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74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74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5: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白眼的冲动,看向窗外。这些还用你说么?

结果他顿了一下又说,“当然,以上都是表像!”

我吓了一跳,“唰”的把头扭回来盯着他。他像是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轻轻笑着,“慢一点没关系,别扭了脖子。”

我没说话,他继续往我的手上缠绷带,一面道:“其实啊,是个寂寞又别扭的小孩呢。并不知道要怎么样敞开自己和别人相处,什么事都闷着,连被欺负也不会说出口。”

唔,大概是吧。只在我面前恶劣的要死。那次喝醉了,也说过“我却只有你”之类的话呢。我叹了口气,就我这两天看来,阿骜他虽然很受欢迎,但是,大概也没什么可以称为朋友的人存在吧。

“就这方面来说,或者柳恭和你是一样的也不一定。”

我听到这句话抬起眼来,发现梅田已经为我包扎好了。这次不但包成了个棕子打了蝴蝶结,居然还在上面写了个LOVE,画了颗大红心。

我的眼角抽搐着,看着对面那个扬着支油性笔笑得贼欢的家伙,有一种想一拳挥过去的冲动。

结果对峙了几秒钟之后,我虽然没有挥拳,但是却冲过去抢过他的笔,一把将他按在桌上,在他背上写了“我是变态”四个大字,并且画了个梅田模样跳草裙舞的小人,然后扬长而去。

哼,跟我比涂鸦!

※※※

中午被一堆叽叽喳喳的女生围着吃了饭,好不容易等她们散了,在校园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靠着棵大树开始补眠。

没睡多久,就被“咔嚓”一声惊醒,我睁了眼,看到柳恭水心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这时正看向脚下,估计刚刚那一声是他踩到什么东西了。

我坐起来,打了个呵欠。“哟。”

他像是怔了一下,这次倒没有走开,直接向我走过来,拿出瓶罐装可乐,拉开来递给我,一边的眉挑起来,依然是那种挑衅的目光。

我斜了他一眼,“下了毒?”

“安眠药。”他说,声音很轻,平平淡淡的,听不出有什么明显的情绪。

我笑了声,接过来就喝了一大口。“谢了。我最近刚好睡得不太好。”

他也没再说什么,微微皱了眉,坐到我身边,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我喝着可乐,坦然的让他打量,过了一会才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到底什么事?”

他突然笑了,嘴角慢慢的上扬,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你真的不知道么?还是越来越会装蒜了?”

我怔了下,这家伙和阿骜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这时有一种倦意涌上来,也就没什么追究的兴趣了,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是朋友最好,不是的话,我一拳打翻就是了。

我又打了个呵欠,挥了挥手,重新躺下去,“就当我装蒜吧,我要睡了,你请自便。”

意识开始慢慢涣散,朦胧中见柳恭还是坐在那里,而且嘴角的笑容有向阴森发展的趋势。

不会他真的在可乐里放了安眠药吧?

这种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我挣扎了一下,但还是不敌那一波一波袭来的睡意,闭上了眼。

※※※

眼前似乎有强光闪过,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挡,然后开始慢慢的睁开眼。

从指缝里看过去,是雪白的天花板。我像是睡在某个房间的床上,我皱了眉,正想坐起来,旁边突然又是一下闪光。我眯了眼,等强光过后才看到床前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个相机。然后就发现我自己身上居然什么都没穿。

意识还是有一点不清楚,我应该没有祼睡的习惯吧,这是哪?我怎么来这里的?而且为什么旁边还有个人?

“醒了吗?比我预计得要早呢。”

除我之外的人说话的声音令我“唰”的惊坐起来,反射性的想抓什么来遮住自己,但是手边上什么都没有。床上居然连被子床单什么的都被收起来,我的衣服都搭在房间另一边的椅子上。我才想下床去拿,就被那人伸手拦下来。

他这一拦,我反而清醒了。反正我现在是男生,而且他看也看过了,我还这样慌里慌张的就太丢脸了。我索性放松下来,微微眯起眼,看向面前的男生。

微微泛着青色的齐肩发,苍白的皮肤,爬虫类一般冰冷的目光,嘴角不屑的笑意。

可乐,安眠药,柳恭水心。

似乎不用再多做说明了。

我叹了口气,“你居然真的有下药啊。”

“是。”他居然很坦然的承认了,扬起手上的相机给我看,“拍了很不错的照片哦。”

“哦,祼照吗?我以前还真没拍过,洗出来记得送两张给我。”我随口回了句话,从床上下来,准备去拿衣服穿。这种天气光着身子还真是有点冷。

他没回话,却在我走出两步之后,突然抓住我的肩,将我扳过来。“欧阳骜。”

我挑了挑眉,看着他因为咬牙而绷紧的脸,也不开口,用鼻子发了个音,“嗯?”

