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77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77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6:0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1
那边两个都怔了一下。阿天笑了笑,走到我身边来,“意思就是我们真打起来也无所谓?其中一个死掉也无所谓?你还真是无情呢。”

“啊,你说是就是吧。”

“没心没肺也好,又凶又笨也好,都是我自己挑上你的。”他轻轻叹了口气,“你不相信我也好,四处拈花惹草也好,我都认了。可是明明都有我了,你明明都知道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为什么还要带这种东西回来?”

阿天轻轻的我耳边呼气,“我曾经说过的吧,有时候宠物为了争宠,也会打得头破血流呢。所以,如果你不想我们在这里打架的话,你自己来选吧?总之,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我看着他,突然就觉得有点乏力,“搞什么啊?你也好,他也好,都不是因为我想要才在这里的吧?一个两个的无视我本人的意愿跑出来,现在反而要我自己来选谁留下么?自作主张的跟我订下契约,我行我素的在我身边搞数不清的小动作,那些时候没考虑过我的想法,现在却要求我对你的所谓喜欢做出回应?是不是太可笑了一点?”

阿天怔了一下,整个人僵了很久,然后才轻轻笑了笑,“是么,我明白了。很抱歉打扰你这么久。”

我也怔了一下,我从没听过这狐狸用这种语气说话。低低的,缓慢的,暗哑的,沉重得就像一块大石压在心上。

我还没能给出任何反应,他已屈下一条腿,执起我的手轻吻了一下,“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然后,他就消失了。

我跌坐在沙发上,过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只叫做阿天的,莫妙其妙从D伯爵的宠物店跟上我的,以捉弄我为乐的,我每天都必须担心吊胆提防他会不会又搞出什么事来的妖狐,终于,走掉了。

或者是应该高兴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好像整个人被抽空了一样,连脚步都是飘的,上楼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绊住了,一道黑影闪过来扶住我。我看清是祁红时,皱了眉,站稳身子,甩开他。

“你也是啊,我明明没有召唤过红茶王子,干嘛非认定是我跟上来?这里不欢迎你,你爱上哪去上哪去好了。”

我说完进了自己的房间,甩上门,倒在床上,重重的叹了口气。

如果这世界有上帝的话,一定是头上长着黑色的尖角,屁股后面长着黑色的尖尾巴,正在某处看着我阴森的贼笑的家伙。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哦咯哦咯

83.哦咯哦咯

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一直没睡着,但是却一点精神也没有,什么也不想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敲门,一面叫,“小桀。你在吗?”

我爬起来,一边开门一边没好气的吼,“不是叫你爱上哪上——”

话说到一半咽回去,我睁大了眼,这时在我门口,同样以很吃惊的表情看着我的,不是那个冷淡的红茶王子,而是我妈!

“呃——”我嘴角抽搐着,很久才叫了声,“妈。”

“唔,”她应了声,还是很奇怪的盯着我,“阿骜?你不是出国了吗?为什么这种时候会在家里?而且还在小桀房间里?小桀呢?”

吓?我低头看下自己。完了,刚刚那么一闹,我忘记换回自己的身份了。

“呃,那个,我临时回来有点事。”我勉强笑了笑,“姐姐不知上哪了,刚刚还在的。”

“哦。”我家老妈也不知道是天生糊涂,还是这时候犯睏所以神智不清,居然没多问,打了个呵欠就往自己房间走去,“看到小桀告诉她,她有个叫西门的同学打电话来找她。”

“知道了。”

我才松一口气,她突然想起什么来一样,转过头来问:“对了,下面的大餐是你做的?今天带了女孩子回来?”

“啊,那个——”

“后来吵架了?”老妈继续问,末了还眨了眨眼,“对女孩子不要那么凶啊,笨儿子。”

你家儿子对女孩子才不凶咧,温柔得要死。刚刚那是我误以为外面是那只橙色眼睛的红茶精灵。我忍不住想翻白眼,幸好她没再说下去,说了晚安就回了房间。

我赶紧去恢复成女人的身体,换回自己的衣服,然后给西门回电话。

他身边好像很吵,听到是我劈头就问:“你搞什么啊?我等你半天,你居然回家去了?你到底记不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啊?”

我不是不记得,是根本不知道。反正呆在家里也只是越呆越郁闷,不如干脆出去玩好了。我笑了声,“我回来换个衣服嘛,你在哪?”

