缎一样柔顺的贴着肩膀倾泻下来。
“你好!是聂小姐么?”
我轻声问道,半晌,对方沉默不语,我于是绕到她身前,这是一个非常清秀的女孩子,年龄约莫在十一二岁之间,看到她我才知道那两只鬼为何要称她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做白女孩。她整个人都是白色的,脸颊苍白到几乎透明,双眉、睫毛都是银白的颜色,就连一张玲珑的小嘴也血色全无,全身唯一有颜色的,是那一对茶色的瞳孔,只可惜它们黯淡无神,缺乏生命的光彩。
“她的生命气息看起来快要耗尽了。”
嗥也走了过来,我点点头,“可是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我完全无法于她沟通,就连通心术都不起作用。”
“或许,她的心不在这里呢?”嗥仿佛不经意的说道
“哦?”
嗥的话点醒了我,即便是那些被人类称作“植物人”的活死人,我也可以探知到他们的灵魂的,而眼前的女孩,像是一尊有呼吸的雕像,她的躯体内仿佛空无一物,她的灵魂去哪里了呢?嗥忽然一拍我的肩膀
“葻!你看那里!”
顺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两团微弱的光从墙壁中钻出来,一红一紫,弱的像萤火虫的尾巴,闪烁飘忽着。
“那是两团鬼火,也就是亡魂的一种原始的存在形式。”我说道,鬼有很多中存在形式,变成萤火虫一样的小光团,就是常人所说的鬼火。
亡魂的颜色取决于他们的性质,正常死去的亡魂,不论人类还是其他动物都是灰白色的,而横死的厉鬼大多是红色的,百年以上有修行的老鬼则是由紫色到黑色不等的。
“是不是刚才那两只还没死?”嗥问道,我瞥了他一眼,他在装糊涂,刚刚我亲眼看到他把焰鬼打到魂飞魄散。
这两只鬼来到女孩身边,然后在我们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钻进了女孩的身体里面。
“不知它们要干什么?”嗥问我,我摇摇头“我也想知道呢!”
灵魂进入生人体内无非就是两个目的,要么是俯身,要么是夺舍,可是这两个亡魂进入后,女孩的身体没有半点反应,看起来像是两粒石子投入了大海……
等等!大海?!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女孩的身体像是大海,一个可以容纳无数灵魂的海洋!不对,或许应该说是通道!!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么一切的疑问或许就可以解释的通了!我兴奋的一拍嗥的胳膊,吓的他一哆嗦“干吗呀你!”
“我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高兴的说
“是怎么回事?”嗥热切的看着我
“我还没完全想明白呢!稍等会儿!”说完,听到身边嗥摔倒的声音
我敲着脑门儿冥思苦想起来,把一切点滴的思绪条条理顺清楚:从目前看见的情况上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首先,这个“白女孩”应该是个具有通灵体质的人,而且能力之强应该还在一般通灵者之上,至少我还没见过哪个灵媒可以在正常情况下,同时让很多以上的鬼魂上身。其次,这些进入她身体的亡魂似乎并没有俯身,当然夺舍就更别提了,它们似乎去了另外一个我完全感知不到的地方。如果要我形容的话,这女孩的身体更像是一个媒介点,一架桥梁,亡魂们通过她走向了未知的彼岸。而这也正好说明了为什么我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发现一只游魂的原因。至此,所有思路全部清晰起来了,最后的疑问就是,亡魂们去了哪里,女孩身上的媒介点在哪里?
我把这一切讲给嗥听,他也非常同意我的观点,于是我打定主意
“嗥,我要元神出壳,我要去这女孩的体内一探究竟。你来为我护法吧!”
“啊,可是……那个……唉,好吧。”嗥的眉毛皱了好几次,看看我坚持的表情,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虽然他担心我,但他更加了解,我决心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他只有默默帮忙的份儿。
像打坐一样盘坐于地上,元神出壳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初学者可能会花些时间在入定上,不过像我修炼了这么久的,出壳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嗥跟我一起待过千年,好处就是凡事不需我的交代他自会知道如何处置,再说他现在早已强大过我。看看他,他给了我一个安心的微笑,于是我也就安心的闭上眼睛,体内那一点青色的元神化作一道青光自顶门飞出。绕女孩周身转了一圈后,穿入她的心门。
很黑,很冷,女孩体内的各大命门都是混沌一片,五脏六腑也仿佛不再运转一样,然而她还活着,真是我从未遇到的奇事。一路游走,寻至灵台,才隐隐看到一点光明,仿佛黑暗隧道中的一线出口,我不再迟疑,直奔那一点光明而去。
仿佛穿越了层层迷雾般,过了须臾,眼前才豁然开朗,我发觉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前所未见过的奇妙境地。
这里有山,青山翠绿峰峦叠嶂,连绵起伏,隐没于淡淡云雾中,景色秀美更胜骊江两岸;这里有水,瀑布似白链,深潭如碧玉,清澈之处可见潭地之枯木和游动的银鱼。这里有草地,茵茵萋萋,放眼无边,花香遍野,牛羊成群;这里有各式各样的房屋,竹楼、草庐、粉墙黛瓦的小屋、朱门琉檐的院落,或傍山或依水,形色各异,错落有致。这里还有人,许多男男女女,或田中耕作,或湖上撒网,或山中射猎,或崖边采药,一个个衣着古朴,脸上无一例外带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我缓缓的行走在其中,一脸的迷茫,这是什么地方?为何美丽安宁的不似人间?我呆呆的立在湖边,看湖水轻拍莲叶,浮萍上下起伏,耳边传来鱼鹰声声啼鸣,不由感到心神无比舒畅,所有恼人的记忆被清风一吹都如轻烟般散了。
“唉,若是一生能如此度过,倒也再无憾了。”
看着远处的点点小舟,不禁喃喃自语到,语罢,一阵婉转莺啼般的歌声传来,一个白衣少女划着小舟朝岸边驶来,唱的是一曲“江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再看那少女,娇小身材,地道的南国佳丽,柳眉杏目,纤腰柔臂,举手间清丽中别有一番妩媚,见我,便微笑招手,小巧的唇边荡漾起浅浅的笑厣。我一时兴起,也开口唱起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呵呵……姐姐的歌,唱的真好听,”船上少女笑了起来“只是,这里是南国之地,并无北方佳人,姐姐唱的,莫不是自己?”