他静了有几秒钟,再度轻轻的笑起来,“我会把这些照片贴在公布栏上哦。让大家看看清楚,优等生的外衣下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躯体。”他的手指摸上我肩头的伤痕。那是阿天昨天咬的,虽然好了,但是他居然故意留了疤,很明显的牙印。柳恭的声音低下去,“好像是人咬的呢,还有这些吻痕,看来校园贵公子脱了衣服之后,是一反常态的热情呢。”

“啧,威胁我。”我啧啧嘴,“那么明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他笑笑,温热的呼吸拂上我的皮肤,“我就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而已。”

“唔,谢谢。如果被你看顺了眼,我晚上会做恶梦的。”我推开他,走去拿我的衣服。

这次他倒是没再阻止,只在我身后阴阴的说:“我看到你那样故作温柔的笑容,就想把你的脸扯下来。一看到你那种听话乖宝宝的样子,就想把你踩在地上,看你哭着求饶……”

我穿衣的动作停了一下,机械的转过身来,看着他。搞什么啊,又一个变态吗?

“分明是一样的处境,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松?分明被欺负了,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分明知道是我,为什么不去告发?”他越说越快,到最后已接近歇斯底里。

我系好扣子,看着他,一时无言。

“假的,装的。”他走近我,继续道,“你的心里一定早就想揭穿我,报复我。为什么不做?一看到你那副虚伪的优等生嘴脸,我就恶心得想吐。这次也一样,明明没伤那么重,偏偏做出一副重伤的样子来博取同情,还向老师推荐我代替你,你以为我会领你的情吗?要打要骂要报复都随便来,别再摆那种清高又伪善的脸给我看。”

我叹了口气,“我打你一顿你就会开心了吗?”

柳恭怔了一下,盯着我。我又叹了口气,“今天我去梅田那里换药的时候,他说其实我们两个很像。我想,大概没错。你看不惯的,或者只是你自己吧——”

“胡说!”他打断我,却有没有下文,咬紧了牙站在那里。

“很辛苦吧,做优等生?要背负比别人更多的希望,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要承受比别人更重的压力。”我说着,不自觉的想到阿骜,他用功的时候,他练琴的时候,他拖着我说“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吧”的时候。我是多不称职的姐姐,他在这样沉重的一个处境里,而我站在外面,完全的无能为力。

柳恭水心站在那里,没说话。

我继续道:“你很想我去揭穿你吧?让大家知道,柳恭水心其实是这么恶劣的人,你就解放了。不用做优等生,不用看师长的脸色,不用顾虑同学的目光——”

“不是的——”他再一次的打断我,涨红了脸厉声叫道,“不是这样的。你给我闭嘴!”

我闭了嘴,看着他,突然觉得他很可怜。因为自己被压得快要受不了了,看到阿骜那样子,才会觉得不舒服,简真就像小孩子一样。

但是阿骜——我又叹了口气。

柳恭把阿骜当成了出口,那么阿骜的出口在哪里?

柳恭半天没说话,两个男生就这样静静的杵在这里,感觉气氛很怪异。

我皱了眉,“没别的事情我回去了,这是哪里?”

他抬起眼来瞪了我一会,还是回答了,“我的宿舍。”

我花了好几秒才想起来这家伙据说是住校的,那么应该还是在学校里面了,那就没问题,不然还得要问他怎么回去。我挥了挥手就往门口走,他突然叫了声,“等一下。”

我回头看他一眼,他瞪着我,“我的话还没说完。”

“是哦。我也还有句话没说。之前没理会你是因为觉得没那个必要,但是今天话说到这份上,就顺便提醒你一下吧。不要再有下一次了。再玩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我会还手的!”