“换得真久呢。”他报了个地址,是个酒吧,“你自己来还是我去接你?”

“我自己来吧,大少爷你报销车费就是了。”

“啊,好啊,快点啊,等你啊。”

我等他“啊”完了,挂上电话,回过头来发现三头身的祁红浮在空中,以一种很诧异的目光盯着我,“你是女的?”

“你有眼睛不会自己看么?”他居然还在这里,我有点乏力的叹了口气,拎上自己的包就出了门。

※※※

才进了酒吧就看到F4全员坐在那里,和身边几个漂亮的女人说笑,抢眼得很。

“哟,这边。”西门也看到我了,站起来,招了招手。我走过去,几个人挪了下位置空出地方来让我坐下。只道明寺坐在那里不动,也不看我,头扭向一边。

“迟到这么久,要罚的哦。”美作笑着,倒满一杯酒递过来。西门在一边补充,“是罚酒三杯呢?还是我们四个你亲谁一下?自己选吧。”

我翻了个白眼,伸手接过酒杯一仰脖就灌了下去。

“喂,”西门叫了声,“我记得你酒量不怎么样啊,不要逞强比较好吧?”

我笑了声,“你找我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来喝酒的嘛。”

“我只是觉得最近大家的心情似乎都不太好,好像很压抑一样,想找个机会大家放松一下而已。”

“耶?”我瞟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有什么好压抑的?”

他随口打着哈哈应着,伸手轻轻推了身边的道明寺一下,道明寺瞪他一眼,避开他的手。他们动作都不大,但是我偏偏看得清清楚楚,不由笑了声,“呐,大少爷,找我出来到底什么事,明说吧?”

“说得我好像别有居心似的。”西门拿过酒瓶往我杯子里倒酒,“刚刚说过的嘛,就是想找你出来玩一下而已。”

我信就有鬼了。我喝了口酒斜斜的瞟着他,一面听身边美作跟一个打扮得很妖艳的女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闲话。

西门跟人换了个位置,坐到我身边来,“欧阳,你这几天似乎不太正常呢,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找到真正喜欢的人了?”

“干嘛这么问?”

“觉得你这几天太正经了呀,都不会对男生动手动手了呢,而且好像变漂亮了。”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他们眼里,我真的是完全无操守的女人吗?而且变漂亮什么的,说得是阿天吧。就算是一模一样的脸,那只狐狸也自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呢。

我叹了口气,然后就发现道明寺不知几时开始很专注的盯向我们这边,发现我看向他之后,又很快的扭过头去。

就算是死了心,一时之间,只怕也不太可能自然得像朋友一样吧?西门明明知道的,为什么还在这种有他参加的活动里约我来?

我回过头来看向西门,笑了笑,“这些问题,是你自己想知道的吗?”

他怔了一下,“呃——不然你认为呢?”

“有你这样的朋友真不错。”我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然后又一口喝干了。

“喂喂,欧阳,喝酒喝这么急很容易醉的。”

我自己又拿过酒瓶来倒满,“醉了也好,有些事情就不会计较得太清楚了。”我笑了笑,“你确定今天把我叫来对大家有好处?”

他又怔了一下,“我不太明白你指什么?”

“如果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好就干干脆脆的死心,任何一点新的希望,都只可能是更大的伤害。”第三杯酒下肚,我觉得意识开始有一点飘忽,不太确定我这些话究竟是对谁说的,“你说我无情也好,残忍也好,没心没肺也好,胆小懦弱也行,要我接受我不能回应的感情,对人对己,都太过沉重了,我背不起。”

桌旁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过了很久,西门才轻轻的唤了我一声,“欧阳——”

“唔,我想我大概有点醉了,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得尽兴。”我笑了笑,趁自己意识还清醒,起身告辞。

西门跟着站起来,“我送你。”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一下。”

他没再坚持,于是我挥挥手,走出去。

※※※

夜间的风已很有些凉意了,我缩了缩肩膀,信步走着。我不知自己要去哪里,霓红闪烁的灯光自我脸上划过,我微微仰起头,城市的天空一片昏暗,看不见星辰。

很久以前看了本小说,里面有个人说,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仰起头,总能和我看见同一轮月亮。今天我这里看不到月亮,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一个人正和我一样的仰望夜空。