“我?我像么?”我不禁摸摸自己脸,
“怎么不像?我猜那「倾城佳人」便是重生,也未必有姐姐这般容貌!”
“啊?”
我吓了一跳,好像从未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看那女子浅笑盈盈,不似存心捉弄我的样子,不由轻轻低头,却瞥见水中倒影着一位绝世的佳人:山眉远黛,眼横水波,肤如凝脂,唇若丹珠,青萝粉袄,顾盼生辉,立在水边好似一株晶莹的水仙,这难道是我么?
“姐姐上船罢。”
思量间,少女已将小舟摇至岸边,一条踏板放了下来,人站在船头伸了手来掺我,我也就小心的提了萝裙,伸手让她扶了上船。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怯怯的问
“这里是南国乐土,姐姐是北方来的罢?”见我点头,少女又道
“既然来了,便在此安家好了,这里鱼米之乡,风调雨顺,水土丰美,只要肯动手耕作的,生活无不富足。”
在此安家么?这么美好的地方,若能在这里生活,一生不就无憾了么?可是,我总隐隐觉得不妥,记忆中好像还有很恼人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少女看到我一脸的踌躇,好像明白了我的心思似的
“姐姐若是举棋不定,不妨先随我四处看看,或许看完之后就会想留下来了呢”
我茫然的点点头,脑中还在思索着记忆中的事情,少女把小船轻轻摇离岸边,顺手递过来一个朱漆篮子,
“日近晌午了,姐姐一定还没用过饭吧?尝尝小妹做的点心如何?”
“嗳,好的,多谢”
我打开盖子,里面是用白瓷碟子盛的几色素点心,荷叶米粽、桂花枣糕、蜜汁梅子之类,还有一只粉底青花小罐,打开,里面盛了芙蓉莲子羹,我取小碗舀了一点来尝,一股熟悉的甜香味道,好像以前经常有人做给我吃。
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姑娘你叫什么?”
“哎呀,我真是失礼了,小妹名叫夙姬,请问姐姐芳名?”
“我叫葻。”
我脱口而出,随着这个名字的出口,一些记忆渐渐清晰了起来,脑袋里不再昏昏然了,我仔细瞧着面前的少女,与记忆中见过的那个人完全一样,只是肤色神色完全不同。
“妹妹也不是这里的人吧?”
我忽然的话,使少女一怔,随即叹道
“姐姐真是明镜一样的人啊,只是,昨日种种以休,何必念念不忘?今朝美景,何不好好珍惜?”
“镜中花,水中月,纵然炫目美丽,终究是海市蜃楼,幻梦一场,还是早点醒了好。”我坚持劝到
“醒?如何醒的了!”
少女摇着船沿岸而行,纤纤素手指点岸上那些辛勤劳作的男女
“你看看他们,一个个在这里生活的多开心,多满足!扪心自问,这样的生活,姐姐不也是喜欢的么?让他们醒来,离开乐土,回到令他们痛苦、绝望、至死都不能摆脱的记忆中去,你忍心么?”
顺着夙姬的目光,我看着那些欢乐的场景,虽是已明了一切的人,可内心依旧忍不住动容,如果能那样终老一生,何尝不也是我的希望。
但,梦就是梦,愈是不真实的东西,才愈是炫目迷离,真正的生活,永远需要我们有勇气面对,我转过身看着夙姬,问道
“这样的乐土,他们能待到几时?你想过么,你还可以撑多久?”
夙姬面上骤然变色“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请你不要再执迷下去了,趁一切为时未晚!”
我上前一步,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跟我一起回去,我向你保证,我会尽自己所能,给这里所有人一个圆满的解决。而你的困扰,不论是什么,我都会帮助你,跟你一起面对!好么?”
“真的可以么,你……做的到么?”夙姬停下摇舟,迟疑的望着我
“我说过我会尽全力。”
少女仔细的看着我,她在从我眼中读取真诚和信任,我以坚定的目光回视她,从她秋水般的瞳孔中,我看到自己的相貌在渐渐改变,最终又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样子。
“我……”她的话还未出口,忽然一声长啸如霹雳般在我们耳畔响起
“是,嗥!”
我惊喜到,他也来到了幻境,发出啸声是在寻找我的位置,我立刻呼啸着回应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妖怪传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