我笑了声,然后一个旋身,一脚踢在旁边的椅子上,木制的椅子应声而裂。我虽然大概不能像小兰那样一脚踢歪一根路灯柱子,这种椅子还是没什么问题。柳恭看着那把椅子,楞楞的睁大眼。我顺便就把那个相机从他手里抢过来,把胶卷整个的拉出来,顺手一扔。

虽然我自己是不怎么介意,但是现在毕竟顶着阿骜的名字,还是不要让祼照这种东西出现比较好。

正文 第八十章 又被威胁

80.又被威胁

再去找梅田包手的时候,发现他把那件被我涂鸦的白大褂钉在墙上。

我不由得怔了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装饰?还是一种诅咒的仪式?”

“啊,一种纪念而已。欧阳骜第一次暴走的纪念品。”梅田阴阴的笑了声,“不过,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就算暴走了?改天我真的暴一个给你看。我哼了声,把手伸给他,柳恭那家伙脱得有够彻底,连我手上的绷带都被解开了。梅田扫了一眼,“怎么解开了?嫌我包得不好吗?那干嘛还来找我?”

“只是被人暗算了而已。你是校医嘛,不来找你要去找谁?”

梅田笑着推了推眼镜,指指白大褂上“我是变态”那几个字,“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被你写过这种东西之后还会无偿的帮你包扎?”

“真小气。”我翻了个白眼,拉开把椅子坐下来,顺便就把腿架上了桌子,“好吧,有偿的话,你想要什么?”

他凑过来,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左看右看,“你有什么东西给我呢?”

我打了个呵欠,正想说话的时候,就看到有个人从窗口爬进来,不由得睁大了眼,偏偏那个将一头金色长发梳成马尾面容俊俏的男子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对我眨了眨眼。于是我也眨了眨眼,张着嘴没出声。

梅田像是觉察到我的表情有什么不对,扭头朝后看去,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个动作,已被金发男子抱了个满怀。

几根黑线从他的额前挂下来,梅田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道:“原——秋——叶——”

金发男子抱着他,笑得像喝了蜜,“学长叫我有什么事?”

“你给我放手。”梅田一个肘拳撞过去,原秋叶松了手,很委屈的样子,“学长真是无情啊。”

梅田一脸嫌恶的盯着他,“你来做什么?”

“人家想见学长嘛……”原秋叶的脸被梅田扯出一个很夸张的长度,后面的话自动消音。然后没再给他继续说的机会,梅田迅速拿出药品纱布,开始包我的手,“如你所见,我很忙的,没事就快点走吧。”

原秋叶只笑眯眯的坐在他旁边看着,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梅田估计是很郁闷,匆匆的帮我包好了手,也没再在上面搞什么花样就向我摆摆手,“好了,走吧。”

但是不知道是之前喝了安眠药的问题,还是昨晚实在睡得太少,刚刚那一阵坐着没动,倦意就涌了上来。我站起来就直接向医务室里间的床边走过去,“好睏,让我在这里睡一会吧。”

“喂,欧阳。”

“放心,我不会偷听,也不会偷看的。”我摆摆手,拉起被子蒙住自己,开始睡觉。

※※※

醒来的时候,发现梅田不在,反到是原秋叶蹲在床前,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盯着我。我反射性的去检查自己的衣服,所有的衣服都好端端的穿在身上。还好还好,要是一天之内被人脱两次,也未免太丢脸了一点。阿骜回来要是知道,非杀了我再跳楼不可。

“醒了啊?”看来我的反应在原秋叶眼里很有娱乐性,他很开心的笑着,跟我打招呼。

“唔。”我含糊的应了声,坐起来。

他继续看着我,“你叫欧阳骜?”

“唔。”

“我想,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我怔了一下,然后笑了声,“大叔你搭讪的手段过时了,现在一般都不这样问了。”

他也怔了一下,然后也大笑起来,“呀,你误会的。我是说真的啊。我是个摄影师,现在正在给一个服装品牌找模特儿。你之前,是不是做过这类的工作?”

我摇头,“没有。”

“那么,是有上过电视或者报纸?”

“唔,大概是有那么几次吧。”阿骜得奖的时候,还有这次和三神一起演出,都上过媒体,他觉得看到过也不奇怪吧。

“想起来了。”他突然一拍手,“你拍过机车广告对不对?”

我楞住,这人眼睛有问题吗?阿骜和零哪里像了?还是说他分不清男女?我轻咳了声,“你看错人了吧?”

“怎么会?不要怀疑我做为摄影师的眼光啊。这个眼神,这个表情,这个——”他的目光从我的脸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