阿骜现在不知在哪里,不知道他那里是白天还是晚上。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想他。于是掏出手机来,想给他打个电话。号还没拨完,有个人突然从我后面跑过来,重重的撞了我一下,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包被抢了。

娘的我心情不好连个小毛贼也敢找我麻烦,我今天不打到他吐血就不是欧阳桀。我咬了咬牙,叫了声“抢包的,你给我站住!”一面追上去。

才跑了没几步就觉得不对,我本来就不怎么会喝酒,今天一时搭错神经连喝了三杯,喝得太急又是空腹,刚刚慢慢走动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一跑起来,酒劲就上来了。只觉得一阵晕眩,人就向前栽了下去。

有人扶了我一把,随手就在我手里塞了张传单。“小姐,你有重要的东西丢失了吗?你有东西要抢回来吗?”

废话。是人都看到我在追那个抢包的小毛贼了。我回过头来才想吼,那人的脸让我怔了一下。四下发射的刺猬头,嘴角带着抹邪魅的笑容,一双精芒闪动的眼藏在小圆镜片的墨镜后面,一副看到猎物一般的表情看着我。

我忍不住朝他周围看过去,果然找到一只像面团一样趴在那里的长了头金色头发的不明物体。我不由得眨了一下眼,“你们——”

“我们是夺还屋闪灵二人组。我叫美堂蛮。”

旁边面团状物体刷的拉成一个人形,“我是天野银次。”

美堂蛮微笑,“有需要帮忙的吗?”

我指指那边已跑得快要看不清人影的抢包贼,“帮我把包抢回来吧?”

“这种事情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我们可是专业的——”美堂蛮话没落音,银次已冲了出去。于是蛮低低的咒了声,改口说,“我们的收费是很高的。”

他说完这句话肚子就很不争气的叫起来。

我有点头晕,也没多想,就说:“牛排汉堡拉面寿司随你们吃到饱好——”

我“了”字还在嘴里,美堂蛮已跑得不见人影。失去支撑,我一下子跌坐到地上,头重脚轻的,也就懒得再爬起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个人在我面前蹲下来,伸出手,“要我送你回家么?”

我勉强抬了抬眼,看到花泽类淡定的眼睛,和唇畔似有似无的笑容。

※※※

在车上略微睡了一会,所以类叫醒我之后,我稍微清醒了一点,发现车停在我家门口,于是向他道了谢,开门下车。看着那辆车开走之后,我转过身来,想找钥匙开门,这才记起来,我的包被抢了,钱包钥匙都在里面。然后我雇用了闪灵二人组去抢回来,但是我没等到他们回来自己就被花泽类送回家了……

越想越觉得头大如斗,但至少弄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深更半夜的,我站在自己家门外,因为没钥匙进不了门。阿骜不在,老妈一睡着雷打也醒不来,本来还有个可能会帮我开门的妖狐,不过被我赶走了。

目前我除了一个刚好因为在打电话而没有被抢的手机之外,身无长物。

在门口楞了一会,醉意又涌了上来,于是决定去吹吹风醒醒酒再来考虑怎么打发这一晚上。结果走到食骨井附近的时候,一个没站稳,就栽了进去。

那边是白天,突然的亮光刺痛了我的眼。我皱着眉,揉了揉摔痛的地方,从井底爬上去,眼前是一派古代日本的风光。我拿不准是什么时代,只好信步向前走。没走多远,就看到前面的房子大门前挂了块牌子,上面写着“神谷活心流”。

看我这一跤摔到哪了!

门没关,于是我径直走了进去。院子里晾着洗好的衣服,有一个红头发脸上有十字疤的小个子男人正在和两个小女孩子玩球。

“剑心!”我叫道。

那边的红发男子一分神,皮球就直接砸到他脸上,于是他“哦咯哦咯”的叫着,眼睛变成蚊香状,一连退了好几步,仰面倒了下去。

我忍不住“卟”的笑出声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我,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显出很惊喜的样子来,“啊,你是——”他顿住了,微微皱了眉,似乎是想不起我的名字来。

“欧阳桀。”我补充,“真高兴你还能记得我,毕竟也只有一面之缘。”

“唔,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这世上能叫我那个名字的人,毕竟已经不多了。”他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